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吓出了毛病

第四百九十五章 吓出了毛病

    月底,常腾终于回到国内,回到了苍南市。

    短短大半个月,整个人起码瘦了二十斤,憔悴了五六岁。

    “美国好不好玩?”

    小胖子一向看常腾不咋顺眼,迎接常腾的晚宴上,他拍了拍常腾的肩膀:“我打算下半年去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看看,给我做个向导?”

    常腾下意识打了个冷颤,忍不住将身上的外套给裹紧了一点。

    大热天,他仍旧觉得寒气逼人。

    他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出国了。

    甚至于,打算连常山集团都不出去。

    像这顿晚宴,常山夫妇俩本来是想找家酒店的,就是因为他一直坚持才在常山集团的研究基地进行。

    外面太危险,太可怕了。

    这一回,把他吓得确实不轻。

    持枪杀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虽然人不是他杀的,却在他面前被杀的。

    那血淋淋的场面,已经够恐怖了,却只是个开始。

    那一帮人,硬生生把杀人的枪塞到他手里,然后又抓着他握着手枪的手去砸人,制造杀人和抢劫的证明,那才是真把他吓破了胆。

    再后来,就是给他制造一系列的罪证。进了警局,那些警察又不断用言语来挑动他的怒火,逼得他动手。

    在警局那十几天,他虽然没挨打,但精神折磨却不轻。再加上以为自己这辈子完蛋了,要在美国把牢底坐穿,美女、美食、小弟……一切的一切,都将与他无关。

    那十几天,他几乎崩溃。

    短短十几天的功夫,他觉得自己得了忧郁症、妄想症、发抖症、心惊胆战症……

    哪怕是回到苍南市,回到常山集团的研究基地,他也一直都在疑神疑鬼,总觉得身边的人想要害他,所有人都在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周围正有一张让他无法挣扎和逃脱的大网正在酝酿。

    总有刁民想害朕!

    “什么情况?”

    见常腾居然在簌簌发抖,眼中充满恐惧,小胖子有些惊讶起来。这小子虽然有些怕他,却远不至于怕到这种程度。

    “唉……”

    常山和廖春红夫妇俩都是叹了口气。

    从见到常腾的时候,他们就发现常腾的状态不对了。这家伙,一直赖在他们身边不肯离开半步。

    “不会是在美国被吓出什么毛病了吧?”小胖子瞪大了眼睛。

    常腾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朝后退了几步。

    常山忧心忡忡的点头:“从美国回来之后就是这样。”

    “带去竹林住几天吧!”李峰开口道。

    常山和廖春红夫妇俩大喜,带去竹林的意思,无疑是让阿飞帮忙开导一下。

    有阿飞出手,这只不过是小问题而已。

    事实上,他们夫妇俩已经打算找阿飞问问情况了。

    “我、我……”常腾欲言又止。

    “不想去我那?”李峰笑道。

    “没有没有……”

    常腾连忙摆手,他不是不想去竹林,而是不敢去竹林。

    跟李峰住一个地方,那会让他浑身难受。

    不过没办法,别说现在他就跟一只惊弓之鸟一样,哪怕是以前,他也没胆子拒绝李峰的任何提议。

    “放心吧!阿飞会帮他弄好心理阴影的,顺便,也帮你们调教一下。”

    李峰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常腾受到惊吓,正是心神不稳,最容易受到影响的时候。

    要是阿飞再引导一番,说不定苍南市就少了个纨绔子弟。

    这也是他打算直接把常腾带去竹林的原因。

    只是治疗心理阴影,阿飞用电子邮件就能把常腾搞定了。

    “差不多要一两个月的时间,帮他请好假。”阿飞忽然开口,治疗常腾的心理阴影,十几天就行了。可要是想纠正他一些缺点,时间就有点说不清楚了。

    毕竟常腾已经是成年人,有自己独立的思想。若非正是心神不稳,神经出了点问题的时候,别说一两个月,一年半载都未必能够做到。

    “可以,可以。”常山夫妇俩忙不迭点头,反正常腾也是在苍大混日子,晚一两个月去也没问题。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就跟我们一起回去。”李峰决定道。

    “老师,约翰那边……”常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次,若非约翰出手,常腾能回来的可能性并不大。这对他们夫妇俩而言,绝对是大恩。

    有恩就要报,可常山夫妇俩不知道该怎么报才好。

    给钱吧!

