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疯狂竞价

第五百二十五章 疯狂竞价

    看着安安静静的会场,周围摔了一地的摄像机,却仍旧傻呆呆浑然不知的摄像师和记者们,陆兴生的嘴角微微扬起。

    心中,松了口气。

    很好,他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要是效果低于预期,那可就丢脸了。

    他的慈善参观,最终的目的,完全就藏在这最后一段话中。

    这也是他想出来的宣传计划,为的,自然是趁‘蝶生峰会’吸引全球关注的时机,帮李老师开拓一下国外的名气。

    一直到两三分钟之后,终于有人清醒过来。

    在场的记者们,全都兴奋得满脸潮红。

    这是大新闻,真真正正的大新闻,足以轰动整个网络的超级大新闻。

    在场的华夏投资者和创业者们,更是激动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老师的签名。

    在他们看来,这绝对是无价之宝。

    原因很简单,李老师,那是注定在未来千百年后也令人铭记的存在。

    而且,迄今为止,李老师从未露过面,也从未听说过谁手上有李老师赠送的物品。

    一份李老师的签名,按现在趋势,放个百八十年,以后就是最顶级的收藏品。

    这还是百八十年之后。

    现在,同样也是价值连城。

    拥有一份李老师的签名,那绝对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自信心起码增加个百分之百,就算面对财富是自己十几倍的巨富,那照样不会心虚。

    而且,拥有一份李老师的签名,也极有可能代表着拥有一份护身符。

    最简单的一点,若是自己的公司遇到了重大危机。跑去找李老师的学生们,李老师的学生们会拒绝吗?

    不可能会拒绝。

    在华夏,谁都知道李老师的学生们全都是李老师培养出来的。没有李老师,他的那些学生绝对不可能拥有现在的成就。哪怕为了自己的声誉,这些学生也不可能拒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肯定是能帮就帮一把。

    以李老师那些学生的身份地位,还有什么危机不是他们解决不了的?

    这消息,在第一时间疯狂传遍整个华夏。

    反倒是那些外国友人们,仍旧是一脸的懵逼。在听完翻译的解释之后,他们仍旧想不通陆兴生为什么会在慈善参观的最后,加上这么一段话。

    老师是用来尊敬和赞美的,把老师的签名当做最后的大奖来送人,这是什么鬼?

    你瞧瞧,就连华夏人都一脸震惊,显然也都无法理解陆兴生为什么说出这么鸡肋的一段话。

    不过没关系,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能做陆兴生一天的客人,而且什么问题都可以问,陆兴生还知无不答。

    但凡企业,无不被各种各样的问题困扰着。有的是管理制度,有的是资金压力,有的是经济形势,有的产业链……若是找陆兴生询问一些经营管理方面的问题,陆兴生肯定提不出太多有建设性的建议。

    可若是问陆兴生一些企业的发展瓶颈、面临的大环境困恼、如何更上一层楼之类的问题,陆兴生若是愿意真心回答,足以让任何一家企业走出困局更上一层楼。

    越是大型企业,越明白这名额有多么珍贵。

    陆兴生,在全球可是拥有点石成金的名声。他的眼光,已经达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没人怀疑他的实力。抛开

    消息,同样以快得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在国外飞速传播。

    等到全场再度响起嗡嗡的声音,陆兴生也没再说什么,推着张雨蝶转身离开。

    ……

    一整天,全球的媒体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翌日上午九点,慈善参观的名额终于在‘蝶生公司’的网站正式推出。

    为期七天,十个排名名额同时进行拍卖,底价一元。

    而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慈善参观并非每年举办一次,而是只有这一次。

    仅用了一分钟,十个名额的拍卖价便被炒到百万以上。

    而所有人都明白,百万,连九牛一毛恐怕都不到。

    价格,在不断上扬。可真正的土豪,却还没有参与进来。

    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小时,最后十分钟,甚至最后一分钟,才是决定这十个名额归属于谁的时刻。

    那时候,才是最激烈的时刻。

    英国,制造业巨头,泰尔集团的董事长莱克斯看着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远方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和漆黑看不到星辰的夜空,不知道脑袋里想着什么。

    他今年才三十四岁,是英国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就连皇室的公主们,也都对他暗送秋波。

    在所有英国人的眼中,他是整个英国最幸运的人之一。因为,他才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死了老子。

