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九十四章 交易完成

第四百九十四章 交易完成

    连着一个星期,网上都在讨论着常腾的事情。

    这要换做是常山,哪怕证据确凿,网上的言论肯定也是一边倒的支持是诬陷。

    至于常腾,虽然网上没爆出什么有关他违法犯纪的事情,但名声一直不佳。没爆出来什么严重的事情,在大部分网友的眼里,只不过是因为常山集团压得住而已。

    在华夏,就没有钱和权摆不平和压不下去的事情。

    这不,跑去美国,就摆不平和压不住了。

    人家美国可不管你爸是谁,家里有多少钱。

    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就算你爸是美国总统都救不了你。

    网上的言论,大多是同情常山夫妇俩,唾骂常腾这家伙丢人丢到美国去了。

    常腾这个苍南市大纨绔,也算彻底红遍网络了。

    这家伙要是在狱中知道这事,肯定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事实上,不光是华夏,全球各地的媒体都在报道这事。只不过,不像华夏这样,几乎都认定了常腾是罪有应得,而是觉得里面可能存在什么阴谋。

    华夏的网友们不知道,华夏很黑,国外其实也黑。只不过,华夏开放才几十年,黑得太明显,正在努力改进。而有些国家,上百年下来,已经发展到黑得比较含蓄的程度。

    华盛顿,办公室,克莱姆正在处理公务。

    秘书敲门进来。

    “老板,您的电话,是埃尔西的秘书达茜打过来的。”

    “埃尔西的秘书?她说什么?”克莱姆又把视线放在了文件上面,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她没说,只说有急事找你。”秘书解释道。

    克莱姆不由皱眉,旋即点了点头:“行,你把电话接进来吧!”

    “好的!”秘书转身离开。

    不多久,一旁的电话铃声响起。

    克莱姆拿起来放到耳边。

    “克莱姆先生,请您务必要帮帮老板。”达茜的声音很快响起。

    “帮他什么?”

    克莱姆有些意外,埃尔西是他儿子,他觉得自己已经帮这个儿子很多很多了。

    他这个儿子,为了个日本女人跑去日本发展,求他帮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耗费了不少政治资源,拿出了不少的交换条件,才帮埃尔西打通了日本高层和那些财团的关系。

    他不觉得埃尔西还有找他寻求帮助的资格。

    “老板遇到了麻烦,大麻烦,他让我找您,请您务必要救他……”达茜急声道。

    “救他?”

    克莱姆吃了一惊,他追问道:“什么麻烦?”

    “老板、老板……”达茜有些难以启齿。

    “快点说。”克莱姆的耐心不怎么好,语气略带暴躁。

    “老板他在日本,因为持枪杀人、殴打警员、抢劫……等多重罪名被逮捕。证据确凿,日本警方可能是看您的面子,现在还没有公布,可我担心要是再不行动,也拖不了几天。”

    达茜解释道:“一旦公布出来,为了面子,以及平息民众的愤怒,再想什么办法也都晚了。”

    克莱姆呆若木鸡。

    持枪杀人、殴打警员、抢劫……

    总共十多项罪名,跟常山集团太子爷常腾在美国的罪名一模一样。

    他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事一定是常山集团或者华夏政府做的。

    压着没有公布,根本不是日本警方看他面子,而是幕后主使在等他的反应。

    “想不到,华夏人居然也这么毒……”

    克莱姆觉得心烦意燥起来。

    他想过华夏那边会义正言辞向美国政府提出的抗议,想过华夏官方可能派人过来救援,也想过常山集团会带着一张有很多零的银行卡找上门来……

    他想过太多太多。

    而对策,他只会公布出来,在民众面前哭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美国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他的形象一旦成为不惜面临暗杀、威胁等风险,也要将华夏罪犯绳之以法,保证法律尊严和民众安全自由的美国英雄。那么,他就是自由这面旗帜的护旗手。届时,谁都挡不住他成为美国政坛的顶尖大佬。