    太见外了。

    说些感谢的话吧,以双方的关系,又都是多余。

    没办法,他只能求助李峰了。

    “找人收几张肉夹馍的秘方,然后给约翰寄过去就行了。”李峰不以为意。

    他一直提倡学生之间尽量别有利益往来,如此,关系才能更纯粹一点。

    但像这次,同学有难,自然得出手帮忙。

    换成以往,李峰觉得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最起码也得还给相同的酬谢。就算一时拿不出来,最好也能一直记着。

    约翰这次为了救常腾,可是拿出了不少资源进行交换,而且还不低,涉及到了日本这边的政府高官和财团高层,常山就算付个十几亿都毫不为过。

    更重要的一点,是约翰也为此承担了不小的风险。

    一旦被人查出来是他做的,严重的,甚至会断送约翰的政治前途。

    这么算起来,常山就算付个几十亿也不为过。

    不过,约翰有些特殊。这傻大个压根就不在乎这些东西,要不是为了他爷爷的梦想,在他眼里,美国总统的宝座,都未必有他那辆肉夹馍餐车上的招牌重要。

    肉夹馍秘方,足够常山还这个人情了。

    “那我明天就让宣传部门那边发出公告,高价收肉夹馍秘方。”常山不迭点头:“我保证把所有的秘方都收到手送给约翰。”

    “别!那太明显了。”李峰连连摇头:“你这么做,只会让喜欢卖肉夹馍的约翰被人怀疑,暗地里收几张不错的就行了。事实上,这玩意有没有秘方都不知道。没有的话,找手艺好的传授点经验,然后发给约翰就行。放心,他会喜欢的。”

    “我明白。”常山点头。

    “我都好久没吃过约翰的肉夹馍了,也不知道这家伙的手艺怎么样了……”杨兮兮啧啧道。

    “估计有进步,在肉夹馍方面,约翰还是挺有天赋的。”李峰笑道。

    他还记得,约翰天赋值最高的是手写速记员,他的记忆力,达到让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再下来,就是搬运工这个职业了。

    两大职业的天赋值,都达到了九十以上。

    至于肉夹馍之类的民间小吃方面,约翰的天赋值其实也不低,李峰虽然没看过,但可以肯定起码在八十分以上。

    这一点,从约翰来华夏不到半年时间就学会了制作肉夹馍,而且味道还属于很好吃那一类就可以看出来了。

    要知道,约翰傻乎乎的,学东西的能力简直差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在园艺培训班呆了好几年,约翰在麻将桌旁看了没有一百次也就九十次,可迄今为止也理解不了怎么胡牌,只知道哪些牌凑一起可以胡。倒是洗牌叠牌之后,这傻大个能够凭借惊人的记忆力,记住将近三分之一的麻将在什么位置。

    若是没有制作民间小吃方面的天赋,约翰是不可能学会制作肉夹馍,甚至这两年在美国还有做大做强的趋势。

    李峰重来不会去给学生规划什么人生,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约翰是个例外,因为约翰的脑袋不怎么灵光,而且这辈子估计也赖上他了。

