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八十章 土豪的被动属性

第四百八十章 土豪的被动属性

    二人重新回到六层,通过那正在装修的小房间后门,靠着阿飞那张不知道从哪弄来的VIP卡,再一次来到大厅。

    林政三人还在原处,玩得忘乎所以,眼里只有牌九。全然不知道,他们的校长,又一次站在了他们身后。

    看他们亢奋,大呼小叫的状态,李峰很怀疑,要是三人知道后面站着自己这个校长,会不会吓出心肌梗塞。

    要知道,极度亢奋状态受到特别大的惊吓,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李峰扫了眼他们面前的桌子,才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三人身前的现金已经有一万五六千了。

    要是按这进度下去,今天一天赚到三四万都没问题。

    这家酒店的老板,还是很豪爽的。

    三四万块,已经不算一笔小钱了。而且这才是第一天,要是有耐心,还得让刘广多赢几天。

    当然,这钱也不是真让刘广带走。他们是三人合伙,林政和马玉峰也得拿走三分之二。林政和马玉峰他们拿走的三分之二,跟是酒店的没多大区别。

    甚至于,要不是被李峰和阿飞发现,他们以后的人生都是归这家酒店的老板所有。

    小赌怡情,大赌可不止是伤身。

    至于刘广赚到的钱,现在收手,还真是他赚到的。

    至于赌博赚了一笔之后收手的几率是多少,虽然没人统计过,但李峰相信肯定高不到哪去。

    李峰退出人群,从钱包里拿出张银行卡,把密码告诉阿飞之后,让他去服务台兑换。

    服务台只能兑换现金,而没有筹码什么的。如果有赚了钱的,也可以直接将现金交给服务台,让服务台转账给自己。

    很快,阿飞拎着个塑料袋过来。

    里面,装着十万现金。

    李峰和阿飞再度挤进人群,在林政三人旁边的一方站定。

    下注之时,李峰随手拿了一小叠,也没数,直接丢在这一方的下注区。

    众人的目光,纷纷转了过来。

    这一小叠,目测起码也有两三千块。站在边上下注,一次性砸出两三千,还是很豪气的。

    很快,牌九开出。

    庄家八点,通杀。

    李峰身前占据一方的中年男子捶足顿胸,他这把压了一千五六百,还是很心疼的。

    犹豫了一下,他这回只压了三百。

    庄家通杀,有的人喜欢在下一局下重注,因为运气就跟潮起潮落一样,达到顶峰,极有可能下降。下一局,庄家出小牌的几率较高。

    有的人,这喜欢在下一局下少一点注。因为庄家正在运气滔天之时,越是不信邪下重注,越是死得快。

    谁对谁错,就很难说清楚了,个人性格问题。

    中年男子相对而言要谨慎一些,所以他只压了三百暂避锋芒一下。

    李峰还是老样子,又拿出一小叠钞票,丢在了下注区。

    中年男子不由扭头看了眼李峰,他有些不太舒服的扭了扭身体,旋即搓了搓手掌,等待发牌。

    他猜对了,庄家的运气确实火爆。

    这一把,直接拿了个对子,再度横扫。

    “庄家连着两把通吃,这把肯定不行,多下点。”隔壁座位,马玉峰提议。

    “那就下个三千!”林政点头。

    刘广也没反对,年轻气盛,火气比较大,也更不信邪。

    中年男子则觉得,还应该暂避锋芒一下,应该等到庄家出现明显的颓势,才是下重注的时候。

    他考虑了一下,丢了个三百出去。

    后面,李峰又是一小叠钞票丢在了下注区。

    结果很快揭晓,庄家这把八点,杀两家,唯独林政那一方九点超过庄家。

    中年男子再度回头看了眼李峰,目光有些意味深长,似乎是在告诉李峰。瞧见没,庄家太牛逼,压少点才是正道。

    旋即,他数出三张钞票,放到下注区。虽然庄家连吃了他三把,按理第四把自己的赢面更大一些,但他还是觉得暂避锋芒才是首选。

    李峰又是一小叠钞票丢了过去。

    这让中年男子很无语。

    连着第四把,自己坐在这里,却没身边一个站着的人下注多。他很明白,周围的赌客们,看他的眼神多少有些不对。

    犹豫了一下,他一咬牙,再数出两千放在了下注区。

    庄家就算运气再好,连吃自己四把的可能性还是不算太高。

    搏一搏。

    牌九发了下来。

    中年男子伸手一摸,眼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他觉得应该感谢一下李峰,要不是李峰,他这把又是三百,可是要少赚很多。

    天九!

