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上门求画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上门求画

    云港岛,香格里拉酒店某房间。

    杨兮兮咬着手指头,盯着电脑中的一张张照片,凝眉苦思。

    这些照片,都是她离开‘园艺培训班’这半年,走遍国内各大繁华都市时所拍。

    为的,就是从中找寻到灵感,画出一副堪比清明上河图的代表作。

    清明上河图的内容,记录了十二世纪北宋都城的城市面貌和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态。

    而她的想法,则是还原某座繁华都市的一隅之地。

    想要做到这一点,以她的能力而言,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真正的代表作,是需要有灵魂的。

    半年下来,她始终找不到这幅画的灵魂所在。

    “头真疼,小雪和阿飞要是在这就好了……”

    杨兮兮眨巴了几下眼睛,有些自艾自怜。

    画家,哪怕是她这种能力值达到满值的存在,也经常出现状态起伏的现象。

    有时候找不到感觉或者灵感,简直是欲死欲活,恨不能拿画笔把脑袋戳个洞出来。

    如果是在‘园艺培训班’,有乔雪这个女神医在,有阿飞这个顶级心理专家在,一个治标一个治本,随便哪个出马,都能让她立马生龙活虎起来。

    眼下她独自一人,只能自己忍着。

    “我可真是命苦……老师没办法真情流露,繁华都市又总让我找不到感觉。”

    杨兮兮用力抓了几下脑袋,将满头青丝给抓得蓬乱。

    她决定用一生来制作的两大代表作,一个是老师的微笑,一个是繁华都市。

    前者,李峰没办法给她展现出亲切慈祥中透出一股伟大、内敛、霸道的微笑,让她始终无法下笔。

    原以为后者要简单一些,只要多走多看,总能找到灵感。可半年下来,依旧是毫无头绪。别说开始构思整幅画的大框架了,连半点灵感都没有。

    “不行,要疯了,我得去睡一觉。”

    好在她天性乐观,烦心事从来不会超过五分钟。

    遇到不爽的事情,就算没有阿飞这个顶级心理专家从旁开导,她也总能无药而愈。

    将电脑关上,正准备埋头睡一觉,门铃声忽然响起。

    “怡心这家伙不是说跟朋友去夜店嘛,怎么就回来了?”

    杨兮兮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想,起身开门。

    门外,却不是拉她来云港岛的闺蜜林怡心,而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后面,还跟着两个高大魁梧的保镖。

    “找错门了。”杨兮兮想要将房门关上。

    那青年下意识伸手挡住房门,而后问道:“是杨兮兮小姐吗?”

    “是我?”杨兮兮有些意外。

    “那就没错。”青年微微一笑,自以为潇洒的甩了甩头,解释道:“我叫文青梁,我爷爷是文泰成。”

    杨兮兮的眼睛瞪大了几分,文泰成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的存在。

    因为都被打倒了的缘故,除了北孔南张,内陆并没有那种底蕴深厚的大家族,大多是最近几十年兴起的家族。就算是北孔南张,更多的也是文化底蕴。

    云港岛没有古老的大家族,却有不少底蕴深厚,延续了上百年之久的大家族。

    这文家就算其中之一。

    而文泰成,则是掌舵整个文家长达数十年之久的大家长。

    在云港岛,文泰成名下的财富,或许连前百位都排不进去。可论到影响力,文泰成却是前几的存在。

    因为整个文家枝繁叶茂,若是将财力集中起来,首富什么的,都不过是小菜一碟。

    整个文家,就像一家上市公司,而文泰成就是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许他在该公司所占据的股份不多,却能将整个公司的资源化为己用,调动超过自身几十几百倍的财富。

    “找我有事?”

    短暂的惊讶过后,杨兮兮很快就恢复正常。

    在她眼里,人无贵贱之分。纵使是脏兮兮的乞丐,她也能做到平等相待。所谓的豪门贵族,在她眼中也没任何光环加身。

    更别说,有钱人她见多了。常山集团的董事长见到她,还得喊上一声班长才行。

    有权的她同样见过不少,最牛逼哄哄的就是她的老师。

    那是能在高层有办公室的存在。

    虽然办公室的号码比较低,也没什么实权,纯粹就是挂个名,但真说起来,那也是封疆大吏都得靠边站的存在。

    “兮兮小姐果然年轻漂亮。”文青梁先夸了一句。

    “然后呢?”杨兮兮耐着性子再问了一句,找灵感找得她脑袋疼,她现在就想睡一觉休息一下。

    “听说兮兮小姐在国画方面极为出众,年纪轻轻,就有大师水准。”文青梁笑道:“正好,我爷爷特别喜欢国画,而且一直都想画一幅人物画像,所以想请兮兮小姐屈尊一趟。”

    “不好意思,我不打算给人画人物画像。”

    杨兮兮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在‘园艺培训班’,因为牌技太差,她输出去的各种人物肖像画多达数百幅,人都要画吐了。

    她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除了给那副以李峰为蓝本的代表作,这辈子也不会再给人画人物画像。

    当然……回去‘园艺培训班’,要是打麻将和打牌还是输,有同学要她画人物画像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不过她这半年,一有空就在网上练习麻将技术,自我感觉进步不小,应该不会再输。

    “价钱好商量。”文青梁笑道。

    “不是钱的事情,再多钱也不画。”

    杨兮兮还是摇头,不过她虽然不怎么喜欢动脑筋。但人家找上门来,就算不动脑筋,她也猜得出对方肯定是通过她的几个闺蜜知道她的住处。

    也算是半个熟人,倒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

    想了想,她补充了一句:“如果是其它方面的画,我倒是可以帮你画一幅,不过得等我有空才行。”

    “那可不行。”文青梁摇头:“各种名画,我爷爷的收藏多不胜数。”

    “那就没办法了。”杨兮兮歉然道。

    文青梁笑了笑:“兮兮小姐,希望你还是能主动配合一下比较好。如果非要我硬请,可就伤了和气。”

    杨兮兮的脸色微微一变。

    她不由退进了房间,而后将放在柜子上的包包拿起,迅速从里面翻出常山和乔雪联手给她制作的防狼喷雾剂。

    文青梁哑然失笑。

    他身后的两位,可都是特种兵出身,岂会怕这种小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