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认罪伏法

第四百九十七章 认罪伏法

    电脑房,看着屏幕上的那一百块纸币,高天和云蓉也是目瞪口呆。

    “这、这……”

    “阿飞哥,你这也太狠了吧?你居然给他现金?”

    “还是阿飞哥厉害,要整他,都能整得这么不动声色。我刚才还觉得一千块太多了,没想到居然是现金。”

    紧接着,唯恐天下不乱的高天和云蓉就兴奋起来。

    ‘全职业名师学校’可是不收现金的,只能用身份卡来消费。

    像高天和云蓉就各办了一张,他们的身份卡,是挂在李峰这个茶农专业学生的名下。为了尽可能的让学校更单纯一些,贫富差距更小一些,学生家属们也是一样,都需要办一张身份卡,每月只能充值一定数额的现金进去,严禁直接使用现金交易。

    一旦查到有人直接使用现金,学校的校规当中虽然没有说明惩罚的力度,但肯定不轻。

    “收钱找钱啊!”

    见大婶发愣,常腾的心跳加快了不少。

    ‘全职业名师学校’不能使用现金,这事很多网友都知道,可常腾并不是其中一个。哪怕,他老子常山是学校的老师之一。

    他之所以心跳加快,在于脑袋里想的,是大婶如此模样,包子、油条里面该不会是被人下了毒,正在发作吧?

    这毒或许不是大婶下的,要不然,这位大婶也不会吃给自己看了。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

    常腾觉得自己的命还是很金贵的,大婶以命换命,先自己吃有毒的包子油条取信于他,让他也跟着吃。只不过,大婶毒发的速度稍微快了一点,让他发现了不对劲。

    常腾又是庆幸又是惊恐。

    庆幸的,自然是自己逃过一劫。

    而惊恐的,是没想到自家师公的地盘上,居然也有人想谋害自己。

    而且,搞不好这才是刚刚开始。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后招极有可能马上就到。

    甚至于,敌人可能将错就错,反过来诬陷他下毒谋杀大婶。

    天啊!

    常腾簌簌发抖起来。

    他想回家,他想回竹林。

    外面太可怕,总有刁民想害朕。

    “这家伙在干嘛?怎么抖起来了?”

    电脑房,高天一脸惊讶。

    “估计是联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李峰淡然道。

    “怎么感觉这家伙像神经病啊!买个早点都能想那么多。”云蓉有些鄙夷道。

    “别乱说话!”李峰不由瞪了她一眼。

    事实上,不是像神经病,而是……常腾就是神经病。

    吓出了心理阴影,那是说得好听一点。

    以常腾的心理状态,已经可以归入神经病那一类了。美国的那段经历,对他而言太恐怖了一些。

    放任不管的话,用不了多久,常腾整个人的精神状况都得崩溃。到时候,连阿飞出手救治都极为麻烦。

    云蓉吐了吐舌头。

    “收钱找钱?”

    早点铺,大婶上下打量起了常腾,眼中充满了警惕。

    衣着平常,看着像是学校的学生。

    可学校的学生,会不知道学校是不收现金的?

    难不成,这家伙是外面偷偷溜进来的?

    不光大婶,后面那对小两口也都戒备起来。

    有人偷偷混进学校,这事可得跟保卫科那边打个电话才行。

    “你、你没中毒?”

    常腾惊呆了。

    大婶现在的模样,完全不像中毒的人。

    刚才一副中毒的状态,连话都说不出来,钱也不找,怎么突然就跟没事人一样?

    这什么情况?

    “中、中毒?你、你在包子和油条里面下了毒?”

    大婶脸色大变,要不是那小两口说常腾只是不放心包子油条的材料,她就有些怀疑常腾非要让她吃,是不是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想不到,想不到居然真的做了手脚。

    她脚步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果然,果然下了毒。

    怪不得,怪不得自己现在的心跳明显加快,脑袋还有些发懵,这是中毒了。

    后面的小两口也是大惊失色。

    那年轻人,更是猛的伸手把常腾给推开。

    “阿姨,您没事吧?”女孩则一脸关切的看着大婶。

    “我、我……”大婶说不出话来,她现在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该死,居然下毒。小月,快点通知保卫科。”

    年轻人叫刘强,发明创造专业的学生,二十出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加上大婶又是他同学的母亲,顿时怒发冲冠。一把推开常腾还不止,又是冲上前去,一拳朝着他的脸上砸了过去。

    砰!