    当然,这份幸运,得建立在他老子是英国顶级富豪的基础上。

    可人有七情六欲,就少不了忧愁烦恼。

    他其实很希望回到以前那种潇洒多金的时期,那时候,他的父亲还在。他只需要花天酒地,追求自己喜欢的女明星就行。

    他的父亲去世时,他虽然伤心了几天,可几天之后,心里其实还是很憧憬的。他将大权在握,他将可以随意决定几亿甚至是几十亿英镑的去向。

    可好景不长,他发现自己的财富正在不断缩水。哪怕,他是个纨绔子弟的同时,也是剑桥大学的高材生。

    他阻止不了自己的企业正在不断下滑,企业的资产在不断缩水。

    纵使他砸出了数亿英镑,打造出了一个当年在英国极为有名的管理团队,仍旧无法阻挡这种下滑。

    这个管理团队,汇集了来自于全球的顶尖人才。有管理方面的,有经济方面的,有投资方面的……效果不是没有,也对得起他们加起来高达上亿英镑的年薪。

    可还是阻挡不了他的公司正在下滑,只不过,下滑的速度减缓了一些而已。

    他的公司,从接手时的全英国前十强,到如今,十几年下来,已经连百强都进不了。

    这是大势所趋。

    英国的制造业,正在朝着低谷不断滑落。

    他试过转型,试过各种投资,可收效甚微。

    他还是英国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但早已不像当年那般耀眼。

    “老板!”

    办公桌前,女秘书抬起了头。

    “拍卖价现在多少了?”莱克斯问道。

    “最低一亿六千七百五十六万,最高一亿七千九百四十五万。这还是剩下一天的拍卖价格,真正的高峰期可能还没到达,最终的拍卖价格,极有可能达到五亿。”

    女秘书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五亿啊!

    换成英镑,那就是五千多万,将近六千万英镑。

    而且,还是一个名额的价格。

    十个的话,等于达到五六亿英镑。

    简直是要疯了。

    她实在想不通,那个‘蝶生投资公司’的老板,凭什么能让人舍得砸出五六千万英镑来相处一天。

    五六千万英镑,已经可以让任何人过上奢侈的一生了。

    换成是她,别说五六千万英镑的一个名额,就算五六千英镑,她也未必愿意。

    她知道为什么网上那么多人出高价竞争这十个名额,无非就是想得到那位华夏人的友谊,得到他对自己公司和企业的建议。

    可这友谊,这建议,值得花费这么大的代价?

    这代价,太夸张了点。

    巴菲特的午餐,也不过几百万美元而已。而且,人家还允许带七个朋友一起参加。

    就算这个华夏人愿意点评客人的公司、企业,愿意畅所欲言,可真正的用处,谁又说得上来。砸出这么多的钱,实在有点疯狂。

    这年头,咨询公司满大街都是,其中大多有类似的业务。

    可就算是全球最著名的几家咨询公司,敢开出几千万英镑的条件,给客户的公司和企业提出意见和点评?

    这些竞拍者,在她看来简直都是疯子。

    额……

    再转念一想,秘书觉得那个华夏人也是疯子。

    真要十个名额最后拍出了五六亿英镑的价格,那等于那位华夏人也将自掏腰包,拿出五六亿英镑的钱一起捐赠出去。

    五六亿英镑啊!

    能买多少倾雪香水?能买多少名牌包包?

    “五六千万英镑,要是一亿英镑能够弄到一个名额,倾雪公司的六大顶级香水,我各送一瓶给你……”

    莱克斯苦笑,五六千万英镑能够拍下一个名额,他就不会彻夜难眠,深夜还在这里盯着竞拍价格了。

    女秘书瞪大了眼睛。

    一亿英镑?

    疯了吧?

    那岂不是说,一个小型到只有十几个人参与的慈善活动,能够筹集到十亿英镑的善款?

    不对,加上那位华夏人匹配捐赠,等于是二十亿英镑。

    二十亿英镑,还是现金。

    放眼整个英国,恐怕也没有多少家企业能够在短时间内拿得出来。

    打死她也不信。

    这岂非意味着,如果老板真的履行诺言,自己能够得到六瓶顶级倾雪香水?

    顶级倾雪香水在英国的售价高达四十万英镑一瓶,六瓶,那就两百四十万英镑。

    转手卖掉,以倾雪香水的影响力,卖个两百万英镑出来都不难。

    自己可以立即辞职,然后享受人生了。

    两百万英镑,足够她快乐的生活一辈子。

    她忽然激动起来,咬了咬牙,求证道:“老板,您说的是真的?”

