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八十二章 低调处理

第四百八十二章 低调处理

    将两个学生的抵押品和欠条收好,李峰和阿飞离开财务室。

    走之前,阿飞随手将昆哥给打晕过去。

    回房间的路上,李峰打了个电话给杨传杰,让他找人处理一下这个酒店。

    至于那位翔哥,既然查到对方,李峰自然不会就此放过。

    毁人前途这种事已经够恶劣了,更别说还是毁自己学校的学生。

    他每天面试八九个小时,有空就绞尽脑汁想着各种改善学校的办法,想着怎么让那些毕业的学生们将来有个好前途。图的,无非就是一个名声。可不是为了便宜别人,让别人坐收渔翁之利。

    甚至还要让自己背上个骂名。

    真当李老师脾气好吗?

    不要开玩笑了。

    李峰紧接着又一个电话打给了任于辉。

    一个省会城市的黑老大,确实很牛逼,甚至能够一言决定许多人的生死,连很多富豪和官员都不愿意得罪。可站在国家机器的面前,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打完电话,二人也回到房间。

    晚点就有警察上门过来接收这里,自然要换地方。

    而且,正事都已经办完,也该带高天和云蓉二人出去玩了。

    一行五人出了酒店,李峰有些意外,林政三人居然还站在酒店门口,跟他一起的,还有那些跑出来的赌客们。

    这是想等酒店把闹事者给搞定之后,重新上去逍遥快活?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慢慢等吧!

    李峰五人径直前往停车场,先找了家酒店住下,一行人又直奔附近的游乐园。

    红莲酒店外,林政三人和一众赌客们,没有等到酒店派人来通知可以继续的消息,反倒等来了十多辆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吓得他们再也不敢站在酒店门口,四散而开。

    “这、这可怎么办?”

    林政和马玉峰喜忧参半,心情忐忑无比。

    警察来了,这酒店,极有可能被一锅给端掉。

    喜的,自然是没了债主,他们欠下的巨款有可能就此抹平。

    而忧心的,则是那抵押品要是被警察给搜到,并且送去了学校,那就完蛋了。

    欠下一屁股债也就罢了,还信誓旦旦的发誓诬陷校长老不休调戏女学生,说的有鼻子有眼,开除都是最轻的后果。要是李老师震怒,想把他们搓成肉圆子下锅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算李老师如传言那般好脾气,对他们两个只是一笑而过,他们以后也得隐姓埋名过日子才行。要不然,‘全职业名师学校’的学生们不会放过他们。

    “郁闷啊!居然遇到警察上门了,早知道警察要一个多小时才到,我们就该把钱拿回来。”

    刘广则是懊恼不已。

    都是没经验惹的祸,一看大厅乱了,自己的心也就跟着乱了,居然连钱都顾不上,直接跟着人潮就跑。

    两万多块啊!

    运气这么好,赚了这么多钱,居然因为一点乱子,连钱都没顾上。

    “是挺郁闷的。”

    林政和马玉峰有些勉强的应和了一声。

    刘广吐了口气:“这次有了经验,下次咱们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镇定。不光要先把钱收好,说不定还可以把附近人的钱收好。然后,再来找出口,这样反而更安全一些。要知道,咱们可都是第一档专业的学生,咱们学的专业,可都是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要是让咱们的专业老师们知道咱们一看骚乱,连钱都顾不上,还不得大骂我们是烂泥扶不上墙。”

    林政和马玉峰都想吐刘广一脸唾沫。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下次,如果事情能够平安无事的度过,他们发誓,这辈子再要上赌桌,绝对直播剁手。

    再转念一想,刘广不是他们。人家没有什么抵押品,就算被学校知道了,也不过是进赌场而已,还不到被开除的程度。

    “唉,也不知道赌场的关系硬不硬,能不能度过这次危机。要是能度过,是他们赌场惹来的麻烦,我们的损失,按道理,他们应该赔给我们才对。”刘广喋喋不休。

    林政和马玉峰无言以对。

    按道理。

    这话说得可真好。

    你咋不上前跟警察同志讲讲道理,说里面有两万多块是我们辛辛苦苦,连午饭都没吃才努力赚到的,按道理属于我们的私人财物。

    “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刘广忍不住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四点多钟,意犹未尽啊!

    林政和马玉峰也下意识拿出手机。

    好像有短信。

    刚才忧心忡忡的,谁都没听到。

    打开手机一扫,二人顿时呆若木鸡。

    短信是学校发过来的。

    而内容,则是通知他们前去学校办理退学手续。

    “学、学校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了?”

    林政觉得双腿有些发软,也有些难以置信。

    警察才上去没多久,按理,应该连人都没抓完才对,更别说找到他们的视频,然后还用电脑播出,再又通知学校。

    就算到了学校,也还得一层层上报,等李老师做出决定,再传达下来才行。

    时间完全不够。

    难不成,是别的原因?

    可他们能肯定,自己并未犯过别的错误。

    这样一来,就有可能是个误会了。

    抱着一线希望,林政先一步调出生活老师的手机号,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杨老师,我是林政,我刚刚收到学校发来的退学通知,是不是搞错了?”

