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常腾被诬陷

第四百九十三章 常腾被诬陷

    暑期,在娱乐圈是最大的一个档期。

    大制作电影、大制作电视剧、新专辑、演唱会……

    一踏进暑期,导演、影星、歌星们便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拼命宣传自己的作品。

    可惜,今年注定了是娱乐圈的一个低潮年。

    新年档,整个网络都被李老师的‘全职业名师学校’给霸占,所有网友的注意力都被‘全职业名师学校’给吸引。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收视率和票房都是近五年来最差的一次。

    甚至就连春晚,也因此创下了近十年收视率最差的一届。

    好不容易盼到了更牛逼的暑期档。

    李老师不咋闹腾了,也没有连载各种校规。可乔神医一张肺癌治疗药方,又开始统治整个网络。

    很多大制作电影和电视剧,以及演唱会和新唱片发行,眼看没有炒作和宣传空间,都咬牙承受着损失,将首播、首映什么的延后到八月初。

    根据经验,八月初,乔神医的肺癌治疗药方差不多也就冷静下来。

    然而,天算不如人算。

    乔神医的肺癌治疗药方确实平静下来,李老师的另一个学生,又开始统治网络了。

    常山!

    而且,看事情的发展势头,极有可能一整个八月份都平息不下来。

    新年档被李老师统治,暑期档被李老师的两个学生统治。

    最让娱乐圈郁闷的,还是他们三人,就没一个属于娱乐圈的人物。

    甚至于,迄今为止,还没人知道李老师和乔雪的长相。

    这都能把娱乐版的头条和大部分版面都霸占,把网友们的视线全都吸引住,也是没谁了。

    学校,别墅餐厅,李峰一个电话打给了常山。身旁,一众学生都在。

    乔雪统治网络,那是好事。常山接替乔雪开始统治网络,可不是什么好事。

    对常山和廖秋红夫妻俩而言,甚至是灭顶之灾的一件事情。

    “老师,您知道了?”常山很快接通电话,声音带着明显的疲累和憔悴。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有一天的时间,他们夫妇俩没有合过一下眼睛。

    “还是兮兮早上看新闻的时候才知道的,你倒是能瞒。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让大家都想想办法。”李峰没好气道。

    常山无奈道:“我也是不想让老师跟着操心。”

    李峰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进入正题:“现在什么情况?”

    “官方还在交涉。”常山解释道:“事情很麻烦,常腾那事已经是证据确凿,现在都移交联邦法院审理了。”

    “有没有查出是谁设局诬陷的?”李峰追问。

    常腾这小子,趁着暑假跑去美国玩,才大半个月便出事情了,现在正在美国监狱待着。

    涉嫌抢劫、持枪杀人、殴打警员……

    被起诉的罪证多达十几条,而且条条证据确凿。

    这要是判刑,恐怕一辈子都得待在美国监狱别想出来。

    可李峰明白,铁定都是诬陷。常腾是纨绔子弟没错,可就算是在华夏,甚至在大本营苍南市,都没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更别说跑到美国去犯下一系列的大罪。

    “国安部和外交部负责跟我联系的同志,说种种迹象表明幕后黑手是克莱姆。这人是美国国防部的副部长,一直负责亚洲这边的局势,也是旗帜鲜明的反华派。”常山解释道。

    “是为了汽车防撞器?”李峰问道。

    就在乔雪公布了肺癌治疗药方没几天,常山集团也宣布汽车防撞器时隔一年多,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成本得到巨大的降低。

    海外市场维持原价不变,还是五十万一台,每一台都是由董事长亲自把关检查了质量的优质品。而华夏区的售价,则下降到五万一台,属于没有经过常山董事长亲自把关检查的劣质品。

    而且,预计到年底,还能迎来新一波的降价。

    李峰一直担心乔雪公布了肺癌治疗药方,会给乔雪带来一定的风险,所以他还特意交代乔雪要注意安全。却没想到,乔雪倒是没事,反而是常山遇到了巨大的危机。

    而且,还是被美国给盯上了。

    仔细想想,也就心中了然。

    汽车防撞器大幅降价,海外市场则保持原价,常山集团早就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海外市场也早就已经习惯,除了骂几句常山是吸血鬼和种族歧视、国家歧视之外,也就过去了,该买的照样买。