    一个天牌,一个七点,庄家大过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该死,地杠,又一把通吃。”

    “郁闷,早知道我就少下一百。”

    庄家把牌一翻开,一片叹气声。

    一个两点,一个八点,地杠。

    中年男子郁闷了。

    刚才还想感谢李峰,现在,他只想抄起凳子给李峰的脑袋狠狠来上那么一下。

    要不是李峰接连下注两三千,为了面子,他是不会下注这么多的。

    重新开始下注,中年男子犹豫起来。

    啪!

    一小叠钞票丢在了下注区。

    很好,又是两三千。

    中年男子扭头一看李峰,脸色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遇到土豪来寻开心了。

    他有些无奈,下个两三百呢,还是多下一点?

    被连吃了四把!

    这把应该能赢吧?

    可问题是,上一把,可是九点被庄家给压着吃掉了。

    赌博有个小敲门,被压着吃,庄家正好比自己大喇嘛一丝丝,下把绝对不能不能下注太多。反倒是庄家拿到牛牌,吃了自己的瘪十,下一把可以试着多压一点。

    可要是不多压点,后面那家伙,可是又下了两三千。

    犹豫良久,眼看快要发牌了,来不及让他多想,他咬牙也拿出一小叠钞票,放在了下注区。

    拿到牌九,他往下一摸。

    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瘪十。

    完美!

    庄家无论什么牌都吃他。

    “我就知道……”

    中年男子郁闷无比,自己的节奏和心态,完全被后面这家伙给打乱了。

    好想搬起凳子砸到他头上。

    当然,也只是想想。

    下注在即,如他所料,李峰又是一小叠钞票丢在了下注区。

    他忍不住扭头看了下李峰的双手。

    很好,左手拎着一个鼓胀胀的塑料袋。

    人家是拎着塑料袋来赌博的。

    虽然跟那些拎着麻布袋上赌桌的没得比,但在这里,已经属于是豪客了。

    犹豫了十多秒,他无奈站了起来。

    把面前已经缩水不少的现金收拢,离开位置。

    没办法,后面有个土豪,严重影响他的赌兴。

    他一离席,位置自然就空了出来。

    换成平常,这会儿肯定有人抢着上桌。此刻,却无人争抢。

    那些想要上桌的赌客,都忍不住看向李峰,等着他做决定。

    李峰施施然坐在了位置上。

    这就是土豪隐藏的被动属性了。

    用不着争什么,也用不着开口,持续下重注,自然有人坐不住起身让位。

    不是土豪有多牛逼,也不是土豪的压迫力有多强,再或者土豪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气势,原因全在于钱。

    塑料袋往桌子上一放,里面一叠叠的钞票都拿了出来,还有九万左右。

    在赌客们的眼里,李峰身上的气势,更强大了。就连始终冷着张脸的庄家,也冲他很友好的笑了笑。

    再次开牌。

    很好,这回庄家通赔。

    身后,阿飞则离开人群,四处探寻起来。

    一直到大半个小时之后,阿飞回来的时候,李峰已经输了两三万块。

    李峰扭头看向他。

    阿飞只是摇了摇头。

    李峰不由皱眉,阿飞这意思,无疑代表着什么都没查出来。

    看来,暗的不行,只能使用第二套方案,明着来了。

    他可没兴趣在这事情上面耗费太多的时间,而且,今天没办法带高天他们出去玩,明天还是要带的。

    他站了起来,把桌上的钱往袋子里一拨,与阿飞一前一后离开大厅。

    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先填饱肚子再说。而且,也需要筹划一下。

    叫上杨兮兮她们三个,去酒店五楼的自助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李峰和阿飞商量了一番之后,二人重新返回大厅。

    都快两点钟了,林政三人,居然还在原位。面前的现金,已经快到两万。

    看来,中午又赚了一点,舍不得离开。

    李峰没兴趣再玩,他在角落里随便找了台赌博机坐下,慢悠悠的玩着。

    二十几分钟,阿飞把监控室的备份都给删除,同时把所有设备给弄坏之后,进到大厅。

    不过不是和前几次一样用VIP卡进来的,而是一手拎着一个小房间里的大汉,大步走了进来。

    光是这份力气,就够恐怖的。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几个在四周巡视的大汉见这情形,都吓了一跳,齐齐怒喝。

    阿飞将二人丢到一边,冲着这帮大汉走了过去。

    大汉们一咬牙,纷纷将电棍拿出,朝着阿飞冲了过去。

    总共也就四个,还不够阿飞塞下牙缝。

    砰砰砰砰!

