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五十九章:开幕式

第五十九章:开幕式

    “解放希腊妇女”,实话说,这句话连王东伟自己都感觉到深深的蛋痛,进入这个世界,是来参加体育竞技的,不是来当妇女之友的。

    一开始是舌战希腊群贤,现在又要解放希腊妇女……

    这个世界,怎么这么难呢?想一想,王东伟都要流下心酸的泪水。

    当然不在意也没什么,只是要光着屁股参加比赛罢了,希腊的运动员都这样,但三人是表世界现代人。何况,奥林匹亚,有为冠军做铜像,摆放在宙斯神庙前的习惯。

    要是万一琰罗,拿到个什么冠军,裸体造型做成铜像千年不坏,一直流传到后世——哪怕是里世界,王东伟也觉得不忍直视,这是在历史长河中篆刻下印记了啊……

    光屁股的证物一直传承下去,直到未来,说不定,还会放在博物馆里,受千千万万人的瞻仰。

    而且希腊人,在这个时代有一个诡异的爱好,那就是雕刻出的裸体雕像,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会刻得特别小,大了他们觉得难看……

    战车只是表演赛,而赛跑、摔跤、拳击那些项目,冠军都有雕像。不知是不是琰罗变身牛头以一敌百的场面太震撼,王东伟甚至怀疑,这一次奥运会说不定能拿多个冠军。

    这意味着,宙斯神庙会摆放数个雕像……

    平复了一下复杂的心情,王东伟说:“奥林匹克运动会,之所以禁止女性参加,第一是运动员裸体比赛,看到有伤风化,第二是对女性的歧视。”

    他是用希腊语说话,一旁的雅典学者们也能听懂,修昔底德这时说道:“在希腊,女性被视为男性拥有的财富,价值以牲畜数量做为度量衡单位来计算,女性,并不是完全的人。”

    “不过,仅仅观看奥林匹克运动会,一开始也允许,自从第15届一名参赛者兜裆布掉落后,女性就失去了观看的机会,当然,这也与几百年来,女性地位直线下降有关。”

    “女性地位……其实也有例外。”苏格拉底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忧伤+1

    众人转头看过去,这名希腊的第一智者,眼眶微微有一些湿润,显然,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王东伟在一旁很是无语,这古代圣贤说过许多名言,其中有两句很著名:

    “如果你娶到一个好妻子,你会很幸福;如果娶到一个糟糕的妻子,你会成为哲学家。”

    还有“如果我能忍受得了自己的老婆,也就能忍受任何人了。”

    他对苏格拉底的老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确实,斯巴达现在的女性地位就很高。”

    希罗多德插话:“现在的斯巴达女人,甚至可以被允许进入练身房锻炼……她们不穿衣服,一丝不挂的健身。”

    “实在是……太羡慕……不,太不知廉耻了……”朱小勇的口水,简直要滴下来了。

    眼看话题要歪掉,王东伟连忙说:“我的想法是发动群众,让希腊的女性们,意识到自己不公平的待遇,要求观看奥运会比赛,有女性在,运动员自然就不能裸体。”

    希罗多德再一次插话:“我们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解放希腊妇女很好的机会,至少,在奥林匹克这希腊最大的庆典,让女性也能享受快乐!”

    这个时代,雅典是整个希腊最民主的地方,而这里,10多名贤人又是雅典最开明的人们,事实上,这一时期,不少思想家、哲学家,都呼吁给予女性受教育的权力,尊重女性。

    “原本来奥林匹亚,只是看琰罗比赛,现在我们也能做一些有价值的事了。”一群人摩拳擦掌。

    王东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10多名不速之客,可以说是一批强大到极点的外援!

    这个时代知识很珍贵,拥有知识的学者,受人敬畏,雅典,是民主和奴隶制度发展的顶点,依靠奴隶们供应的物质,加上对文化的推崇,才造就出那么多贤人。

    苏格拉底这10多人,是雅典最有地位的学者!

    想一想,同时代的春秋战国,孔子哪怕儒家的学说不被采用,每到一个国家,君王们,至少也要对这名“大贤”保持一定的尊敬。

    苏格拉底在西方地位与孔子相同,再加其它一大群人!

    相当于春秋战国,孔子、墨子、韩非子、孙武、鬼谷子……聚集在一起,会有多么震撼!任何人看到,都会产生一个判断:这是要搞事情啊……

    这些学者,在奥林匹克这个城邦掀起“解放妇女运动”,宣扬女性的权力谁敢管?要是王东伟、朱小勇,这样的外邦人跑到街道上去演说,恐怕直接就被抓起来了。

    “那么……”琰罗问,“不需要我做什么了?”

    “交给我们吧!”

    苏格拉底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你为雅典,带去华夏文明,还传下了道德经,这一次也让我们这些人为你做点什么……你安心的参加奥运会吧!”

    “那个……”

    出于谨慎王东伟提醒道:“无论任何事都有失败的风险……万一失败,琰罗你不要太在意。”

    “放心,我不在意。”

    说实话要不是两名队友也会返回表世界,事情流传出去对形象不好,琰罗根本懒得没事找事,他是突破人类界限的无情者,没有感情,这里是里世界,又不是现实。

    再说被别人看到,又不会掉一块肉。

    都是男性参加就当在逛澡堂,在男澡堂中,哪个男的会介意自己是不是裸体?在澡堂穿内裤洗澡,才更奇怪。

    希腊群贤们,又讨论了一会“道”和“气功”,“华夏文明”,一直到天色变暗才离开,这些人租的房子就在隔壁不远,人全部走后王东伟说:“我们把身上用不上的财产,都拿出来。”

    从佣兵团尸体上搜寻到的银币,加起来事实上就是一塔连特银——大概34公斤,比蟠龙棍都重。

    此外,还有镶嵌黄金的波斯弯刀,镶红宝石的金头饰。

    “我们不能只依靠希腊人……琰罗你明天,去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我和朱小勇去雇佣平民,进行煽动、游行,总之闹的越大越好。这样才能让奥林匹克,神庙的祭祀们承受不了压力,改变裸体竞技规则。”

    一夜过去。

    第二天,王东伟和朱小勇,苏格拉底等10多名希腊贤者,开始行动了,琰罗则是前往奥林匹克的宙斯神庙,开幕式就在这里举行。

    来自希腊各大城邦,数百名的运动员,在神庙集结。

    每一个都是肌肉彪悍的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