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回信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回信了

    原以为这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没有不收钱的人。更何况,还请了卫生局的副局长做说客。

    这事应该十拿九稳才对,可事实,却让郑建德失望而回。

    回到姜大川安排的酒店,郑建德仍旧还有些接受不了,他突然就想到了自家儿子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这不科学……”

    “什么不科学?”梁秋蓉弄不明白郑建德的嘴里怎么会蹦出这么一句高大上的话。

    郑建德叹了口气,郁闷道:“想不通啊!他怎么就不收钱?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又能拿一笔钱,又能赚个人情。三十万啊!又不是三千三万。而且杨副局长虽然管不到他头上去,但他也是苍南市本地人,亲戚朋友什么的一大堆,总有用得上杨副局长的时候吧?怎么就搞得跟电视剧里的包公一样大公无私?”

    “会不会是他误以为咱们给他钱,是想偷工减料?”梁秋蓉问道。

    郑建德摇头:“都说很多次了,保证完成倾雪公司的质量要求。产量方面,只要合同签下来,我立即就会去购买新机器,绝对不会耽误倾雪公司的事情。”

    “会不会是已经有人先找了他?”梁秋蓉问道。

    郑建德怔了怔,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除了这个解释,他想不到别的原因。

    “那咱们怎么办?”梁秋蓉也是愁眉不展起来,拿不到倾雪公司的大订单,他们就没胆子购买新机器。不购买新机器,又很难竞争得过那些新冒出来的厂子。恶性循环下去,搞不好过个几年就不是利润越来越低,而是入不敷出了。

    可娄经理不吃这一套,跟其它厂子一起竞争的话,拿下倾雪公司订单的几率就微乎其微了。

    郑建德无奈道:“明天打个电话给小任,问问他能不能打听到娄经理的喜好,看看能不能从其它方面着手。”

    梁秋蓉只得点头。

    翌日,一大早,郑建德便打电话给以前在他们厂做过管理员的小任,让他帮忙打听一下娄信义的喜好。

    接下来一上午,都是由姜大川夫妻俩陪着四处逛。

    中午的时候,郑建德接到小任打过来的电话。

    “什么?”

    小任开口的第一句,就让郑建德目瞪口呆。

    娄信义,已经将昨晚的事情用手机给拍摄下来。前不久还在大张旗鼓的找公司懂剪切和制作视频的人,这会儿已经把视频给弄好,送到安灵珊那去了。

    而结果,按小任的猜测。以安灵珊的行事作风,一旦确认无误,恐怕很快就会把视频交到公安局去。

    他的包装厂,不光得被倾雪公司列入黑名单。甚至于,可能被追究责任。

    郑建德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发懵。

    一旦被倾雪公司列入黑名单,他的包装厂可就出大名了。以后,还有哪家公司刚找他的包装厂合作?

    而且,胳膊拧不过大腿。一旦倾雪公司想拿他杀鸡儆猴,追究他贿赂自己员工的责任,搞不好他甚至得锒铛入狱。

    不光是他,曲斌的父亲也得跟着受影响。因为那位杨副局长,跟曲斌父亲是党校同学,双方又都是在卫生系统,之所以愿意帮忙做说客,完全是曲斌父亲的面子。杨副局长倒霉,自然会怪到曲斌父亲的头上去。

    “这、这王八蛋好狠的心啊……”

    一想到这么多的后果,郑建德两腿发软,脸色惨白。

    “怎么了?”众人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完了,都完了。”郑建德的嘴唇颤颤发抖。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众人都急了,郑建德这副模样,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个、那个娄经理,居然拍了视频……”

    在郑建德断断续续的解释中,众人终于听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这可怎么办?”梁秋蓉和一对儿女、女婿全都是脸色大变。

    “倾雪公司,那不是……”梁芙蓉则有些意外的看向姜大川。

    “我跟他说过,他这事本来小峰可以帮忙办,结果搞成这样。”姜大川没好气道:“倾雪公司的员工现在都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让人家灵珊为难。”

    “大川,你有办法?”梁秋蓉惊讶的抬头。

    “他能有什么办法,都这个时候,还说风凉话。”郑建德郁闷无比。

    姜大川向梁芙蓉解释道:“看到没?我说我认识倾雪公司的老板,他那事情,让小峰打个招呼就可以。结果他不信,非要说我吹牛,说我故意为难小峰。现在出了麻烦,他还是不信。”

