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撞死了车

第三百九十四章 撞死了车

    “感谢你的信任,不过……”

    看着那张憨厚老实的脸庞,尼尔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若是在往常,他会说很多,会跟哄小孩一样,把约翰给哄高兴的同时,给他灌输一些正能量。然后,背地里再安排媒体去采访约翰。

    以约翰的憨厚老实,自然少不了说他一大堆的好话。而约翰,又是那种说出来的话,总能让人深信不疑的老实人。一旦被媒体公开,对他这个州长的名声将有不小的益处。

    可现在,他真的没心情去哄小孩。

    约翰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知道尼尔先生遇到了麻烦事,现在很忙,也非常苦恼。如果尼尔先生相信我的话,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怎么解决这个麻烦。”

    “嗯?”

    尼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也觉得像是听到了什么很神奇的一句话,他瞪着眼睛,脸色有些古怪。

    约翰讪讪道:“我相信尼尔先生的为人,是不可能像报纸刊登的那样,撞了人,还拒不赔偿的。”

    尼尔有些感动,这才是自己的铁杆粉丝啊!

    在美国,政治人物其实跟明星有很多共通之处,也是很多好莱坞明星和体育明星会踏上从政之路,甚至登上总统宝座的原因。

    炒作、作秀,这是政治人物必不可少的技能。

    而炒作和作秀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大量支持自己的粉丝。

    有支持自己的粉丝,才有选票,才能战胜竞争对手。

    政治人物也需要极高的演技,只不过,他们的演技都用在各种演讲和亲民上面。

    铁杆粉丝、脑残粉丝,在政治人物眼中,那是仅次于政治资源和金钱的宝贝。

    可惜,约翰只是个普通的铁杆粉丝。如若是明星人物,对他的好处更大。

    尼尔的粉丝很多,真正能无条件相信他的铁杆粉丝却极少。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回馈粉丝,这是一个政治人物最基本的义务。他立即开启演技模式,在心中回忆了一件悲伤的童年往事之后,眼睛微微有些湿润起来。

    “谢谢,谢谢你的信任。”

    约翰憨厚一笑,他有些气愤道:“尼尔先生既然不会撞了人还拒不赔偿,那肯定是那个泰马特的错。”

    “对,没错,都是那个泰马特的错。”尼尔重重点头,要不是这个家伙敲竹杠,索要一百万的赔偿,自己怎么可能会拒绝赔偿?

    他的脑袋快速运转起来,想着组织语言,如何把这个原因讲述给约翰听。

    政治人物,反应能力都极快。因为演讲,辩论的时候,突发情况总是不经意的出现。没有极快的反应能力,是很难应付各种质疑和提问的,这会让公众对他们的能力产生怀疑。

    也就四五多秒,尼尔就想好了说辞,他正准备开口介绍当时发生的情况,约翰却先一步开口:“我想,当时的情况,应该是泰马特撞了尼尔先生的小货车吧?”

    “嘎?”

    尼尔目瞪口呆,这何止是铁杆粉丝,简直就是超级脑残粉啊!

    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再把真正的缘由解释出来了,这会伤了超级脑残粉的心。

    约翰气愤的继续道:“那个泰马特,肯定是个醉鬼,而且有妄想症。他当时一定以为自己是一头大象,想要把尼尔先生的小货车给撞翻。要不是尼尔先生刹车快,他肯定被撞死了。”

    尼尔眨巴着眼睛,心中微微感慨,若泰马特真是个醉鬼就好了。

    约翰忧伤道:“可怜的小货车……尼尔先生是位亿万富翁,却经常开着那辆小货车出门,定然是把它当成了家人一样的存在,却被一个醉鬼给撞伤了。”

    尼尔微微一叹,脸上露出了一抹忧伤。这理由可真好啊!要是泰马特当时喝醉了,那该多好。自己不光不会名声大跌,反倒会博取大众的同情。

    约翰有些同情的问道:“您那辆小货车,还好吗?”

    尼尔怔了怔,旋即点头。

    “伟大的尼尔先生,您太伟大了。自己的小伙伴被一个醉汉撞伤,您居然还替那个醉汉掩饰罪行。”约翰有些不满道:“可是您想过您的小伙伴没有?这对它不公平,您必须为它讨回一个公道。它那么可爱,那么脆弱,那么的任劳任怨,不能让它白白受伤。尼尔先生,我能不能去看望它?”

    “这个……”尼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天啊!”约翰惊讶道:“它不会是被撞死了吧?”

    尼尔目瞪口呆。

    约翰的眼神黯淡下来:“是引擎坏了,还是发动机坏了?真的治不好了吗?”

    尼尔的眼瞳微微一亮,他觉得似乎抓到了点什么。

    “尼尔先生,我强烈要求您控告那个醉汉,我强烈要求您站出来发表演说。为了替您的小伙伴讨回一个公道,您必须让大家都知道那个醉汉的罪行,您不能再替他掩饰下去了。”

    约翰站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份演讲稿递给尼尔,他激动得难以自制:“这是我花了一天时间为您撰写的演讲稿,我坚信,您一定不会让撞死您心爱小伙伴的凶手逍遥法外。”

    尼尔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接过演讲稿,随意扫了一眼。

    目光,再也无法离开这份演讲稿。

    一分钟,他的眼眶,渐渐有些泛红。

    两分钟,一滴真诚的眼泪流了下来。

    三分钟,尼尔泪流满面。

    五分钟……

    尼尔陡然站起,猛地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他愤怒咆哮:“该死的醉鬼,居然敢撞死我心爱的小货车。”

    这话吼完,尼尔顿时就尴尬起来。

    别人不清楚,他可是很明白,泰马特压根就没喝酒,也没故意去撞他的车子。至于他的小货车,连油漆都没有蹭掉一块,更别说被撞死。

    刚才那么激动,纯粹是因为这篇演讲稿实在太煽情,太让人投入其中了。以至于,令尼尔这个当事人都以为泰马特这个醉鬼妄想症发作,把他开了十多年,有了深厚感情的小货车给撞死了。

    约翰傻呵呵笑着,仿佛极为欣慰:“尼尔先生,您终于醒悟过来,终于不再为那个泰马特掩饰,这可真是太好了。现在,咱们只需要让泰马特的邻居们能证明他是个醉鬼,经常产生妄想症,让交警和修车人证明小货车遭受了惨烈的、不公平的迫害,能让媒体如实报道这件事,咱们就可以让公众同情小货车的遭遇,将这个凶手绳之于法了。”

    尼尔怔住了。

    如果泰马特的邻居、交警、修车人都能站出来作证,媒体们改变风向,再加上这篇让自己这个当事人都为小货车遭遇感到愤怒的演讲稿……

    事情,或许真的能够反转过来。

    “约翰,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尼尔豁然开朗,收买媒体,收买证人做伪证,这种事他可没少干,很拿手啊!

    一旦成功,他甚至还能反过来收买泰马特,让他作证是竞争对手莫里斯花钱让他故意诬告,还能趁机给莫里斯来上一刀。

    约翰腼腆的笑着。

    “约翰,来来来,尝尝我收藏了十多年的红酒。”

    尼尔起身取了两个酒杯过来,心中感慨万千。

    自己这运气,还真是好得离谱。居然会在关键时刻,被一个憨憨傻傻、有一手好文笔的脑残粉丝给提醒了。

    “我只会喝啤酒……”约翰有些憨厚道。

    “没关系,我教你品酒。这方面,我可是行家。不过,这之前,你得等我半个小时,我先安排点事情。”

    尼尔心情极佳,甚至想高歌一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