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四十一章:诗

    “这一波不亏。”琰罗暗暗想着。

    无心人偶内的情感累积,迅速提升到70点以上,而且还在上升。

    “哦……”

    一名贵妇人双眼放光,发出了咏叹调般的呻吟声。

    希腊人本来,就崇尚人体之美,琰罗是东方人,在西方人看来容貌带有一定女性的纤细。这个时代的希腊人,喜欢阳刚美,也喜欢阴柔美——在雅典许多清秀少年称为“被爱者”,甚至追求年轻的“被爱者”被认为是公民权力。

    荷马史诗最受人崇敬的英雄阿喀琉斯,就是一名伪娘美少年。

    琰罗的肤色光泽宛如象牙,肌肉轮廓给人的感觉强而有力,却又线条柔和,并不显得夸张,加上对西方人来说清秀无比的相貌……

    这一下,简直点燃整个广场!

    “我看到了神性。”

    有人惊呼。

    现在正是正午时分,阳光照耀下来,照在白皙的皮肤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琰罗就仿佛站在一圈光晕之中。

    “阿波罗!”

    突然有人喊出了这样一个名字。

    阿波罗,是希腊最知名的神之一,太阳神,艺术之神,医药之神,预言之神……被认为是最多才多艺,也是最俊美的男神,《荷马颂歌》中,甚至将其称为天地间第一美男子,美的原型。

    众人发现这金光耀眼的青年,简直像是神灵降世。

    “阿波罗!”

    又有人跟随着喊了起来,接着这样的喊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声音几乎汇成一股洪流。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激动+1,爱慕+1,兴奋+1……

    无心人偶积存的100点情感值满了,这一次情感的种类足有10多个,比上次还杂,制作人格面具,几乎肯定会失败,但琰罗并不在意仍旧选择融合。

    “啪。”

    又一次的失败。

    “人格面具碎片:13%”

    “咕咚……”

    欧里庇得斯又气又怒,双眼一翻倒在地上——他被气晕了。

    伯里克利执政官和元老、议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原本这一次是为了折服华夏使节,扬希腊和雅典的威风,但现在……希罗多德失魂落魄,欧里庇得斯昏迷,不少公民、外邦人,似乎也叛变,居然在为这华夏的青年欢呼?

    其实,这也说不上是叛变,而是琰罗的这一脱,可以说让先前全部diss他的希腊人,一部分人的态度,产生了转变,算是吸引到了一波路人粉。

    “王哥啊……你说,我也脱一下,会不会也这么受欢迎?”朱小勇,用汉语对身边几乎石化的王东伟说道。

    好不容易才稳定了情绪,王东伟用可以当成表情包的“冷漠”表情看了过去。

    “也许希腊人,有特殊的审美爱好呢……”朱小勇不服气的说着,他想了想又说道,“唐朝,以胖为美,要是我穿越回那个时代,说不定是艳压唐朝的美男子呢!”

    王东伟:“……”

    琰罗充分展示着身体,直到无心人偶无法吸收到强烈情感,才重新穿上直裾深衣。

    几名士兵跑过来,将昏迷的欧里庇得斯,和坐在地上一脸深思状的希罗多德,抬了下去,另一名悲剧大师索福克勒斯,趁机用白蜡树枝拐杖,在欧里庇得斯这死对头的屁股上,结结实实的敲了两下。

    “废物。”他骂道。

    这名老人打量着琰罗。

    “小子。”

    索福克勒斯现在已经70多了,在公元前能活到这个年龄简直奇迹,毕竟现在希腊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40年。不过这个老家伙,事实上会到90岁才死,是不折不扣的寿星。

    现在,离死亡还远,看似颤颤巍巍,实则精力充沛,战力极强。

    这个老人算是雅典的传奇,一生参加过30次戏剧比赛,获得了24次的冠军!

    “你刚才说的话,羞耻,是人的天性,连野蛮人都不会袒露身体……你讽刺我们希腊人,裸露身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是你刚才为什么要脱衣服?这个行为,岂不是和你的话相互矛盾?”

    琰罗注视着这名悲剧大师,用平淡的语气说道:“这是为了向你们表现一个道理,我这样美丽的身体,却甘心掩在衣服之下,我们华夏之美,美在内在,美在内涵!在裸露后,我立刻穿上了衣服,是因为知耻。”

    一些雅典人,相互之间低声讨论着,是不是一直以来,以裸为美的想法错了?

