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原因

第四百七十一章 原因

    李峰很好奇,‘全职业名师学校’的店铺,按他的构想,是给一些稍微有点经济基础的学生用来增加收入的手段。另外,也能让其它的学生们多一个兼职打工的场所。

    店铺的租金很低,上下两层,一层只有四十来个平方的店铺,一个月也就五百块的租金。一层八十来个平方的店铺,一个月一千的租金。这几乎等于白送一层了,要知道,二楼住宿的那一层,单租的话也需要五百块一个月。这等于租一层送一层,而且还是租二层送一层。

    这么优惠的条件自然不是白给的,不光各种商品的售价有硬性的规定,且毕业后就得原价转让出去。再加上人流量也只有一栋宿舍楼的学生和家属,一年的利润其实没多少,也就比打工好一些而已。

    这个刘安邦就算是有钱人,冒着被开除的风险,花个三十万要接手他的店铺,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原因你就别管了,三十万,你就说转不转给我舍友吧!”刘安邦不耐烦道。

    “干嘛非要租我这个店铺?三十万,我不愿意,别家或许愿意吧?”李峰问道。

    “学校招收的学生,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就你这头脑,估计是实在混不下去的那种吧?既然你想知道,那索性就告诉你好了。”刘安邦有些轻蔑道:“因为你是茶农专业,排在第三档的专业。我找过其它八家的老板,差的也都是第二档专业,有一个还是第一档专业。”

    李峰愕然,自己辛辛苦苦的想要让学校变得更纯粹一些。为此,绞尽脑汁想出只能刷卡消费、每月最多两千、不搞任何校办企业……结果,开学这才半个月,居然就开始有专业上的贫富差距了?

    瞧这鄙视的眼神,茶农专业低人一等么?

    他蹙眉道:“你再租一个店铺,恐怕是为了方便拉拢和结交那些专业好的同学吧?”

    “刚才还说你没头脑,怎么又聪明了?”刘安邦有些意外的看着李峰,他没想到,李峰居然光凭一个专业就猜出他的用意了。

    没错,他就是打算用来结交那些一档专业、现阶段还处在贫困阶段的同学。

    一家便利店,再把李峰这家书店改成饭店,吃喝与日常用品就全部搞定了,全部免费提供。而投资,顶多也不过百来万而已。

    哪怕结交到一个,这百来万都花得值了。更别说,结交的可远不止一个,起码一百起步。

    一百以上一档专业的同学都跟自己交情匪浅,甚至在校期间全是吃自己喝自己的,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哪怕什么都不做,以后只要经常联系一下增进点感情,等这些人在所在行业渐渐做出了成绩,那就是一个个无与伦比的助力。

    而这,还是最少的好处。

    他没那么傻。

    他会在毕业之后立即开家公司,趁着这些同学处在没有启动资金的阶段,把他们全部搜罗进去,将来的利益可想而知。

    再或者,直接投资这些同学,给他们启动资金,自己拿到一定份额的股份。

    刘安邦相信,假以时日,自己的成就,未必会比他所在天使投资专业的导师陆兴生差。

    “你胆子很大。”李峰平静的看着刘安邦:“就不怕我上报,直接让你被开除学校?”

    “你会这么做吗?”刘安邦晒然一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给自己惹麻烦这种事,没人会干。”

    “我会!”李峰很肯定的点头。

    刘安邦愣住了,这家伙,怎么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白赚二十万不转,告诉原因反倒愿意。打小报告这种事,对自己有好处,或者对方不知道也就罢了,没好处谁会去做?对方已经知道可能是你打的小报告,谁会去做?

    眼前这家伙似乎就会。

    特么是在模仿李老师吗?

    完全琢磨不透啊!

    他清了清嗓子,不悦道:“这对你没好处吧?”

    “有?”李峰点头。

    刘安邦嗤之以鼻:“难不成,你还想学校奖励你什么?”

