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哭不行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哭不行

    任于辉很快接通电话。

    李峰简单介绍了一下眼前的情况,而后吩咐道:“我说过要让他们哭着回家的,至于怎么让他们哭着回家,你自己看着办吧!晚点我把他们的照片发给你,你尽快处理一下。”

    “好的。”

    任于辉喜滋滋的点头,又有借口去‘园艺培训班’了。上次给李峰处理这种事,那还是两年前为了争建校地址,教训天启化工集团的继承人徐盛宁。

    那一次,让他明显感觉到李峰真正认同了他这个秘书长。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又盼到了类似的机会。

    他一边等照片,一边考虑怎么才能让李峰满意,一边通知工作人员们整装待发。

    两分钟后,李峰将一张照片发到了他的手机中。

    任于辉第一时间将照片发给手下的工作人员。

    这群工作人员立即行动起来,一人负责一个,快速查询照片上所有人的身份。他们的身后,则站着一个工作人员负责记录他们的查询结果。

    不到三分钟,八个人,一个不少,身份全部被查了出来。

    几个官二代,本来联系苍南市的一号二号就行了。不过,苍南市的一号二号顶多也就知道高层有特殊办公室的存在,却不知道这些办公室的验证方式。任于辉真要联系他们,指不定就被当骗子了。

    他拿出手机,输入一大串的数字之后,再输入省一号的联系电话。

    才五六秒,省一号的秘书接通电话,而后转交到了省一号的手中。

    “杨书记,您好,我是079号办公室秘书长任于辉。”任于辉很客气。

    “任秘书长,你好。”省一号也不敢怠慢,他虽然是封疆大吏,比办公室秘书长高出两个级别,但宰相门前四品官,就算不主动结交,也得客客气气的。

    “杨书记……”任于辉没去解释什么前因后果,只是将自己想要的处理结果介绍了一遍,等到省一号将电话交给秘书之后,又将名单报给了省一号的秘书。

    结束通话,任于辉再一个电话打到在京城的‘李老师办公室’,让那边的工作人员向省一号这边出示相关身份证明之后,一路朝距离不远的‘园艺培训班’小跑过去。

    “老板!”

    才两三分钟,任于辉就到了‘园艺培训班’。

    “已经办好了?”李峰有些意外,他不由掏出手机看了眼通话记录。

    前前后后,距离他先前打电话,连十五分钟都不到。

    “已经办好了。”任于辉点头。

    “速度挺快的,既然来了,中午就留着吃饭吧!”李峰赞许的点了点头,心中微微有些感慨。就像杨传杰经常笑话他还是穷人思维一样,他也一直都没自己已经是特权阶级顶峰存在的觉悟,但眼下不过是提供了一张照片而已,十多分钟就把事情全部安排妥当,这办事效率,让他又一次见识到了‘李老师办公室’的牛逼。

    可惜,他没有招黑体质,一年也难得遇到一次需要动用这个身份的时候。

    任于辉喜出望外,忙不迭点头。

    果然!

    他就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幸运日。

    “你谁啊?哪个单位的?”

    华文彦八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任于辉,脸上,都带着猫戏老鼠的戏谑。

    任于辉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文质彬彬,气质还是不错的。一眼给人的感觉,便是此人也算个人物。

    可再算个人物,这里是苍南市,他们已经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苍南市能够叫得上号的人物,他们也都见过。里面,绝对没有任于辉这号人物。

    或许,只是哪个单位的科长、副科长。

    这就有意思了。

    二代们都很好奇,要是把自己的身份抖露出来,会不会把这位气喘吁吁跑过来的科长大人给吓尿来。

    他们却不知道,这会儿,他们的老子们,已经吓尿了。省一号的秘书,比他们高了好几个等级的存在,此刻正在分别给他们打电话。而且,还是以省一号的名义。

    任于辉扫了眼二代们,给了他们个温和的笑容。

    对这帮二代们,他还是很有好感的。要不是这些二代,他哪有留在‘园艺培训班’吃午饭的机会,哪有向李老师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

    要不是李老师在场,他真想亲切的接待这帮二代一番。最起码,也要跟他们握个手。

    别看只是握个手,以他现在的级别,若要下放地方,起码也是副省级高官。别说这帮二代,这帮二代们的老子,都得以能跟他握手而感到荣幸。

    “笑个屁啊,哪个单位的?”

    二代们显然对任于辉的笑容不领情,一个个仍旧趾高气昂的瞪着他。

    任于辉没理他们,他小跑着上楼,然后从休息室里搬了个凳子放到李峰身后。

    随即看了眼手表,开口道:“应该也就这几分钟了。”

    “那就看看!”李峰笑着在凳子上坐下。

    二代们顿时气乐了。

    “见过摆谱的,没见过这么摆谱的。”

    “我们都没这么大的谱,他们居然端起来了。”

    “来来来,赶紧自报家门,看看能不能吓我们一大跳。”

    他们冲着任于辉叫喊起来,一个个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他们真想看看任于辉在知道自己一行人的身份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那或许很精彩。

    就在二代们瞪着任于辉,等着他自报家门的时候,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是华文彦的。

    他掏出来一看,脸色微微一顿。

    下一秒,他赶紧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众人噤声。

    二代们赶紧闭上嘴巴。

    华文彦很快接通电话:“爸,您找我?”