    常腾整个人都是懵的,不躲不闪,脸上硬挨了一圈之后,稍稍清醒了一些。

    他没哇哇大叫,也没有反过来跟刘强一战,而是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别打人,学校不能打架的。”小月想劝刘强。

    “他下毒,快点打电话通知保卫科,别忘了还有医务室那边。”刘强仍没放过常腾,抡起拳头就是一通狠揍。

    小月知道事情紧急,中毒这种事可大可小,一分钟恐怕就能人命关天了。也顾不上阻拦了,她赶紧打电话。

    电脑房,看着常腾抱着脑袋让别人拳打脚踢,云蓉蒙上了眼睛:“这怎么就挨上揍了?你倒是解释一下啊!”

    “起来起来,这家伙打架水平明显很差,你一记左勾拳,再来一脚,铁定把他打倒在地。”高天则大呼小叫,恨不能自己就是常腾,然后三两拳把刘强给打倒在地。

    这小子虽然不怎么待见常腾,但看他受冤枉挨打,还是站在了常腾这一边。

    保卫科有保安二十四小时四处巡逻,无论什么地方遇到事情,三分钟内都能到达。

    刘强正打得起劲,两个保安骑着电动车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

    总共也就两分多钟,但因为是在宿舍里前,二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观。

    推开人群,就见刘强正在没头没脑的揍常腾,连忙上前把刘强给拉开。

    “他下毒,他在包子油条里面下毒。”刘强指着常腾愤怒道。

    两位保安大惊失色,这可是大事件。

    “他还是从外面混进来的。”小月在一旁帮腔。

    两位保安脸色铁青起来,如果是校内的人下毒还好点,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可如果是校外的人偷偷溜进来下毒,那他们可就要承担不小的责任了。

    他们冲上前来,一把将蹲在地上的常腾给拉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吼道:“说,你是不是校外进来的?”

    “是,我是……”常腾哆哆嗦嗦的应了一声。

    两位保安的脸色愈发难看。

    果然是校外进来的。

    他们整个保卫科,都少不了挨一顿训了。

    “你在包子油条里面下毒了?”一个保安怒道。

    “下、下毒了……”常腾簌簌发抖。

    有了在美国的经验,他根本就不敢反驳,第一时间就认罪伏法了。

    两位保安都是觉得头昏眼花。

    做保安,月薪一万,这可是非常非常高的工资了。在苍南市这种地方,一个保安能有两千块就不错,他们足足翻了五倍。

    拿了五倍的工资,起码要做出一两倍的事情才行。

    校外的人进来下毒,而且成功了。

    这对他们而言,对整个保卫科来说,都是重大的失责。

    “他就这么承认下毒了?”

    “这属于屈打成招?我怎么觉得跟电视里面的屈打成招有点不一样?”

    高天和云蓉看着视频,都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李峰和阿飞却无动于衷,这才是常腾正常的表现。

    要不然,常腾也不会在‘全职业名师学校’,也不会让阿飞亲自出手治疗了。

    常腾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为了不像在美国那样受苦,索性就全都承认。

    “快说,你下了什么毒?”刘强一把抓住常腾,焦急无比。他看得出来,大婶似乎很难受,脸色都有些苍白,汗水也不断滑落。

    常腾可怜兮兮的望着刘强,小心翼翼问道:“我、我应该下了什么毒?”

    啪!

    刘强一巴掌扇到了常腾的脸上,他怒极吼道:“该死的,你下的毒,居然还问我下了什么毒,再不说,耽误了治疗,你罪加一等。”

    常腾的一张脸早被打成了猪头,也被打得麻木毫无感觉。再挨一巴掌,除了脑袋晃了一下,根本就没什么感觉。他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太敢确定的开口:“敌敌畏?”

    “敌敌畏!”

    刘强傻眼了。

    两位保安呆若木鸡。

    大婶只觉得两腿发软,浑身抖如筛糠。

    敌敌畏,这可是要命的。

    “医务室,医务室的人怎么还没来?”刘强急得大吼。

    两位保安也是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拼命拨打医务室的电话。

    “来了来了……”

    人群外围,几个医务室人员跑来过来,随行的还有一辆救护车。

    “快点快点,敌敌畏,是敌敌畏。”刘强急忙将大婶推了过去。

    医务人员大惊,连忙上前扶着大婶,把她带上救护车。

    刘强犹豫了一下,让小月跟着上车。自己则一边给同学打电话告诉他这事,让他赶紧去医务室,一边盯着常腾这个下毒者。

    “可怜的常腾……这么凄惨,要是被常大叔看到,肯定得心疼死。”

    “这家伙也真是的,被人打成那样,居然也就让人家打。人家说下毒了,也就承认下了毒。”

    “老师,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保卫科那边?”