    他在象党的地位,足以轻松成为新一任的党魁。

    他虽然受制于现在的职务和年龄,没办法竞选下一任总统,可象党下一任总统竞选人的名单,将掌握在拥有巨大声望的他手里。

    可千算万算,他怎么也没算到,华夏官方和常山集团,居然会用上了跟他相同的手法。

    这可真无耻……

    他很纠结。

    因为他明白,只要常腾无事,那他儿子也肯定无事。

    要是常腾放不出来,无论他怎么给日本警方那边施加压力,媒体那边也拦不住。

    一旦民众知道这事,而且证据确凿的话,除非能出现反转的证据,否则他儿子必定在日本把牢底坐穿。

    而反转的证据,他的人脉虽然不差,可跟整个华夏官方比起来,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不说别的,除非他能把整个美国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否则华夏随便出台几个政策,就足以让日本官方和财团偏向华夏了。

    “克莱姆先生……”半天等不到声音,达茜忍不住小声的问一句。

    克莱姆还是没有开口。

    他的内心充满了挣扎。

    他真的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这种机会,也不是轻易能够再遇到的。

    “克莱姆先生,您快想想办法吧?”达茜又催促了一句。

    “想办法?你叫我怎么想办法?”

    克莱姆想冲着达茜咆哮,可他忍住了。想要成为美国的政治人物,首先就要给自己找一个定位。

    然后,按这个定位去演。

    他当年给自己的定位,是优雅、沉稳、睿智。

    演了二三十年,他不仅在公众面前变成了这种人,哪怕在私底下,也都变成了这种人。

    纵使是儿子出了事,他也依旧能够保持理智和沉稳。

    “可是,只有您能救他。您要是想不出办法,那日本警方那边把证据公开,老板也就完蛋了。”达茜无奈道:“而且,老板是您的儿子,一旦消息传回美国,对您的名声和形象也有不小的影响。”

    克莱姆心中一动。

    消息传回美国,他若是无动于衷,确实会对他的名声和形象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可若是他站出来发表演讲,哭诉这事完全是华夏官方或者常山集团为了报复他呢?

    罪名一模一样,太容易让人发现其中的关联之处了。以他的口才,完全能够让美国民众相信他的话。

    这样一来,他儿子依旧陷进去了,可他,却达到成为美国英雄的目的。

    得好好合计一下,写一份完美的演讲稿,最好是能够背诵下来才行!

    克莱姆的眼中,精光闪烁。

    “克莱姆先生……”达茜又催促了一句。

    “我会试试有没有什么办法的。”

    克莱姆直接把电话挂断。

    他拿出纸笔,有些心情激动的盘算起来。

    首先,得证明自己儿子是个好人,这样才能博得同情。

    克莱姆将这句话写下来,然后在旁边备注:同学、邻居、朋友。

    三种关系,各找一两个证人向媒体证明埃尔西的人品。

    再来,就是媒体方面必须打好招呼,但不能做得太明显。

    克莱姆觉得,有必要跟几位媒体大亨打个电话聊一聊。

    接下来,就是要请个厉害点的化妆师。演讲当天,把自己化得憔悴、苍老一些。

    形象非常重要,这样才能让民众更加相信自己的演讲稿。

    紧接着……

    克莱姆把注意事项一个一个罗列出来,不到一个小时,便密密麻麻写了一大串。

    他正考虑着有没有什么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放在一旁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拿起来一看,是他夫人罗丽丝打过来的。

    这让他有些头疼。

    盘算了一下,他还是接通电话。

    里面,传来罗丽丝哭哭啼啼的声音。

    他有些厌烦,直截了当道:“埃尔西那边,我会想办法的。”

    在他就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罗丽丝惊讶道:“埃尔西怎么了?”

