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七十九章红莲酒店

第四百七十九章红莲酒店

    “起床了,要去苍南市的,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一大早,李峰挨个去敲高天和云蓉的房门。

    “怎么这么早啊……”

    高天和云蓉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开房门。

    “昨天就提醒你们了,今天可能很早就要出发。还有三分钟,速度快点,人家都出校门了,再晚可就不一定能追上。”李峰催促道。

    追不上更好,下次继续。

    当然,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高天和云蓉只得加快速度,刷牙洗脸两分钟搞定。

    一人再拿了两个面包,正式出发。

    再加上阿飞和杨兮兮,一行五人开着辆提前找来的五菱宏光,一路离开学校。

    因为是追踪两名学生,开车由阿飞负责。

    一路上,高天、云蓉和杨兮兮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搞得跟游山玩水一样。

    虽然两名学生先一步出发,但他们是一辆电动车载着三人,速度并不快。等他们到达塔山镇的时候,李峰一行人也差不多同时到达。

    三人到了塔山镇之后,开始用手机叫车。

    换成以前,塔山镇肯定是叫不到车的。不过‘全职业名师学校’涌来大量学生和家属,塔山镇也开始红火起来。原本整个镇子只有一条开店的街道,这才两个多月,已经变成两条了,各种车辆也增多了不少。

    也就五六分钟,便有一辆出租车过来。

    见阿飞没有下车的意思,也没拿出什么专门看跟踪器的仪器,高天不由好奇道:“不用跟电视里一样,先在他们身上或者车子上装个追踪器什么的吗?”

    “你想多了。”

    李峰哑然失笑,追踪几个学生而已,以阿飞的水平,哪需要在他们身上放置追踪器。

    “哦!”高天撇了撇嘴,放个追踪器多好玩。

    出租车开始启动,等他们走了几分钟后,阿飞才启动车子,不紧不慢的上路。

    眼看快到苍南市,阿飞这才加快速度,很快便追上对方的车子。

    这之后,就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后面。

    虽然偶尔会失去踪迹,但阿飞只需扫一眼导航,总能在第一时间重新找到他们的车子。

    如此一直到九点多钟,终于,二人的车子在一家三星级酒店外停了下来。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

    李峰看向阿飞,询问道:“直接跟上去还是怎么样?”

    阿飞摇了摇头:“先开两个房间,我看看酒店的管理严不严再说,你们结果就可以了。”

    李峰点头。

    阿飞将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之后,一行人进到酒店,先开了两个房间。

    李峰四人留在房间看电视,阿飞则独自出门。

    也就等了个把小时,阿飞回到房间。

    “怎么样?”李峰问道。

    阿飞解释道:“查清楚了,他们在六楼。六楼是娱乐场所,赌场、KTV、桑拿、温泉……什么都有,他们两个带另外一个同学是去赌场了。”

    李峰不由皱眉。

    二人挨打,极有可能就是赌场的人打的。至于把同学带过来,恐怕就是欠了赌场一屁股债,不得已,只能带同学过来拿介绍费抵债了。

    不过,这样一来,是故意针对‘全职业名师学校’的可能性就要降低不少。可能是得知二人的身份之后,这才临时起意,让这两个家伙专门介绍一些一档专业的学生过来吃喝玩乐。

    至于为什么是一档专业的学生,原因再简单不过,这些专业,在网友们的眼中都是前途无量的存在。让他欠下一屁股债,现在虽然还不起,但以后肯定连本带利还回来没问题。

    盘算了一下,李峰拿起手机,拨通了杨传杰的电话。

    “哎呦,李老师,你不是天天忙着面试吗?怎么有空找我聊天了?”杨传杰有些惊讶。

    “有点事找你,你知不知道红莲酒店?”李峰问道。

    “红莲酒店?”杨传杰迟疑道:“好像是去年年底开的,听人提起过一句,表面上是酒店,实际是中低档的玩乐场所,里面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没去过。你想玩,我带你拉斯维加斯,那里才有意思。”