    “有没有搞错,你心里没点数吗?李老师直接给我发的消息,说是你们拍的、污蔑他老人家的视频在他老人家那里。也是他老人家脾气好,不想让你们离开学校之后,甚至连正常的生活都过不了,所以不会公开你们拍的视频。”

    杨老师气愤难当,林政不知道,他当时都气得浑身发抖了。

    自己负责的学生居然污蔑李老师,这让他有种颜面无存的感觉。

    再来,对李老师,他还是充满敬意的。虽然来学校才两三个月的时间,可他能够感受得到这就是他想待的学校,这也是最适合他这种人的学校。

    这学校,他只需要一心一意的考虑学生就可以,没有任何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也用不着去奉承和讨好谁,更用不着担心衣食住行和各种家庭琐事。

    污蔑李老师,让他觉得比学生污蔑自己都要生气。

    啪嗒!

    林政的手机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有些虚脱的站在了地上。

    另一边,马玉峰也是一样。

    他们完蛋了。

    却不知道是该为前途尽毁而伤心难过,还是该为李老师的大度而庆幸。

    “你们,这是怎么了?”

    刘广搞不明白,听二人的电话内容,以及他们的表情来看,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学校开除了。

    他忍不住拿出手机看了眼,没短信。

    二人被开除,似乎是跟他没关系。

    可他却不知道,他不过是没达到开除的标准而已。

    他更不知道,他的人生,极有可能因此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折。

    当然,前提是他能回归正途,而不是迷恋上了那种一上午加一个中午就赚到两万多块的感觉。

    若是定力不够,那感觉会让人明知道是错误的,仍旧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

    海临市,某海景别墅中,翔哥正舒舒服服的享受着日光浴。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抬眼一看。

    阳光有些刺眼。

    依稀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半空中逐渐靠近。

    再仔细一看,他不由吓了一跳。

    是一架直升飞机。

    这玩意,可是好东西。

    他一直想买,可没敢买。

    太招摇了一点。

    哪怕是那些富豪,买的也不多,更别说他这种见不得光的黑老大。

    谁会坐一架直升飞机过来找自己?

    他脑袋里迅速过了一遍。

    海临市,买私人飞机的倒是两个,但都是客机,好像没人有直升飞机。

    再仔细一看,他不由打了个激灵。饶是他胆大包天,年轻时面对几十人也敢单枪匹马拿着把西瓜刀杀上去,也吓得从躺椅上翻滚下来。

    这是军用直升飞机。

    他见过,还憧憬过,要是自己有这么一架军用直升机,然后开到对手的家门口,对着仇敌们一阵突突突,那该是多么的酣畅淋漓。

    被别人家的军用直升机开到自家门口,那就不是酣畅淋漓,而是胆战心惊了。

    他想不通,哪家仇敌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毕竟是黑老大,翔哥在短暂的心惊之后,迅速从地上爬起,想要冲进别墅。

    突突突……

    一阵急促的子弹呼啸声响起。

    他周围的草皮,纷纷炸开。

    翔哥不敢动弹分毫。

    这枪法,简直无敌了,直接就封锁了他前后左右的所有线路。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对方这是在警告他别动,要不然,让他尝尝透心凉心飞扬的滋味。

    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抬眼一看,并不大的舱口,挤着两个身穿军服、端着微型冲锋枪的军人。

    他有些懵了。

    心也凉了大半截。

    他这一辈子,跟无数人斗过,也丝毫不惧任何人。唯独,他不敢去招惹部队,也不敢对那些带着官帽的人下手太重。

    因为他很明白,双方的实力,压根就不在一个平面上。

    可没想到,最终居然还是把军人给招惹了过来。而且,他能从那两个军人的服装上看出来,这是两个特种兵。

    完蛋了。

    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完蛋。

    事实上,他这一辈子可能也想不明白。

    因为,就在一个多小时前,昆哥还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酒店的经营状况。

    相隔才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打死他也无法把这事跟布局‘全职业名师学校’这事联系在一起。

    ……

    傍晚,李峰一行人出了游乐园,找了家饭店,正准备吃晚饭的时候,任于辉打来电话。

    那位翔哥,已经被控制住了,这辈子也不可能从监狱中出来。

    对李峰而言,整件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他没想让这事扩散下去,秘密把翔哥给抓了就行。

    原本,他也曾考虑过杀鸡儆猴,把这事闹得众人皆知,震慑住那些想要打‘全职业名师学校’主意的人。

    因为他很清楚,像翔哥这样的人,肯定不止一个。

    财帛动人心,达到一定的地位,拥有一定的财富,就算老老实实窝在家里不招谁惹谁,也照样有各种诱惑和各种觊觎在暗中准备着。

    ‘全职业名师学校’的学生,尤其是那些一档专业,个个都是潜力股,难免被一些拥有超前意识的人在微末时期提前盯上。

    杀鸡儆猴一下,能更好的震慑住那些还没行动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之后,李峰还是决定作罢。

    这世上,聪明人太多了。

    同样,胆大包天的野心家也多如牛毛。

    杀鸡儆猴,只会让那些聪明绝顶、胆大包天的野心家隐藏得更深,计划更加周密。

    李峰做事喜欢简单粗暴,不喜欢动脑筋。

    所以,他最终还是决定低调处理这事。

    这多少会让那些聪明绝顶又胆大包天的野心家们没那么谨慎,计划没那么周密。

    只要能轻松查到对方,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两个收拾一双,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了。

    很简单,很轻松。

    不需要动脑筋,更用不着伤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