    克莱姆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

    他沉声道:“你打电话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我、我跟朋友去迈阿密旅游。结果、结果……”罗丽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到底什么事?”克莱姆问道。

    罗丽丝一咬牙:“我跟朋友去迈阿密旅游,你知道的,我一直对希腊人挺有好感。在迈阿密遇到了个希腊人,就跟他成了朋友。再然后,我发现我被骗了,我当时只是一时没有把控住……”

    这话说得很零乱,不过,罗丽丝觉得克莱姆应该听懂了。

    事实上,克莱姆也确实听懂了。

    他没有说话,但他此刻,却犹如一头暴躁的狮子。

    太无耻了。

    华夏官方、常山集团,简直太无耻了。

    我不过是在军队找了个得了绝症、命不久矣的士兵,让他故意挑衅常腾,从而制造出常腾持枪杀人的证据,再通过这条罪状延伸到其它的罪状而已。

    华夏官方、常山集团如法炮制,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他儿子,就已经够无耻了,居然还找了希腊人去勾引自己的夫人。

    这也太狠毒了。

    另一头,罗丽丝小心翼翼道:“对方手里有视频和照片,他说、他说只要告诉你,你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怎么办?”克莱姆怒极而笑,他还在努力控制自己没有把手机给摔出去,只是冲着另一头咆哮起来:“我当然知道怎么办,我会告诉媒体,我整天忙于工作,忽略了你的感受,这才导致你上了希腊人的当。该死的,我会请联邦调查局那边把那希腊人找出来,用打桩机把他打进地基里面去。我会用一万枚核弹,把无耻的华夏和常山集团都给炸成废墟……”

    “可是……那个希腊人引导我,说他喜欢找鸡的感觉,让我角色扮演,收了他的一万美元,还说成是为了丈夫的事业,帮丈夫筹集资金用于宣传打压竞争对手……我没想到他会拍下视频……”罗丽丝小声道。

    克莱姆的咆哮戛然而止。

    很好,角色扮演。

    他年轻的时候也喜欢,也经常跟那些情人玩。

    后来更喜欢大权在握的感觉,为了形象,也为了不让政敌抓到任何把柄,这才没再玩过。

    想不到,自己的夫人居然跟个希腊人玩起了这个游戏。

    “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克莱姆将手机挂断,深呼吸了数次,才忍住没把手机拍在桌子上。

    他看着面前的稿子,很想抓起来,然后撕成碎片。

    可最后,他也只是从抽屉里找了个打火机,将写了一个小时的稿子给烧掉,再丢进身边的烟灰缸里。

    他别无选择。

    一旦罗丽丝的视频公开,就算他再怎么哭诉,势必也将成为整个美国的笑话。然后,才是美国英雄。

    为了形象,他连副部长的位置都保不住。

    所以,他必须妥协。

    国家的利益,远没有他自己的利益重要。

    什么能量罩、什么智能机器人……只能让它们见鬼去了。

    “该死的,不是说华夏人还是没开化的野蛮人,只懂贿赂、恐吓、打人这种低级手段吗?谁再跟我说这种话,我要把核弹头塞进他的嘴里。”

    克莱姆气汹汹的拿起手机,拨了个加密号码出去。

    ……

    翌日,闹腾了一个多星期的事件,忽然出现反转。

    美国某位警员在调查一起毒品案时,化作便衣监听犯罪嫌疑人时,意外听到邻桌一个男人打电话提起陷害常腾的事情。

    深入调查发现,这男人是海军某特种部队的军官,平常非常不满意常山集团的对华夏和海外市场的区别对待,意外得知常山集团的太子爷来了美国,所以找了个患有绝症的士兵来陷害常腾。

    消息第一时间通过媒体传遍整个美国。

    美国一片哗然。

    紧接着,全球各国媒体开始争相报道此事。

    没几天,克莱姆收到埃尔西那边打来的电话,他已经被无罪释放了。且已经证实,所有证据都是伪造出来的。

    至于罗丽丝的视频,他直接收到了一整台摄像机。而且,摄像机内存位置用特殊胶泥给封住。通过胶泥的硬度可以判断得出,内存起码有一个星期没有被取出来过。

    双方的交易,正式完成!

    只不过,克莱姆一直以为他的交易对象是华夏官方或者常山集团,却不知道,他的交易对象,其实也是个美国人。

    一个买肉夹馍的美国人。

    感谢颜丶伊然美、小子書、狼罗、彼岸之花开落泪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