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六十七章:战车上的战斗

第六十七章:战车上的战斗

    “可恶!”

    琰罗的高调,引发了所有运动员的愤怒。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愤怒+1

    愤怒+1

    ……

    “图里伊人没有懦夫!”一辆战车,迅速向王东伟驾驶的战车靠近,这是一辆双轮战车,但上面除了一名驭手还有两个运动员,一人持盾,一人持矛。

    “呜……”

    粗长的白蜡杆子,在空气中扫过带起了低沉呼啸,琰罗挥舞六米长的马其顿长矛,一枪扫过去。

    现在,马车已经开始行驶,在战车上确实不好使用这么长的武器,琰罗将长枪当成棍子横扫巨大的力量,加上白蜡杆木头枪身的弹力,将这辆战车上的两名运动员一起砸飞,而自己,哪怕扎了马步,也差点被带的重心不稳摔倒。

    “不能这样扫!”

    心中闪过了这个判断,琰罗将重心压低了几分,见另一辆战车靠近了,他灵机一动,直接将这把枪,刺入对方战车滚动的车轮中。

    “咔咔咔……”

    这个年代的车轮,完全是木制,木头做的辐条顿时被长枪卡断几根,车轮崩开,这一辆战车自然发生了车祸,撞上另一边战车,上面的运动员,一个摔得东倒西歪,在地上爬不起来。

    察觉到有效,琰罗一旦有战车靠近就将长矛,插向对方车轮,6.3米长的马其顿长矛简直bug,如此的长度,其他人2米、3米的刺矛根本没办法反击。

    “无耻!”

    见这个华夏人短短时间,破坏了数辆战车,而且,还是依靠武器长插别人的车轮,各城邦的运动员一个个愤怒无比,这时阿卡迪亚人的战车过来了上面科尔内鲁大喊道:“砍他的武器!”

    琰罗再一次探出马其顿长矛,但阿卡迪亚战车上有4人,一起抽出弯刀劈砍,白蜡杆子毕竟不是什么好材料直接被劈掉一截。

    “哈哈哈,琰罗,怎么样?我科尔内鲁,今天就要报答你给我的耻辱!”

    这名阿卡迪尔第一勇士,一边大笑,一边居然抓住了剩下的枪杆,这个家伙在兴奋之下大脑智商下降,猛地一拽,琰罗感觉到枪身传来的力量,略一相持,立刻撒手,这一根还剩5米长的枪杆,被科尔内鲁夺去了。

    但传导的力量,让这个肌肉发达到变态的男子,在疾驶的战车上站立不住,向后摔倒,翻了一个跟头掉在地上。

    “啊啊啊……”

    科尔内鲁发出了凄惨的大叫,后面一辆战车避开不及撞上他,两米马拉着战车的冲撞力将他撞掉半条命,整个人浑身是血,躺在地面抽搐,接着又是两匹马拉着一辆车,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失去6.3米的马其顿长矛,等于丢失了一件神器,琰罗从战车上抄起蟠龙棍。

    银灰色的棍身上,黑色的铁粉如一条乌龙盘旋,2.4米长的铁棍,在这个时代对其它兵器完全是碾压!而且沉重的棍身,让琰罗四轮战车上可以站的更稳。

    “布鲁提人,攻击!”

    战车赛不许投掷兵器,这一辆布鲁提人战车上的攻击手,拿的是3米刺枪,当两辆行驶的战车,左右接近时,他用枪向驾驶者的脑袋突刺。

    “胖子!”

    驾驶战车的王东伟大喝,朱小勇喊了声:“得令!”咬着牙双手举大盾向前一档,刺枪在盾牌表面滑开,琰罗见两辆战车之间只有1米距离,瞬间一棍戳进了战车的车身,猛地一压、随后上挑!