    “这样,我就用不着见到你了,这好处足够。”李峰淡然道。

    “你真以为能把我开除掉?”

    刘安邦简直服了眼前这家伙。

    自己这是走夜路撞鬼了吗?

    居然碰到个这么小心眼而且胆大包天的人?

    不过是语气不太好,稍稍有点鄙视对方的专业而已。至于冒着被报复的风险,去得罪一个有钱人吗?

    有钱人,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可是很牛逼的。

    一箱子钞票砸出去,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就能有一百种方法把一个穷人给整得欲死欲活。

    “不能吗?”李峰不以为意。

    刘安邦不屑道:“因为你没证据。”

    李峰一想,似乎还真没证据。他的书店倒是会装摄像头,可问题是还没装。学校里面倒是装了不少摄像头,但眼下正在店铺里面。

    “所以,你告了也没用。”刘安邦的脸上露出抹嘲讽之色。

    “就冲你这表情和口气,我今天非告不可。”李峰干脆利落道。

    刘安邦想一头撞死。

    怎么就忘了这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小心眼加胆大包天。

    没错,去学校告他,没有证据是拿他没办法。可这样一来,学校就盯上他了,说不定连李老师都盯上他了。

    他看得出来,李老师那一系列的规矩,完全就是为了想让校内的学生们相处更纯洁,更简单一些。要是知道他在干这种事,一旦查到点证据,除非他就此收敛,放弃计划。再或者李老师的脾气和网上传言的那样好,否则,故意破坏李老师对学校的构想和规划,那还不把他一辈子的前途给钉死在墙上。

    他一个小小的富二代,别说现在,就算以后真如憧憬的那样成就不输给陆兴生,在李老师面前,也不过是两只手指头轻轻一捻就能捻死的存在。

    刚才那话,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结果,完全出错了牌,遇到个根本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的家伙。

    他的脸上,挤出了点难看的笑容:“兄弟,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太当真啊!我这人,也就嘴臭一点,人还是不错的。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我这人绝对是个不错的朋友人选。”

    “真是开玩笑?”李峰问道。

    “开玩笑,真的是开玩笑。”刘安邦脸上的笑容自然了许多,他忙不迭点头道:“开个小玩笑而已,这样,晚上我请你们吃饭。那家前天装修好的‘品一居’烧烤店不错,我昨天和今天都是在那吃的,晚上咱们再去尝尝。”

    “我不跟你开玩笑,说要告就是要告。”李峰淡漠道。

    刘安邦要崩溃了。

    刚才还一副准备吃软不吃硬,听几句好话就能和解的模样,这一眨眼,怎么又突然翻脸了?

    他有些气愤道:“做人别太过分了,搞得我好像真怕你一样?你得搞明白,没有证据,我只要以后老老实实的,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不过,这样一来,你就等于毁我前途了。毁人前途可是大仇,我愿多花三十万接手你这店铺,你说,我舍不舍出个百来万请人报复你吧?”

    “应该舍得。”李峰点头。

    刘安邦大喜,软的不行,果然还是要来硬的,他傲然道:“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当我没来过,咱们就此作罢。要不然,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清楚,你可以走了。”李峰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刘安邦松了口气,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虽然店铺没接手,甚至被吓得不轻,好在最终能够没事。

    他发誓,下次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定得先调查一下对方的性格再决定。吃一堑长一智,再遇到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也能有个心理准备。

    “别急,过来!”

    李峰朝着刘安邦招了招手,让他靠近一点。

    刘安邦心中一动,难道是想把店铺转让给自己?

    可看神情,又有点颐指气使的,不像谈生意想从自己这大捞一笔的态度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人心思难测,就算想高价把店铺转给自己,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也正常。

    “你说!”

    刘安邦上前两步,来到李峰近前。

    李峰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刘安邦被一巴掌扇趴在地。

    “你干嘛打我?”

    刘安邦捂着红肿的脸庞,心中郁闷无比。

    刚才还好好的,都没一言不合,怎么就突然打人了?

