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管理风格

第三百五十三章 管理风格

    傍晚,倾雪公司总部,产品部经理办公室。

    娄信义正在加班处理文件,一杯咖啡一包烟,时不时揉几下太阳穴,颇为头疼。

    倾雪公司的发展速度,可谓一日千里。产品部是个极其重要的部门,身为部门经理,娄信义在倾雪公司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年薪方面,虽然只有十多万,但这只是倾雪公司刚成立时定下的年薪,倾雪公司每月都会以奖金的模式再给他发一笔钱。这笔奖金,从一万涨到三万,再到五万……上个月,已经达到了十万。随着倾雪公司的业绩不断暴增,他这个高层的奖金,几乎每个月都在暴涨。

    再加上他才三十出头,按理,应该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可这段时间,他却是整天愁眉不展。

    因为压力太大。

    倾雪公司业绩暴涨,他的奖金也跟吹气球一样暴涨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需要他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

    前几个月,他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

    现在,尽管招了两个助理,也只是帮他从琐事中解脱出来而已。一些重要的决定,不是助理能够决定的。而他做出决定之前,却必须深思熟虑才行。

    每天都有大量的新人涌入倾雪公司,这些新人当中,不乏能力出众之辈。一次两次的决定出现纰漏或者差错没关系,次数一多,就得留神被人给取而代之了。

    倾雪公司从来不会吝啬于让员工的收入跟着公司一起进步,可要是能力跟不上公司的脚步,同样也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拿下来。

    纵使娄信义是元老,也丝毫不会给他太多的出错机会。

    “还是常山集团好啊……”

    娄信义微微一叹,他有个同学,是早期加入常山集团下属销售公司的员工。因为学历不错,刚加入销售公司没多久就提拔成了副经理。手底下的销售人员,从十几个到几十个,再到几百个。

    和他一样,他那位同学也渐渐感觉有些吃力起来。最终,因为能力不足被后来者取而代之。

    可不一样的,是他那位同学虽然被人取而代之了。但因为是公司元老的缘故,仍旧还挂着个与副经理同级别的销售顾问职位,年薪和奖金依旧跟着公司的发展一起水涨船高,只不过是权力没了而已。

    倾雪公司就要残酷得多,有能力就上,没能力就下,完全没有多少人情可讲。他这个公司元老,若是能力跟不上,被人取而代之,就只能把经理的位置让出来,自己退居副经理。

    副经理要是又被人取而代之,就得再次挪位置,下去做个主任什么的。

    元老虽然有一定的奖金加成,但奖金却是按职位来计算的。

    常山集团早一批的元老级管理层和员工,那是旱涝保收。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凭借以前的功劳,一辈子都能拿高薪,而且比铁饭碗都牢靠。倾雪公司的元老,则天天都是朝不保夕。想要保住位置,只能一天掰成两天来用。

    苍南市的两大巨无霸,管理风格完全不同。

    点了支烟,深吸了口之后,娄信义的目光移向面前的文件。

    正准备集中注意力继续,手机铃声响起。

    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拿起接听。

    不是广告推销,对方自称卫生局的副局长,想请他晚上出去坐一下。

    娄信义满口答应下来,这种情况他经常遇到,无非就是想介绍个亲戚进倾雪公司而已。只要符合公司要求,他最终都会点头答应下来。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能得个人情,增加点人脉关系还是不错的。

    九点来钟,把手头上的事情全部都处理完,娄信义来到约好的五湖大酒店。

    结果让他有些意外,这位副局长居然不是想介绍亲戚进倾雪公司,而是给人做说客的。

    “杨局长,郑总,不好意思。按公司的规矩,产品包装关系到我们公司产品的形象,必须挑选最适合的一家才行。所以,我们公司的产品包装虽然确实打算换厂家,但过段时间会把消息放出去,采用竞争的方式来挑选。”

    娄信义得知郑建德和这位杨副局长的来意之后,断然拒绝了。

    招员工方面,纵使他手头上没有名额,也不介意卖个人情,跟人事部那边打个招呼,因为影响不大。就算传出去,只要确实符合公司要求,纵使安灵珊知道了也不会说他什么。

    产品包装就不一样了,外人或许觉得没什么。可他是产品部经理,很清楚安灵珊对这方面有多重视。

    倾雪香水走的是奢侈品路线,包装关系到产品形象,属于重中之重。倾雪各种型号的香水,光是瓶子的设计费,每一种都高达数百万。包装盒方面虽然没这么夸张,却也是花了巨资专门请设计公司设计的。

    包装盒的质量要求,同样高得离谱。这也是为什么上一家包装厂只是出了点残次品,倾雪公司就直接要换一家的原因。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也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最后,还不是娄经理说了算?”郑建德笑呵呵的拿出张银行卡,不动声色的推到娄信义面前。

    杨副局长在一旁帮腔:“是啊!娄经理大可以放心,郑总的包装厂规模不小,倾雪公司换厂家的原因也知道,产品质量方面绝对不会出错。”

    娄信义对那张银行卡没兴趣,甚至看都懒得看一眼。

    因为他相信,眼前这位杨副局长和郑总,绝对猜不到他上个月的奖金有多少。

    至于下个月,他偶尔跟销售部的经理聊天,从他口中得知,这个月的销售额,起码能够提升百分之六十。

    这意味着,他下个月的奖金也能提升百分之六十,超过十六万。

    倾雪公司虽然没常山集团那么讲人情,但奖金方面,出手却比体量更大常山集团还要豪气。完全是公司的利润增加了多少,员工的奖金就增加多少。

    虽说倾雪公司不可能一直以这种惊人的速度发展下去,但只要海外市场一天没有饱和,倾雪公司就仍旧会快速发展下去。按他估计,自己要是能再熬上一年不被人取代,每个月的奖金恐怕就能按百万来计算了。

    一年的收入,或许比眼前这位郑总的全部身家都高。

    要是熬个几年,他这种顶级高层,说不定年收入破亿都有可能。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为了点蝇头小利而让自己陷入到被开除的风险当中。

    本想断然拒绝,大气凛然的说一番大道理,让郑建德和杨副局长知道他娄信义这个名字不是白取的。没来由的,心中微微一动。

    这或许,是个不错的露脸机会。

    就这么悄声无息的拒绝了,谁都不知道他娄信义是如何为了公司利益不讲情面。

    要是能够拍下来,交给安灵珊去处理……

    公司上上下下知不知道没关系,起码安灵珊知道。

    虽然这不会改变安灵珊能者上庸者下的管理作风,但对他的容错程度肯定会放宽不少。毕竟,能力虽然重要,但管理层的人品和对公司的忠诚,对一家公司而言同样极为重要。

    “不好意思,酒喝多了点,我去趟卫生间。”

    娄信义站了起来,到了卫生间之后,立即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

    试着将手机放进衬衫口袋,发现没办法把摄像头给露出来,而且也太显眼之后,他索性直接拿在手中,就那么返回包厢。

    郑建德还以为他上卫生间只是盘算一下要不要收银行卡,觉得这事应该能成。结果,再回来的娄信义等到他重提银行卡之后,态度大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这让郑建德失望至极,更让他和杨副局长绝对想不到的,是娄信义一直抓在手中的手机,其实开着摄像头。

    而且,趁他们二人没注意的时候,偶尔还会将手机微微倾斜,好让摄像头对准他们两个。

    虽然拍出来的效果肯定是惨不忍睹,但回头找个高手整理一下视频,起码能证明他们两个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