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小心眼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小心眼

    再跟刘老扯了几句,李峰挂断电话。

    只是限制一下外国学生的数量而已,李峰并没放在心上,很快就将这事给抛到脑后,回去继续拉他的彩带。

    忙忙碌碌折腾了几天,总算过大年了。

    小时候过年是最高兴的,因为有红包可以拿,还能邀几个小伙伴四处乱窜。现在就没什么意思了,只有发红包的份,小伙伴们也更热衷于开个房间一起打牌、推牌九什么的。

    李峰对赌的兴趣已经不大,偶尔玩一次还好,玩个两三次就得感觉寡淡无味。没办法,太有钱了,赌博的时候完全找不到那种赢钱的畅快和输钱的郁闷。

    结婚的准备工作搞定之后,李峰整天里除了吃就是睡觉。一直到正月初一之后,需要开始到处拜年,才重新忙碌起来。

    正月初七,上午,李峰打开邮箱扫了眼。

    好家伙,邮箱是十二点开通的,才十来点,居然就收到两百多万份报名表格了。

    按这架势,三天时间,极有可能收到上千万份。

    李峰掐着指头一算,面试一个十秒钟,一分钟等于六个,一个小时就是三百六十个,一天算十个小时,那就是三千六百个。

    一千万份,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面试完。

    李峰先前还觉得自己扫一眼就能面试一个,几百几千万个面试者都不算事,掐着指头一算,才发现庞大的数量面前,任你速度再快也没用。

    “看来,还得再压缩一下面试时间才行!”

    李峰微微皱眉,人数肯定没办法,总不能让网友们别报名了。唯一的办法,就只剩下压缩面试的时间。

    不过,再怎么压缩,也得三五秒的时间才行。真要总数量过千万,同样也还需要半年的时间,而且还是一天十小时的面试下去。

    刷了快两个月的头条,有点用力过猛了。

    “实在不行,只能发个公告,分批进行了。”

    李峰有些无奈,这也算系统的一个缺点吧!没办法大范围查看,也必须见到本人才能查看。

    等到三天的报名时间结束之后,再一看通过的报名人数,跟他预料的差不多,一千万出头。年龄最低的刚好二十,年龄最大的,八十八岁。

    也正是报名截止日这天开始,陆陆续续开始有同学过来,李峰整天忙着安排食宿,陪玩陪聊,连给姜若欣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好不容易熬到正月十二,最辛苦的一天来临了。

    方子翰在洛杉矶,最喜欢跟媒体吹牛逼说他三点半就起床练球,比当年的科比还勤奋。李峰这回见识了一下两点半的县城是什么样子,苍穹如墨,点缀着亿万的钻石。昏暗的路灯下,平静犹如乡野。

    婚车扎花之类的事情都有婚庆公司准备妥当,李峰梳洗一番,被塞了两个包子之后,表哥表弟、堂兄堂弟们已经把各种迎亲需要的物品装车,猪头、鲤鱼之类的一大堆,迎亲的车队很快便一路浩浩荡荡的出发。

    总共十辆车,都是亲戚朋友的。豪华车队自然算不上,李峰的亲戚当中,也就大表哥是土豪。所以车子大多是十几二十万的,还有辆五菱宏光,但头车还是很牛逼的,大表哥的劳斯莱斯幻影。而且,还找常山集团定制了特殊防撞器。

    普通的防撞器,五十万搞定。而特制的防撞器,持续能力更长,防御力更强,售价翻了十倍。光是这一个汽车防撞器,就值五百万。

    “马上就要结婚了,感觉怎么样?”车上,大表哥好奇的问了一句。他虽然左拥右抱,却一次婚礼都没办过。

    “很累。”李峰实话实说,虽然大部分事情都用不着他操心,但这几天也是忙前忙后,累得不轻。

    “我还以为能听到什么很激动、很兴奋、很紧张的话……”大表哥耸了耸肩。

    “多少也有些吧!”李峰也有些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情绪,凌晨三点,脑袋有点迟钝。

    “你那培训班办得怎么样了?”大表哥问道。

    “还行,又轻松,收入也不错。”李峰笑道。

    “没兴趣跟我做吗?”大表哥解释道:“我打算回国内发展了。”