    你要模仿李老师,也不是这么模仿的。

    人家李老师那叫高深莫测,心思不是常人能够预料的。

    你这哪是高深莫测?

    你这是神经病啊!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李峰问道。

    刘安邦差点就点头了。

    他是真的觉得很委屈,这辈子,就没遇到过这种不讲道理的人。

    “你委屈,我还委屈呢!”

    李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就那么拖着他往店外走去。

    他办这个学校的本意,原是为了更方便收学生。后来想想,既然办了,方便收学生的同时,总要办好才行,不能弱了自己的名声。为此,这才绞尽脑汁设计规矩,这才每天辛苦面试。

    图点名声,容易么?

    才刚开学半个月,居然就蹦出个家伙来破坏规矩。

    他不生气才是怪事。

    “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我到学校去告你打人,你吃不了兜着走。”刘安邦觉得丢脸至极,这要是被外面一大帮人看到,简直没法见人了。

    李峰懒得离他,一路拖到门口之后,狠狠朝着外面丢了出去。

    砰!

    李峰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刘安邦就像一个麻布袋被甩了出去,砸在门口,摔得七荤八素,半天爬不起来。

    广告牌的安装师傅,来往的学生,全都围了上前,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滚开,都给滚开。”

    刘安邦好不容易恢复过来,见周围这么多看热闹的,顿时恼羞成怒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怒不可遏的瞪着李峰:“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告你,我身上的伤就是证据,周围这么多人也能证明。殴打同学,我看你会不会被开除。”

    “慢走不送。”

    李峰转身回店铺。

    “没办法开除他吗?”姜若欣问道。

    “当然有办法。”李峰笑道:“他舍友不就是最好的人证。”

    “那你还生气动手打人?”姜若欣面露不解。

    “一下没忍住。”李峰无奈道:“才刚开学没多久就暴露出没有想到的漏洞,就跟他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丢出去一样,我也有点恼羞成怒了。”

    姜若欣嫣然一笑:“你以前不也说过,平等是不可能真正存在的。哪怕是在一切规则都由你说了算的学校,也只能尽量让学校变得更纯粹一些,而不是变得更平等一些。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正常。”

    “我不是因为出现这种情况生气,而是刚开学就有人明知道我的想法,还钻我规则的漏洞,这是在藐视我。”李峰解释道。

    姜若欣哑然失笑,原来是因为觉得丢了面子而生气。

    李峰拿出手机,给阿飞打了个电话,大概解释了一下之后,让他处理这事。

    各种次要的职务需要从学生中挑选,而各种主要职务,则是从生活老师当中挑选。眼下学校才刚刚起步,生活老师们还没提拔起来,李峰又懒得自己去安排,索性就交给阿飞处理了。

    事实上,阿飞其实用不着自己出面。他现在,可是有五位助理负责给他处理各种事情。

    像杨兮兮、乔雪也是一样,都是安灵珊帮忙找的人。有了这些助理,将可以让他们有更多时间录制各种视频、语音文件,以及回答和总结学生们的各种问题。

    阿飞只需让助理查清楚刘安邦的舍友是哪位生活老师负责,然后让助理联系这位生活老师,让他出面搞定人证,再联系刘安邦的生活老师,告诉他处理决定就行。

    最后,李峰再以学校和李老师名义在微博发个公告就结束了。

    他觉得,光是开除可不够,有必要杀鸡儆猴,震慑一下那些想钻自己漏洞的人。

    打完电话,李峰继续卖他的苦力。

    另一边,刘安邦也在联系他的生活老师。

    他打算先发制人,先让学校把李峰给开除了。

    和李峰一样,他也觉得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对方。

    茶农这个职业,在他看来没什么前途,被开除也算不得什么太大的损失。

    不过没关系,他有钱。

    只要查到对方的身份,有的是办法报复。

    丢了个这么大的脸,必须让这家伙知道有钱人不好惹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