    一声不多,一声不少。

    阿飞快速出脚,四声闷响过后,四人都被劈飞出去,半天爬不起来。

    整个大厅,瞬间陷入骚动。

    所有赌客们,镇定的,疯了一般将现金朝着自己身边扒拉,甚至包括别人的。只要手够长,统统往自己身边拨,而后抱着就往一边闪。

    不够沉稳的,如无头苍蝇一样,开始四处乱窜。窜了半分钟,才记起应该先跑出去,而不是乱窜,又朝着出口冲了过去。

    场面乱哄哄,犹如菜市场一样。

    林政三人也是如此,尽管他们所学的专业,都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而他们在这方面也有足够的天赋,但毕竟没有练出来。更重要的,是他们怕来的是警察抓赌。

    这要是被抓进局子里,被学校知道,那可就危险了。

    ‘全职业名师学校’开除的校规就那么两样,可第九条,写的确实暂定。

    这玩意,谁都清楚,纯粹是李老师留着做补充的。

    赌博被抓,一旦被学校知道,而李老师又非常讨厌赌徒,或者觉得三人给学校丢了脸,难保不会把第九条暂定移到第十条,然后修改第九条为聚众赌博开除。

    那大好前途,可就全毁了。

    尤其是林政与马玉峰,他们欠着赌场一屁股债,要是被学校开除,可就不止是前途尽毁,而是整个人生被毁。

    一见整个大厅乱了,他们也瞬间慌了,连面前那两万多块钱都没要,手忙脚乱的跟着人群朝出口狂奔。

    事实上,就连赌场的服务员与荷官们,也全都跟着一起跑了。

    片刻的功夫,大厅里,就只剩下八个人。

    一个阿飞,一个李峰。

    另外六个,都躺在地上。

    热热闹闹的大厅,变成了一片狼藉。

    李峰有些无语。

    他还想隐藏在人群中观察敌情呢!

    结果,这咋隐藏?

    光明正大的观察吧!

    他继续玩赌博机。

    阿飞则找了把椅子坐下,坐等那个昆哥上门。

    等了五六分钟,一个大汉带着十多个拎着西瓜刀和钢管的手下冲了进来。

    那为首的大汉,腰带上竟还别着把手枪。

    这让李峰的目光不由凝重了少许。

    他有微型防护罩,堪称顶级金刚罩铁布衫,安全没有任何问题,但阿飞可没有。

    当然,也仅仅只是有点危险而已。

    以阿飞的身手和对危机的感应能力,被人打黑枪都能避开,更别说这大汉还正大光明的把枪别在腰带上。

    他还没拔出来,阿飞就能教他做人了。

    “佩服,兄弟胆子很大嘛!”

    见阿飞仍旧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胆怯之意,大汉忍不住赞了一声。

    他正是酒店名义上的老板昆哥。

    今年已经三十五岁,好勇斗狠了二十多年,杀过人,也被追杀过,算得上见多识广了。像这样见到手枪还能面不改色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这酒店的幕后老板是谁?”阿飞看着昆哥。

    昆哥脸色一变,旋即恢复正常,他冷笑道:“老子就是酒店的老板,说吧!兄弟混哪的?苍南市黑白两道,应该还没有我没打点过的吧?而且,我这也只是小本买卖,吃喝嫖赌全都不大,也没特意去找肥羊宰,混点小钱而已。”

    阿飞可是顶级心理专家,光是昆哥的神色,就足以让他明白,这位昆哥的背后,确实有个幕后老板。

    这就够了。

    他站了起来,朝着昆哥一行人走去。

    昆哥一惊,伸手去摸腰间的手枪,才刚刚触碰到,就见眼前多了道黑影。

    抬头一看,阿飞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再一眨眼,只觉得小腹一阵钻心的疼痛,不由放弃腰间的手枪,两手抱着肚子,蜷缩身子,咬牙抵抗着那股剧痛。

    毫无疑问,这是条硬汉!

    可惜,阿飞没有任何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一巴掌扇出,那铁掌仿佛重逾千斤,直接把昆哥给扇趴在地,晕了过去。

    小弟们慌了,他们做昆哥的小弟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一看昆哥被干倒在地,哪敢上前,转身就跑。

    阿飞也没拦着,一群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弟而已,留下他们毫无意义。

    他可不像李峰,偶尔会手痒什么的。

    杀手之王其实不喜欢打人,更别说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