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四十二章:李白听了想打人

第四十二章:李白听了想打人

    琰罗从王东伟的介绍下,已经知道,古希腊诗歌的特点:浅显,通俗,直抒心意,却又带有一股韵味甚至哲理。

    比如,不知现在有没有出生的柏拉图,一首爱情诗:

    “星”

    我的星你在望着群星,

    我愿意变作天空,

    好像千万只眼睛来望你。

    在古希腊,诗歌的发展确实繁荣,但与中国相比实在差远了,不过语言的隔离也是一重障碍。

    《诗经》、《乐府》、《楚辞》这些古诗歌集,类似绝美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汉语特有的韵律,翻译成古希腊语,也就失去了美的意境。

    到底念什么诗呢?

    琰罗默默思索,他突然想到了现在的雅典,是在最繁荣的时代,物资丰富,人们追求文化与享乐,公民们崇拜宙斯,尊敬雅典娜与阿波罗,但最喜爱的一名神灵是:

    酒神!

    狄俄尼索斯,做为希腊十二主神之一,经常纵情狂欢,崇尚享乐,美酒与欢乐的神灵,无论元老和公民,还是农民没有不喜欢的,雅典最大的戏剧节日,就叫“酒神节”。

    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记载,悲剧就是起源于祭祀狄俄尼索斯的庆典表演。

    琰罗在心中,有了决定。

    他选择了一首乐府诗。

    在希腊人们目光的注视之下,琰罗在广场上踱步,同时,翻译成古希腊语的诗句从口中吐出:

    “你们看见了吗?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琰罗吟诵的并不是“最炫民族风”,虽然这包含了最炫民族风的歌词……而是李白的“将进酒”。

    将进酒第一句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但希腊人,并不会知道黄河是什么,至于海洋,增添了“万紫千红”这样,富有画面感的修辞,于是,原本的诗词,变成了歌词。

    虽然改了,但效果很好,这“李白听了想打人”的第一句诗,立刻就镇住了场子!

    索福克勒斯,做为戏剧大师和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弯弯的河水居然是从天上来的?海水的颜色居然是万紫千红的?

    这样瑰丽的画面,超出想象!希腊人在诗歌中,喜欢运用修饰词语,比如阿那克里翁的诗句“眼光顾盼如处女的少年”——将少年用“处女”这个词修饰,也算想象力独特了,但如何能与这一句相比?

    “万紫千红的一片海……”

    元老之中,先前作出了“赞美秋裤”诗,大抒情诗人西摩尼德斯的弟子,脑海之中浮现出了相应的景色,他的脸上,忍不住显露迷醉之情,太美丽了——这样的颜色,不是花田,而是海,多么惊人啊!

    他想到了酒神狄俄尼索斯。

    相传,狄俄尼索斯在山林仙女们的帮助之下,酿出的美酒,就具有各种绚丽的颜色,难道,这句诗中万紫千红的海水,是酒神的酒液吗?

    琰罗念出了第一句后,特地停留一段时间,这是考虑接下来的诗,翻译成什么样的古希腊语句子,同时也给了希腊人们,体悟、思索的时间,一名名学者,低声的互相讨论。

    “这句诗,开头是‘你们看见了吗’,用疑问勾起人的好奇心,还特意点出了‘看’,然后立刻就是一副,超出任何人想象的万紫千红大海画面,美轮美奂,实在太惊艳了!”

    “真是身临其境……”

    “用色彩的词语去形容海水……华夏人是怎么想到的?”

    “哎呀!”

    一名元老突然惊呼。

    见周围的人们,看向自己,他面色震撼的说道:“你们的关注点都在海,没注意前面的: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吗?难道,你们联想不到,这里的河,指的是什么?有什么河水,是从天上来的?”

    “银河!”一个老的站立不住,被旁边两名年轻人搀扶着的老人,艰难的吐出了这样一个词汇。

    在希腊神话之中,天后赫拉在为赫拉克勒斯喂奶时,被用力过猛咬得疼痛了,她一把将这名大力神推开,有一些奶汁飞溅在天上,形成了银河。

    这个老头不是普通公民,而是古希腊著名数学家、哲学家,“辩证法”的发明人:芝诺,他实在太老,而且,又不像索福克勒斯精力充沛,说话都不清楚,所以今天没办法迎战。

    但还是坚持着,前来观看。

    “是银河?”

    一名名元老和学者,震惊的目瞪口呆,原本他们只注意到万紫千红,却没想到前一段蕴含如此绮丽的想象!银河的水从天而降,注入万紫千红的大海中,这样的色泽,是星光染成的吗?

    刚才气昏过去的欧里庇得斯,现在已经苏醒,他咂着嘴,似乎是在咀嚼这一句诗文的滋味。

    “妙,妙啊。”这个老头陶醉的感叹着。

    朱小勇满头大汗,王东伟嘴角抽动,也只有两人能听出琰罗,吟的是“最炫民族风”,两人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歌词,居然让希腊人,一个个变得几乎要跪下了。

    难道广场舞,在2500年前的古希腊也有巨大杀伤力?