    “去年年底开的?”李峰有些意外,他原以为这事跟‘全职业名师学校’没关系。可开业的时间,似乎又有点巧合了。

    当然,纯粹的巧合也有可能。

    毕竟,这么大一个酒店,要是为了‘全职业名师学校’的高档专业而开,手笔未免也稍大了一些,而且眼光也未免太超前了一些。

    “对,出什么事情了?”杨传杰问道。

    “我学校的几个学生似乎在这挨了打,能不能帮我查查是什么背景?”李峰问道。

    “开玩笑,你李老师看不顺眼的势力,哪需要去查。”杨传杰不以为意道:“虽说能在市内半公开的开这种娱乐场所,起码也有跟副局长称兄道弟的资格,可关系再硬,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李峰摇头:“我这还只是猜测,连什么情况都没摸清楚,你先查查背景再说。”

    “也行,那我找人查查。”杨传杰点头。

    挂断电话,李峰看向阿飞:“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阿飞点头。

    杨兮兮和高天、云蓉,自然还是留在房间。

    二人乘坐电梯下到六楼,走廊两旁,是一个个的大厅。

    台球室、休息室、棋牌室……

    阿飞没有在棋牌室外停下,而是在一个挂着‘正在装修’牌子的大门外停了下来。

    推门开大门,里面是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两个满身油漆的大汉正坐在一旁抽烟。他们的旁边,则丢着个油漆桶。

    “有事?”

    见二人进来,其中一个大汉瓮声瓮气的问了一句。

    阿飞从口袋里掏出张VIP卡,朝着对方晃了晃。

    那大汉呵呵一笑,重新坐了下去。

    阿飞则带着李峰直奔小房间的后门。

    打开后门,豁然开朗。

    里面,是一个面积达到了四五百个平方的大厅。

    大厅装修豪华,巨大的水晶灯,散发着洁白的光芒,在四周围的小灯配合下,把整个大厅照耀得明亮无比。

    厅内,摆放着大小不一的赌桌。

    有玩牌九的,有玩扎金花的,有玩梭哈的……

    大厅的周围,还摆放着不少联机的赌博机,以及几台赌球、跑马之类的大型赌博机。

    放眼扫去,大厅里说不上人潮汹涌,但也有三四百人之多。

    热热闹闹,叫喊声、高呼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所有人都是全情投入,眼中只有他们面前的赌具,再无别的东西。

    阿飞朝着一张牌九的台子努了努嘴。

    李峰不由瞧了过去。

    外围站着不少观众,并没有那三个学生的踪影。

    不过,阿飞肯定是不会搞错。

    这三个学生,无疑是占据了一个位置。

    李峰和阿飞上前,稍稍用点力,轻轻松松便挤了进去。

    很好,正好挤到三个学生的后面。

    “两千,压两千。”

    正是下注的时候,一个叫林政的学生正在数钱。

    他们三人的面前,放着一叠钞票。看数量,应该不下一万。

    应该是赚了无疑。

    毕竟,其中一个学生是新带过来的。

    按套路,得让他先赢几次。

    赢了几次,而且赢得不少的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自己赌运好,或者自己眼光好,再或者是赌神转世,以为自己很牛逼。

    而几次下来,又都是赢,差不多也开始上瘾了。

    后面,就是割韭菜了。

    温水煮青蛙,慢慢割,不能割得太狠。

    太狠了,容易把人给吓懵。

    慢慢来更稳妥一点,更容易把对方拉下水,而且随着上瘾程度越来越深,沉得也越来越深。

    如果耐心够好,甚至隔三差五还应该让对方小赚一笔,输得差不多的时候,甚至让肥羊再大赚一笔,这样不仅可以加深上瘾程度,还能让肥羊产生只要运气好,就能一把捞回的印象。

    而且,这里还有其它娱乐设施。

    赌博赚了钱的人,花钱向来豪爽。想要做得不动声色,甚至可以让肥羊保持小赚一段时间,只是引导他把钱都花在别的地方。

    一直到差不多之后,再根据对方的经济情况,让他输一把比较大的,再引导他找赌场借点钱。千八百块都行,有一就有二,最好能让他在借了钱之后又小宇宙爆发一下,大赚一笔。

    这就跟首充大礼包一样。

    很划算,很值得,下次要是输光了,保管肥羊首先想到的不是黯然回家,而是再借一笔。

    接下来,就是越借越多,越借越多,直到欠下一屁股债,赌场拒绝再借的时候,肥羊才会开始后悔。

    可惜,那时候后悔已经晚了。

    做生意欠了货款什么的,说不定还能赖掉、拖掉。赌博欠了赌场的钱,除非举家出国,否则早晚要被找到。

    像‘全职业名师学校’的学生们,家不在附近的,再或者欠款太多的,肯定得拿出什么抵押出来。

    没抵押品,如果是优质肥羊,果照、借条、承诺书什么的肯定不能少。

    以后,慢慢榨油就可以了。赌场的钱,可不是没有利息的。至于利息是多少,还得快的话,一千块的借条给个九百,那没给的一百就是利息。要是还得慢,甚至可能要到几年后才能还,利息是多少,赌场老板都说不清。反正看对方的收入来定,有把柄在手,对方赚多少,留点生活费给对方,剩下的也就是利息了。

