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三百零四章 脑震荡

第三百零四章 脑震荡

    市医院,急诊科重症监护室,脑科专家们齐聚一堂,面色冷肃的商讨着病人的症状和各种治疗方案。

    一旁,楚胜男的脸色难看至极。

    讨论的主题,叫脑震荡后综合症的康复训练计划。

    什么器质性、非器质性,什么要慎用精神药物,出现幻觉、妄想,可先尝试行为治疗,再根据实际情况采取抗精神病药物治疗……

    要是遇到个报复心强的,楚胜男感觉自己起码要判个十年八年才能让人家消气。

    这些专家们的讨论内容,吓得她直冒冷汗。

    真要判个十年八年,再出来,李老师早把自己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再看看病床上,戴着氧气罩,挂着吊瓶,身上正在做各种测试的受害者,以及旁边几个正紧张兮兮盯着监护仪显示器的护士。

    楚胜男的两腿有些发软,她觉得判自己个无期徒刑都有可能。

    毕竟,受害者可是大人物。就算她是无意的,但人家真要整她,也就一两个电话的事情。

    至于赔钱什么的,根本就用不着考虑。

    因为,这受害者的助理,路上打了个电话请示一番之后。为了让受害者得到最好的治疗,刚把人送进医院,直接就给医院捐赠了三百万。

    这之外,所有参与治疗的医生们,全都能得到一个十万块的大红包。就连护士们,也都能拿到两万块。

    而且,受害者还只是在苍南市进行暂时的治疗,明后天就可能送到京城或魔都去。

    这一两天就花掉几百万,楚胜男哪敢去考虑赔钱这种事情。

    就在她心灰意冷,乞求老天保佑受害者是个大好人,看在她也是一片好心,不会跟她计较的时候,门外传来对话声。

    而后,一个保镖走了进来,看向正跟医生们凑在一起的一个三十多岁男人:“刘助理,有个自称是撞人者亲戚的年轻人过来。”

    刘助理微微皱眉,看了眼角落里惶惶不安的楚胜男,哼哼了一声:“搬来救兵吗?让他进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来头。”

    保镖出去也就十几秒,李峰走了进来。

    刘助理不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顿时有些不屑。

    衣着还不错,看起来,像个小老板,再或者某机关的科长之类。

    仅此而已。

    这救兵,刘助理甚至都懒得理会,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倾听专家们讨论治疗方案上面。

    “胜男,没事吧?”李峰一眼就看到角落里的楚胜男。

    没办法,人高马大,太扎眼了。门口的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站在楚胜男的面前都显得有些娇小,更别说是房间里的其他人。

    哪怕把高一米九、块头巨大的约翰找过来,也就比楚胜男稍高一些。但论起威慑力,面相有些憨憨傻傻的约翰仍旧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

    “没、没事……”楚胜男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现在没事,受害者要是追究起来,那就有大事了。

    “医生怎么说?”李峰忍不住看了眼被护士们围在中间的受害者,又扫了眼一大堆的医生,顿时感觉事态有些严重。

    这是出了大问题的节奏啊!

    “脑震荡。”楚胜男有些忐忑道。

    “你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能把人给撞成脑震荡?”李峰不由咋舌,脑震荡啊!听起来挺严重的,而且属于大脑里面的伤势,乔雪就算能治,估计难度也挺大的。

    毕竟从某方面而言,与科技共同进步的西医,在细节方面确实不是中医能够比拟的。

    楚胜男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明明记得受害者只是脑袋在车门上撞了一下,力度方面,她本身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受害者上身的重量倒下去差不多七八十公分的冲击力。

    按理,应该不至于太惨。

    但眼下的情形,若是说这种话,就显得有些推卸责任了。

    “没事,我会处理好的。”见她如此,李峰宽慰道。

    “你会处理好?”不远处,刘助理忍不住斜睨了眼他,哼声道:“说说,你是觉得赔几千块能了事,还是认识苍南市的什么领导?”