    现在的他,喜怒哀乐面具设定的是怒,头顶上方也佩戴了青铜级猛将称号。

    对方是2匹马拉的最小号双轮战车,在一压一挑之下,这一辆战车,失去了平衡!半边从地上腾起,向着侧面翻滚了两圈,随后跌落!一片木头撞碎的声音。

    “拜托,你别这样!”王东伟苦着脸,“我驾驶战车只是略懂,刚才你这一下发力我差点翻车!”

    “居然把战车挑飞了?”

    赛场外的观众们,彻底沸腾!站在飞驰的战车上,一棍子将别人的战车挑翻,虽然只是最小号的战车,但也让目睹这一切的人们,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轰隆隆,轰隆隆……”

    马车在飞驰,车轮滚动在地面上,产生了强烈的声音和震动,琰罗双手握棍同时也在平复体内不稳的气息,刚才那一下,爆发的消耗太大,即便是他也很吃力,蟠龙棍太重。

    还好,这一下,显然震惊到了不少运动员,短时间内,一辆辆奔驰的战车没再靠过来。

    40多辆战车被琰罗干翻数辆,也有战车,行驶时和其它战车碰撞,车毁人亡的,才不到1公里就损失了10多辆,不过对观众来说,就是要看这么过瘾、彪悍的场面!

    “哦哦哦!”

    欢呼声响彻赛场,连空气都在震动,不少人还大喊着“琰罗”的名字,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加上心中的恼怒憋屈,和想要战胜琰罗的渴望,有数辆战车接近了。

    “轰!”

    “轰!”

    蟠龙棍,62斤的铁棍,被琰罗挥舞起来哪怕盾牌,也无法抵挡!

    不过他自己也剧烈的喘息,用蟠龙棍连续发动爆发的攻击,对体能的消耗实在太大!何况,这是在行驶的战车上,不是在平地,还要分出一部分力气稳定身形。

    “他在喘息?”

    麦尼西亚人菲利修斯,这个40多岁的中年壮汉注意到了琰罗,他眼神一亮,命令战车在行驶中靠近。麦尼西亚的战车,是最大型四轮战车,四匹马拉着,看起来十分结实,上面站6个人!

    “击败他,干掉这个异乡人!”一名名麦尼西亚人,眼中带着煞气。

    “不行,继续用蟠龙棍,体能承受不住。”

    竞争冠军的敌人很多,琰罗明白不能显出颓势,他将蟠龙棍放下拿起只比匕首,稍微长一截的合掌刀——鸳鸯双刀。

    朱小勇的目光满是不解,拿着这么短的武器能打到谁?但下一秒,他的瞳孔骤然紧缩,琰罗双脚踩踏战车,身形微蹲接着奋力跳起!好像一头羚羊在悬崖上腾飞,他的身形,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重重落在了4米多外,麦尼西亚人的大型战车上。

    “什么?”

    赛场外的观众们,一个个哗然,这一次战车赛的规则,不许用远距离弓箭、标枪、手斧等武器,没规定不许跳到别人的车上,只要不落地都可以继续比赛,但谁也想不到,会有人,直接杀到其他人的战车上。

    琰罗这一跳,确实是惊险到了极点,毕竟,他是从疾驰的战车上起跳,落在另一辆疾驰的战车上!双方之间,足有4米多的距离!

    但无论如何他成功了,落下时,带的这辆战车猛一摇晃,而且撞中一名运动员,将这个倒霉家伙,撞的直接摔出战车,狠狠砸在地上后还随着惯性,翻滚了几下。

    “居然,跳到我们的战车上?”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震惊+2

    震惊+2

    ……

    在这些麦尼西亚人震惊时,琰罗已经闪电般的发动攻击,鸳鸯刀,在哪怕是大型战车,上面站了数人也相对狭小的空间内,简直是最佳武器!随着双刀的挥舞,一股股血光飙过。

    比赛中,没办法捅刺心脏或喉咙,琰罗对准了这些人握住武器的手臂,他的双刀,舞动的非常迅疾,这些麦尼西亚人,除了经验老道的菲利修斯,用左手的圆盾挡住,其他运动员全都手腕鲜血流淌,发出惨叫。

    这些人的手筋,被琰罗给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