    “会不会太多了?”那个新带来的,叫做刘广的学生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不多,我们手气旺。”另一个叫马玉峰的学生,语重心长道:“手气旺的时候,就该下重注,只有这样才能赚得更多,不会浪费运气。”

    “那就两千!”

    刘广点了点头,反正今天已经赚了七八千,这把输了也没关系。

    林政将一千块数出,放在下注的区域。

    周围的观众们,虽然没有上桌,但也可以下注。

    多的几百,最低一百。而占据一方的赌客们,就要大气得多,少的也有五六百,多的高达两三千。

    当然,这所谓的多,只是相对于在场的赌客们而言。一些赌风热烈的地方,一到过年,扛着麻布袋上赌桌的都不是少数。

    一把压两三千,只是毛毛雨。

    很快,牌九发了下来。

    刘广拿了一个,林政拿了一个。

    二人都没看,而是伸出手指在下面摸了几下。

    刘广有些紧张的问道:“要什么?”

    “七七八八!”林政不假思索道。

    “真的?我是八点。”刘广喜道。

    “拍出来!”林政示意道。

    刘广将牌九重重拍着桌上,一个红八。

    “看好了!”

    林政咧嘴一笑,见他手上的牌九拍了出来。

    十二点,天牌。

    两个组合一起,天杠!

    刘广一拍桌子。

    两千块,稳了!

    周围的赌客们,下了注的都是喜出望外,没下注的则是叹息不已。

    这副牌在手,大过庄家的几率高达九成五以上。

    庄家等到所有牌九都亮出之后,也将手中的牌九翻开。

    八点!

    也很不错了。

    可惜,跟天杠没得比。

    “没错吧!我就说了,运气好就要下重注,不能浪费。”马玉峰拍了拍刘广的肩膀,一脸自得。

    刘广喜滋滋的点头,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林政一把抱住刘广的肩膀,嘿嘿道:“运气好,说不定咱们今天一天能赚到两三万。到时候,带你去个更好玩的地方,保管让你爽歪歪。”

    刘广兴奋点头。

    李峰碰了碰身边的阿飞。

    二人退出了人群。

    “看来,是在跟他们玩套路没错。这两家伙好,自己陷进去了,不断拉同学下水。”

    李峰已经决定开除马玉峰和林政了。

    沉迷赌博,甚至欠下一屁股债,他还会让二人的生活老师想办法开导二人。拉同学下水,虽然是迫不得已,却已经不值得原谅了。

    离开赌场,二人返回房间。

    再等了半个来小时,杨传杰才打来电话。

    “不是苍南市人开的,老板有点神秘啊!我居然查不出来,只知道在这酒店明面上的老板,是一个叫什么昆哥的家伙,也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直接拿钱砸出的关系和人手。不过,这昆哥虽然挺能打的,但说话比较冲,头脑也一般,要不是舍得砸大钱,不管是官面上还是本地的势力,都不可能让他这酒店开下去。这种人,做做打手还行,当老板肯定差了点。”

    李峰有些意外。

    原本还想查清楚底细之后,让杨传杰出面把这酒店给端了,弄清楚两名学生是不是真和他想的一样。

    结果,对方居然不是本地的势力,连杨传杰这个苍南市头号官二代也查不出酒店的真正老板是谁。

    盘算了一下,李峰沉吟道:“既然这样,我自己查查看。”

    “要查什么,或者要人生什么的,你打电话给我,我晚点跟王局长打声招呼,让他准备点人手。”杨传杰开口道。

    “用不着,免得打草惊蛇。”李峰摇头,别说还有阿飞在场,就他的实力,加上微型防护罩和一瓶防狼喷雾剂,绝对是横扫的存在。

    “也行,你看着办。”双方关系非同一般,杨传杰也没说什么客套话。

    “走吧!再去一趟。”

    挂断电话,李峰朝着阿飞示意。

    感谢为好书而来3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