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一百零七章:琰罗风雪山神庙

第一百零七章:琰罗风雪山神庙

    “老伯,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程序没发来主线任务。

    灵异世界,他并没有点开灵觉之类的基因,连这个老翁,是人是鬼都不知道,无论如何,先攀谈搭话,获取一些情报。

    在他的询问下,老翁没回答,仍旧在沉默着,外面,风越来越大了,卷起大股大股的雪花直往庙里飞舞,火光黯淡,映照着金甲的残破山神,判官和小鬼,庙宇中,洋溢着一股浓重的阴森之意。

    琰罗将背后的武器取下,握在手里。

    这老头,看起来不对劲啊……如果接下来突然暴起想要杀人,或是在这黑夜中破败的山神庙内,阴森火光的照耀下抬起头,来个川剧中的变脸,同时幽幽的说上一句:“你说俺是谁……”

    琰罗就少不得,用这雷霆洗礼的千年雷击桃木剑,给这老家伙来一记狠得了!

    正在他想付诸行动时,老翁开口说道:

    “吾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老翁一边诉说,一边抬起枯瘦如鸡爪的手,缓缓的抚摸在身旁,端坐在三尺红台的傀儡青丝之上。

    一滴滴浑浊的泪水,从脸上滑落。

    “今吾已老,年华逝去,除此牵丝人偶,还余何物?”

    琰罗:“哦,玛吉亚巴库内。”

    老翁似乎没听到琰罗的话,他擦拭去泪水,将戏台搬起放在了面前,枯瘦的十指牵引起丝线——指牵,一挑一动,仅仅是手指简单的动作,瞬间就好像赋予了傀儡人偶生命一般。

    “咿、呀~~~”

    老翁口中做声,明明是垂暮老者,发出的却仿佛花旦少女的娇柔之音,入耳清洌悠扬,三尺红棉所覆的方寸戏台之上,傀儡少女,在十指丝线的牵引下,也开始漫步婉转,应曲而踊。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这老翁,唱的是一曲“牡丹亭”,口中做女声之曲,十指纷飞,火光照耀下,戏台红棉上的傀儡少女,举手投足一颦一笑,足以牵动人心,仿佛所见的不是一只人偶,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美貌少女。

    那胭脂水粉,淡施得腮儿红,眼儿媚,

    漫舒水袖,飞花逐月,荡起红尘一缕情缘……

    老翁的曲子声调,一开始清越飞扬,婉转流畅,渐渐的开始呜咽凄切,断续不成语,只有傀儡少女仍在欢快的舞动,大红绸缎包裹娇小的身躯,顾盼神飞,汪清眸如水,一抹黛眉如烟,眉间锁一丝浅浅的哀怨。

    一曲“牡丹亭”唱毕,老翁住口不言,整个庙宇内寂静一片,只有外部狂风席卷雪花的呼啸声,和火盆之中,烧灼木材、纸张,细微的“噼啪”,反而更让人觉得孤寂了。

    老翁将木偶傀儡,抱在怀中,残留浑浊泪痕的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但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

    庙宇中,黄纸有数,不足烧,原本火盆中的几节枯柴就要燃尽,火光黯淡,老翁突然将傀儡人偶投入火盆,琰罗原本可以阻止,但没有阻止,眼睁睁的看着精致无比,魅颜绝艳的木偶,掉入火焰。

    “话说这个手办,在现实世界应该能卖不少钱吧……至少不比那个98亿的手办差……”

    话虽如此,这个傀儡又不一定能带出去,而且,这是1级灵异世界,老头或傀儡肯定有一些问题,只是不知是谁,感觉老翁的可能大一些,毕竟他在这个破庙半天,老头还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正在琰罗心中推断时,突然看到火盆之中,木偶少女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

    随后这只傀儡没在篝焰之中。

    顿时,火盆原本将要熄灭的火焰,几乎大了十倍,一股温暖的气流充斥在冰冷的山神庙内。

    琰罗瞬间,有一种“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的感觉,他原认为这个世界的灵异是在老翁身上,原来,傀儡少女才是鬼怪啊——至少算是一个怪异。

    “话说这木偶烧掉了,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灵异世界了?”

    琰罗静静的等待。

    在火盆中,仿佛15、6岁少女的傀儡,从身上的绸缎衣裙,到嫩葱般的手指,藕节般的手臂……一段一段的身躯,在缓缓的烧灼着,老翁满脸泪痕,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一直到风雪散去,黑夜度过,天色转明,火盆中,木偶少女才燃尽了最后一丝黑发。

    只余一抹灰尘。

    老翁突然掩面大哭:“暖矣、孤矣。”

    “你自己烧掉的,和我无关啊!”琰罗提醒道,他仍旧没抛开,这个老头是鬼怪的怀疑——要是这家伙开始暴走变得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扑将上来,就不要怪他发飙了——千年雷击桃木剑!

    老翁捶胸跌足,旁若无人的嚎啕大哭,就在这个时刻,周围的景物突然变得扭曲起来,剧烈变幻。

    琰罗眼前的画面,从原本的山神庙,火盆、老翁,变的在一条山路上,浓雾弥漫,大雪飘飞,黑夜深沉,远处一缕火光。

    “什么鬼?”

    琰罗发现这不是他进入里世界时,一开始的地点吗?无语的在原地站了一会,风吹的实在太冷,他想了想和先前一样踩踏着雪地,顶着寒风向火光所在的地方前进。

    “我该不会,再看到一个老翁和一只傀儡吧。”

    一边口中嘀咕着,一边奋力的在雪地行走,很快琰罗发现了一座破旧庙宇,一扇破烂腐朽的木门,推开,又是一阵让人牙酸的“嘎吱”声,缓缓打开的门口,显出了庙内景色。

    山神、判官、小鬼,燃烧的火盆、老翁,还有那覆盖红棉的三尺戏台,和一只本应该投入火堆中烧成灰烬,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的傀儡少女。

    琰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