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九十章 胜负分出

第二百九十章 胜负分出

    “股市,还真是个让人欲生欲死的地方。”

    叶天明感慨万千,若是不挪用集团资金。他将再无抵抗能力,一旦银行方面开始逼债,他唯有低价卖掉这段时间收购的股票,先赎回一批股票。然后又把赎回的股票卖出去,换取资金赎回下一批股票。

    如此循环下去,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和两亿资金,到最后能剩下百分之十的股份都不错。

    再加上那百分之五无法质押的股票,等于他手头上的股份,从百分之三十下降到了百分之十五都不到,直接被腰斩。这之外,还亏了两亿的资金。

    一夜之间,几乎就把他给打回到了十年前的状态。若是按枫叶家化原本的股价来算,他损失了超过四十多亿。

    挪用集团资金,成功把安灵珊给压下去,结局还真是立马翻天覆地。

    加上挪用的资金,他从股市回购的股票,已经多达百分之三十。

    等到股价回归,只需慢慢卖出去百分之二十左右,就足够填补挪用的资金和偿还所有贷款。

    如此一来,他等于净赚百分之十的股份。

    以枫叶家化原本的股价,这就是将近三十亿的资金。

    在股市,天堂和地狱,简直是相邻的两个一模一样的房间,天知道自己一脚踏进了哪个房间。

    饶是以叶天明的心性,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和恐惧。

    他都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陷进去了。

    仔细回想一下,他发现自己当时就跟着了魔一样,若是能保持理智,压根就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等到股价回升,哪怕没有回归原来的股价,都必须尽快把挪用的资金填回去才行。”

    叶天明正想得入神,敲门声忽然响起。

    “进来!”

    秘书开门而入,脸色极为难看。

    “董事长,倾雪公司的安总和叶丰成在外面……”

    叶天明猛地站了起来,他双目瞪圆,浑身战栗。

    这两个毫不相关的人,为什么会凑在一起?

    一个让他惊恐不安的答案,呼之欲出。

    “天明,咱们叔侄俩,有一年多没见了吧?”

    叶丰成春风满面的带着秘书走了进来,身后,安灵珊和阿飞也跟着进到办公室。

    “叶丰成,你,你居然跟她联手一起对付我?”叶天明觉得天旋地转,两手撑着办公桌才勉强没有倒下。他太清楚,二人凑在一起上门意味着什么。

    “不是我,是整个叶家和安总一起联手。”叶丰成悠然一笑:“如果安总的估计没错,你现在可是手握枫叶家化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四叔得恭喜你一声,终于达成所愿,拿到了枫叶家化的绝对控股权。而且,成功把我们这帮叶家人给踢出局。包括我百分之五的股份在内,叶家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股份,现在绝大部分都在你的手里。”

    叶天明怒目而视。

    叶丰成招了招手,秘书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把文件朝叶天明的办公桌上一丢,叶丰成干脆利落道:“你总共挪用了集团五亿资金,里面是证据。一旦公布出去,后果怎么样,你很清楚。”

    叶天明有些颓废的瘫坐在了椅子上,果然,一听到安灵珊和叶丰成联袂而来,他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再拿过另外一份文件,将其拍到叶天明的面前之后,叶丰成有种这辈子最光辉的一刻来临:“里面是一份股份转让协议,五亿现金,再加上几家‘资产’很不错的公司,换购你手头上所有枫叶家化的股份。当然,也包括你的贷款。”

    “你们……够狠!”

    叶天明赫然抬头,双眼赤红。五亿现金,只够填补挪用集团的资金。至于那几家公司……他不用脑袋想也知道就几个表报做得好看的空壳子,一文不值。

    这意味着,一旦欠下这份协议,他将一无所有。

    叶丰成耸了耸肩:“大家彼此。”

    叶天明蓦然扭头看向安灵珊,恨声道:“这么让人防不胜防的计划,恐怕都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吧?”