    “是啊!他可是承认下了敌敌畏,等于是谋杀,保安们一生气,打死他都有可能。”

    看着抱头蹲在地上发抖的常腾,高天和云蓉没办法再幸灾乐祸了。他们虽然不待见常腾,但这家伙毕竟是常山的儿子,被人打成这样,被人吓成这样,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看着就行,到了保卫科就没事了,除非自卫或者救人,保安们是不能打人的。”李峰摇头,他也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这是阿飞定下的治疗方案,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二人只得闭上嘴巴。

    宿舍楼,两名保安抓起常腾,押着他前往保卫科。

    李峰则不断更换摄像头,跟着一行人前往保卫科。

    未免保安们滥用私刑,保卫科内同样装有大量摄像头。

    开学半年出头,‘全职业名师学校’连稍微有点影响力的打架斗殴事件都没发生过,第一次闹出这么大的事件,保卫科的保安们全都慌了神。也就闻讯赶来的保安队长马文龙经验老道,有条不紊的安排保安们将跑过来的学生们都给从保卫科里赶出去,只留下当事人刘强。

    等到乱糟糟的局面稍微稳定了一下,马文龙带着刘强,吩咐两位保安把常腾带到问询室。

    “坐吧!”

    马文龙示意常腾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常腾簌簌发抖,根本不敢去坐。这种小房间,同样也是他极其害怕的。

    “倒杯水过来。”马文龙朝着一名保安示意,旋即看向刘强:“你来说说吧!”

    刘强满脸愤懑的将经过说了一遍。

    马文龙盘算了一下,他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常、常腾……”常腾老老实实回答。

    四人都有些意外,这名字,好熟悉啊!

    “常腾……这不是我们老师儿子的名字嘛?”刘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他的专业是发明创造,老师就是常山。

    “老师?”常腾满是惊恐的眼神中露出少许的迷茫,旋即,稍稍清澈了一些。

    他终于反应过来,这里是师公的学校啊!

    这帮家伙,居然敢在师公眼皮底下陷害自己?

    他想雄起,他想爆发,他感觉自己找到了点常大少的感觉。

    他咆哮起来:“我是常腾,我爸是常山。”

    刘强嗤之以鼻:“你爸是常山,我爸还是李老师呢!”

    “我爸真是常山……”眼看刘强不信,常腾的声音弱了不少,气势也明显下降。

    他怕挨揍。

    “说吧!为什么下毒?”马文龙淡然开口。

    常腾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想让对方说,他负责承认就好。

    砰!

    马文龙突然一拍桌子。

    那巨响,把常腾给吓趴在地,两手抱头:“我认罪,我全都认罪。”

    马文龙不由皱眉。

    他总觉得这家伙有些古怪。

    刘强则冲了上前,一把抓住常腾的衣领,怒不可遏道:“说,你为什么要毒害张阿姨。”

    “我、我看她不顺眼,所以才给她下毒。”常腾被吓得不轻,努力才想到这么一个理由。

    “该死的,仅仅是看不顺眼,你就下毒?”刘强抬起拳头,被马文龙给拦了下来。

    “说吧,你是怎么偷偷潜进来的?”马文龙追问道。

    “我爬、爬围墙进来的。”

    常腾觉得委屈无比,在美国,那帮美国佬起码还会给他想好诬陷的理由和原因。这帮人诬陷他,居然还要他自己想。

    马文龙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围墙上,可是装有大量摄像头,还有报警设备。

    有人爬围墙进来,居然没有被保安发现。

    “你从哪段围墙爬进来的?”

    “东面,东面围墙。”

    “那敌敌畏是怎么放进去包子油条里面的?”

    “就、就倒进包子和油条里面。”

    ……

    马文龙问一个问题,常腾就绞尽脑汁答一个。

    在常腾的配合下,仅用了十几分钟便真相大白。

    这个家伙,因为张阿姨在外面采购食材的时候有了点口角便怀恨在心,今天早上爬围墙进到学校,然后故意将敌敌畏下到包子油条当中。

    “希望张阿姨吉人自有天相,要是张阿姨有什么事,我非揍死你不可。”

    刘强咬牙切齿,他还记得,张阿姨当时不肯吃包子油条,是他帮常腾解释了一句,张阿姨才吃下去的。

    要是张阿姨有什么事情,这会让他充满了负罪感,以后连同学都不好面对。

    感谢彼岸之花开落泪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