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病例

第三百八十四章 病例

    “草……”

    沪市,某单身公寓,梁景胜正在一边浏览图片,一边和五姑娘玩耍,突然蹦出来的广告让他怒不可遏,左脚忍不住踹出,令整个电脑桌都震动起来。

    桌上的电脑,却只是晃动了几下便平复下来。

    这让梁景胜愈发气愤,几次咬牙才忍住没把电脑给砸烂的冲动。

    深吸了几口气,等到心中的怒火熄灭之后,梁景胜伸出带着异味的右手,握住鼠标,正打算把弹出来的广告给点叉。那光标都已经到了叉点上面,却始终没有点下去。

    “华夏药方交流网,什么鬼?”

    梁景胜犹豫了十多秒,终于移开鼠标,忍不住点进广告。

    一个网站进入到他的视线当中。

    这网站很单调,单调到是他见过的最清爽简洁的网站。

    最上面,是《华夏药方交流网》几个大字。

    下面,则是几个链接。

    一个写着已证实药方,一个写着未证实药方。再来,就是两个客服链接,一个是中医入口,一个是病人入口。

    再下面,则是一片空白。

    乍看起来,这就是个未完成的网站,连几张图片都舍不得上传填充一下页面。

    梁景胜试着点进已证实药方的链接。

    里面同样单调无比,只有二十几种病例。

    这二十几种病例,有复杂性先天心脏病、眩晕症、耳鸣……其中,还有一个是银屑病。

    梁景胜的眼瞳骤然一亮,可很快又失去了光泽。

    他就有银屑病,而且是严重型的。

    从十多岁开始,一直到现在三十多岁,就从未真正治愈过。

    轻微的银屑病算不得什么,也就跟普通的皮肤病差不多。面积小,容易治,涂点药膏,慢慢也就消失了。甚至于,置之不理也能自愈。

    可严重型的,却绝对是个巨大的折磨,尤其是在精神方面。

    他现在,头上有,小腿上有,胸前也有,都是大片大片。

    他试过各种治疗,有的能缓解,甚至是消失。可隔不了多久又会反弹,甚至更加严重。

    他名牌大学毕业,现在是一家外企的高管。高大帅气,年薪让人羡慕。可他不敢穿短裤,不敢去泳池,不敢喝酒,不敢吃海鲜……最重要的,是连女朋友都不敢找。

    这病,除了痒得难受之外,对他的日常生活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可心理方面的压力,却大到他越来越难以承受。

    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性格越来越古怪。

    中医所谓的秘方、土方,他都试过。倒是不像西药那般有什么副作用,效果也有,但顽固性和反复性却始终无法根除。

    这也是他乍一见银屑病治疗药方时眼瞳一亮,却又很快黯淡下来的原因。

    快二十年了,他仅剩的希望,就只有西医随着科技不断提高,从而找到完全根除银屑病的治疗方法。

    梁景胜随意扫了眼药方。

    马齿苋40克,车前草50克,沸水中焯一下切碎,加粳米100克,绿豆30克,苡米50克,加水煮熟,再放入银花20克……

    久病成医,梁景胜一眼就判断出这药方属于食疗。里面的材料,也确实对银屑病有一定的帮助。至于效果如何……他不用想也知道结果。

    中医药方用过多次,在他的印象当中,食疗属于最温和的一种。没啥效果,但也没啥坏处,只能抱着改善口味,尝尝新鲜的态度。

    再往下看,梁景胜顿时嗤之以鼻。

    注解上,居然写着这药方专治顽固性和反复发作的严重型银屑病。

    一天效果明显,两天彻底消除。连着服用一个月,可以确保完全根治。

    “这牛逼,都快吹到天上去了。”

    再看下面,果然。

    注解的后面,还写着病人体质不同,或者有其它方面的疾病,可能对药效有一定的影响。若是一天后效果没有达到明显的程度,可以联系客服,找医生查询原因。

    这说明什么?

    说明没信心,先给自己留条后路,等到你没效果,就说是你体质有问题,不是药方的错。

    再往下看,是药方的发明专利号。

    “居然还申请了发明专利?这是拿来骗不懂的人吧?”

    梁景胜愈发不屑,药方可以申请发明专利。但真要是什么很贵重的药方,却没人会拿去申请发明专利。因为申请发明专利,需要把材料的各种成分给写出来。

    像有名的云南白药就是如此,真要把材料成分配方给公开了,专利保护期一过,谁都能做。遇上厉害的,也完全可以更改一下配方的药物成分,然后生产类似的产品来抢生意。

    不过话说回来,能申请专利,总归也是有些效果的。

    梁景胜继续朝下看,发明专利号的下面,则是病例。

    点进去一看,只有一例。

    上面只写有年龄,第一次发病的大概时间,以及三十多年的病情和治疗情况。其次,就是食疗的过程和结果。

    “找托都不会,姓名、身份、照片,一样都没有,而且才一个病例,怎么让人相信?”

    梁景胜想点右上角的叉叉。

    可光标都来到了右上角,却始终点不下去。

    没办法,一天就见效,这牛逼吹得太吸引人了。

    而且,没有任何费用,材料买起来也不困难。

    瞪着那药方五六分钟,梁景胜妥协了。

    他一咬牙,把材料给记下来,然后下楼去药店和超市,花了一个多小时,把所需的材料全部买齐。

    而后,按着药方的方法,捣鼓了一个来小时,总算捣鼓出了两碗黏黏糊糊,像是浆糊一样黑乎乎的东西。

    卖相不好看,但闻着……似乎还挺香的。

    梁景胜试着尝了一口,味道居然不差。

    当然,也算不上好。

    稀里哗啦用了不到三分钟,他便把弄了快三个小时的东西给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再细细感受了一番,似乎没有任何感觉。

    梁景胜也没抱太大的希望,玩了两个小时的游戏之后,洗澡睡觉。

    翌日醒来,梁景胜洗刷过后,本想下楼去吃早点。突然记起来昨天的药方,犹豫了一下,撩起衣服看了眼。

    眼睛顿时瞪大了几分。

    胸前一块块的红斑、鳞屑,居然变薄变淡了不少。

    这是……昨天那两碗药膳的功劳?