    安灵珊不语。

    叶天明吐了口浊气,冷笑道:“做得别太绝了,把我往死里逼,对你们谁都没有好处。都是破产,我若是不签这份协议,也不过是多坐十几二十年牢,大不了一死百了。你们呢?没有这份协议,我手头上的股份,可就全到银行的手上去了。就算最后被你们得到,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行。等那个时候,枫叶家化恐怕都变成了烂摊子。”

    “你已经浪费了我十多天的时间。”安灵珊微微蹙眉:“一分钟内,没有给出答案,我就当你拒绝了。”

    叶天明咬牙切齿道:“十亿现金,否则,我宁愿鱼死网破!”

    “还有半分钟。”安灵珊云淡风轻,叶天明不签字,她不过是稍微麻烦一点,多花点钱而已。

    那淡漠的神情,看在叶天明的眼中,犹如恶魔一般恐怖,他有气无力道:“成王败寇我懂,但我最起码还能给你开价二十亿,你何必一条后路都不给我?”

    “我们能给你留几套别墅就不错了。”一旁,叶丰成忍不住嗤之以鼻:“要不是我还有点能力,你会给我留条后路?安总那边,也是一样。”

    “时间到!”

    安灵珊转身欲走。

    “等等,我签……”叶天明终于选择了妥协,他始终提不起勇气鱼死网破。事实上,不签的后果只不过是鱼死,网却不会破,只不过捞不到一条活蹦乱跳的大活鱼而已。

    “这就对了!”叶丰成笑得灿烂无比。

    叶天明冷冷看了他一眼,旋即扭头看往安灵珊:“安总这次能拿到多少枫叶家化的股份?”

    “百分之二十。”安灵珊开口道。

    叶天明有些意外:“等到股价回归正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可就是将近五十亿。安总不过是拿出四亿资金,却能拿到将近五十亿的收益,这手段还真是非同一般。不过,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是差了点……”

    顿了顿,他意味深长道:“安总,你虽然是个商业奇才,但实力却不强。我四叔可不是省油的灯,他肯定看得出你想染指枫叶家化,可未必会给你慢慢蚕食的时间。先下手为强,就像对付我这样,才是正理。”

    叶丰成脸色一变:“叶天明,你别在这挑拨离间。”

    “我就不信你看不出安总的能力,明知道是引狼入室,还不是照样跟安总合作把我弄垮?宁赠友邦,不予家奴!你做得,我为什么做不得?”

    叶天明轻蔑一笑,看向安灵珊:“安总,我教你个在短时间内就能先把枫叶家化集团控制在手,然后再慢慢把他们踢出局的办法如何?”

    “你不配!”安灵珊徐徐摇头。

    正准备发怒的叶丰成愣住了,想拿叶丰成出口恶气的叶天明,也愣住了。

    “我免费赠送,不需要任何条件。”叶天明提醒道。

    安灵珊冷冰冰道:“你上次要是不说教我怎么经营化妆品公司,我不至于浪费十几天的时间在这里,非要把你逼到破产为止。枫叶家化集团,在我眼里的价值,没你们想的那么高。”

    “为什么?我不过是随口一句话而已。”叶天明愕然,心中顿觉荒谬无比。

    安灵珊懒得解释,威胁她没关系,说这话,听在她耳中,就仿佛在嘲笑老师没把她培养好一样。既然如此,她怎么能不让叶天明见识一下她的真正能力,

    叶天明苦涩一笑,目光,有些颓废的移向面前的转让协议。

    叶丰成面露喜色,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放到他的面前。

    叶天明桥也没瞧这钢笔一眼,起身从酒架上拿出威士忌,倒了一小杯之后,再到雪茄柜中取出一支雪茄。

    折腾了五六分钟,把雪茄中的湿气烘烤干。他慢悠悠把雪茄点燃,轻轻吸了一口,缓缓喷出,终于开始签署一份份转让协议。

    随着最后一个签名完成,枫叶家化集团的最大股东,正式易主。

    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安灵珊和叶丰成各取百分之二十,剩余的百分之二十,则由叶家的其他人按这次投入的股份比例进行分配。

    收获最大的,无疑是安灵珊。投入四亿的资金,不仅收回了其中的两亿,而且还得到百分之二十的枫叶家化集团股份。

    价值最大的,还是倾雪公司正式和枫叶家化集团达成合作,枫叶家化所有实体销售渠道全部对倾雪香水开放。这在安灵珊眼中,甚至比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都要值钱。

