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李峰奖

第四百二十六章 李峰奖

    林思芸走了没几天,小胖子放假回来。

    整个人神采飞扬,很显然,在‘魔都金融贸易大学’,他过得非常滋润。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现在的小胖子,用杨兮兮的话来说,就是不可爱了,完全没兴趣再去捏他那圆鼓鼓的脸蛋。

    那胖嘟嘟的脸上,稚气全消。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稳重,自信的气质。

    胖子还是胖子,却已经不是那个同学在他坐下之前,突然抽掉凳子,能摔得他眼泪汪汪的胖子。

    一年的大学生涯,让他完全蜕变成一个可以跟老校长坐而论道的胖子了。

    原因,自然是他的‘魔都金融大学校友基金’正在以快得让人目眩神晕的速度膨胀。

    他的这个基金,不仅让全校师生受益匪浅,而且令整个魔都金融大学都在名声鹤起。林思芸扛起了海丰传媒集团,而小胖子,则是扛起了魔都金融贸易大学这所三流学校。

    他的存在,起码让魔都金融贸易大学的名声上涨了十倍以上。

    今年的招生,魔都金融贸易大学恐怕再也不用像往年那般头疼生源问题。

    这之外,小胖子的校友基金,前前后后也起码捐赠了三四千万给学校建教学楼和实验室。他现在,就是学校的财神爷。

    更让魔都金融大学师生们骄傲的,是曾经一度占领了魔都金融贸易大学的‘校园贷’,彻底销声匿迹了。这在任何大学,都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小胖子的校友基金居功至伟,它让绝大部分的同学都不缺零花钱,也给那些少部分定力低下,受不住诱惑欠下一屁股债的同学提供法律援助,让各种网贷公司和平台无利可图,懒得再踏足魔都金融大学。

    老校长,确实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趁着铜价还不算太贵,存上几吨。

    当然,也只是考虑而已,并未付诸行动。

    很多学校立有铜像,但大多是伟人,少部分则是学校的创始人。给该学校的学生立铜像,不是没有,但很少很少。想要做到这点,不仅需要该学生为学校做出巨大的贡献,而且还要拥有极高的社会地位才行。再不济,也得是位有资格成为历史名人的人。

    小胖子距离这两大条件,尤其是后者,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现在,顶多也只能在校志上留下浓厚的一笔。

    事实上,就算是前两个条件之外的小条件,小胖子也没达到。

    而这小条件,就是形象要好。

    学校门前立铜像,形象不好,那是会影响学校校风和形象的。

    一个充满书香气息的铜像,那会让整个学校都充满了书香气息。如果立的是一个大胖子,那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而且,造价也高。

    万里长征第一步,小胖子仍需努力。

    两天后,任于辉踏上“园艺培训班”。

    虽然两年下来,他已经来过不少次‘园艺培训班’,但再一次踏进大门,仍旧还是充满了兴奋。

    “怎么样?这次有多少个测试的小朋友?”李峰给他倒了杯茶。

    “总共三十二个。”任于辉矜持的笑了笑:“总能挑到一个符合您要求的。”

    “那可就未必了。”李峰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挑学生的条件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三十二个测试对象,虽然都是任于辉精挑细选出来的,但也不能保证绝对能从中挑选出一个。

    “那还是和上次一样,我把人都集中在不远处的大院子里?”任于辉也没太过于放在心上,跟李峰接触也有两年时间,对李峰的性格,他也算了如指掌,知道只要自己尽心尽力了,就算有什么错漏,李峰也不会怪他什么。

    李峰点头,他忍不住调侃道:“不会实际上是三十三个人,跑掉一个,变成了三十二个吧?”

    “同样的错误,怎么可能再犯一次。那一次,不是怕李老师怪罪,所以不敢说出来嘛!”

    任于辉尴尬一笑,这事恐怕算是他这个李老师办公室秘书长上任两年以来,犯下的唯一错误了。

    稀里糊涂,让一个测试者在火车站跑丢了。

    偏偏,还就是这个跑丢的熊孩子,最后成了李老师的学生,光想想都尴尬。

    李峰也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他问道:“第二期的学生,国家打算培养哪方面的能力?”

    “本来,按刘老他们的意思,经济学家培养得越多越好。如果您愿意的话,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全都培养经济学家再好不过。”尽管知道李峰的答案,任于辉还是忍不住把上面的意思再传达了一遍。

    李峰很干脆的摇头:“要那么多经济学家干嘛……”

    任于辉苦笑道:“那是您不知道高天的贡献有多大,他寒假的几个研究课题,以及上学时期,我用各种好处跟他换来的几个研究课题,都在逐步实践当中。而且,效果极为显著,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大范围实施。这种人才,对国家的经济,简直有着天大的好处。而且是越多越好,毕竟高天的精力和时间有限,就算以后只让他负责一些大框架方面的设计和构思,光凭他一个人也不够。”

    李峰微微摇头:“我可没兴趣培养两个相同职业的学生,而且,多安排一些经济方面有天赋的人给高天做助手,同样也能培养出一批相关的人才。”

    任于辉也没再多说什么,他继续道:“刘老他们的意思,是如果您不愿意再培养经济学家的话,那就培养个物理学家出来。”

    “可以。”李峰点头。

    任于辉笑道:“说到高天,据我所知,诺贝尔奖的评委,似乎把他提名了经济学奖的候选人之一。”

    “真的假的?诺贝尔奖提名不是不公开吗?”李峰有些意外,就他所知,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需要在经济领域做出巨大贡献才行。

    他倒是知道任于辉经常用各种好处诱惑这熊孩子做研究课题,却不知道这熊孩子做出来的研究课题,居然已经在经济领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不公开不代表查不到。”

    任于辉解释道:“因为高天年纪还小,而且您也说过不想让他那么早成名,等他成年之后再由他自己决定。所以他研究的那些重要课题,只是署个名,并没有公开他的信息资料,也跟那些财经方面的媒体打过招呼,让它们禁止宣传高天。尽管高天的贡献不小,但真正知道和关注他的,其实只有那些经济领域的人物而已。”

    李峰不由失笑道:“只是提名还好,若真的拿奖,那高天可就成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得主了。”

    “您打算让高天去领奖?”任于辉有些意外。

    李峰更意外:“难不成还弃奖不成?不想暴露身份年龄的话,找个人代领就可以了。毕竟是诺贝尔奖,国家不是挺在意的吗?”

    “以前确实挺在意的,不过,这不是有李老师您嘛。刘老他们的意思,是您不是要办学校吗?干脆,您索性也弄个‘李峰奖’出来,以您将来的名气,还不是轻轻松松把诺贝尔奖给压下去。”任于辉解释道。

    李峰哭笑不得:“这主意倒是不错,可把诺贝尔奖压下去,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信心。而且,听说诺贝尔奖带一点政治倾向,我就算弄出来某个面向全球的奖项,也只会尽量维持它的公平公正,不管是华夏人还是老外,全都一个待遇。”

    “有多少华夏人得奖没关系,重点是,这奖项的创建者是华夏人,以及这奖项是在华夏颁发。”任于辉开口道。

    “到时候看吧!”

    李峰倒是有些心动了,但总感觉有点不太靠谱。主要还是他的名气仅限于华夏,在国外,也就这次借常山小火了一把。

    真要弄个某某奖出来,然后颁发给某个外国人,人家觉得是野鸡奖,理都不理,那就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