    梁景胜有些不敢相信,可如果不是,又说不过去。

    近二十年的病史,哪怕早期刚出现银屑病的时候都没有快的效果,更别说现阶段。

    那就再试试?

    昨天买的材料不少,梁景胜也不管会不会耽误上班时间了,花了一个多小时,又再弄了两碗吃下。

    到达公司之后,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银屑病上。几乎每隔半个小时,便要跑去卫生间查看一番。

    那红斑和鳞屑,似乎又变薄变淡了不少。

    这让他喜出望外,连走路都有些轻飘飘的。

    中午,他再没任何心情上班,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公司,火急火燎的开车赶回公寓。

    又是两碗药膳下肚,他索性只穿着条裤衩,赖在卫生间一刻不停的观察着全身。

    到了晚上,红斑和鳞屑,已经消退了大半。

    再弄了两碗吃下去,梁景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兴奋、纠结、担忧……

    患得患失的感觉,让他彻夜难眠,数次爬起来检查身上的红斑和鳞屑。

    熬到早晨,他已经是热泪盈眶。

    头上、胸口、小腿……全身上下,他在镜子里照了数次,摸了无数遍,再也找不到任何的红斑和鳞屑。

    一天半的时间,居然完全治愈了。

    哪怕无法根治,还会复发,只要有这么快的治疗效果,也将完全无法影响他的日常生活。

    这一刻,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这一刻,他觉得压在胸口,长达一二十年,越来越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大石头,突然就消失了。

    他就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趴在床上痛哭了半个多小时。

    哭累了,一夜未睡的他,尽管浑身疲累不堪,可精神却处在极度亢奋当中。

    甚至于,一度都产生了就这样穿着条裤衩,外出裸奔一圈的冲动。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他只是哼着歌,扭着屁股,又煮了两碗药膳。

    喝下之后,忽然记起什么,他连忙打开电脑,登录‘华夏药方交流网’,联系客服。

    很快,一个聊天的小窗口弹出。

    “你们那个银屑病药方,人体会不会产生耐药性,导致以后每次治愈所需的时间越来越长?”梁景胜迫不及待的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客服MM很惊讶:“银屑病的治疗药方属于食疗,耐药性并不严重。另外……坚持服用一个月就能完全根治,以后是不需要再服用这个药方的。”

    梁景胜一蹦而起,兴奋挥拳。

    无数次的失望,让他不敢再奢求完全根治,只求复发的时候,能够像普通的皮肤病一样短时间内治愈。客服MM的回答,无异于天籁之音。

    他询问道:“请问治疗银屑病的药方是哪位医生提供的?我能不能联系他道谢?”

    “本网站现阶段的药方,都是我们网站老板乔雪研究出来的,她是位中医。每天需要花大量时间接待病人和研究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案,如果不是严重疾病方面的咨询,她不接受任何联系。”

    “乔雪……”

    梁景胜默默将这个名字记在脑海当中,犹豫了几秒,忍不住问道:“那能不能发个账号给我?我……可以转几万块钱过去,就当做诊金好了。”

    客服MM显然受过相关的培训,她很快回答道:“感谢您的信任,本网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也不会以任何名目收取任何费用。如果您愿意,希望您能提供给我们病症相关资料,如第一次发作的时间,过程,治疗的经过……越详细越全面越好。个人资料用不着提供,但请如实提供病症相关的资料,以便我们改善药方,形成系统分类,达到能够根据不同症状调取出不同药方的程度。”

    “好的,可以,我整理好了之后怎么发给你?”梁景胜问道。

    客服MM解释道:“我们网站很快就会开通病例上传相关的链接,感谢您的支持。”

    梁景胜沉默了许久,就在客服MM都有些等不及,忍不住就要问他还在不在时,才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该感谢的人,是我。”

    客服MM理解不了这话当中的感激之情到底有多么的深厚,她套路道:“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吗?”

    “没了,谢谢。”

    梁景胜笑着擦掉了眼角留下来的眼泪,等着客服MM关闭聊天窗口。

    客服MM虽然才刚刚上任,但接受过相关的培训,出于尊重,也在等着梁景胜关闭聊天窗口。

    一直过了两三分钟,发现弹窗仍旧存在。客服MM还以为梁景胜已经离开电脑,这才把聊天窗口给关闭。

    另一头,在聊天窗口消失之后,梁景胜将网站放入收藏夹。随后打开企鹅群,把‘华夏药方交流网’的网址复制,然后发送给一个个他加入过的‘银屑病病人交流群’中。

    没人相信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他的严重型银屑病便完全被治愈。有人讽刺他是骗子,有人提出各种质疑,可他还是耐着性子一次次的解释。因为他很明白,严重型银屑病到底有多么的让人痛不欲生。

    等到再没人咨询相关的问题,他开始着手整理自己的病症资料。累了,有些东西一时想不起来了,便逛逛淘宝网,买几件背心和短裤。

    感谢许止贱、书友20171115231541755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