    梁芙蓉忍不住埋怨道:“你们怎么也没人跟我说一声?这事,本来确实让小峰打个招呼就行。至于现在……事情能不能办不知道,但肯定不会追究姐夫什么后果。”

    “真的?”众人喜出望外,就连郑建德也有些半信半疑。虽然还是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但在他眼里,梁芙蓉可不像姜大川那般会故意跟他对着干。

    梁芙蓉点了点头,拿来手机,给李峰打了个电话过去。

    等到李峰接通电话,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李峰有些哭笑不得,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居然搞得复杂起来。不过,也只是稍稍有那么一点点复杂而已。

    挂断电话之后,他立即给安灵珊打了个电话过去。

    “怎么样?”

    另一边,众人看向梁芙蓉。

    “没事,小峰说没问题。”梁芙蓉解释道。

    “真的假的?”郑建德还是很难相信。

    “放宽心。”梁芙蓉也没去多解释什么。

    等了二十多分钟,郑建德的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脸上顿时带着股愤懑。

    是娄信义打过来的。

    郑建德有些疑神疑鬼的看了眼梁芙蓉,旋即一咬牙,接通电话。

    “郑总,您好您好。”娄信义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纵使隔着手机,郑建德都能感受到那份浓浓的热情。

    “娄经理……”郑建德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郑总,是这样的。关于产品包装的事情,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一趟,咱们详谈一下合同细节?”娄信义笑呵呵问道。

    “什么?”郑建德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我是说,您要是有空的话,咱们可以商量一下产品包装合同的细节。”娄信义不厌其烦的又解释了一遍。

    “为什么?”郑建德觉得整个人腾云驾雾,毫无真实感。

    “郑总,您这就不厚道了,明明关系硬到都能让安总破例的程度,您还找我干嘛。”

    娄信义觉得郑建德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安灵珊在倾雪公司那是强势霸道一言九鼎般的存在。她定下的规矩,也从来没有更改过。可就刚才,安灵珊打电话把他又叫了回去。

    表扬了一番他做得对的同时,又让他联系郑建德,把产品包装的业务交给这位郑总去做,还让他尽量把合同放宽一些。

    这决定,明显有些矛盾,根本就不是安灵珊往常的作风。

    无疑,这位郑总的关系硬到非比寻常,甚至能让安灵珊破例的程度。

    有这么硬的关系,还把自己约出来行贿,那不是逗自己玩么。

    还好没答应,这要是稀里糊涂的收了钱,郑建德关系这么硬,压根就不在乎隐瞒不隐瞒,保不准哪天就说漏了嘴,东窗事发的几率绝对在五成以上。

    郑建德想说娄信义才是真不厚道,不过想想还是作罢。三言两语跟娄信义约了个时间见面之后,他有些喜不自禁的看向梁芙蓉:“这、这都是真的?”

    梁芙蓉知道他在问什么,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千真万确。”

    “我说小峰打个招呼就行,你不相信,现在信了?”姜大川哼哼道。

    “信了,真信了。”

    郑建德喜出望外,虽然理解不了李峰一个开培训班的,怎么会认识倾雪公司的老总,甚至听娄信义的口气,还让倾雪公司的老总破了不小的例。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那我说我认识倾雪公司的老板,信不?”姜大川问道。

    “信!”郑建德尴尬一笑。

    姜大川兴奋起来:“我家小胖炒股赚了几百万也信?”

    “这个……”

    这要是换了外人,帮自己这么一个天大的忙,那叫对方爷爷都没问题。亲得不能再亲的关系,郑建德就不想奉承得太明显了。

    “我现在就给小胖打电话,让他把银行账户发给你。”

    姜大川福灵心至,昨天想不到的证据,突然就想到了一个。

    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他就不信,这回不能把输了二十多年的场子给找回来。

    人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姜大川决定来个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莫欺一个有儿有女的人。

    “别,我信,我信还不成?”

    郑建德能感受得到姜大川心中那浓浓的怨念,连忙出声妥协。

    小胖子拿出了几百万存款的账户,他这脸被打得啪啪作响。小胖子要是拿不出几百万存款的账户,人家刚才帮了天大的忙,赢了反而显得自己不懂感恩。

    里外都不是人,还不如现在就赶紧投降认输。

    姜大川努力压制心中的得意,可惜演技不够。那畅快淋漓,把多年老对手给压在屁股低下的感觉,让他怎么也无法掩饰脸上的得意之色。

    感谢帕杰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