    “你的中餐厅跟超市不是在美国很火吗?”李峰意外道。

    “那还多亏了你帮忙请方子翰给我宣传,要不然,我这两年哪能发展那么快。”大表哥啧啧道:“不过钱赚多了,也就不怎么太在意了。天天在美国飘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再说,回国发展也不是不要美国的产业,反正已经进入正轨,只要方子翰的名气还在,我那些中餐厅跟超市就不缺人流量,照样隔三差五开分店。而且,方子翰在华夏的名气更大,我要是在华夏开餐厅和超市,发展起来同样很容易。”

    李峰点头。

    “就是方子翰那里,他隔几个月去我那中餐厅露一面,帮我宣传一番,这几年就没断过,我总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大表哥有些无奈道:“可要说给他代言费吧!他又坚决不要,只说同是老乡,那点代言费看不上。我性格你也知道,欠人情不还,心里不舒坦。”

    “没事,我真跟他很熟,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李峰摇头:“实在过意不去,自己记得就行了。”

    大表哥点头,他打了个哈欠:“昨天十多点才睡觉,两点就起来了,我先睡一觉,你也抓紧时间睡一觉。小城,快到了叫醒我们两个。”

    “行,你们睡吧!”负责开车的表弟应了一声。

    李峰也点了点头,往后排一趟,闭目打盹。

    可惜,虽然有点困,却始终没办法睡着。

    一直到六点多钟,车队终于到了苍南市,而后火急火燎的赶到清水小区。

    就算速度快,起码也要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姜若欣的亲戚、同学们也没闹腾,堵门收红包什么的,一两分钟也就放众人进来了。

    一身婚纱装的姜若欣,再加上略施粉黛,犹如仙女一般。

    再折腾了十多分钟,卸完东西,把一些陪嫁搬上车,车队马不停蹄的出发返回县城。

    还好,一路上没遇到堵车,十一点不到,车队便到达预定的酒店。

    李峰和姜若欣找了个房间稍稍休息了半个小时,再出来的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客人进来。

    二人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一人拎着个包,跟着老爸老妈一起迎客,顺便收红包……

    李峰大婚,学生们自然得全员到齐。除了小胖子这个小舅子之外,常山他们都是结伴而来。为了不让人认出,皆有化妆,林思芸甚至还带了副火红的假发过来,搞得李峰和姜若欣差点没认出来。

    “恭喜恭喜!”

    高天第一个冲上前来,将一个干瘪瘪的大红包豪气万丈的拍到李峰手上。

    紧接着云蓉上前,又是一个干瘪瘪的大红包。

    然后林思芸、乔雪、楚胜男……

    统统是一个干瘪瘪的大红包,而且,红包的造型都是一模一样。

    李峰无语,虽然他事先跟众人打过招呼,用不着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随便包个红包就行。

    可这也太随便了,凭手感再加上预感,他能肯定里面绝对是六十六块六毛六。

    没错,六分!

    他摸到里面有不少小小的硬币。

    他算看出来了,这就是故意的。

    这帮家伙,肯定是为每年只有166.66的过年红包而报仇。

    何必呢!

    都是大富豪,就算是高天和云蓉,李峰每个月给的零花钱也都有两三千,计较一个过年红包干嘛。

    这小心眼,都被云蓉和乔雪给传染了。

    “进去吧,给你们安排了第六桌和第七桌。”李峰提醒道。

    众人点头,纷纷进到酒店。

    李峰将红包塞进包里时才发现,红包的背面似乎都写了不少字。

    拿起来一看,都是些常见的祝福语,密密麻麻,整个红包的背面都快挤不下了。

    李峰不由会心一笑,继续和姜若欣招呼客人。

    “哈哈,我没来晚吧?”

