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熊孩子的反击

第二百九十三章 熊孩子的反击

    “小天啊!玩是小孩子的天性,但也不能玩物丧志。伤仲永的故事,你有没有听过?”杨老谆谆教诲道。

    “听过听过,马爷爷跟我讲过这个故事了。”高天连忙点头,唯恐杨老又给他讲一遍。

    “听过就好。”杨老满目慈祥道:“知道这个故事的意思吗?”

    “知道知道。”高天忙不迭点头。

    杨老愈发满意高天的回答,他笑呵呵道:“既然知道,那明明说好五点就回来,怎么一直玩到六点半才回来?”

    “这个……”高天素有急智,可一次次遇到这种情况,加上毕竟是个小孩,阅历还不够丰富,已经编不出新的理由了。

    支支吾吾了十多秒,发现自己的小脑袋已经不够用了之后,他忍不住看向任于辉,想把这口大锅甩给任秘书长:“任秘书长,那个……我怎么一直玩到六点半才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下午忙别的事情去了。”任于辉坚决不背锅,不过,多少也给了点这个熊孩子面子,稍稍给了他点提示:“不过我好像听说下午的时候,游乐园有人晕倒了,你不会是看热闹看得忘记时间了吧?”

    “对对对,是有人晕倒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得了急性阑尾炎,肚子痛得不行,都痛晕过去了。”

    高天大喜,他立即将饭桌上听乔雪提起过的病例说了出来:“不过,我可不是看热闹看得忘记了时间,而是救人救得忘记了时间。我只用了三针,一针天枢穴,一针合谷穴,一针涌泉穴,立即让他止痛。本来也就几分钟就搞定,谁知道,小男孩的妈妈又突然说偏头痛犯了。没办法,我只能又给她按摩头部,好不容易按完,天就暗了。”

    泰山北斗们哑口无言,这故事,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跌宕起伏啊!

    就是太假了点。

    “那个什么,很晚了,我要睡觉去了……”高天故意打了个哈欠。

    “你晚饭还没吃。”杨老提醒道。

    “吃过了,在外面就吃了。”高天拼命摇头,要是在酒店吃晚饭,这帮泰山北斗们又得缠上去继续念叨。

    “吃过了没关系,早睡早起虽然是好习惯,但才六点半,也太早了一点,咱们先去房间聊一聊。”张老不由分说,拉着高天的手就走。

    高天暗暗叫苦,换成任于辉,他保管偷偷伸出只脚,把任秘书长给摔个狗啃泥。可张老年纪太大,这一跤摔下去,搞不好就得骨折。

    李峰虽然决定放他自由,不像压制小胖子那样压制他,却也不是放任不管。调皮捣蛋可以,却不能太过分了。要不然,这自由可就得收回。

    进到电梯,一路来到高天的房间,几位泰山北斗一挥手,任于辉很识趣的和工作人员招呼众人回房睡觉。

    当然,说是回房睡觉,其实晚饭还没吃,只是不好当着泰山北斗们的面拆穿高天而已。尽管,这几位老人也都猜得出高天是在撒谎。

    高天的女朋友和兄弟们,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高天。而后,欢天喜地的和任于辉去吃大餐了。

    四位泰山北斗,开始在轮番上阵,谈人生,聊理想,讲述他们当年为了追求学问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

    天才难寻,高天能跟他们这帮经济学权威坐而论道,虽然稍显稚嫩了一些,却足以让这帮泰山北斗们为之疯狂,不惜丢下手头上的事情,齐聚魔都。

    要知道,这熊孩子才十一岁。

    以他们的年纪,十一岁的时候,大多还在地里打滚玩泥巴。

    高天浑浑噩噩的应付着,哈欠打了一个又一个,泰山北斗们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从七点到十点,促膝长谈了三个多小时。从历代名人,到现代学者,各种名人名言,各种名人趣事说了一大箩筐。主题却只有一个——学海无涯,苦做舟!

    好不容易熬到泰山北斗们累了乏了,回去睡觉了,高天才恢复了一点精神。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太难受……我宁愿回去上学也不玩了。”

    高天抓耳挠腮,无比的郁闷。

    一天两天,他勉强还扛得住。可瞧这帮泰山北斗们的架势,摆明了就是打算疲劳轰炸一直到他屈服为止。

    任于辉又不敢一口气得罪这么多泰山北斗,压根就没胆子带他不告而别。

    这么算起来,等于他还要再熬一个月,等到暑期结束才行。

    只有等到暑期结束,任于辉才会带他悄悄回到苍南市。

    “对了,老任没胆子得罪这么多人,可要是老师开口,他就算不敢得罪,也肯定会想办法做到。”

    高天忽然一拍脑袋,兴奋的跳了起来。

    他立即找来手机,一个电话给李峰拨了过去。

    这会儿,李峰刚把姜若欣送回家,正在房间里看小说。发现高天打电话过来,顿时有些意外。

    “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干嘛?”

