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波澜不惊

第四百六十六章 波澜不惊

    “爷爷好!”

    见刘老面露迟疑之色,云蓉甜甜的喊了一声。

    “好、好……小姑娘真漂亮,真懂事。”

    刘老不好意思拒绝了,小姑娘这么漂亮可爱、乖巧嘴甜,又不是什么军国大事,明知道里面有问题,他也只得一头钻进去。要不然,让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女孩伤心,那负罪感实在太重。

    云蓉又是甜甜一笑,上前拉着刘老的手。

    旋即,冲着高天瞪了一眼。

    高天连忙上前,假惺惺的搀着刘老的另一只胳膊:“爷爷您慢点,这地砖不防滑的,而且有水。”

    “好好,我慢点走,我走慢点。”刘老笑呵呵的点头,到了他这个年纪,天伦之乐才是最有意思的。左边一个小帅哥,右边一个小美女,爷爷喊个不停,简直不要太舒坦了。

    “爷爷,你手上的老茧好厚啊!你应该很有力气吧?”云蓉边走边问道。

    “那是!”刘老得意起来:“别看我年纪大了,一般二般的成年人,力气照样没我大。”

    “哇,好厉害……”云蓉宛如一个天真的小女孩,眼中闪烁着惊讶和崇拜的目光。

    “那是,待会儿爷爷给你们讲讲我年轻时候的故事。”刘老觉得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这么天真可爱的崇拜目光,又是纯天然无污染,抵得上他年轻那会儿开表彰大会,在几千上万人双羡慕的目光中获得勋章了。

    “嗯嗯嗯!”云蓉的小脑袋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动起来。

    一老二小,后面再跟着护卫,一路远去。

    李峰啧了啧嘴,小丫头有点狠啊!路上就开始给刘老下套了,而且还是下力气这种套。

    刘老不清楚,他可是非常明白。

    一个熊孩子,一个腹黑小魔女,整起人来,可都是很有一套的。尤其是腹黑小魔女,连熊孩子这种生物都能整得哭爹喊娘,更是堪称无敌。

    偏偏,两个还都是不需要才华,靠脸就能混饭吃的存在。

    纵使刘老能够看出二人的意图,只要不太过分,哪怕那缕修剪得很飘逸的长须被扯掉了一半,恐怕也只能哭笑不得的认了。

    这就小屁孩的优势。

    当然,小屁孩也是没轻没重的。就像云蓉,人家七八十岁的一个老人家,下套居然是从力气着手。

    李峰不用想也知道,这腹黑小魔女铁定会说动刘老卖卖苦力表现一番他的力量,搞不好就得闪到腰什么的。

    还好乔雪在这,要不然真整出什么大问题,那可就不美丽了。

    目送一行五人离开,李峰打起精神,和姜若欣继续招呼过来的客人。

    眼看快到十二点,客人们差不多都已经到齐,婚庆公司的主持人找了过来。

    二人稍稍准备了一下,万众瞩目中穿过鲜花扎成的拱门,走进婚礼大厅。背景音乐适时响起,二人没要什么伴郎伴娘,也没什么童男童女,携手而行。

    “没意思,唢呐喇叭多过瘾!”七号桌,刘老忍不住发了句牢骚。同桌的几位老人,颇为赞同的点头。

    云蓉和高天顿时不乐意了,二人互视一眼,决定加快进度。

    “爷爷,听说以前的人都喜欢喝酒,是不是真的呀?”云蓉问道。

    “大老爷们,哪有不喝酒的。”刘老笑呵呵的摸了摸胡须。

    “那么难喝的东西,也有人喝吗?”高天一脸震惊。

    “酒怎么会难喝?”刘老连连摇头:“我告诉你们,那是你们不懂怎么品酒。真正的好酒,入口甘醇,回味无穷。”

    “爷爷的酒量很好吗?”云蓉好奇道。

    “那当然,爷爷年轻那会儿,烧酒都是一碗一碗干的。”刘老忍不住吹嘘起来。

    “哇!”

    两人都是满脸崇拜。

    似乎是想了一下,云蓉问道:“那爷爷现在能喝多少?”

