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三十八章:进入雅典

第三十八章:进入雅典

    “这是我做的汉服:襜褕。”

    王东伟将一套包含中衣,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捧在手中,递给了琰罗:“所谓襜褕,也就是直裾,说文解字中就有这样一句:一曰直裾谓之襜褕。在春秋战国时,直裾就已经出现。”

    “我做的,严格来说,应该是直裾深衣,借鉴了朱子深衣外形:圆袂、方领、黑缘、大带,但没有缁冠和幅巾,另外,亚麻布只用了白色、青色,没有其它颜色。”

    “不过说实话,白与青这两种,制作男性汉服还是很不错的。”

    “符合汉人的气节。”

    琰罗这2天,记住甚至背下了大量华夏古文化相关知识,他并不陌生的将这一套直裾深衣穿上,立刻变成了一名电视剧中的古代书生。

    看到这个1米8身高,皮肤白皙带着象牙色泽,面如冠玉,长身而立的男子,王东伟忍不住羡慕的赞叹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琰罗面无表情的取出蟠龙棍,将这一根钢铁质地,62斤的武器用两条布带系上,捆缚背在了后方。

    “你带汉剑吧,八面汉剑正和汉服相配。”

    “有道是:君子佩剑,没听说君子背棍的。”王东伟将剑递了过来。

    “这个时代长兵器,意味着高明的技术和先进的生产力。这蟠龙棍长2.4米,重62斤,通体钢质,这样的武器可以震慑到希腊人。”

    听了琰罗的话王东伟想了想觉得也是,于是不再坚持,他从手机空间内取出了一块玉。

    “法宝?”朱小勇看见这一块玉,正面色泽纯青,背面金红皮色,图案是一条龙盘旋在一只云芝之上,顿时瞪大眼睛,这一块玉的造型,让他忍不住想到了修真玉符。

    “怎么可能会是法宝!”王东伟无奈的摇摇头。

    “只是一块,很普通的玉,我用了200点生体能量兑换的,没有任何特效,属于装饰品,我看到比较喜欢,就买下来了。”

    “琰罗,你把这块玉系上佩在腰间。”

    “既然没特效,你让琰罗戴玉干什么?”朱小勇有些不解的询问,他摸了摸这块玉感觉并不是名贵的和田玉,哪怕表世界应该也卖不了太多钱,居然用200点生体能量换,简直疯了!

    “君子如玉。玉,石之美者,君子,人之有德者。玉不重色而重质,君子不重地位高下,钱财多寡,形貌俊丑而重乎品德修养,君子比德与玉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剑与玉,都是君子之物,琰罗做为我们三名‘华夏’使者中的交涉人物,自然要展现华夏君子的风采。”

    这次琰罗没有拒绝,系上了这一块龙玉。

    其实,他的头发上还有一个装饰:喜怒哀乐面具。

    “好了,走吧!朱小勇,记住,无论如何不能丢脸!要是你等会出了什么意外,别怪我,以后当你是陌生人!”王东伟的语气有一些严厉,上一次世界要不是他,这个肥宅早就死了。

    “放心吧,王哥,我虽然又胖又宅,但不傻。”

    朱小勇穿的和琰罗不一样,他身上是盘领长袍,这宽大的衣服可以让他看起来稍微显得瘦一点点,而王东伟自己穿的是“襕衫”,无袖头的长衫,在唐代出现,流行于宋明时期的衣服。

    王东伟在腰间配上了八面汉剑,朱小勇用布将鬼头大刀缠绕住,然后学着琰罗背起来。

    “走。”

    琰罗走在前方,背棍、佩玉,王东伟和朱小勇一左一右,跟随在后面。

    雅典城的一辆马车,已经等在卡尔塔营地中。

    坐上后,这四轮马车立刻绝尘而去。

    此刻的雅典城内,人山人海,别说3万公民中的7千多男性,就是一些女性和小孩,也来到了街道上,当然,人数最多的是外邦人——对几名东方使者来挑衅雅典,又是觉得可笑,又是好奇。