    “老师,有人要抢你学生。”高天义愤填膺道。

    “什么鬼?”李峰没怎么听懂这话的意思。

    “我不是答应任秘书每天抽两个小时研究那什么经济课题吗?我觉得好不容易放暑假,每天又要做老师布置的训练计划,又要做课题研究,玩得不尽兴。就一咬牙,干脆给自己加倍,好不容易在前几天全部搞定了。”

    高天解释道:“谁知道陆陆续续跑来一大群国务院、重点大学的泰山北斗,非要联起手来教我。我当场就怒了,这不是逼我背叛老师另投别的门派吗?要不是看他们都是老人家,我一拳一个,就统统把他们撂倒了。”

    李峰无语,这都快讲成武侠故事了。他仅仅只能依稀猜出,应该是国内的经济学大牛们发现了高天的潜力,爱才心切,这才一起找上门来。

    高天恨恨道:“我尊老,可他们不爱幼啊!非要缠着我,要我做他们的学生。我生是老师的学生,死是老师的学生,怎么可能再拜别的老师?所以,老师,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李峰没好气的提醒道:“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很久没管过你的事情,怎么突然发现你学会满嘴跑火车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后果你懂?”

    高天吓了一跳,不由嗫嗫道:“我拼死拼活辛苦了一个月,比在学校上课都累,就是为了能尽情的玩一个月。他们天天缠着我,太烦人了……”

    李峰恍然,不由问道:“那你找我有什么用?”

    高天笑嘻嘻道:“任秘书长就听老师的,老师要是让他编个理由带我偷偷离开,他肯定会带我偷偷离开。”

    李峰稍一考虑,连连摇头:“这你就别想了,我可不想被一大帮泰山北斗在背后说坏话。任秘书长真要带你偷偷开溜,他们一猜就知道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可他们想抢老师的学生。”高天急了。

    “你小学老师一大堆,怎么不说他们抢我的学生?别说这帮泰山北斗顶多只是见猎心喜,根本没有跟我争学生的心思,真要以后哪位说你的能力都是他培养出来的,跟李老师没关系,尽管试试看。”

    李峰不以为意,李老师的名气,可是靠一个个学生拿成绩给堆出来的。跟李老师抢学生,泰山北斗们跳出来,也只会被网友们给喷死。更何况,学生自己又不是没长嘴巴。

    “老师……”高天幽怨起来。

    “话说回来!”李峰不由盘算道:“能力方面,你用不着别人教。现在还不如那些泰山北斗,以后绝对超过他们。但能力强,强的只是理论,实践方面,就算培训结束,也远远不及这些泰山北斗。比如华夏经济的发展史,比如各国在经济方面的一些潜规则什么的,如果这些泰山北斗们能给你讲解一下,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高天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整个人有些发懵。

    “机会难得,现在能了解这些东西,总比你以后慢慢摸索要强得多。”李峰沉吟道。

    高天欲哭无泪。

    “所以……”李峰决定道:“明天我打电话给任秘书长,让他找这些泰山北斗们问问,看看他们愿不愿意以邮件或视频的方式,把这些东西给传授给你。”

    “邮件或视频?”高天愣住了,他满是惊喜道:“老师的意思,是以后再学?”

    李峰不由笑道:“虽说张弛有度,把所有的事情一口气做完并不是什么太好的选择,但我事先也没说不准你提前完成。所以,既然你已经做完,后面的一个月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好了。”

    “太好了!”高天兴奋挥拳,可才几秒,又蔫了下来:“老师同意,可他们不同意啊!”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你平常不是挺机灵的嘛?天天听你吹嘘苍南二小高天没有摆不平的事,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不管用?”李峰表示爱莫能助。

    高天愁眉不展:“都是老爷爷,打不得骂不得,老师救我……”

    李峰本来不想理会,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自己的学生,日子过得太苦逼了,总归有点心疼。盘算了一下,他忽然笑了起来,提醒道:“知不知道熊孩子最惹人厌的地方是什么?”

    高天迟疑道:“调皮捣蛋,四处惹事?”

    李峰摇头:“就一个字——烦!”