    “治疗费用我们承担,精神损失费、赔礼道歉什么的,我们也认。”李峰笑道。

    刘助理嗤之以鼻,再次转过头去。

    “那个……”楚胜男小声提醒道:“他、他们光是为了最好的设备和条件,捐给医院就花了三百万,而且明后天还要转到京城或魔都的大医院去。”

    “你还真会挑人来撞。”李峰哭笑不得,按这算法,治疗费用没个上千万都打不住。

    那精神损失费什么的,就更高了。

    以国家的标准,捐款什么的,肯定是不能算进治疗费当中。精神损失费什么的,则按受害者所在地人均收入来算,估计几千几万块就完事了。可要是按受害者的标准来算,可能一亿都不够抚慰人家受伤的心灵……

    李峰还真有些说不清,受害者真要开个上亿的天价赔偿,否则不接受私了的话,他会不会答应这个有些匪夷所思的赔偿金。

    楚胜男惶恐难安。

    见她如此,李峰解释道:“钱太多,稍稍有点心疼,所以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放心,实在交涉不了,赔钱也就赔钱了。”

    楚胜男默然不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稍稍有点心疼?你以为赔个三五千就够了?”刘助理的心情虽然不太好,却还是忍不住乐出声来:“你知不知道徐少什么身份?知不知道就算花个几千万甚至上亿,徐少也宁愿没这一撞?”

    李峰问道:“能不能把他家人的电话号码给我?”

    刘助理置若罔闻,徐少被撞晕过去,他本就被大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可不想再挨一顿骂。

    “几位医生,病人大概什么时候能醒?”李峰又看向专家们。

    “难说,主要是还不知道脑震荡带来的后遗症严不严重。”

    “是啊!还得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心电图之类的情况。”

    专家们并未给出详细的时间。

    李峰有些头大,实在不行,就只能陪楚胜男在这等受害者醒来了。

    他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乔雪问问情况,病床四周围的护士们,忽然惊呼起来。

    “醒了醒了,我的按摩果然有效。”

    “我也有功劳,他的各项检测都是我做的。”

    “我也是,我一直在观察他的各项数据。”

    护士们纷纷将刘助理给围住,叽叽喳喳的表功劳。

    专家们则欲言又止,想说几句他们采取了哪些治疗手段和应急措施,又有些拉不下面子。

    李峰心中大定,受害者醒过来了,总算有人可以谈。

    他扭头看向病床,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似乎……有点面熟?

    李峰顿感意外,再仔细一看,嘴角不由扬起。

    这不是半年前跟自己抢建校地址,然后被任大秘书长给罚站了一晚上的家伙嘛?

    “是熟人,那就好办了。”

    李峰顿时放松下来,既然是熟人,天价的精神损失费估计可以免掉了。

    “都有功劳,都有功劳。放心,你们的红包少不了你们的。”

    护士们想表功劳,刘助理同样也想表功劳,他火急火燎的推开众人,冲到了病床边,一脸忧心道:“徐少,您没事吧?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徐盛宁摸了摸有些胀痛的脑袋,询问道:“我怎么在这?”

    “都是这女人,居然误以为您被绑架,想把您抢走,结果让您脑袋撞在车门上,引起了脑震荡。”刘助理一指楚胜男,义愤填膺。

    徐盛宁有些无语,双腿被绑住,好像还真有点像是绑架。

    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该死,我的脚。”

    发现自己的脚没有被绑住,徐盛宁不由大惊。

    “我咨询过相关的医生,绑太久,血液不容易循环。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在徐少昏迷期间没帮您绑住脚。”刘助理连忙拿出一卷丝绸带和一一块木板,在众人满脸不解中,帮徐盛宁将双脚绑在上面。

    徐盛宁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眼楚胜男,想骂她几句没长眼,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幽幽叹了口气:“算了,出院继续找人吧!”

    “那怎么行?您可是被撞出了脑震荡,不让她坐几年牢,您不白吃这种大亏吗?”刘助理顿时急了。

    “脑震荡?”徐盛宁面露惊容,重型脑震荡可是会引起严重的后遗症。他忍不住晃了晃头,旋即疑惑起来:“没感觉到头晕恶心啊!先前的事情,也都记得。”

    “什么?”刘助理有些没懂。

    徐盛宁没理他,抬头看向一众穿着白大褂的专家们:“我被确诊是脑震荡了?什么级别的?”