    还有人在谈论“华夏”,对这个没听说过的国家充满好奇。

    诘问失利,索福克勒斯的心中并没有气馁,这也是意料之中,刚才的旁观,可以感觉到这个青年的难缠——他拄着拐,绕琰罗走了一圈想找到贬低对方,打开局面的突破口。

    他看到了琰罗腰间的玉。

    “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老头耻笑道:“你居然,把一块石头戴在身上?”

    “这不是石,而是玉。”琰罗说的这个“玉”,目前在古希腊语中,是没有词汇的,希腊现在有石、大理石、玉髓、宝石等物体的词语,还没有出现玉的称呼。

    所以他直接说了汉语:“yu”

    “在我们华夏文化,玉代表君子,君子,就是有品德的学者,正所谓:人有德而为玉,人无德而为石,人缺德而为顽石。”

    “一块破石头也能代表品德?可笑!我们雅典的大理石比这石头好一万倍!看看那些宏伟、壮阔,哪怕神灵都会赞叹的殿堂,和雕刻家们花费心血雕刻,再由艺术家妆点的雕像。”

    索福克勒斯指向这一座山丘上的神殿。

    不得不说,古希腊的建筑和雕刻确实震撼。

    “温润而泽,仁也;廉而不刿,义也;垂而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瑜互见,忠也;缜密以栗,智也;孚尹旁达,信也;圭璋特达,德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贯于山川,地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琰罗说的这是《礼记·聘义》中的一段话。

    用汉语说完之后,他又用希腊语翻译了一遍。

    仁义、忠诚、智慧、诚信……这些朴实的道德观念,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吸引人的,不少学者都暗暗点头,民主的雅典对人性所追求和赞美的,不也正是这些吗?

    想不到,什么“玉”居然蕴含如此深刻的道理。

    “啪啪啪啪……”

    一些人为琰罗说的这段话鼓掌。

    不得不说,脸好,身材好,还是有优势的。

    就像一句话:长得帅的人弹玻璃球都感觉帅,长得丑的人打高尔夫球都像在铲屎……琰罗有这样的脸,和希腊人看来强壮与柔和并存,完美的身材,又说出一番富有哲理的话,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崇敬。

    无心人偶内的情感,在迅速上升。

    虽然鼓掌的人并不多,但掌声,听在索福克勒斯的耳中分外刺耳。

    “哼……”

    这个老头极为不悦,做为希腊人居然支持外邦人!还是侮辱希腊文明的人,他在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将这个青年彻底压倒,他决定拿出自己最擅长的东西:诗歌。

    “一个国家,想要文明蓬勃发展,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物资能提供文化诞生的土壤,繁荣的雅典就是这样一片土地。我们再以民主、理性、智慧浇灌,盛开灿烂的文明之花……而文明之中,最美丽的,无疑是诗。”

    他吟诵着:

    “等冥王注定的命运一露面,

    那时候,没有婚歌、弦乐和舞蹈,

    死神终于来到了。

    一个人最好不要出生;

    一旦出生了,求其次,

    是从何处来,尽快回到何处去。

    等他度过了荒唐的青年时期,

    什么苦难他能避免?

    嫉妒、决裂、争吵、战斗、残杀接踵而来。

    最后,那可恨的老年时期到了,

    衰老病弱,无亲无友。”

    这是索福克勒斯戏剧《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中的一段诗文,也是他最骄傲,最满意的诗,这个老头用充满战意的目光,看向琰罗:“你们华夏,能创作出如此的诗吗?”

    他有自傲的理由,这一段诗文,描述了人生的无奈,命运的无常,同时哀叹年老的时光,引人深思。

    “哗哗哗……”

    大量雅典公民鼓掌,比琰罗刚才得到的掌声响亮多了。

    “这段诗真是让人感慨。”

    “最好的诗文,是引起别人心底的共鸣,索福克勒斯不愧是我们希腊人的瑰宝。”

    “那名华夏使者,这一下就会无话可说了吧?毕竟诗是文明的沉淀,像波斯这样的野蛮帝国,是无法诞生如此诗歌的。”

    ……

    一些学者纷纷的议论。

    不过,这名华夏使者击败了希罗多德、欧里庇得斯,即便败在索福克勒斯的手上,也足以骄傲了。

    看到这名老头举起了拐杖,接受周围人们的掌声,甚至有一些人在欢呼,琰罗摇了摇头:“我华夏的诗词文化,岂是你们希腊可以相比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念两句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