    但这玩意,对国家却影响极大。因为谁都看得出来,这汽车防撞器若是运用到军事,就是科幻片中的能量罩。小到武装到士兵,大到成为一座城市的主要防御系统。

    刚出来的时候,各国就极为重视了,也都试图研究汽车防撞器的原理和派出间谍前来盗取资料。

    眼下汽车防撞器的成本大幅度下降,未来一年内甚至有可能在华夏普及,成为千八百块一台的东西,这无疑意味着,汽车防撞器运用到军事领域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而且,谁能掌握这项技术,谁就立于不败之地,就如以前谁掌握着核弹,谁就立于不败之地一样。

    “不光是汽车防撞器,还有研究基地其它项目的所有实验资料和数据,包括我现在正在研究的智能机器人项目。”常山开口道。

    “这胃口倒是够大的。”

    李峰不由咋舌,盘算了一下,他问道:“国家那边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

    “他们说正在想办法,实在不行,可以动用在美国那边的潜伏人员,想办法把常腾给救出来。”常山介绍道。

    李峰微微蹙眉,美国那边无疑也知道常腾的价值,想要救出来,可能性并不算大。

    这招,也是够毒的。

    实在救不了人,恐怕也只有把技术交给美国那边了。

    要是不给,美国那边同样不吃亏。

    毕竟他们夫妇俩就这一个儿子,再大的代价也都愿意付出。

    要是真放弃了,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是华夏官方在拦着常山不给。这样一来,势必导致常山和华夏官方的关系产生矛盾。

    以后,常山必然不会再跟官方合作。真要被官方软禁了,不仅不会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研究当中,他们甚至还能想办法把人给弄出来带去美国,把这位爱国主义老青年发展成为叛国老青年。

    怎么算都有利。

    当然,前提是没办法把人救出去。

    盘算了一下,李峰开口道:“这样,我打个电话给约翰,看看他那边能不能想到办法。”

    “约翰才去美国两年不到的时间,还是别难为他了。”常山摇头。

    “没事,约翰如今在美国的地位并不低,掌握的政治资源,甚至比驴党的一些元老都强,我会交代他量力而为的。”李峰决定道。

    常山犹豫了一下,默默点头:“那就试试吧!”

    “行,就这样吧!我先打个电话给约翰。”李峰挂断电话。

    “老师,怎么样了?”众人皆是一脸关切的看着李峰。

    他们对常腾的感官并不算好,但这会儿,他们能够想象得到常山夫妇俩急成了什么模样。

    “有点难办,现在还不好说,我打个电话给约翰。”

    李峰摇了摇头,打开通讯录,正找约翰的电话,手机铃声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约翰打过来的。

    “这家伙,估计也知道消息了。”

    李峰接通电话。

    “老师,我刚刚收摊回家,翻看智囊团整理的新闻资料,发现常大叔的儿子常腾出事情了,是不是真的?”约翰有些着急的问道。

    在园艺培训班的时期,跟约翰关系最好的,除了杨兮兮就是常山了。

    二人一个傻头傻脑,一个老实木衲,偶尔还是能聊上几句的。

    “嗯,我刚准备打电话找你说这事。”李峰解释道:“这边有些难办,正在想办法交涉,实在不行,就只能强行把人给救出来。”

    “交给我吧!”约翰不假思索道。

    “你有办法?”李峰问道。

    约翰笑道:“美国是个崇尚自由、民主国家,也是个讲证据的国家。尤其是联邦法庭,更是独立在政府之外,一切都以证据说话。”

    “什么鬼?”李峰没听懂。

    “意思就是,只要拿出相反的证据,证明常腾是被诬陷的,就算总统反对,联邦法庭也一定会判常腾无罪释放。”约翰解释道。

    “你有办法拿到诬陷常腾的证据?”李峰喜道。

    “常腾是被诬陷的?”约翰有些意外。

    李峰有些无语。

    “感情你是想收买证人什么的?常腾应该是被诬陷的没错,这小子虽然不怎么样,还干不出这些事情。”