    所以,李峰都给约翰规划好了未来的人生。

    那就是约翰达成他爷爷的梦想,重回华夏之后,给他到学校开一家肉夹馍店,然后再帮他慢慢把肉夹馍店发展成肉夹馍连锁店。

    跟最亲的人住一起,能自己做肉夹馍卖肉夹馍,还能做大做强,赚很多小钱钱,这应该就是约翰自己的梦想了。

    “也不知道约翰什么时候能回来……”杨兮兮有些想那个傻大个了,有傻大个在,她就不是最笨的一个。

    “估计没个十年八年回不来。”李峰摇头。

    “要那么久?他不是已经很厉害了吗?”小胖子诧异道。

    “还远远不够,约翰的目标,可是成为美国史上最牛逼的政客。”李峰笑道。

    众人咋舌不已,这难度确实不低,尽管李峰帮他培养了世所罕见的三大超级职业,也不是几年就能成功的。

    酒菜上桌,一行人坐好之后,边聊边吃。

    可怜的常腾,本该是这场晚宴的主角。可他的表现,就跟一只小鹌鹑一样,缩在角落里簌簌发抖。一双眼睛,在这遛一遛,在那遛一遛,跟做贼一样。心里,则一会儿忧心去了竹林之后,怎么在李峰的光芒中活下去。一会儿又担心上菜的服务员在盘子底下藏了把匕首,要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给他来一刀。再或者,总觉得天花板上吊灯里装了摄像头,且镜头正对着他,想要拍下什么东西。

    众人见他这样,未免吓到他,也不好找他说点什么。一顿晚宴,才大半个小时就结束。

    众人各自散去,安灵珊、陆兴生他们各自回住处,李峰一行人则返回学校。和来时不同的,是回去的时候多了个拖油瓶。

    而这拖油瓶,则是一步三回头,虽然不敢开口,可那眼泪汪汪的目光,却饱含着太多太多的意思。

    那感觉,简直就是像个即将嫁给老财恶霸的小媳妇。想要回去,却又不敢说出来。

    哪怕是上了车,这家伙也趴在车窗上,眼巴巴的看着车外的常山夫妇俩。满怀希望的期待着他们二人能够突然站出来把车拦住,将他带回去。

    可惜,常山夫妇俩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回到‘全职业名师学校’,李峰让冯阿姨把他安排在留给常山的房间。

    见时间也才九点来钟,阿飞把常腾叫到休息室,准备了解一下常腾的病情,趁着晚上给他制定一套治疗方案。

    “先加我微信。”阿飞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让常腾去扫。

    常腾连忙点头。

    虽然阿飞一直都是板着脸,而且身上总透着股杀气,但带给他的压迫感,比李峰却要小得多。

    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加阿飞为好友。

    阿飞通过好友申请之后,给常腾发了条信息:“先给我说说你在美国的详细经历,从你刚到美国的时候开始。”

    “那……我是打字还是直接说?”常腾知道阿飞不喜欢说话,尤其是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更是连口都懒得开。

    他虽然是常山的儿子,但顶多也只是处在半生不熟的状态,如果有必要,阿飞勉强也能跟他说上几句,但一天肯定不会超过五句。

    “随便。”阿飞在微信上回了一句。

    “好吧!”

    常腾点头,他考虑了一下,决定口述。

    打字太累了点。

    很辛苦。

    他回忆了一下经过,开口解释道:“我先去的是拉斯维加斯,在那里玩了两天,然后又跑去纽约……”

    从说到带去美国的保镖被人引开,自己则被一个年轻人拦住,常腾的眼中开始出现惊恐之色。

    这段经历,恐怕是他这辈子最惶恐无助的一段经历。

    一直等到常腾将那十几天的心路历程说完,阿飞默默盘算了一下,拿起手机,在微信上又发了一条消息:“在这里,在我面前是什么感觉?”

    常腾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原本以为,只有常山集团的研究基地才能给他安全感。不过现在看来,‘全职业名师学校’似乎也能。

    那是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就像面对其他人,他总是疑神疑鬼,怀疑对方要谋害自己,正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可面对着阿飞,面对着李峰一行人,他根本就生不出任何类似的想法一样。在这里,他也没怀疑过有什么摄像头隐藏在暗处,正准备引导他犯下什么罪行,留下证据。

    “不急,慢慢说。”阿飞在微信上安慰了一句。

    常腾整理了一下思路,有些结结巴巴的将自己的感受解释了一下。

    解释得不算清楚,但阿飞能听明白。

    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常腾,这是惊吓过度,严重缺乏安全感。好在他还有信得过的人,这样的话,治疗起来倒是并不困难。

    像这种情况,给他一个星期就能让常腾恢复正常。

    至于怎么让常腾改掉一些纨绔的作风,倒是要好好合计一下。

    感谢彼岸之花开落泪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