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偷鸡

第四百二十四章 偷鸡

    倾雪公司的产品,从来就没有打折这么一回事。

    二十一瓶复合型气质香水,六千三百万,几分钟就被划走。

    换成百元大钞,连起来,可以绕苍南市的外围走上一圈还有剩余。

    哪怕是当成废纸去卖,那也有七百多公斤。

    结果,就换来二十一瓶香水。

    围观的群众们,都是感慨万千。

    人跟人,还真的没得比。

    他们已经属于普通人羡慕的富裕家庭了,可跟这些真正的土豪一比,又差了十万八千里。

    很快,两个不锈钢盆就摆在了杨传杰和诺克斯的面前。

    这是两个很普通的不锈钢盆,是专卖店的员工,跑步去不远处的一家小超市买过来的。

    可今天,它们是不平凡的。

    杨传杰快速拧开一瓶倾雪香水,将其倒入不锈钢盆中。

    那令人陶醉的香味,再一次让人沉迷其中。

    三百万一瓶,闻一闻都能值几百块了。

    可众人此刻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他们的目光,齐齐盯向杨传杰手中的空瓶。

    这个空瓶子,可是能值二十万。而且,大把的小明星、白富美抢着要买。

    斗富不常见,炫富可是无处不在。

    普通人炫吃了什么大餐、炫新买的衣服、炫儿女的考试成绩……

    小富之家炫去了哪国旅游的照片、炫房子装修、炫名包名表……

    土豪们则是无处不炫,随便发张照片,自家狗狗的狗粮、脚上的拖鞋……什么都能炫得飞起。

    炫富其实无处不在,之所以有人被点赞有人被骂,只不过是前者炫得不张扬,后者太过于张扬了而已。

    同样是一个复合型气质香水的瓶子,聪明人只会把它随手丢在梳妆台上,在自拍的时候,不经意间把梳妆台给捎带上。

    脑袋正常的,会拿起香水瓶来张自拍,然后配文:哎呀,又用光了,倾雪公司可真黑,心疼钱包三秒钟。

    脑袋不正常的,会拿起香水瓶来张自拍,然后配文:三百万一瓶,穷鬼和下等人是买不起的。

    谁都有虚荣心,不炫的,只是不好意思炫而已,炫一炫则是人之常情,而且有利于身心健康。可要是炫得太频繁、太嚣张,甚至开地图炮,那就成了哗众取宠和找骂了。

    当然,也有的是故意哗众取宠和找骂。一来自我炒作,二来,有人就是喜欢挨骂,骂的人越多越爽。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二十万一个的复合型气质香水瓶,本身就是倾雪公司请设计师精心设计,以及找雕刻大师用水晶精心打造的顶级工艺品,背后的含义又非比寻常。想买的人,排起队来,也能绕苍南市一圈。

    和众人所想的一样,杨传杰随手就将空瓶丢给了人群。

    抢到的人兴奋无比,没抢到的,则是羡慕无比,暗地里摩拳擦掌。

    这么嚣张的人,是很让人讨厌的。不过,有好处的话,留着回家再骂也不迟。

    诺克斯也有样学样,将一瓶复合型气质香水的喷头给拧下来,倒入到盆子里面。而后,意气风发,在无数人紧张和期盼的目光中,将空瓶子随手一丢。

    不管背地里怎么被骂,但那感觉,确实很爽。

    一旁,女伴则有些幽怨。

    倾雪香水不仅是华夏第一家国际知名的奢侈品品牌,而且还是最受贵妇、名媛和明星们追捧的奢侈品品牌。尤其是复合型气质香水,本身那令人疯狂、能让人气质得到明显提升的品质,再加上安灵珊几乎将所有利润全部用来运营和宣传,不仅令倾雪香水跃升顶级奢侈品品牌行列,更是让复合型气质香水成为荣耀、尊贵的象征。

    不喷一点在身上,贵妇名媛和那些女星们,都不好意思出门。不经意间晒一晒自己有多少个倾雪香水的空瓶子,也是贵妇名媛和那些女星们很喜欢的一件事情。

    诺克斯的女伴,也是其中之一。

    她觉得,这么多香水瓶,给自己多好。怎么晒,她都想好了。

    当成装饰品摆放在房间各处,然后请明星朋友来家里聚餐,再拍个聚餐视频发到网上,自然有大量网友发现这些香水瓶。要是炒作得当,甚至能够引导网友们用她的视频玩起找瓶子的游戏。

    她的名气,起码能因此提升一个级别。

    诺克斯随手就把瓶子丢给别人,这让她很不愉快。

    “再来!”