    “收买证人没用,很容易又被推翻,根源还在于幕后主持这事的人,我打算说服他主动拿出相反的证据。”约翰解释道:“如果真是被诬陷的,那更好办一些,都用不着费神去设计相反的证据。”

    “幕后主持这事的应该是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你有把握说服他把诬陷常腾的事情公布出来?要是事情成功了,对他来说,恐怕是巨大的贡献吧?对他的政治地位和名望,有着巨大的提升。”李峰问道。

    “美国是个崇尚自由、民主的国家,也是个讲证据的国家。”约翰解释道。

    李峰哭笑不得:“这话都快成你的口头禅了,说人话。”

    “跟那些投靠我的官员接触多了,说习惯了。”约翰抓了抓脑袋,有些讪讪道:“只要掌握了自由、民主这两样武器,在美国就可以为所欲为。而这两样,是可以用钱与权势凭空创造出来的。”

    李峰还是没听懂。

    他直截了当道:“你还是跟我聊你的肉夹馍卖得怎么样,今天晚上吃了什么吧!常腾这事,你直接告诉我难度大不大,会不会给你带来风险就行。”

    “难度不算太大,风险虽然存在,但不高。”约翰开口道。

    “你确定?”李峰提醒道:“你可别因为老常太勉强自己。”

    “风险确实不算高,就算被人抓到把柄,对方是象党的元老,我是驴党的人,做什么都属于正常范围。”约翰肯定道。

    “那行,你先筹备一下吧!看这边的情况如何,如果过段时间还是没办法,你再用你的方法试试。”

    李峰有了决定,他可不想约翰因为常腾这小子而遇到什么大麻烦。一个是自己的学生,一个是自己学生的儿子,他多少有些偏薄。要不是常山夫妇俩确实很在意这个儿子,他甚至都不会给约翰打这个电话。

    这事涉及极大,无论约翰怎么说,也改变不了其中蕴藏着巨大的风险。

    “好!”

    约翰点头,未免李峰结束通话,他赶紧道:“老师,我跟您说,我前天卖了两千八百七十五美元的肉夹馍。”

    “前天生意怎么这么好?”李峰啧啧道:“可就算一天做到晚,你才请了一个临时工,做不出这么多肉夹馍吧?”

    “是一家中餐厅订的,他们餐厅特意派了三个帮厨给我帮忙。而且,还跟我说以后会把我的肉夹馍加入到他们餐厅的预定菜谱中,到时候会找我预定。他们中餐厅的食客特别多,以后我的生意肯定更好,我觉得我应该再请几个工人。不过,智囊团经过分析之后,说我这种小吃的上限并不高,而且容易模仿,口味的差别也不是特别大,让我暂时不要急着请人……”

    约翰滔滔不绝,美国虽然是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他在这里也还有亲戚,甚至是父母。但真正被他视作亲人的,也就那位已经去世多年的爷爷。

    再一个,就是远在华夏的李峰了。

    可惜,他能感觉得出,因为他说来说去都是肉夹馍的缘故,李峰并不太乐意跟他聊天,还是他上次害怕李峰把他遗忘和疏远,诉了一顿苦,李峰每个月才愿意跟他多聊个把小时。

    平常觉得孤单的时候,就只能抱着他爷爷的遗像自说自话了。

    可遗像毕竟只是遗像,带给他的温暖极为有限。

    难得遇到李峰主动打电话过来,他自然得趁机多说一些。

    反正也才八点来钟,距离面试时间还有一个来小时,李峰也索性就陪约翰聊了起来。

    内容,除了肉夹馍也没别的东西。

    约翰在美国的生活,除了政治就是肉夹馍。

    而政治总是充满阴暗的,约翰知道李峰不喜欢这种东西,所以无法跟他谈自己又把哪个家伙给阴趴下,又把哪个家伙给捧起来,又跟某某财团达成什么合作……事实上,这些东西,他自己也不喜欢谈。

    他喜欢的是肉夹馍,在他眼里,小小的肉夹馍里充满了无限的乐趣和话题。

    当然,李峰可不这么认为。但他也找不到别的话题,索性也就只管谈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听多了,李峰怀疑自己都是肉夹馍大师了。一个肉夹馍多少重量,制作流程,多少两肉,多少片蔬菜……他能轻轻松松的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