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抵押品

第四百八十一章 抵押品

    李峰继续玩他的赌博机,逼供什么的,阿飞就行了。

    他来,纯粹是凑热闹看戏的。

    阿飞则将昆哥给弄醒来。

    “说吧!幕后老板是谁?”

    “什么幕后老板,你到底是谁?”昆哥仰着脖子,死死盯着阿飞:“要多少钱,你随便开。”

    阿飞本身就极其精通逼供,更别说,他还是顶级心理专家。

    昆哥是很硬气,但再硬气,也只是相对普通人而言,远不如那种受过专业训练的人。

    他走上前,一拳击在昆哥的胃部。

    霎时,昆哥如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额头,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

    他想丢几句狠话,叫嚣几句有本事打死自己,自己保证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此刻,他的眉头全都皱在了一起,整个人更是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想不明白,一拳怎么可能让自己疼成这副模样。

    这一疼就是五六分钟,昆哥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浑身已经是大汗淋漓。

    他有些虚弱的抬头看向阿飞。

    终于可以撂狠话了!

    他刚开口,阿飞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胃部。

    嗷……

    昆哥这回疼得嗷叫起来,他再次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五官都挤在了一起,疼得连呼吸都极为困难。

    心中,则是恨的咬牙切齿。

    不带这样的。

    你起码再逼供一下,等我大义凛然的撂几句狠话吧?

    五六分钟之后,昆哥再一次缓过劲来。

    他犹如一滩烂泥般,根本就不愿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死死盯着阿飞:“你……”

    嘴巴才刚刚张开,阿飞又是一拳打出。

    嗷……

    昆哥简直要疯了。

    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再打吗?

    很不幸,阿飞不喜欢说话,也没兴趣跟人说什么废话。

    等到昆哥好转过来一些,他又是一拳朝着对方的胃部打了出去。

    昆哥哭了。

    一边哀嚎,一边痛哭流涕。

    他杀过人,也被人追杀过,最惨的一次挨了六七刀。

    可他硬是咬牙挺着,吭都没吭一声。

    他觉得自己是硬汉,铁铮铮的硬汉。

    可今天,他不想做硬汉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五六分钟,等胃部那火烧一般,针刺一般的疼痛过去,他张嘴就想妥协。

    砰!

    阿飞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嗷……

    昆哥想死。

    现在有把刀在面前,他立马抹了脖子。

    刚才还让自己交代幕后老板,这都打多少拳了,是不是忘记幕后老板这事了啊?

    我想交代的,你让我说句话吧!

    阿飞知道他想交代了,之所以还来一拳,全因为他明白,昆哥不会全无保留的交代。

    有了这一拳,就不会再有所保留了。

    五六分钟之后,昆哥不敢开口了,他眼巴巴的看着阿飞,眼中满是乞求之色。

    阿飞没动手,开口道:“说吧!”

    昆哥大喜,甚至是喜极而泣。

    终于可以开始说话了。

    他可以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就没这么高兴和放松过。

    这是极度的难受和压抑之后带来的喜悦。

    他轻松得甚至想呻吟一下。

    可抬头一瞧,见到阿飞之后,他重新回归现实。

    整个人,霎时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他沉默了几秒,开口道:“这酒店的老板,是翔哥……”

    阿飞不语,等着他继续。

    昆哥解释道:“翔哥在海临市很有势力,说是黑白两道通吃也不为过。”

    李峰不由啧嘴,这是跨省搞事啊!

    而且,还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从大城市跑到苍南市这种小城市来搞事。要去,那也该去东宁市才对。

    他忍不住问道:“你们那个翔哥,为什么让你到苍南市来开酒店?”

    昆哥这才发现,角落里居然还有个人。

    他看了眼阿飞,见他没什么表示之后,明白二人是一起的,有些迟疑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翔哥说什么李老师的学校,以后那些一档专业的学生都有大前途,可以想办法先控制一批。过个十几二十年,就可以安心养老了。翔哥说这就跟买养老保险一样,开头要投入一笔钱,以后就可以定期拿钱了。所以,就让我过来开这家酒店。”

    李峰顿感意外。

    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冲着‘全职业名师学校’来的。这酒店在年底开业,并非只是巧合。

    他不由问道:“他就不怕得罪‘全职业名师学校’的李老师?”

    “所以才让我过来,没人知道我是翔哥的手下。”昆哥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屑。

    尴尬之处,在于翔哥之所以让他过来负责一家酒店,甚至一出手就是五千万。就是因为没人知道他跟翔哥的关系,以及他够硬气,挨了六七刀都能不吭一声。

    如此一来,也就没人能够通过他查到翔哥。而就算把他抓了,他也会自己担了下来,绝对不会把翔哥给招出来。

    天见可怜,他一直以为,就算是死,他也不可能出卖翔哥,把翔哥给供出来。

    可他现在,半个小时不到就把翔哥给招出来了。

    而不屑,只是觉得翔哥太小心了一点。

    那个什么李老师,他倒是听人说过,据说有很多牛逼的学生,可那又怎么样?