    杨传杰则是朝诺克斯竖起了大拇指,而后,快速拿起一瓶又倒进了盆子。

    然后第二瓶、第三瓶、第四瓶……

    一瓶香水不过三十毫升,也就让盆底湿润了一下。十瓶也才大半瓶矿泉水,勉强才到达到手掌的高度。

    诺克斯心中了然,他也没有任何一句废话,快速将十一瓶倾雪香水全都倒进盆中。而后,伸出手掌比了比,一副十一瓶完全不够洗手的模样。

    杨传杰似乎是被他的气势给镇住了,脸色稍稍有些难看起来。

    诺克斯愈发心中雪亮,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强,他抓起盆子的边缘,晃荡了几下,微微摇头:“还是太少了一点。”

    杨传杰有些难看的脸色愈发难看,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看着盆子里面的液体,脸上看起来似乎有些嫌弃:“确实少了点。”

    旋即,他又看向经理:“你们倾雪公司怎么搞的,送几瓶香水的速度也这么慢?”

    “这速度,确实让人有点失望。你们总部距离这边应该也就几分钟的路程,都五六分钟了,居然还没到。”

    诺克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经理连忙赔礼道歉,连忙调集香水需要时间,可能已经在路上了,稍等片刻就到。

    “算了,洗个手都这么难。我可没时间在这耗着,香水到了,直接打电话给我。”杨传杰掏出张烫金名片,随手丢给经理。

    这台阶找得好。

    诺克斯在心中给杨传杰点了个赞,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惋惜:“本来还想拼个痛快的,既然香水不够,那就再联系吧!只要你愿意,我奉陪到底。”

    “可以!”杨传杰点头,却丝毫没有找诺克斯要联系电话。

    二人似乎达成了某种不为人知的默契。

    “辛、辛经理,香水带过来了。”

    就在那些一个香水瓶都没抢到的人郁闷无比之际,天籁之音忽然响起。

    人群霎时分开,一个满头大汗,连喘气都显得极为困难的中年人大步而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手提密码箱的彪形大汉。

    卧了个槽……

    诺克斯的心脏,忍不住狂跳了几下。

    你们倾雪公司这办事效率,也太高了点吧?

    也就七八分钟,居然就赶过来了?

    虽说以倾雪公司总部到专卖店的距离,三五分钟就能赶到。可复合型气质香水又不是大白菜,光是调集香水,哪怕有倾雪公司的高层特批,正好总部又有货,也需要五六分钟的时间才能拿到吧?再过来,起码超过十分钟。

    “还好,总部就有货,我们直接开摩托车连闯两个红灯过来的,速度不错吧?”

    那中年男子朝着专卖店的经理笑道:“每种十瓶,总共是七十瓶,您点一下数。”

    辛经理点头,道谢过后,一脸期盼的看向杨传杰和诺克斯。

    诺克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连闯两个红灯,你特么又不是倾雪公司的老板,至于这么拼命吗?

    他扭头一看杨传杰,这家伙似乎傻眼了。

    心中不由一动。

    很好!

    拿出气势来,这是斗富,重点在于把对手给拼跪下。

    诺克斯豪气万丈的一挥手:“先给我来个十瓶,看看够不够。”

    哗……

    全场骚动,观众们再度亢奋起来。

    “好的!”辛经理又扭头看向杨传杰。

    在万众瞩目中,杨传杰的脸色变了几下,旋即瞪了眼辛经理:“十瓶,刷!”

    辛经理连忙陪笑着去刷卡。

    一眨眼,二人的面前,再度放着十瓶复合型气质香水。

    诺克斯似乎有扭转颓势的迹象,他感觉自己把主动权掌握在了手中。

    甚至于,他感觉现在的状态,有点像是在玩德州扑克,需要揣摩和掌握对手的心理状态。

    他其实已经打退堂鼓了,西夜传媒总资产数百亿美元,可他只是一个继承人,全部家当包括自己经营的生意在内,现在也不过一两亿美元。他最败家的一次,也不过是在拉斯维加斯输红了眼,三天总共输了一千多万美元。

    眼下,二十一瓶复合型气质香水,再加上两百六十万买个座位,已经快要超过那次败家的程度了。

    斗富的时候一掷千金,爽倒是很爽。可念头通达什么的,其实都是扯淡。就算古代的暴君们,把肆意妄为发挥到极致,都不敢说完全能够做到念头通达。

    诺克斯还没败家到那种程度,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既然心疼,又哪谈得上什么念头通达。

    所以,他把在赌场上的经验拿了出来。

    偷鸡!

