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帮我打死

第五百一十一章 帮我打死

    不到五分钟,李峰开着电动车,在风雨亭停了下来。

    徐少和杨子林都不由看了过来。

    在瞧见后座上的蔡子龙之后,眼中都是闪过一抹喜色。

    不同的,只是徐少仍旧坐在椅子上,让自己尽可能的显得沉稳、随性一些。

    而杨子林,则是猛的站了起来,冲着蔡子龙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破口大骂:“王八蛋,居然敢连着放我两次鸽子。就算是大牌导演都没这个胆子,更别说你这种新人导演。你也不去京城打听打听,敢这么忽悠我的人,最后都是什么结果?我告诉你,蔡子龙,你现在不给我个交代,我弄死……”

    啪!

    在杨子林的唾沫已经喷到蔡子龙的脸上,手指也即将戳到蔡子龙的鼻子时,李峰抬手就一巴掌扇了出去。

    力道不大不小,直接将杨子林扇得原地转了个圈。

    脸庞上,五指印正在不断清晰和成型。

    杨子林傻乎乎的瞪着李峰,整个人都有些懵逼。

    他其实是很想冲上前给蔡子龙来一巴掌的。

    可他忍下了。

    随着特权阶级正在向成熟方面进阶,不再像以前那样明显和肆无忌惮。再加上金钱的威力越来越大,明星人物的收入剧增,人脉和地位也水涨船高。像他这种级别的二代,遇上那些大导演、大明星,其实已经没了多少优势。

    蔡子龙虽然只是个新人导演,但第一部电影大火是注定的。当面打脸,还是稍稍有点过分了。

    更何况,这里还是‘全职业名师学校’,杨子林可不想在李老师的地盘闹事。

    李老师或许拿徐少没办法,可要是看他不顺眼,还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除非徐少愿意保他,否则他铁定倒霉。

    他可不信徐少会去保他。

    所以,他忍下来了。

    可他没想到,自己忍住没给蔡子龙一巴掌,载着蔡子龙过来的家伙,反倒是直接就给自己一巴掌。

    凉亭里,徐少也有些怔神。

    李峰这一巴掌,显然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也太生猛,太火爆了一些。

    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改变策略才行了。

    蔡子龙和眼前这年轻人,简直就是两个火药桶,一点就爆。真要让杨子林这么闹腾下去,搞不好闹到他还没出来做和事老,不可收拾的冲突就爆发了。

    “该死……”

    杨子林从这一巴掌中清醒过来,他指着李峰,就欲破口大骂。

    才张开嘴巴,李峰扬手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杨子林再度原地转了一圈。

    那掌印位置,已经不止是清晰明显,而是渐渐红肿起来。

    杨子林已经彻底懵了。

    这还没开口,居然又来了一巴掌。

    满肚子的火气,压根就不敢发出来。

    再看李峰的眼神,早就没了先前的气焰,他不由后退了几步,有些眼巴巴和委屈的看向徐少。

    徐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家伙太火爆了。

    讲道理,他在行。

    不讲道理,他也在行。

    可面对一个脾气火爆,头脑一发热什么都不管,先动手再说的人,他只想跟对方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

    孤身前来,真要挨了打,就算事后找回,那也是亏大发了。毕竟,瓷器和瓦罐根本就不是一个价。

    “你就是那个杨子林?”李峰看向沉稳不下来,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徐少。

    “我、我才是杨子林……”

    杨子林觉得冤屈至极,他还以为李峰打他,是把他当成了跟班。

    这两巴掌,等于是白挨。

    早知道如此,他就先自报家门了。

    啪!

    李峰抬手又是一巴掌,直接把杨子林给扇趴在地。

    力道,明显比先前还要大一些。

    他确实把杨子林当成跟班了,那两巴掌,只是因为杨子林骂人而打的。

    这一巴掌,是因为讹诈蔡子龙而打的。

    杨子林想哭。

    这就不讲道理了。

    他根本想不明白,李峰刚才为什么打他,现在为什么又打他。

    眼看李峰朝着他瞧过来,他也没时间去想,连滚带爬跑去了徐少那边。

    李峰的目光,又移向徐少:“看来,你才是正主?”