    “你有多少钱,现在就全部匿名捐出去。”华友城的声音有些颤抖。

    “全部捐出去?”华文彦听出华友城的声音有些异样,可他更在乎华友城这话背后的意思。

    他全部家当,可是有五千多万,吃饱了撑着才会把这笔钱给捐出去。

    更别说,他现在本来就嫌钱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后悔以前不知道存钱,不知道弄点生意做一做,导致遇到建地铁这么大的机会,却没足够的本钱去大块吃肉。

    “全部捐出去,一分不剩,现在就捐。”华友城现在正处在惶恐和不安当中,根本就没心情去吼华文彦,他有气无力道:“不想看到我被免职,就按我说的做。”

    华文彦的脸色骤然惨白。

    他终于听懂华友城为什么叫他把钱全部捐出去了。

    “出、出什么事了?”华文彦的牙齿在发颤。

    华友城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明白,华文彦听懂了。

    “彦哥,怎么了?”

    “华少,出什么事了?”

    二代们围了上前,一脸的关切。可有人的眼中,却有喜色一闪而逝。

    官场就是座独木桥,华文彦父亲倒了,他们的父亲可就有希望再进一步。

    华文彦不语,他颤颤抖抖的打开手机,不太利索的上网搜索着怎么捐款。

    二代们有的拿出手机打电话找人询问华友城出了什么事情,有的,则拿出手机,偷偷开启摄像功能,将镜头对准的华文彦。

    这种见证一位苍南市顶级官二代吓尿的时刻,不管是留作纪念还是当成以后的谈资,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悦耳的铃声再度响起,这一回,是两种铃声同时响起。

    两名官二代一看来电显示,脸色霎时沉了下来,是他们老子打过来的。

    二人才刚接通电话,又有手机铃声响起。

    而后,此起彼伏,如同玩接力赛一样,这个刚接通电话,那个的手机铃声又再度响起。

    二楼的走廊上,李峰看得津津有味。

    这帮二代们的表情,个个都是精彩无比。

    不过……

    “好像一个哭的都没有啊!”李峰啧啧道。

    “李老师重信守诺让人佩服。”任于辉小声的拍了记马屁。

    “那是!”

    李峰点头,既然动手了,那当然得说到做到。

    对这帮二代,他可没什么同情心。

    凭借身份便利预先得知地铁线路图,然后四处收购房子地皮也就罢了。虽说李老师不缺正义感,加上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但凡见到不平事,肯定是路见不平一声吼。但这种事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反正有什么好处,都是特权阶级先捞完再说。华文彦几个在这里面也只不过是筹集点资金买些零散的房子、地皮,属于小喽啰哪一级别而已,他懒得理会。

    可偏偏,华文彦八人非要强买强卖,不卖就准备使绊子,大有给他来个破家县令、灭门知府的架势,那就别怪李老师不客气了。

    本来,看在杨传杰的面子上,李峰也只是打算揍一顿,再让他们受个深刻的教训就完事,这八位又非得要他找牛逼的。

    那就找吧!

    今天不哭着回家不行。

    任于辉拿出手机,很干脆的一个电话又打给了省一号。

    省一号很无奈,他也算日理万机了,也不知道079号办公室是哪位大佬,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居然找自己两次。哪怕是要处理某位省领导,需要找他通气,也不至于半个小时找他两次啊!

    前后也就三四分钟,华文彦正跟一帮难兄难姐商量着怎么捐款,手机铃声再度响起。

    “华文彦,你是有多恨我?”华友城的声音直哆嗦。

    “怎、怎么了?”华文彦的心跳急剧加快。

    “怎么了?我被就地免职,你要是再无法让人家满意,纪检就在门口等我。”华友城恨得咬牙切齿。

    华文彦只觉得脑袋轰轰作响。

    就地免职,那不是完蛋了?

    刚才还不是说把钱全部捐了就行吗?

    见华文彦面如死灰,难兄难姐们这回不敢幸灾乐祸了,他们的脸色,也极度难看起来。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们心头升起。

    果然,他们的预料成真了。

    另外七位,手机铃声先后响起。

    有的被咆哮大吼,有的被破口大骂,结果和华文彦一模一样。

    “完了,全完了……”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哭有屁用,快点想想我们到底是惹到什么麻烦了。要不然,不至于我们的父亲正好全都倒霉。当务之急,是把原因找出来,然后才好对症下药。”

    心理素质强一点的,心烦意乱之下,冲着痛哭者大吼起来。

    走廊上,任于辉拍了拍巴掌,等到众人瞧过来之后,他点了点那两位痛哭流涕的家伙:“你们两个可以回去了,记住,一路哭着回家,别打折扣。要不然,后果你们很清楚。”

    轰!

    八人目瞪口呆,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身体,抖如筛糠。

    他们终于明白到底招惹谁了。

    可他们想不明白,这是哪蹦出来的大神,居然一言不合,就能让他们的父辈直接被免职。而且,这么严肃和严重的一件事情,犹如玩笑一般随意而定。那份轻松,犹如他们整一些普通人一样,双方的身份地位,有着云泥之别。

    若是在京城那种地方,他们还觉得有可能。苍南市,怎么可能有身份高到可以把自己这一帮人的父辈当蝼蚁来踩的人物?

    八位市领导啊!

    一起口气把八位市领导免职,这足以让整个苍南市的官场都发生剧烈的震荡。就算是省领导,恐怕都得有所顾虑。

    “你们两个既然不哭了,那就别回去了。我老板很忙,没空在这等你们,最后三分钟。”

    任于辉看了眼手表,给八人下了最后通牒。

    苍南市官场震荡什么的,以他的层级,岂会放在心上。

    感谢NSFW、zzj1022、csei、萌萌鱼YA、爱转角的鲸鱼的打赏,元旦快乐,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