    总之,这是一个乐子。

    不少人都盛装打扮,一些建筑也清扫过了。

    外使来朝,对任何国家都是一件大事,隋炀帝在外国使臣到达后,甚至命令,都城内卖菜必须用龙须席,将柳树缠上绸缎。现在的雅典人,也想给三名东方人留下这个城市,强盛、繁荣的印象。

    伯里克利和五百名议员,数十名元老以及各种学者,正在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帕特农神庙中,等待华夏使者到来。

    四轮马车进入雅典市,没有停留,一直驶到了雅典卫城的正门前才停下。

    琰罗、王东伟、朱小勇从马车下到了地面,立刻就看到了人潮,还有山丘之上,那一座座建筑与神庙。

    在绿树点缀的山坡上,无数苍老的巨石,高耸的石柱,洁白几乎没有杂色的高大庙宇整整齐齐,一眼望过去,哪怕是现代人,都会感受到一股属于文明的庄严和厚重。

    琰罗看向屹立着的帕特农神庙,在旭日的光辉下这座神庙,似乎染上了一层金光。

    “这就是东方人?华夏,从来没听说过。”

    “只有三个人!怎么敢蔑视我们希腊!”

    “他们身上,穿的是亚麻布?外形好奇怪……为什么没有穿和献给伯里克利执政官,一样的衣服?哼!肯定那样的衣服在他们国家,也珍惜无比,故意拿出来惊讶到我们。”

    “看!前方那个青年,背着的棍子!居然这么长?看起来似乎是全铁的?”

    “不可能,我是一个铁匠,绝对不可能锻造出这么长一整块铁的棍子!会从中间断掉——这些异乡人,弄出这样的棍子,来吓人的吗?真可笑!”

    ……

    各种议论声嗡嗡嗡传来,不少雅典人对三人怒目而视,万目睽睽的注视下,三人开始徒步上山。

    琰罗神色平静,目不斜视,一步一步顺山道而行。

    他这2天,听王东伟说明了《礼记》的九容: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现在保持最为端庄的神态,脚步稳健,目光前视,不亢不卑。

    背着62斤重的蟠龙棍,说实话并不轻松,琰罗头发上的喜怒哀乐面具已经设定在“哀”,体质1.1倍,还好弱情绪可以克制,不会影响到仪容。

    王东伟这时,已经心中惴惴了,在表世界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被成千上万人注视,随着目光而来充斥在空间中,那一股无形的压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肥宅朱小勇更是“色变振恐”。

    “那……那个……王哥,我好紧张,想尿尿……”朱小勇用汉语小声说。

    “给我忍住!现在我们代表的不只有自己,还有华夏的脸面!”王东伟咬着牙,压抑心中的惶惶,“别看那些希腊人,看琰罗的背影,我们跟在他的背后走路,别的不要管!”

    “冷静、冷静……”

    朱小勇心中默念着,看向琰罗,这家伙背着沉重的蟠龙棍却脊梁挺直,步伐不大不小,每一步都仿佛尺子量出来的一般,看到这个景色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稳定了一些。

    在道路上一名名雅典人、外邦人,甚至还有奴隶——不少人为了在外使面前炫耀带了奴隶——各种或好奇,或冷淡,大部分是愤怒的注视下,琰罗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走上半山腰,站到了帕特农神庙的广场上。

    他看见了,穿皮夹克与秋裤手持权杖的执政官,和一名名穿希玛申的学者、元老与议员。

    一个男子站了出来,挡在三人的面前。

    琰罗打量着这个男人,大约50多岁,面容沧桑胡子卷曲,胳膊夹着一本用埃及纸莎草纸装订的书籍,上面有希腊文写的名字:“历史”,这个男子微微弯腰,行了一个古希腊的礼节,开口说道:

    “我是希罗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