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尼尔的烦恼

第三百九十三章 尼尔的烦恼

    苍南市的官场,迎来了一场大地震。

    八位市领导,一夜间被免职。

    而给出的原因,是他们将地铁线路图泄露给了子女,而他们的子女,则对普通人巧取豪夺,用不正当手段来收购房屋和土地。

    苍南市大大小小的官员们,立即陷入狂欢当中。

    八个空位,若没有空降人员过来,几乎能让所有人都往上挪一个位置。

    他们搞不明白那位普通人是怎么把这八位给弄下台的,但他们不在乎,他们只知道一场大机遇就摆在自己面前。

    至于苍南市的市民们,那就更不在乎了。

    甚至于,绝大部分人连知都不知道这事。就算知道,这些人也没什么存在感,顶多也就被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

    美国,康特纳州。

    州长办公室,尼尔坐在办公椅上,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想些什么。

    他今年刚到四十,正处在巅峰时期。

    他是康特纳州的州长,名下也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两家工厂,总资产十几亿美元,可谓功成名就。

    可这两天,他一直都处在苦恼当中。

    因为,新一任的州长选举就快开始了。

    他本有信心争取连任,他的口碑,也一直不错。四年前竞选州长的时候,他虽然放了不少迄今还没有做到的空炮,但起码做到了其中的主要几条。

    再加上康特纳州是驴党的票仓之一,他这个驴党的州长候选人,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九成的几率能够成功连任。

    可偏偏就出意外了。

    两天前,为了表现出亲民,他亲自开着辆小货车去福利院做义工。结果,回来的路上把一个叫泰马特的家伙给撞了。

    这可真是糟糕透顶。

    还有更糟糕的。

    那就是泰马特发现撞他的是州长之后,狮子大开口,要他赔偿百万美元才肯私了。

    他年轻气盛,一时怒不可遏,就直接报警了。

    再然后,泰马特就把他告上了州法院。

    没错,他觉得自己当时年轻气盛了。

    事后,他后悔无比。新一任的州长选举即将来临,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给自己惹出不必要麻烦?

    他又让人去联系泰马特,企图花钱让他撤案。

    结果,泰马特拒绝了。无论尼尔的律师开出多少价格,也是一口回绝。

    昨天下午,尼尔的人终于打听到原因。泰马特,已经被象党的候选人莫里斯收买。

    听到这个消息,尼尔当时就懵了。

    莫里斯一旦掺和进来,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要知道,莫里斯虽然一直从事律师职业,可他的名下,其实还有一家报社。

    那种专门传播流言蜚语,还让受害者没办法去告的小报社。

    制造可信度极高、又能不让人抓到任何把柄的谣言,或许不是莫里斯的专长,但他的报社里,肯定有这种人才。

    果然,今天上午,各种街头小报便开始报道他开车撞人,拒绝赔偿被告上法院的新闻。

    就在一个小时前,驴党的党领袖亲自给他打来电话,提醒他若不尽快处理这事,确保康特纳州这个票仓不会出现任何意外,驴党极有可能另外推出一位州长候选人。

    临时换将虽然是大忌,但成功率总比流言缠身的尼尔要高。

    本来就头疼的尼尔,愈发郁闷了。

    年轻气盛害死人啊!

    早知道这样,别说一百万美元,只要不留下任何把柄,一千万美元他也认了。

    他不缺钱,就算不动用竞选资金,他本身也是个亿万富翁。

    办公桌上,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一连响了数声,尼尔才反应过来,拿起来接听。

    “老板,有位约翰先生想要见您一面。”秘书的声音响起。

    “约翰?就说我不在吧!”

    尼尔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这种没有预约的人上门,无非就是某某市民想给他这个州长提什么建议。

    换成往常,他肯定热情洋溢的接待,以展现自己亲民态度。可今天,他实在没心情理会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秘书开口道:“约翰先生说是有关州长竞选的事情。”

    尼尔怔了怔,有关州长竞选?难道是想捐助他竞选资金?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开口道:“请他进来吧!”

    挂断电话没多久,敲门声响起。

    在尼尔开口之后,办公室房门被打开,秘书带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尼尔不由皱了皱眉,这年轻人一身普通的休闲装,看起来并不像是有钱人。

    虽说也有不少有钱人并不喜欢穿得太正式,也不喜欢穿着一身顶级名牌,但眼前这个叫约翰的年轻人,实在无法让人把他往有钱人身上去联想。

    给人的第一印象,更像是一个工人。

    因为这年轻人魁梧高大,皮肤黝黑。更重要的一点,是满脸的憨厚老实,让人一眼就觉得是老实巴交,甚至带着点傻气的人。

    这种人,怎么可能在商场立足?自然也就不是什么有钱人。

    尽管有些不太情愿,尼尔还是站了起来,挤出点笑容,朝着约翰伸出了右手:“约翰先生,你好。”

    “你好!”

    和这位州长握了握手,约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等到秘书离开,把房门关上之后,尼尔询问道:“约翰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

    约翰憨厚的笑了笑:“我想加入驴党,但缺一个比较有分量的介绍人。另外,我现在还年轻,并不适合走到台前竞选公职,所以想找个看好的人进行政治投资。尼尔先生,你很适合。”

    尼尔傻呆呆的看着约翰,他可以发誓,眼前这位年轻人,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老实的一个年轻人。

    见尼尔如此,约翰抓了抓脑袋,讪讪道:“我什么地方说错了吗?”

    “没,没有。”尼尔如梦初醒,他摆了摆手:“抱歉,我刚刚有点失态了。”

    约翰露齿一笑,显然并不介意。

    看着憨厚的约翰,尼尔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被人视作政治投资对象,这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也是值得喝一杯的事情。毕竟,不管是政客还是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存在,他们只会追捧和拥抱权势。而且,他们的眼光也一向不错。

    可问题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既不像暂时充当某个财团掮客的政客,也不像一个成功的商人。

    他太老实了。

    哪有当面就把自己意图说出来的?政客和商人,除非脑袋被陨石撞了一下,否则也一辈子都无法拥有他那种真诚而憨厚的笑容。

    他有些感慨,若所有的政客和商人都像这个年轻人一样淳朴、憨厚、老实,那该多好啊。

    真要这样,他两个月后就不用竞选州长,而是可以直接筹备竞选总统了。或者说,他能在五十岁左右就成为世界首富。

    感谢形像大屎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