    又不是去找李老师麻烦,不过是预定他办的学校的几个学生而已。而且,也只是让这几个学生欠自己一点债务,要到十几年后才会真正开始追债,如果连这也管,那管得也太宽了点。

    就算是直接得罪李老师,昆哥觉得都没关系。

    学生再牛逼,又不是当大官,也不是雄霸一方的黑老大,最多也就有钱有名声而已,这种人,反过来怕黑老大才对。

    可惜,他绝对想不到,李老师就在他面前。而且,才不鸟这个翔哥。

    不提他的身份,光是有个杀手之王学生,那就是黑老大的噩梦。去年,天煞可是吓得全球的黑老大们人心惶惶,来华夏闹一趟之后,直接让华夏的黑老大们连门都不太敢出,唯恐自己中奖。

    而天煞……虽然是被李老师给抓了,但实力比起阿飞还是要差上一筹,顶级杀手给人的压迫力可想而知。

    李峰不由看向阿飞。

    阿飞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昆哥并未撒谎。

    “把你的财务相关资料全都拿过来。”李峰决定道。

    昆哥有些意外的看着李峰。

    接下来,不应该是把保险柜的钥匙交出来吗?

    “有问题?”李峰问道。

    “只要你们肯放了我,我可以把资料全都拿过来,甚至于……带你们去开保险柜。翔哥虽然不介意亏本经营这家酒店,可实际上,除了各种打点之外,还是有些盈利的。这些钱,因为大部分的开销都是用在四处打点上面,所以全都藏在保险柜里。”昆哥的眼中,一抹异样的光芒一闪而逝。

    这点小心思岂能瞒过阿飞,别看昆哥这时候仿佛是为了小命,不惜主动把所有钱财全都拿出来,而且自曝酒店有盈利。可实际上,他却是在故意掩盖账上的资金。

    李峰压根就没想拿这里的钱,不过,不想拿是一回事,昆哥有所隐瞒又是另外一回事。

    阿飞上前,直接就是一拳轰在了昆哥的肚子上。

    昆哥再次蜷缩在一起,嗷嗷大叫。

    五六分钟之后,昆哥喘着大气,眼巴巴的看着阿飞。

    阿飞不语。

    昆哥懂了,这是叫自己继续。

    刚才,看出自己有所隐瞒,所以才来那么一拳。

    他深吸了几口空气,等到胃部稍稍好过了一些,再也没敢隐瞒:“翔哥总共给了我五千万,我私人账上还有两千万,保险柜里也有两千多万。虽然酒店一直在赚钱,但前期的成本还没收回来。只要你们肯放了我,我可以把所有钱都交出来。”

    李峰淡然道:“没听懂我的话吗?把你财务相关资料都拿过来。”

    昆哥哑口无言。

    刚才那一拳,白挨了。

    他总算看出来,二人根本就不是冲着钱过来,而是冲着那什么财务资料过来的。

    “我去拿,我现在就去拿。只要你们答应放我一马,我保证一张不漏全部拿过来。”

    “你没得选择,别浪费我时间,也别给你自己找难受。”李峰提醒道。

    昆哥张了张嘴,旋即默然。

    阿飞的拳头,在他看来比死还难受。

    无奈,他只得从地上爬起来。

    李峰和阿飞则一路跟上,很快便到达乱糟糟的财务室。

    各种财务资料成功到手。

    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一些欠条和抵押品。

    李峰随手一翻欠条。

    有十多张,林政和马玉峰的就在其中。而且,是欠钱最多的。

    一人欠下了五十多万,利息写的是按银行贷款利率。另外那些人的欠条,则都是按高利贷来算的,利息高得恐怖。

    而实际上,赌场自然不会便宜林政二人,银行贷款利息远不到那位翔哥的预期。李峰估计,真正的杀手锏,根本就不是这欠条,而是留下的抵押品。

    一人一个U盘,李峰很怀疑里面是果照。狠一点,说不定还是二人的亲热视频,未免辣眼睛,所以没去看。

    他直接把东西丢在桌子上:“说说这些欠条和抵押品。”

    昆哥没有任何隐瞒:“欠条分成两类,一类就是那个李老师学校的学生,一类是别人的。别人那一类,欠款都不能高过十万,利息订得很高,必须是本地人,最好是有房子有家人之类的,用不着拿房子抵押,只要知道他们有家人和地址就行。李老师学校的学生,怕他们不敢借,利息订得不多,随便让他们欠,翔哥说几百万都没关系。要是他们以后没本钱,甚至还会再借点给他们做生意。”

    “李老师学校的学生,现在只有两个。不过,他们已经在开始带其他的学生过来,加起来有七八个了,还在慢慢布局让这些人陷进来。他们这些人,只要知道个身份证号就把钱给他们。那欠条其实也无所谓,主要是让他们都拍了个视频。视频的内容,是让他们大骂李老师老不休调戏女学生之类的。翔哥说这玩意比什么果照之类的管用十倍、百倍,以后找他们要钱,随便开多少,只要稍稍给他们点活路,他们谁都不敢不给。因为一旦公开这视频,他们就完蛋了,就算李老师那时候死了,他的学生,他那学校的学生都不会放过他们。”

    李峰目瞪口呆。

    就连阿飞,脸色也有些古怪。

    这抵押品,居然比他们预料中的还要狠上不少。

    这个翔哥,也算个人才了。

    布局深远,心思缜密,而且小心谨慎努力隐藏自己。

    要不是阿飞,光是抓了个昆哥,就算知道背后还有人,恐怕也没人能把他给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