    自己牌不好,有些舍不得了。没关系,对方的牌明显也不好。那就诈一诈,诈到对方弃牌。

    诺克斯神情自若,悠然自得的将一瓶瓶香水打开,倒入到盆子里。

    杨传杰明显有些迟疑,一直到诺克斯倒光了七瓶,这才咬了咬牙,也跟着开始打开香水瓶倒了起来。

    这让时刻在用余光关注着他的诺克斯愈发胸有成竹。

    十瓶下来,二人面前的盆子里,七种颜色混合而成的液体,又涨了一倍。用来洗手,勉强已经可以了。

    “再来十瓶!”诺克斯自信满满,根据以往的经验,他肯定杨传杰要弃牌了。

    可怜的美国富二代,他显然不知道,杨传杰去各大赌城的经验,可比他丰富得多。

    这家伙并不觉得自己是蛀虫有什么光荣的,可他却坚定不移的做一个蛀虫。

    年轻的时候靠老爹,年长的时候靠儿子。

    他都给还没出世的儿子规划好了,从小给他灌输要有孝心、自强不息、努力奋斗,人生需要追求和理想的信念。然后看情况,李峰要是看得上,愿意收做学生,那再好不过。要是看不上,那就等儿子十六岁左右,让他到安灵珊和陆兴生的身边学做生意去。

    以他的面子,二人自然会倾囊相授。学个几年,能力还不错了之后,再带儿子挨个往李峰的学生们那串一次门,恐怖的人脉就到手了。

    有能力、有人脉,本身又够努力有追求,再弄点本钱,想不发财真的很难。

    他估摸着,等儿子二十出头,他就可以开始啃儿子了。

    简直完美!

    所以,杨传杰觉得自己的最大任务,就是保持身心愉快,别活到四五十岁,还玩得动的时候就挂掉了。

    不考虑钱的因素,赌城绝对是个让人充满愉悦心情的好地方,杨传杰自然是常去。

    偷鸡这种事,他玩过无数次,也见过无数次。

    怎么让诺克斯越陷越深,这不难。

    杨传杰把演技发挥到了极致,他纠结,他欲言又止,他犹豫难定仿佛便秘一样难受。

    最终,他豁出去了,几乎是鼓起了全部了力气:“给我也来十瓶。”

    握草……

    诺克斯气得想跳脚,这傻驴,怎么就这么犟,何必死要面子活受罪,何必等事后气得想要剁手?

    真特么是害人害己啊!

    这毕竟不是玩牌,偷鸡成功,他能把对方的筹码收入囊中。

    眼下的情形,是就算偷鸡成功,他不光收不了对方的筹码,自己砸出去的筹码也有去无回。赢到手的,只不过是面子。

    面子诚可贵,金钱也重要啊!

    又要浪费自己十瓶香水的钱了。

    “感觉还是差了点,再来十瓶!”诺克斯朝着辛经理高声道。

    辛经理自然喜不胜收,她一边让手下赶紧去刷卡,一边又和观众们一样,满是期待的看向杨传杰。

    就连诺克斯也满是期待的看着他,只不过,诺克斯的期待和辛经理、观众们截然相反。

    大哥,你现在该认输了吧?

    “十……瓶,给我也再来十瓶!”

    杨传杰咬牙切齿,犹如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可惜,演技不够到位,眼睛不够红。

    不过也够用了,这话一出,诺克斯可谓失望透顶。

    这特么的,华夏的二代也太要面子,承受能力太差了,简直是一言不合就拼命。

    七十瓶,眨眼间就只剩下最后的十瓶了。

    诺克斯有些叫不出口,前前后后,他已经掏出去了四十瓶的钱,两千万美元就这么打了水漂,超过了他十分之一的身家。

    虽然他是西夜传媒的继承人,现在的身家算不得什么,但毕竟还没有继承西夜传媒。这就像他老爹能花三亿多美元,买艘在全球都能排进前二十的豪华游艇,他却只能买几百万的游艇。

    “不敢继续了吗?继续刷,那十瓶,我先要了。”

    杨传杰冲着辛经理挥了挥手,旋即,狠狠瞪着诺克斯。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诺克斯骂骂咧咧的推开人群,一路离开。

    嘴上没有承认,但这态度,无疑表明他认怂叫爸爸了。

    观众们顿感失望。

    杨传杰也有些意犹未尽,这才刚刚破亿呢!人家石崇跟王恺斗富,那才叫轰轰烈烈针尖对麦芒。

    李峰却觉得杨传杰的表现还不错。

    毕竟不像是在赌桌上,有一把回本的希望,却又没有太多的思考时间,一旦失去理智连命都敢赌。

    诺克斯也不是那种冲动到极致,脑袋一发热,都敢直接拿刀子捅人的人。

    他的头脑已经发热了,但明显是稳赔不赚,加上倒香水的时候又有不少时间让他进行思考,能够让他前后买了四十一瓶,足以说明杨传杰这个托儿很成功。

    托儿当中比较出名的酒托,在杨传杰面前就是渣。不提价格,光凭数量都能被爆得体无完肤。

    人人都是天才,只不过没找到自己的天赋在哪而已。一心想做蛀虫的杨传杰,可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