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意志

第三百六十二章 意志

    文家老宅,听着不断传来的消息,文泰成的眼中,透射着择人而噬的愤怒。

    李峰和阿飞的实力,让他惊讶。但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文家的人,居然会懦弱到了如此程度。

    强大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一战的胆量。

    纵使文家所有青壮全部倒下,他也希望全部都倒在牌坊下面。

    那些怯弱不敢上前,甚至是扭头逃跑之辈,文泰成恨不能拿起拐杖,将他们全部打死。

    在他眼中,文家不需要这种子孙。

    可这种人,太多了,竟然超过了半数,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算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文家已经融入骨子里的家风在哪里?”

    文泰成的拐杖,狠狠的杵在大理石上,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

    眼下的局面,才不过是李老师上门要人而已。

    真正的战争,还没有开始。真正的考验,或许还要到十年二十年之后。

    他无法想象,当时隔十年二十年,李老师还是放不下这笔恩怨,有朝一日强势碾压文家的时候,文家还剩下几个人能够挺着脊梁坦然面对。

    “告诉所有人,凡十六以上,四十以下的文家男人,在打倒对手之前,谁都不准站着回来。”

    文泰成几乎是咆哮着把这句话吼出来。

    马路上,李峰和阿飞,明显感觉到压力增大了几分。

    他们朝前推进的速度,渐渐停滞不前。

    阿飞依旧如故,李峰的体力,却在慢慢开始下降。

    他的动作,渐渐减缓。他的力量,不断削弱。

    他的牙齿,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咬紧。

    四周围,躺在地上打滚哀嚎的文家人,正在不断增多。不再像先前一样,零零散散,而是集中在一起,被文家人其余人给拉到了一边。

    李峰能感觉得到,围攻者的气势,明显加强了几分。

    纵使是令人绝望,仿佛不可战胜的阿飞,都已经无法凭气势压制住那些红了眼的文家人。

    反倒是那延绵不绝的人潮,令人渐渐生出一股绝望和无力。

    “管你多少人。”

    李峰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狰狞与狂傲。

    他不像文泰成那般的护短,为了家族凝聚力,可以罔顾一切。他也不像林思芸和约翰那样极端,把亲疏观念放大到了极致。他的心中有对与错,有善和恶。

    他不会无端的去袒护自己的学生。

    他同样也有固执和极端的一面,杨兮兮没错,文家没有禁锢他学生的资格。

    “阿飞,你生锈了!”

    李峰不再躲闪,他只想把挡在面前的人一个个打倒在地。身体上的疼痛,变成了他的力量。

    阿飞很难得的笑了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

    他的拳头更快,他的气势更强。

    他们,再一次朝前迈进。

    上空的直升机上,狙击手们的心神,再一次被撼动。

    这就是李老师,和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不一样,却又让他们突然觉得理应如此。

    别墅、豪车,那大气的牌坊,斜影正在渐渐拉长。温暖的阳光,却反倒变得炙热起来。

    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

    当李峰二人的脚步踏进文家庄的内部之时,文家的青壮,皆尽躺在他们的脚下与身后。

    有的痛苦哀嚎,有的……则在假装痛苦哀嚎。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多年没有遭遇危机的文家,刻在骨子里的家风已经消散了大半。更多的文家人,只在乎团结带给他们的好处与便利。当责任来临之时,他们选择了主动躺下。

    “不过如此!”

    李峰将已经稀烂的衬衫撕开,他的双腿微微有些颤抖,右臂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存在。可当他深吸一口气,迈步而行之时,依旧是稳健如山。

    文家庄除祠堂之外,唯一一座老宅前,李峰停了下来。

    他看到了老态龙钟,挺直了腰杆的文泰成,和一帮怒目而视,努力挺直腰杆的老人。

    他们愤怒的眼光中,带着复杂的情绪。

    他们蠢蠢欲动,却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他们想捍卫文家的骄傲,都在等着文泰成的决定。

    “赴宴吧!你是唯一一个闯进我文家,还有资格上桌的人。”

    直直盯着李峰的文泰成,在开口的刹那,仿佛苍老了许多。

    “族长!”

    “六哥……”

    老人们捶足顿胸。

    文泰成却一言不发,真要让老弱妇孺都拿起木棍,那是文家的耻辱。

    “文家的酒宴,没资格让我上桌。”李峰淡然道。

    一众老人,羞愧难当。

    “把人带过来吧!”文泰成顿了顿手中的拐杖。

    尽管心中有万分的不甘,仍旧有两名老人返回到老宅内。

    “你应该明白,我文家还没输。今天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文泰成静静的看着李峰。

    “我连利息都没收完!”

    李峰蔑然一笑,既然动手了,他就不会轻易收手。

    “希望你那些学生承受得住我文家的怒火。”文泰成沉声道。

    李峰漠然视之,他不觉得文家的人,承受得住他的怒火。

    “老师……”

    杨兮兮冲了出来。

    李峰仔细看了眼,只是头发零乱,脸色有些憔悴。

    “老师,你们、你们……”

    看着李峰那几乎见不到一块完好之处的胸膛,杨兮兮满心的委屈化为乌有,她的眼中,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了恨意。

    “是不是吓坏了?”李峰问道。

    杨兮兮点了点头,又用力摇头:“我应该用烟灰缸把那个文青梁砸死。”

    “你是杨兮兮,我所有学生当中,最没心没肺,最善良乐观的杨兮兮。”李峰拍了拍她的肩膀:“文家的人,没资格让你因为他们而改变性格。”

    杨兮兮咬着嘴唇不语。

    李峰温和的笑了笑:“找回你的快乐,不开心的事情,老师会帮你碾碎它。”

    杨兮兮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终于感受到了一直想要,李峰却始终无法展现给她的微笑。

    可她宁愿永远也感受不到。

    “走吧!”

    李峰深深的看了眼文泰成,转身离开。

    阿飞与杨兮兮,一左一右,跟在他的后面。

    夕阳西下,一路的哀嚎,为他们奏起了送客的乐章。

    后方,灿烂的烟花,再一次腾空而起。

    这是来自于文家的敬意,李峰却不屑于抬头看上哪怕一眼。

    感谢W.X.C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