    专家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群中,一人小声开口道:“你昏迷超过半个小时,但小于六个小时。而且各项仪器检查正常,颅内没有淤血,器质性撞伤也不算严重,所以不排除是中型脑震荡。”

    徐盛宁不由松了口气,还好,这无妄之灾也不算严重。中型脑震荡虽然也容易引起后遗症,但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他以前玩飙车的时候受过中型脑震荡,找了个心理医生负责精神引导,个把月下来,连心理阴影都没有。

    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脑袋倒是有点痛,不过没头晕恶心,记忆力和意识也都很正常,怎么跟我以前撞车时的症状不一样?”

    “那个……只是预判而已,你还处在昏迷状态,是没办法确诊的。如果没有这些症状的话,可能只是简单的撞伤。不过,你昏迷时间长达一个小时,最好还是能住院观察一两天。”

    专家们面露尴尬之色,他们没想到,徐盛宁居然了解脑震荡。

    徐盛宁无语,刘助理顿时有些傻眼了。

    就连一旁的李峰,也都看出来了。

    “你们……不会是因为他愿意给大红包,所以故意说得严重一些的吧?”楚胜男也听出来了。

    专家们愈发尴尬了,每人十万的超级大红包,他们当然要尽心尽职,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要不然,感觉自己好像没出力一样,受之有愧。

    徐盛宁虽然没头晕恶心之类的症状,但毕竟被撞晕过去,轻微脑震荡还是有的。

    普通擦伤都能引起败血症,然后又能跟肾衰竭、心内膜炎拉上关系。普通的感冒发烧,也能引起肺炎、脑膜炎什么的。轻微脑震荡,自然也会发展出可怕的并发症。

    只不过,前提是任其一直恶化到极致而不进行任何治疗。

    他们从头到尾,只是没说脑震荡的正常症状,而是一直在谈论一旦恶化下去的治疗方案。

    这其实也没错,是刘助理自己说要最详细最好的治疗方案。

    刘助理则是脸庞涨红,羞愧难当。

    徐盛宁真要被撞出个好歹,他和保镖们都得倒霉。董事长既然不怕花钱,他当然得拿出一百二十分的重视,以此来向徐盛宁表达自己的忠心,好让他不追究自己和保镖们的失职。

    只不过第一次处理这种问题,脑震荡本身听起来又挺吓人的,有所忽略而已。

    “不重视不行,太重视了也不行……”

    李峰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真被撞出什么大问题来了,感情压根就没多大的事情。

    “还愣着干什么?出院,继续找人。”徐盛宁瞪了眼刘助理,觉得脸上无光。几百万而已,找个女明星玩几天就没了,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做冤大头没事,但要做在明处,有钱不花,还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孙子。像眼下这种情况,只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刘助理指着楚胜男,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她怎么处理?”

    “算了算了……”

    徐盛宁不耐烦的挥手,楚胜男这事也是一样。一不小心被人当成奇闻轶事捅出去,搞不好就上热搜了。到时候,人家关注的焦点只会是他为什么绑住双脚,以及他怎么那么倒霉正好撞晕过去,同样也是件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刘助理的脸色顿时不好了,他很明白,不找个人来泄愤,他和几位保镖肯定得被秋后算账。就他所知,半年前徐盛宁似乎在苍南市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被整得有点惨。结果,一帮跟他过来的手下全都倒霉了。

    徐盛宁又没好气的扫了眼全场,正想开口把所有人赶出去,刚张开的嘴巴忽然发不出声音了。

    他又重新扫了一眼全场,最后定格在了李峰的身上。

    仔细一看。

    他猛地想要跳起来,结果双脚被绑住,顿时失去平衡,一个鲤鱼打挺,砰的一声直接翻倒在了地上。

    “徐少,您这是怎么了?”刘助理大惊。

    专家和护士们也赶紧上前。

    徐盛宁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峰,目光极为复杂,有惊恐和敬畏,也有惊喜与兴奋。

    “难道是出现了幻觉和妄想?”

    专家们顿感惊喜,真要如此,那自己完全没错啊!

    感谢evagoa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