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抄热搜

第四百一十一章 抄热搜

    江柳市,康仁集团总部大楼。

    顶楼,董事长办公室,包景同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

    若李峰在场,光凭那茶香,就能第一时间判断出,包景同喝的是顶级云雾茶。

    二人的爱好,是一样的。

    凑一起,说不定能探讨一番。

    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已经十点多钟了,包景同不由皱了皱眉。

    说好了十点过来,人却没到,这让包景同对孟祥辉的印象大大折扣。

    换成往常,他直接就让秘书给孟祥辉去个电话,让他不用过来了。

    他最讨厌不守时的人,孟祥辉虽然不是他的手下,但他的医药公司却是靠康仁集团混饭吃。而且,现在也在替他做事。

    不过,他皱起的眉头很快就舒展开。

    今天不同。

    孟祥辉立了大功。

    乔神医已经在送去庆力市的路上,差不多明天就能到达庆力市。

    这可是滔天大功啊!

    别说迟到,送他一顶帽子,他都可以原谅。

    昨晚刚接到孟祥辉电话的时候,自诩定力非凡的包景同,可是直接就兴奋得跳了起来。

    豪宅、名车、美女……他都不缺,在绝大部分人眼里,他的人生已经圆满。可他并不满足,因为他觉得自己正当壮年,才四十多岁,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他要成为医药巨头,最起码,成为国内的医药巨头。

    可惜,康仁集团虽然在心血管、消化、麻醉、肿瘤和中枢神经领域都有所建树,但距离成为国内的医药巨头,始终还差了那么一小步无法跨出去。

    为了这一小步,他甚至把六个情人改成了两个情人,把热衷于收集古玩的爱好都改掉了,还是没有踏出这一小步。

    现在好了!

    乔神医在自己的控制当中。

    “那可真是个伟大的女人……”

    包景同轻抿了一口茶水,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这并不是恭维,毕竟乔雪并不在这里。

    在他的心中,乔雪确实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他实在很难想象,有多大的魄力,才会放弃那璀璨如岳的金山,免费把所有药方公布在网上。

    那些药方,可不是网上那些谁都说不清疗效,可能有效、可能无效的古方、偏方。

    都说中医不科学,不严谨,没有验证。乔雪公布的这些药方,虽然测试的数据不多,但疗效却是货真价实的。而且,适用于大部分的患者。少部分无效,或者疗效不强的,联系乔雪之后,稍稍更改一下药方,很快就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随着病例和根据症状不同用药不同的附属药方越来越多,这些药方已经不止是华夏,而是正在疯狂朝着全世界扩散。相关的药材,国内已经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以上,这还是国家介入的缘故。

    至于国外,价格已经翻了数倍。饶是如此,也比同类型的药品要便宜得多。

    更重要的,是这些药方能够治愈,而不是控制、延缓。

    每一张公开的药方,都是一座金山。

    “何必呢,何苦呢……你就算对钱没兴趣,但跟我合作,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事,我都帮你完成不就行了?非要逼我找人把你绑过来。”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老老实实合作,我还能给你小范围的自由,甚至帮你完成想做的事情,帮你得到想要的东西,锦衣玉食的供着你,要是继续违逆下去……”

    包景同的眼中,闪过一抹阴冷。利益面前,他从来都不介意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更别说,利益庞大到了让谁都无法拒绝的程度。

    他找孟祥辉过来一趟,正是为了商量如何让乔雪老老实实研究别的药方,然后提供给他。

    只要能得到乔雪后续研究出来的药方,别说成为国内的医药巨头。十年八年之内,包景同有信心带领康仁集团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医药巨头。

    “真正能够一夜暴富的,不是那些互联网企业……而是医药行业。”

    包景同的心中激情如火,能够治愈肺癌、肝癌的药,一百万不贵,一千万也不贵,就算一个亿,照样有人买。只不过,医药行业反垄断比较严厉,卖不了那么高的价格而已。要是没有反垄断,可以随便定价,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跟医药行业一较高下,那些互联网巨头全都是渣渣。

    可卖不了天价,可以卖高价。

    比毒品的利润稍高一筹,这在一些垄断药物、垄断医疗器械方面,是很正常的。毕竟,医疗行业的研发投入也不低。

    没有多少研发成本,利润丰厚,受众群体庞大,而且属于除非不想活了,否则砸锅卖铁也要买的东西……包景同觉得,自己可以研究一下到哪买个小岛,建一个私人王国了。

    “首先,一定要春暖花开,四季如春……”

    手机铃声打断了包景同的思绪,他有些恼火的起身,将办公桌上的手机拿起来一看。

    是公关部的经理杨露打过来的。

    “什么事?”包景同有些不悦的开口。

    “董事长,咱们遇到大麻烦了。”杨露有些急切道。

    “什么麻烦?”包景同很淡定,他的定力一向很好。更别提,乔神医已经控制在手,就算杨露告诉他,集团遭到同行疯狂打击,陷入即将倒闭的境地,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杨露急乎乎的解释道:“‘华夏药方交流网’刚刚刊登了一份文章,说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累计可能已经超过百万。而且,滥用抗生素,容易产生耐药性,会损伤肝肾……”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包景同有些不耐烦的打断杨露,康仁集团也生产抗生素,但又不是什么主要生产的药品,哪怕是停产都没多大影响。

    杨露郁闷道:“主要是‘华夏药方交流网’在文章最后,点名批评我们集团生产的药品当中,有几种药品的说明书不符合标准。”

    “我怎么听着这么荒谬?”