    徐少眼瞳一亮。

    好像在开始讲道理了。

    这就好。

    他喜欢跟文明人打交道。

    “过来坐吧!”

    徐少重新坐了下去,尽量让自己显得云淡风轻。

    “你想要白拿股份,靠的无非是背景。说说吧!背景够大,直接就给你了。背景不够大,我就扇你。干脆利落,还能节省时间。”

    李峰直截了当,他很忙,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首先,不是白拿,我是出钱入股。至于背景……”

    徐少有些狐疑的看着李峰,心中有些犹豫。

    虽然他看过所有李老师的学生照片,确定李峰不是其中之一。

    可网上传言,李老师的学生,绝对不止已知的这些。

    而且,李老师也未必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说不定还有子孙后人。

    他看得出来,蔡子龙明显是以李峰马首是瞻。

    而李峰如此态度,也明显是底气十足,搞不好,就是李老师不知名的学生或者后人。

    他虽然背景雄厚,不怕李老师。可为了一家影视公司的股份,也不至于去得罪李老师。

    若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蔡子龙要把李老师的学生、后人,甚至李老师本人都给直接请出来,他立马就打退堂鼓走人。

    就算蔡子龙的公司未来能够给他带来几十亿的利益,算一算,也未必划得来。

    心念急转,他微微一笑:“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又是什么来头。杨子林的大伯,可是商务部的前三人物。他爸也是发改委的司长,你就这么打了他,不怕后果吗?”

    “不说我自己查。”

    李峰好几年前就不跟敌人玩心计了,现在就更没兴趣。

    二人进了学校,那学校就有他们的视频。把视频丢给任大秘书长,查出这人的详细背景简直轻而易举。

    “等等!”

    徐少再次站了起来。

    他已经有些后悔过来这一趟。

    都面对面了,哪有一言不合就扭头走人的?这完全就不按常理出牌。

    偏偏,李峰可以走,他不能就这么让李峰走了。

    因为,他还没表明自己的态度。

    若李峰真是李老师的不知名学生或后人,势必能够通过视频查到他的身份背景。

    尽管以李老师的实力,还奈何不了他什么。但被一个实力比他背景也差不了太多的人给暗地里惦记上,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能够拿到股份都不划算,什么好处都没有,那就更不划算了。

    要是能表明自己的态度,让对方知道自己并非是巧取豪夺,也是拿出了代价的,就算李老师知道这事,并为蔡子龙出头,起码也不会跟他杠上。

    毕竟,他不是杨子林这种拿了好处却办不了事的二代。

    他最起码可以保证,蔡子龙以后的影视公司将畅通无阻,不管是哪个部门,以后也没办法再卡他。

    而且,他也是抱着谈生意的目的而来,能够拿出等价的好处来交换。若是李老师不同意,他也会放弃这次的合作。

    这就属于正常的生意谈判了,你总不能背后怨恨一个千里迢迢跑过来诚心跟你谈生意合作的人吧?

    所以,他得拦着李峰,先把自己的态度表明才行。

    李峰扭头看着他。

    徐少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了不少之后,开口道:“杨子林的态度,并不代表我态度。我是带着诚意而来,五千万入股蔡导的影视公司,看起来是我占了便宜。但我付出了额外代价,光是能够确保蔡导的影视公司以后不用担心任何部门找麻烦,这一点就物超所值了吧?这之外,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需要借助各种外力。而我,能够帮公司牵线搭桥,负责与这些外力进行谈判。当然,谈生意,买卖不成仁义在,若是蔡导不乐意,只需一句话,我扭头就走,保证不会再找蔡导。”

    蔡子龙不由看向李峰,徐少的态度,确实让他心动了。若这位徐少能说到做到,再加上与杨子林完全不同的态度,他还真愿意把一半的股份交出去。

    李峰却没理他,而是看着一脸诚恳的徐少:“心虚了?你要是一个人过来,倒也还能解释得过去。可你是两个人,不管你说得怎么冠冕堂皇,也改变不了巧取豪夺的做派。最简单的证明,就是你身边那家伙。”