    “怎么也得一两瓶吧!”刘老不假思索道。

    “真的?这么难喝的东西,爷爷能喝一两瓶?”二人都是满脸不信,眼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很直白——你在吹牛逼。

    云蓉还很明显的撇了撇嘴。

    “不信?我告诉你们两个小家伙,别激我,我还真能喝一两瓶。”刘老哼哼道:“比喝酒,我从来就没输过。”

    “吹牛谁不会,我还说我能喝三瓶呢!”高天不满意道。

    “行,我今天就喝给你们看。”刘老半真半假的拍了拍胸脯,旋即笑呵呵的看向同桌的乔雪:“小姑娘,没问题吧?”

    乔雪假装没听见。

    刘老刚才的话,显然也把她给得罪了。只不过对方是个老人家,而且身份也极高,她不好说点什么而已。

    刘老吃了个瘪也没放在心上,他算彻底看明白了,这两个小家伙,肯定是得了李峰的授意,要整他的。

    没关系!

    反正乔神医就在同桌,真要喝出了什么问题,立马就能药到病除。说不定还能跟乔雪拉上点关系,让她索性再开几幅养生的方子过来。

    事实上,他们这一帮老人家千里迢迢跑来这里,一来是给李峰面子,二来也未尝没有通过李峰,找乔雪求一个养生药方的想法。

    再加上两个小家伙的面前,他实在放不下面子,那就让他们整呗!

    “这可是您说的?”云蓉赶紧开口。

    “没错,我说的。”刘老拍着胸脯:“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说过的话一定要认。”

    二人互视一眼,皆是面露喜色。

    先把这老头灌醉,然后再让他表现一番力气,不说闪了腰,起码也能让他的胳膊疼上好几天。

    完美!

    婚礼台上,主持人还在激扬顿挫的说着一些赞美之词,时不时还问上二人一句。

    好在李峰事先就交代过自己二人不善言辞什么的,主持人也没让他们说什么心路历程、结婚感言之类的,只需偶尔应上一句就行。

    二十几分钟后,在热烈的掌声中,主持人宣布婚宴开始。

    李峰和姜若欣则开始挨桌敬酒。

    李峰的酒量不怎么样,也就几瓶啤酒的量。今天是自己结婚的日子,少不了豁出去一回。

    好在有个神医学生,这种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酒是真酒,没有任何作假。只不过,李峰事先已经吃了乔雪配好的解酒药,眼下的酒量堪称千杯不醉。

    一桌一杯,都是一口干掉。简单利落,豪气万丈。

    “我说李峰啊!你瞧瞧,你瞧瞧我这张老脸。”

    到了七号桌,刘老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指着自己满脸通红的脸庞,有些醉醺醺道:“都是你做的好事。”

    “来来来,我敬诸位一杯,感谢大家千里迢迢能够前来参加我的婚礼。”李峰没接茬,他也不傻,岂会看不出刘老这是在故意装醉。虽然没工夫去想这老头想图谋点什么,但直接不接茬就行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不厚道,医生说我不能喝酒,你瞧瞧,我为了给你捧场,这都喝一瓶了。来来来,我今天豁出去了,胃出血也要陪你们再干一杯,祝你们白头偕老!”刘老拿起酒瓶,直接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满满的白酒。

    李峰懂了,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乔神医。

    肯定是乔雪不怎么搭理,想让他说几句好话。

    李峰又不是真跟刘老有什么矛盾,相反,也算有好几年的交情了。这也是刘老过来就叽叽歪歪四处挑刺,他也找来高天和云蓉过来招待。另外几位过来,都是客客气气说着好听喜庆的话,他也是客客气气热情招待的原因。

    李峰先干为敬,而后拍了拍乔雪的肩膀,朝她点了点头。

    随后,又冲着云蓉和高天使了个眼色。

    一码归一码,有乔神医在,喝醉可不够,怎么也要让高天和云蓉多折腾一番才行。

    敬完七号桌,二人又奔向八号桌。后面,两位堂弟堪称最佳服务员。不仅要负责给二人倒酒,偶尔还得陪着喝上一两杯,顺便挡一挡某些捣蛋鬼弄出来的鸡头、红酒、菜汤之类东西调配出来的恐怖毒药。