    包景同脸色古怪,‘华夏药方交流网’痛述滥用抗生素的危害,然后在文章的最后,点名批评康仁集团有几种药品的说明书不符合标准?

    这很无厘头。

    也有点像软文的模式。

    简直就是扯淡啊!

    他很怀疑,杨露最近是不是给集团最近推出的保健品征集软文征多了,脑袋产生了幻觉。

    “是真的……我当时也不信,这也太古怪了,就跟开玩笑一样。”杨露无奈道。

    “真的?”包景同还是将信将疑。

    “董事长上网查一下就清楚了,而且,我已经联系过‘华夏药方交流网’的工作人员,对方宣称这是事实,我们确实有几种药品的说明书不符合标准,不肯删掉。”

    包景同来到办公桌前,打开网页一搜,还真有杨露所说的这篇文章。

    “‘华夏药方交流网’发什么神经?”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

    杨露也想不明白,但身为公关部经理,她对危机更加敏锐一点:“‘华夏药方交流网’建立以来,从未发布过任何文章,这还是第一次。而且,滥用抗生素的危害,各种文章、新闻多不胜数,今天就有一篇滥用抗生素会导致产生超级细菌的新闻登上热搜,‘华夏药方交流网’也弄一篇大致相同的文章出来,更像是在蹭热度和东施效颦。可问题是,‘华夏药方交流网’压根就不缺热度,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所以,我怀疑‘华夏药方交流网’纯粹是冲着最后那句话去的,其余的,甚至可能是文章作者看到热搜榜,也懒得去找别的资料了,直接就抄了一份现成的。”

    “你是说,‘华夏药方交流网’故意针对我们集团?”包景同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了几分。

    “可能性极大,要不然无法解释。”杨露点头:“可让我想不通的,是咱们集团又没招惹‘华夏药方交流网’,最近也没闹出什么较大的负面新闻,他们故意打压咱们集团干嘛?以‘华夏药方交流网’的名声和地位,它们这一句话,恐怕就足以让我们各类药品的销售额腰斩了。这一点,他们自己应该也清楚,没有什么恩怨,按理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毕竟,一次两次没关系,他们这样无故打压医药公司,次数多了,不仅对他们的名声造成影响,而且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在故意控制民众思想,从而产生反感。”

    包景同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杨露不知道,他可是清楚。

    康仁集团跟‘华夏药方交流网’不是没有恩怨,而是有天大的恩怨。因为他这个康仁集团的董事长,找人把‘华夏药方交流网’的创始人乔雪给抓了。

    这岂非意味着,自己派人抓乔神医的消息泄露了?

    怎么可能?

    孟祥辉转了那么多层关系,又都是单线联系,而且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怎么可能会被人查到和康仁集团有关系?

    包景同有些心慌,若是事情败露,国家可是会出手干预的。毕竟乔雪公开药方这事,可是有不少领导人在公开场合夸她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一是事实如此,二是想跟乔雪搞好关系。

    乔雪的养生配方能令人长寿,现而今已经在上层阶级传开了。

    “董事长,我们该怎么办?”杨露急道。

    “别急,我想想。”

    包景同挂断电话,他坐回沙发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突然,他一拍大腿。

    就算败露了,也是国内待不下去而已。

    只要乔雪在自己手上,一切都不是问题。

    “没错,不管是不是事情败露,先去国外待着。”

    包景同重新恢复了镇定,他拿起手机,准备让孟祥辉通知他的下线,把乔雪想办法从边境偷送出国。

    手机铃声先一步响起。

    还是杨露打过来的。

    “这些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处理就可以了。”包景同有些不耐烦。

    “不是……”杨露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就在刚才,法院那边发来传票,辉隆集团的董事长李朝生把您告了。”

    “辉隆集团李朝生?他告我什么?”包景同不由皱眉,第一时间便想到这位李董事长极有可能是为乔雪出头。因为双方根本就没有任何业务往来,甚至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面倒是见过一次,那还是五六年前,在一次企业家交流会上,根本没说过话。

    除了为乔神医出头,没有别的可能。

    看来,自己绑架乔神医的事情,真有可能泄露了。

    “他告您、告您……”杨露真的有些说不出口,心中不由埋怨,您对人家李董事长做了什么,心里没点B数的吗?何必多问这一句。

    “到底告我什么?”包景同没耐心了。

    杨露一咬牙:“他告您、告您……性骚扰。”

    包景同目瞪口呆。

    脸庞,瞬间就涨得通红。

    李朝生,这简直是在对他发起自杀式攻击!

    感谢68222955、罗朝曦、~小飞~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