    徐少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这是二代谈生意的套路,当然和普通的生意套路不一样。

    “说吧!我没那么多时间。”李峰不耐烦道。

    徐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军委刘老,我外公。”

    身旁,杨子林的腰杆顿时挺直了不少。

    李老师的学生们虽然吊炸天,但华夏不像国外,终归还是官本位。以刘老的地位,比起李老师还是要高出一筹的。

    最起码,李老师若是让学生们倾家荡产不计后果的拼命,顶多也就让刘老的地位有所动摇,拉下马的可能性不大。而刘老若是不计后果的拼命,却可以直接灭掉李老师。

    “刘老?”李峰的脸色则古怪起来。

    居然是李老的外孙。

    这可就有意思了。

    换成别的大佬,李峰还真得考虑一下对方的态度。尽管是这位徐少自己找上门来的,但顶多也就教训一顿,然后就只能等这位大佬给自己个不大不小的交代。

    如果是刘老的后人,他就呵呵了。

    估计揍死了也是白揍。

    因为大部分的大佬,他也就结婚那天有过一面之缘,客气过几句。唯独刘老,双方关系不错,交情也还不错。除非这位徐少是他唯一的后人,否则,刘老绝对不至于为此跟他翻脸。

    当然,双方的交情肯定也就断了。

    徐少紧盯着李峰的脸庞,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可惜,李峰的表情完全和他预料中的不一样。

    既没有震惊,也没有淡然。而是脸色古怪,正用一种让他头皮发麻的眼神看着他。

    李峰心中盘算起来。

    以他跟刘老的关系,揍死这位徐少都没问题。可反过来,以他跟刘老的关系,给这位徐少的教训太狠又有点说不过去。

    他也懒得去想了,直接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拨给了刘老。

    “喂,李老师,您好!”接电话的是刘老秘书。

    “我找刘老。”李峰直截了当道。

    “好的,请稍等。”秘书应了一声。

    李峰放下手机,来到木椅上坐下。

    徐少有些慌了。

    以李老师的身份地位,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他外公倒是没问题。可李老师的学生或者后人,应该没这个资格吧?

    虽然有些不太相信,可他还是心中惴惴不安。因为,李峰也完全没必要骗他。

    一旁,杨子林倒是完全不信,可他照样不敢发声。

    连挨了三巴掌,他已经被打出了心理阴影。

    “喂,李峰?”

    也就等了两三分钟,手机里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

    李峰直接开启免提,开口道:“刘老,你是不是有个姓徐的外孙?”

    “徐延旭,怎么了?”刘老感觉有些不妙。

    “没多大事。”李峰轻描淡写道:“他来我学校了,找我学生,说要五千万入股他的公司换取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这小王八蛋……”

    刘老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他没有任何犹豫:“李老师,麻烦你件事。”

    “您说。”李峰开口道。

    “帮我打死他。”刘老咬牙切齿道。

    “嗯,好,那就这样了?”李峰问道。

    刘老怔了怔,旋即点头:“行,有空来京城,我请你喝酒。”

    李峰将电话挂断,抬眼看向徐延旭。

    徐少两股战战。

    自己外公的声音,他不可能听错。

    而自己外公的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眼前这位,就是李老师。

    他想求饶,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一直以为,哪怕李老师在场,只要自己态度不至于太恶劣,李老师断然不会跟他计较什么。最终的结果,了不起也就是他放弃股份,双方握手言和。

    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他虽然只是刘老的外孙,而不是亲孙子,但毕竟是仅有的一个外孙。刘老待他,比那些没什么前途的亲孙子还要好一些。最起码,他是少数几个敢在刘老面前说话的第三代。

    放眼整个华夏,他距离最顶级的二代三代,也只有一线之隔而已。纵使闹出什么滔天大祸,也不至于有牢狱之灾、性命之忧。

    而眼下,他外公却在拜托李老师把他给打死……

    最关键最让人惊恐的,是李老师答应了。

    今天简直是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