    莱克斯怔了怔,旋即明白她是在问什么,旋即点了点头:“千真万确,如果一亿英镑能够弄到一个名额,我送你六瓶倾雪公司的顶级香水。”

    这几天,他的内心一直处在忐忑当中。

    两百多万英镑而已,如果真的拿到名额,他丝毫不介意送出去。

    女秘书喜出望外,熬夜的疲惫,刹那间一扫而空。

    她忍不住看向显示屏。

    很好,价格还是刚才的那个价格,并没有什么变动。

    出价虽然不需要财力证明,却需要提供自身的身份证明,这也就杜绝了凑热闹谎报竞价的情况发生。

    保持下去,她就能得到价值两百多万英镑的馈赠了。

    凌晨一点、凌晨两点、凌晨三点……

    时间一分分过去,秘书不但没有任何睡意,反倒越来越亢奋。那两百多万英镑的馈赠,正离她越来越近。

    因为,价格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莱克斯却始终紧绷着一张脸,他没有秘书那么乐观。

    因为他收到消息,苹果、三菱、沃尔玛……起码有五家面临危机的巨头企业和财团都有意取得其中的一个名额。

    虽然大家都是处在下滑阶段,但泰尔集团在这些企业、财团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如果这几家企业和财团铁了心要得到一个名额,他是绝对不可能竞争得过的。

    而且,这还是他知道的。

    每年,全球都有不少大型企业面临困境甚至绝境,虽然不是每家企业的董事长或者总裁都跟他一样,把这场慈善参观视作巨大的机会,可只要有少部分抱有类似的想法,就不是他能抗衡的。

    十个名额,太少了。

    甚至于,他都怀疑那些欣欣向荣,发展前景良好的大型企业都有可能参上一脚。

    原因很简单,这场慈善参观,已经吸引了全球所有人的目光。

    能够取得其中的一个名额,光是广告效应说不定都能回本。

    在全球所有网民和媒体的关注下,一直到距离截止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拍卖价格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小高峰。

    十个名额,不断有账号开始出价。

    两亿、两亿五千万、三亿……

    秘书觉得自己要疯了。

    仅用了一个小时,十个名额的最低价和最高价,便被推高到了五亿一千万和五亿三千多万。

    直到距离排名截止还有两个小时,竞价才再度陷入安静当中。

    可秘书却高兴不起来。

    这价格,已经达到了她的猜测。可时间,却还有两个小时。

    她毫不怀疑,这两个小时之内,肯定还会爆发出一场激烈的竞争。

    可很快,她便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场竞价。

    因为才过去半个小时,竞价再起波澜。

    仅用了十几分钟,十个名额,最低的便达到九亿,最高的更是达到九亿九千万,距离十亿只有一步之遥。

    而这价格,已经超出了一亿英镑。

    距离截止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一刻钟。

    “他们疯了吗?赶紧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莱克斯急了,女秘书觉得他疯了,他同样也觉得那些竞价者疯了。

    他的心理极限是一亿五千万英镑,这已经是他短时间内能够调动的最高资金了。

    可形势,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连他都能沉住气等最后时刻开始竞价,自然也不乏相同的人。

    也就是说,这剩下的一个多小时,极有可能还要爆发出最少一轮,甚至可能是两三轮的疯狂竞价。

    可别说两三轮,哪怕只有一轮,他那一亿五千万英镑也肯定无法取得十个名额当中的一个。

    这也太离谱了一些。

    虽说现在全球所有网民都在关注这场拍卖,只要能够取得一个名额,光是广告费就能值近亿英镑。可同样,负面影响也不是没有。

    花一亿多英镑换取一个名额,这在普通民众的眼里,简直就是超级脑残的行为。不仅对个人,对企业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形象。

    真正咬牙竞争的,是那些确实陷入到巨大危机当中的企业。

    陆兴生,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后的机会。

    可事实上,就算是莱克斯,也心中没底。他相信可以从陆兴生那里得到极佳的建议,甚至是扭转颓势的建议。可建议只是建议,能否执行这个建议,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来执行这个建议,全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因素。

    按他的预期,应该没几个人能有魄力拿出一亿五千万英镑换取这一份建议。

    可形势却表明,一亿五千万英镑完全不是极限。

    “是华夏人,有黑客查出,华夏的互联网巨头和房产巨头,全都对这十个名额志在必得。”秘书忽然尖叫起来:“有的,甚至放言就算是二十亿、三十亿,甚至是一百亿,他也要拿下。”

    “为什么?”

    莱克斯要疯了,华夏的互联网和房产这两大行业都还处在蒸蒸日上的阶段,他们蹦出来凑这个热闹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