    门口,刘老走了上前。他的身后,跟着个面貌普通,但隐隐透着股英气的年轻人。

    “没来晚,等您老很久了,我这就安排两个人招呼您老。”李峰笑得灿烂无比,他拿出手机,准备给高天打个电话。

    “不用不用,我说过不会给你添乱的,有好酒,晚点陪我喝几杯就行!”刘老大气道。

    “应该的,必须得安排人招呼。”李峰也被云蓉和乔雪的小心眼给传染了。

    “随便你吧!等下还有六位要过来……”刘老小声道:“都是很久不在电视上出现过的,加上都装扮了一下,所以你也用不着担心会被认出来。”

    “这么给面子?”李峰有些意外。

    “你做出的贡献还是有目共睹的,这点面子要是都给不了,那太说不过去了。”

    刘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怕被一锅端,都是陆陆续续一个个过来的,你也用不着太刻意招待,找张桌子把我们安排在一起就行。我们蹭半顿就提前走人,记得早点过来敬酒。”

    “行!”李峰点头,他虽然怕麻烦,但一帮老头子千里迢迢跑过来蹭半顿婚宴,该给的尊重还是不能少的。

    当然,该让高天和云蓉招待的,也还是要招待的。

    再次拿起手机,李峰刚打开屏幕,刘老把他拽到一边。

    “我说,我前几天还跟你说过要给外国佬学生传输咱们华夏习俗和文化,你怎么才几天就变了?”

    “什么?”李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瞧瞧你们两个身上,一个西装一个婚纱,还有什么红地毯……这都是外国佬的东西。咱们华夏人结婚,应该是喇叭唢呐大红烛什么的……你得以身作则,做个表率,发扬和宣传咱们华夏的传统习俗与文化,让更多人模仿你。”刘老提醒道。

    李峰上下打量了一眼刘老,唐装、布鞋……很好,挑不到毛病,他没好气道:“您老这管得也太宽了吧?”

    “只是建议而已,你都穿这样了,要改也改不了,只是建议你以后稍稍注意一下细节。”刘老笑道:“我还指望等你享誉全球之后,想办法让外国佬说中文,穿咱们的唐装,跟咱们学拿筷子吃东西,过一年三节呢!”

    “看情况吧!”

    李峰不以为意,这种事,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更何况,华夏的习俗,也有些确实让人头疼。就拿结婚来说,真要按他老爸那边的风俗,那是要拜客的。

    弄两张椅子,两个蒲团,他跟姜若欣得全程跪在那里。从他的爷爷辈开始,再到他的堂兄那一辈,见一对得磕一次头敬一次酒。

    他跟姜若欣不乐意,被拜的人其实也高兴不到哪去。因为受拜的时候,可是要另外再给红包的,还要防着旁边的人捣乱,搞不好刚坐下去,椅子就被谁抽掉了,或者一碗酒泼了过来,再或者脑袋被谁给敲了一下。

    还有个最牛逼的地方,就是那敬酒的碗。

    前年的时候,李峰一个堂弟结婚就这么搞过。敬酒的碗就两个,受拜的人这个喝一小口,那个喝一小口,从头到尾就没换过碗……李峰因为是同辈堂哥的原因,是最晚受拜的那一批。

    他当时咬着牙喝了一小口,那里面的啤酒,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黏黏糊糊,完全就不是啤酒味……那一刻,他的心理阴影面积绝对能够笼罩整个华夏。

    他一直觉得,有些东西,该淘汰和改进的,还是要淘汰和改进的。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免得到时候又说我管得太宽。”刘老招呼道:“我去哪一桌?”

    “跟我那些学生们凑两桌好了,我打个电话,找两个学生负责招待你。”李峰笑道。

    “这个好!”刘老忙不迭点头:“你那帮学生,个个都有大出息,个个都是大人物。让他们过来接我和招待我,也算我的荣幸了,这面子给得足!”

    “那是,刘老喜欢就好。”

    李峰呵呵一笑,直接拨通高天的电话。

    等到高天接通,然后背对着刘老,小声道:“跟云蓉过来一趟,带个很有身份的老人家去七号桌,你们两个负责招待他。差不多就可以了,别太过分。”

    “秒懂!”高天还是很有默契的,尽管李峰没有事先跟他打过招呼,但李峰让他和云蓉接待客人,还交代差不多就可以,原因换谁都猜得出来,区别只在于反应速度。

    “很好!”李峰挂断电话,笑着看向刘老:“人马上就过来了,稍等。”

    刘老点头,有些疑惑李峰干嘛要背着他打电话,而且声音那么小。

    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却又想不明白不好在哪里。

    一直到三分钟后,眼睁睁的看着高天和云蓉小跑过来,他终于知道不好在哪里了。

    李峰笑呵呵的看着他,暗暗猜测着他的心理阴影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