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零五章 哪里发作绑哪里

第三百零五章 哪里发作绑哪里

    “那什么……你没事吧?”

    李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缓和亲切一些。

    因为上次抢建校地址的事情,他虽然看徐盛宁不怎么顺眼,但一码归一码,那事已经给了徐盛宁相应的教训。而今天,人家是灾从天降的受害者。

    而且,这家伙上次嚣张跋扈。这次,虽然怕丢脸的成分很大,但总归是没打算为难楚胜男。

    “救我,救我……”

    在众目睽睽之下,徐盛宁竟拨开刘助理,直接拖着块木板,双手齐齐用力,三两下爬到了李峰的面前。

    而后,一把抱住了他的双腿。

    “什么情况?”李峰惊讶的看着他。

    “完了……”

    刘助理双腿发软,整个身体抖如筛糠。

    不是说专家们全是在吓唬人吗?

    这怎么突然就开始产生幻想了?

    而且,见人就抱大腿,看起来比专家们说的还要严重啊!

    这要是治不好,他这个助理,可就不止是被赶出天启化工集团那么简单了,天知道董事长会不会生撕了他。

    天启化工集团董事长的儿女不少,但徐盛宁却是他最喜欢和看重的一个,早在徐盛宁还是纨绔子弟,不服管教,整天就知道玩女人和找各种刺激的时候,就已经被内定为天启化工集团的接班人。

    加入集团虽然才一年,徐盛宁的身上仍旧还有不少恶习没改,甚至半年前还差点惹下大祸,但进步其实已经非常明显。

    一辈子的心血交给自己最看重和喜欢的儿子,这属于完美的传承。要是徐盛宁出现什么意外,他毫不怀疑董事长杀人的心思都会有。

    “救你什么?”李峰有些理解不了这家伙为什么这么激动。

    他看得出来,徐盛宁对自己有心理阴影,那吓得小绵羊见到老虎一样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他同样也从徐盛宁的眼中看出了别的东西。

    而且,若只是害怕,应该是求饶才对。徐盛宁又是抱大腿又是求救,他就想不通了。

    “那个女孩,上次那个一眼就看出我有病的女孩。”徐盛宁连忙解释道。

    女孩?

    李峰有些意外,难道是说乔雪。

    再仔细一想,他忽然记起来,好像乔雪当时还真指出过这家伙有什么怪病,只不过当时的症状微乎其微,徐盛宁似乎没放在心上。

    “徐少,徐少,您怎么了?您可千万别吓我……”

    刘助理冲了上前,一脸凄苦和惆怅。为了这件事情,徐盛宁本来就急得天天上火,每日愁眉不展。现在好了,稍稍受个脑震荡,彻底爆发了。见人就抱大腿,然后以为对方认识那个女孩。

    徐盛宁拼命抱住李峰的大腿,任凭刘助理怎么去拉,死活就是不肯松开。

    一旁,楚胜男和一众专家护士们,目瞪口呆,完全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出现幻想、妄想,也不至于这么激烈……这个,该不会赖到我们头上吧?我们也没给他不恰当的治疗啊!”一专家有些迟疑起来。

    专家和护士们,都怔住了。

    真这样,可别大红包没拿到手,反倒给自己惹来的了大麻烦。

    “行了行了,不怕别人看笑话就赶紧起来。”眼看徐盛宁眼泪鼻涕都快出来,而且大有往自己裤腿上擦的迹象,李峰有些不耐烦了。

    徐盛宁一愣,旋即醒悟过来,扭头看向一众专家护士们,不由吼叫起来:“滚滚滚,这里没你们什么事。”

    专家和护士们顿感不爽,可想想那还没兑现的大红包,一个个虽然有怨气,却只能忍着不发,一边腹诽一边离开病房。

    “你还呆在这干嘛?”徐盛宁又要向楚胜男发火。

    “我就是为她来的。”李峰开口道:“她虽然把你撞晕过去,但毕竟是出于一片好心,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怎么处理?您的意思是……”

    徐盛宁有些狐疑的看着李峰,他可是很明白,眼前这位那是拥有通天之能的存在,连他这位一省的顶级富二代,也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不提他还希望乔雪能够提供治病的办法或线索,就冲李峰的身份,若楚胜男跟他有关系,打死他也不敢对楚胜男做什么。若非胆子还算大,脸皮也不够厚,他没把楚胜男当奶奶供着,拼命夸她撞得好,撞得自己神清气爽就不错了。

    李峰忍不住摇头:“你们这些人啊!仗势欺人习惯了,以为这才正常。别想太多,我喜欢讲道理,上次教训你是因为你招惹了我。教训完,事情也就结束了。一事归一事,这次你占着理,要赔礼道歉什么的,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可以。”

    “不用不用,撞得好,这位大姐撞得好。要不是她见义勇为,把我撞晕过去,我哪有机会和资格再一次遇到您,再一次见到您的英姿和容颜……”

    徐盛宁连连摆手,搜肠刮肚的想着一些拍马屁的话。可惜,经验不足,听起来毫无美感,给任大秘书长做徒孙的资格都没有。

    噗通!