    琰罗第二句翻译古希腊语的诗句响起:

    “你们看见了吗?照耀在镜子之中的容颜,早上还是青春充满活力,晚上一头栗色长发,就变成了丝丝白雪。”

    将进酒,原诗第二段:“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也被琰罗魔改了。

    比如青丝改成了“栗发”,这里的希腊人大部分是这种发色。

    通俗的诗句,立刻震动了所有人的心。

    先前索福克勒斯的“叹命运”,里面的诗句,“最后,那可恨的老年时期到了,衰老病弱,无亲无友。”直接点出人到老年的心酸,而琰罗这一句,将人生浓缩在一天中,清晨还是年轻人,晚上,就满头白发步入暮年,更让人无法承受。

    “人生,为什么这么短暂?命运,为什么如此无情?世间,还有比衰老,更让人心酸的结局吗?勇猛的战士,再也拿不动长矛,才华横溢的学者,也变得思维迟钝,灵感消失……”欧里庇得斯深深的叹息着,他抬头望天,眼眶湿润。

    “这两句诗,实在太厉害了……真是可怕。”一名看起来才15、6岁的年轻人,脸上满是忌惮,“第一句,包含了从天空到大海的空间,第二句,包含了从年轻到衰老的时间……仅仅两句诗,就如此宏大……”

    他落寞的说道:“这连我也做不到啊!”

    这个少年,名字叫做阿里斯托芬,虽然现在还不出名,事实上他就是日后古希腊的“喜剧之父”!连三名悲剧大师,都不在他的眼中,现在却对琰罗自叹不如。

    70多岁的老人索福克勒斯,擦拭着眼角的泪痕。

    他看向自己的手臂,皮肤松弛,遍布老人斑,年轻时他也是一个让众多女性钦慕的美少年,壮年时甚至当过雅典的财政总管,十将军之一,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一个年迈的糟老头子……

    做为文明繁荣,艺术高度发达的城邦,雅典无疑是十分感性的,琰罗的第二句诗,让不少老人,无论普通公民,还是议员和元老,甚至连执政官伯里克利,都心中哀伤。

    琰罗的声音,仍在继续,但一扫先前的感概语调变激昂:

    “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刻要纵情欢乐,趁着年轻,尽情的享受和狂欢吧!不要让酒杯空留遗憾,神让每个人降生在这个世界,必然拥有属于各自的才能,就算挥霍了所有金币,也能再赚回来……”

    有什么,比一座崇尚享乐的城市,对这样的诗句更认同呢?琰罗这两句诗,简直说到了所有雅典人的心里,紧随着先前引发的感慨:人生无常、青春难在,立刻转变了意义的重点:年轻时挥洒金钱,过的痛痛快快!

    雅典的酒神节,这最盛大的狂欢节日,就是畅饮美酒,尽情放纵,欢乐开怀。

    “这一句诗,如此豪迈!”

    现在的希腊正处在人,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的才能,自信心澎湃的时代,而且很多人都拥有知识,具有一定的文化和审美能力,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更能感受到,琰罗的诗句中,那一股深沉的感染力。

    一名名雅典人简直难以控制心中勃发的情感。

    “是啊,我们每一个人生在这个世界,都有属于自己的才能和价值,哪怕以后会变老,又有什么?至少我们在年轻时,欢笑过,经历过,放纵过……年轻人们,趁着青春,尽情的享受吧!”

    不知不觉魔改的“将进酒”,让一些雅典人,歪掉了……

    “杀牛宰羊烹饪出美食来下酒,我要一次喝上三百杯……”

    琰罗的声音,继续回荡。

    一直到最后一句说完,声音停止了,雅典卫城,无数神殿所在的山丘,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广场上,执政官、数十元老,五百名议员,乃至成千上万的公民和外邦人……

    所有人都一言不发,一片寂静,似乎沉浸在这一首诗的意境之中。

    足足过了5分钟……

    “啪啪啪!”

    第一个鼓掌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好像如梦初醒一般,无数希腊人用力拍着自己的手,“哗哗哗”的掌声响成一片,一张张满带激动兴奋的脸,一道道钦佩仰慕的视线,注视广场正中,阳光照耀的青年身上。

    “太精彩了!”

    “如此美妙的诗篇,就是赞美神灵的祭文也比不上!”

    “虽然他是外国的使者,但我相信,他绝对是奥林匹斯众神眷顾的男人!”

    “今天,是足以铭记在历史中的一天……”

    “我是雕刻匠索佛洛尼斯科斯,苏格拉底的父亲!我要亲手为他刻一座雕像!”

    一名名希腊人,奋力的鼓掌,甚至有一些人,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这时琰罗的意识之中,无心人偶的储藏再一次满值——而且这一次几乎都是激动、喜悦、兴奋,甚至爱慕这样的正面情感。和先前一样,他在意识中,选择了融合。

    一道道光芒向一起汇聚而去,渐渐凝出了一张面具的虚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