    “老师的意思,是让他们反过来烦我,而不是我烦他们?”高天问道。

    李峰微微一笑:“他们那么多人,应付你一个熊孩子算不了什么。可如果是一群熊孩子,需要一人应付一个,甚至是一人应付两个三个,那才叫可怕。”

    高天秒懂,这一刻,他有种灵思如泉涌的感觉。

    论如何烦人,苍南二小高天可以自豪的拍着胸脯保证,他能一挑十。

    他女朋友和兄弟们,其中也不乏以一当十的存在。

    上天抓鸟,下海捞鱼……集思广益,保证让泰山北斗们欲死欲活。

    “谢谢老师教导,我知道怎么做了。”高天兴奋道。

    “我可什么都没教你。”李峰坚决不承认。

    高天嘿嘿的笑了几声。

    挂断电话,他立即盘算起来。

    “现在十点多,他们肯定都已经准备睡觉了,正是行动的好时间。”

    高天立即火急火燎的召集一众女朋友和兄弟们议事。

    很快,便正式确定今晚的主旋律——十万个为什么或大闹天宫。

    脑袋灵活的负责十万个为什么,虚心上门求教,专挑各种稀奇古怪、乱七八糟的问题来问。脑袋不够灵活的,找个理由进门,然后赖着不走,上蹿下跳,空调电视、床单被褥,尽管折腾。

    “行动!”

    确定好了计划,高天一挥手。

    二十多位熊孩子一涌而出,纷纷前往自己的目标所在房间。

    泰山北斗们,迎来了头疼的一晚上。

    正如高天拿他们没辙一样,他们同样也拿这一帮熊孩子没辙。打不得骂不得,实在被缠得不行想赶人,声音稍大一点,立马就哭鼻子。

    还好,高天不算过分。

    刚过十二点,只纠缠了两个小时,熊孩子们就纷纷撤退。

    老人家,向来都习惯早睡早起。

    虽然被折腾到了十二点,惯性使然,泰山北斗们仍旧还是五六点便纷纷起床。可一个个,全都是无精打采。

    太极拳、听曲、散步……这些他们喜欢的清晨活动,谁都没精神去享受。

    八点,早餐的时候,酒店的餐厅,熊孩子们再度行动起来。

    打闹、哭叫、吵架,整个餐厅鸡飞狗跳,比菜市场还热闹。泰山北斗们本就精神不太好,四周围又嘈杂喧闹,令人头疼心烦无比,哪还有精气神去谆谆教导高天。一个个,只想这顿早餐尽快结束。

    然后,回房间去补个觉才行。

    才半天时间,效果显著,高天可谓喜出望外。

    中午在外面吃饭的时候,特意多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跟众人商议晚上的行动。

    任秘书长已经接到李峰的电话,知道李峰的意思,自然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只要别太过火就行。

    事实上,任于辉也不想一天到晚见人就道歉。

    傍晚,众人回到酒店。几位留守休息区的泰山北斗们,立马被一群熊孩子给围得水泄不通。

    这个想听童话故事,那个吵着想玩游戏,目标不是这些泰山北斗们,而是主动跑到休息区的高天。

    这几位泰山北斗们立马选择了撤退,以他们的头脑,自然不会看不出来这都是高天的主意。事实上,他们中午的时候也开了个碰头大会。最后决定,熊孩子一旦缠上来就找任于辉,让他去解决。

    至于晚上,谁敲门都不开,早餐就在房间里吃。

    可眼下的情况,却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熊孩子们不缠他们,而是跟他们一样来缠高天,这就不好找任于辉过来处理了。

    昨晚一比一都扛不住,更别说他们现在才四个人在这。

    “晚上估计也是这样,还是召集大家,再开个研讨会吧……”好不容易挤出熊孩子们的包围圈,王老无奈开口。

    另外四位连连点头。

    ……

    这场熊孩子大战泰山北斗的闹剧,最终还是以熊孩子获胜而告终。

    没办法,就算不提高天不想学这个先天优势,熊孩子们仍旧处在上风。他们精力旺盛、耍赖打滚,各种神奇的烦人方式层出不穷。

    别说泰山北斗们,李老师过来也得退避三舍。‘全职业名师学校’连校址都没有的时候,李峰就决定不收小朋友,虽然有其它的因素,但这一点是主要原因。

    不怕熊孩子的只有悍妇,真正能治熊孩子的,则只有坏人。

    泰山北斗们不在这两样的行列当中,李老师也是一样。

    感谢csei、设你大爷、小小蚂蚁爱啃骨头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