    李峰正要开口,不远处,刘助理双腿一软,一股瘫坐在了地上。脸庞发白,神色惨然。

    他的嘴唇颤颤抖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

    他终于听明白了,徐盛宁压根就不是什么幻觉、妄想,而是遇到了熟人!

    这本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刘助理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董事长那边不会找他算账,却又来了个更加牛逼的李峰。

    他现在的想法,就跟楚胜男先前一样,觉得自己一定要完蛋了。

    “什么情况?”李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徐盛宁看了刘助理一眼,旋即有些明白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刘助理先前,对您不敬?”

    李峰恍然,不过是跟自己顶了两句而已,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不过,刘助理又不是楚胜男,他可没兴趣去安慰他两句,让他别担心。

    “既然你不打算追究,那撞你这件事,就算结束了?”李峰笑着问道。

    “结束了,已经结束了,要不是我晕过去,我肯定不会浪费这位大姐的时间,让她跑一趟医院。都是属下不懂事,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徐盛宁不迭点头,拿这事作为条件,让李峰提供乔雪的信息,他压根就不敢有这种想法。

    他很小就明白,大人物愿意跟你讲道理那是心情好。大人物不愿意跟你讲道理,那是心情不好。讲不讲道理,全凭一念之间。

    他可不想让李峰不痛快,导致心情不好。半年前的事,他这辈子都忘记不了。

    和徐盛宁所料的不差,李峰现在的心情确实不差,看了眼他双腿上绑着的木板,再见他坐在地上,昂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不由开口道:“说说你什么情况吧!”

    徐盛宁大喜,他连忙解释道:“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上次那位姑娘说我有病,很像古医书上记载的一种病例。身上某个部位只要出现一个红色的小斑点,该部位一旦悬空,只要注意力没在这个部位上,这部位就会不受控制的动起来。持续个两三天之后,小斑点又会转移到其它的地方去。”

    “有那么点印象。”李峰不由点头,被徐盛宁这么一提醒,他依稀有点印象了。

    徐盛宁有些尴尬道:“我当时不知好歹,以为只是小问题,只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就能有治疗的办法。当时打电话给我的私人医生,对方也说有点像异己手综合症,但不完全相同,可能只是神经系统方面有点小问题,所以我就没怎么在意。可被您教训了一顿,回去以后。我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却发现神经系统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也不是异己手综合症。这之后,找了很多神经科专家和教授,甚至还去了趟美国和德国,结果全都束手无策。”

    顿了顿,徐盛宁继续道:“回国之后,我又开始让人到处找中医。一直到两个月前,才从一位知名的老中医的藏书里找到这病症的记载。可惜,内容只是记载一些奇怪的病症而已,并没有治疗的方法。到现在,我这病症已经越来越严重,快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了。”

    “有那么严重?”李峰有些理解不了。

    徐盛宁犹豫了一下,将绑在腿上的绸带给解开。

    “现在,红色的小斑点在我的右腿上,已经有一天多的时间了。”

    他一边解释,一边将右腿抬起来。而后,将注意力移向别的地方。

    下一刻,牛逼的一幕出现了!

    徐盛宁的右腿,突然就像指挥棒一样猛地朝着右侧用力一挥。

    瞬间,整条右腿和身体便呈现出了九十度的直角。

    半个一字马!

    而且,这半个一字马还不是慢悠悠的弄出来,是瞬间而成。

    “嗷……”

    徐盛宁一声惨叫,连忙将右腿放下来,同时捂着裤裆。

    还算俊朗的脸庞,已经痛得扭曲变形。额头上,冷汗簌簌而下。看得李峰和楚胜男,都为他有些疼得慌。

    李峰和楚胜男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腿绑起来了。

    这病症要是不治好,唯一的解决办法就只有哪里发作绑哪里。

    不绑住,还真能把人给折磨得死去活来。

    感谢evagoa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