    一点左右,未免人多出现什么意外,刘老六人找个警卫员跟李峰打了个招呼之后,先一步分批离席。

    才半个来小时,刘老这回不是装醉,而是真喝醉了。走路都需要警卫员搀扶着,一摇一晃,一只手还时不时揉一下老腰,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过,脸上却是喜气洋洋。有了李峰的授意,乔雪自然也没再摆乔神医的架子,跟他提了一句有空的话可以去她的仁医堂坐一坐,她给仔细把下脉,看看能不能开几个药方出来。

    年轻人喜欢说老了活着没意思,不如一死百了。可真要老了,哪怕孤苦无依,浑身病痛无数,也会努力的活下去。

    越是接近那未知的死亡,越是害怕和想要远离。

    乔雪这一句话,对刘老而言无疑是天大的福音。

    ……

    酒宴这种东西,不是谁都喜欢参加的。

    刘老他们打头阵离席,立马就有人效仿离开。

    然后,连锁反应就这么产生了。

    一点半左右,除了几桌拼酒拼得火热的,其余都走得七七八八,这让李峰有些哭笑不得。

    再折腾到两点左右,拼酒的也拼得差不多了,婚宴终于散场。

    只有中午一顿酒宴,闹洞房什么的,自然是不存在的。

    姜若欣倒是彻底解放,可以回家休息,李峰却还得招待那些亲戚和同学。有的是今天就走,有的则还会再住一晚,各种陪还得继续。

    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李峰才稍稍解放了一下。

    也只是解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又得早起,陪吃陪聊,安排车子送人,直到中午,所有人都回去了,他才正式轻松下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算不上轰轰烈烈的婚礼。

    不过,说风风光光倒也能说得过去。

    毕竟,各种开销加起来,总共可是花了二十来万。这在小县城,已经算是很豪气了。

    最让李峰和姜若欣满意的,是整个过程平平稳稳、波澜不惊,婚礼前后都没遇到什么诸如堵车、下雨、婚闹之类的烦心事。

    当然,更没出现电视里经常出现的桥段,突然蹦出个家伙,反对他们二人的婚礼。

    李峰无聊的时候甚至想过,真要出现这种情况,自己会怎么做。

    在家住了三天,过完元宵之后,李峰和姜若欣再去了趟丈母娘家,住了一晚,开始忙活着搬迁的事情。

    所谓的搬迁,其实也不过是把一些用习惯了的日常用品带去学校的新家而已。

    比起‘园艺培训班’,二人在‘全职业名师学校’的新家,可就牛逼得多。

    那是一栋占地面积达到五百多个平方的三层别墅,不仅建筑面积和房间比‘园艺培训班’多出不少,且材料和装修都远远甩了‘园艺培训班’十条街。

    更重要的,是外部环境。

    泳池球场,小桥流水,石路凉亭应有尽有,且四周围是一片翠绿的竹林。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堪称人间仙境。虽然还没完全达到李峰的要求,但也只是整体面积小了一点,布局稍差一点韵味而已。

    没办法,他眼下还没有建筑设计方面的学生,只能将就一下。等以后有了这方面的学生,再重新设计和重建就行。

    这之外,还有个特别之处,就在于别墅旁边的车库里,有个地下通道。

    这通道全长两千米,几乎贯穿大半个学校,另一头则直接在宿舍楼一层的一个店铺内,用来方便李峰和姜若欣以后进出竹林。

    二月二十五号,李峰和姜若欣,以及一众学生正式搬迁到了‘全职业名师学校’。至于还需要上学的高天和云蓉,李峰则帮他们办理了住校手续,让他们上学期间住在学校。

    二人的训练任务方面,则是等他们周五傍晚回来以后再统一安排一周的训练任务。

    “漂亮是漂亮,舒服是舒服,可这打扫卫生就头疼了。”

    对于新家,众人都极为满意。唯一一个不满意的,就只有冯阿姨了。

    “放心,我跟兮兮会给你帮忙的。”姜若欣笑着安慰道:“而且,偷偷告诉你个好消息。常山大叔虽然现在还是主攻汽车防撞器的成本,但已经开始抽出一部分时间和精力研究智能机器人了。打扫卫生这种事,只是小功能。”

    冯阿姨啧啧称奇,还好,自己用不着担心失业问题。

    感谢胖子爱包子、我爱羊羊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