    有了枫叶家化集团在全国各地的实体销售渠道,倾雪香水的扩张之路,起码能够节省一年左右的时间。

    原本,她是打算过完年再开始朝着海外市场扩张。眼下,有华夏市场源源不断的资金撑着,她已经可以开始立即着手进军那些国际大都市。

    这速度,可比常山当年要快得多。

    而且,二人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格。常山的梦想,是让自己的发明能够遍布全世界,改变全世界。而且,这位常大叔还是个爱国主义老青年,华夏市场主要以普及为主,哪怕一毛钱不赚,他也照买不误。只要海外市场能够提供足够的研究资金,他就拼命在华夏市场降价。

    到现在,凭借海外的巨额利润,常山研究基地的研究速度可谓一日千里。眼疲劳按摩仪的成本已经降到两千一台,在华夏市场的售价,自然也跟着从去年年底的三万一台,疯狂降到了两千一台。

    至于海外市场,抛开汇率不说,还是三万五一台。

    《海外市场的眼疲劳按摩仪,每一台都经过常山集团董事长常山的亲手检测和把关,人工成本巨大。》

    这句话,在国外已经成为最让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谎言。而常山,也在上个月正式被国外的网民们,评选为最不受欢迎的华夏人。

    没人知道,这理由其实是李峰先想出来的,常山压根就是在帮李老师背锅。

    安灵珊的梦想,则是打造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商场无父子,她的产品可不分什么华夏、海外,造价百来块一瓶,广告宣传费三五百块一瓶的香水,最低三千块一瓶,不二价。

    管你华夏还是海外,管你借贷还是卖身卖肾……有本事就忍住诱惑别买。

    她可以拿出大笔资金来做慈善,却绝对不会有钱不赚。

    事实上,就算做慈善,她更多的也是从企业形象考虑。绝不会像常山、廖秋兰那样,生怕别人知道他们夫妻俩做了慈善一样,大笔资金捐出去,全都是匿名。

    在东宁市再待了一天,把各种手续和合作协议办好,安灵珊和阿飞返回苍南市。

    枫叶家化的股价,在经历了一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大跌之后,开始快速攀升。

    甚至于,各种利好消息不断涌现,其中包括和倾雪公司的合作,更是令大量资金涌入股市。

    为了保证股价能够迅速回暖,枫叶家化的董事长,仍旧还是叶天明。在新一期的股东持股比例没有公布之前,谁都不知道,在那一场疯狂大跌当中,枫叶家化其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明显的一个,就是董事长叶天明,一夜间破产,枫叶家化的大股东变成了安灵珊和叶丰成。

    普通的股民,受限于信息来源匮乏,只当这次股价大跌大涨,完全是庄家在里面翻云覆雨的结果。

    只有那些基金和庄家们,才依稀察觉到里面的不同寻常之处。

    还有那些企图并购倾雪公司的公司,同样能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地方。因为他们惊讶的发现,倾雪公司和枫叶家化的合作,明显是倾雪公司获得了更大的好处。

    反观枫叶家化,更像是低价把自己的实体销售渠道借给了倾雪公司。

    这完全不合常理。

    若是枫叶家化抢先一步吞并了倾雪公司,就算是出于资本运作的考虑,暂时没打算让双方合并,也应该是先让倾雪公司的倾雪香水挂名枫叶家化旗下产品进行销售。这和支付一定的分成利润,在枫叶家化的销售渠道进行销售完全是两回事,甚至称得上天壤之别。

    前者,可以扩大枫叶家化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从而带动枫叶家化旗下所有产品的销量和品牌形象。而后者,只不过是分到一小部分倾雪香水的利润而已。

    眼下的情况,更像是倾雪公司把枫叶家化给打服了,让枫叶家化低价租借实体销售渠道给倾雪公司。

    销售渠道勉强打开一个省的新公司,用某种手段打服一家老牌上市公司,这可能吗?

    没人相信,可偏偏事实又摆在眼前。

    各大有意并购倾雪公司的化妆品公司,纷纷派人前往东宁市打听消息。

    只要肯花钱,有些消息还是不难打听的。

    打听到的结果,让他们目瞪口呆,脊背发凉。

    枫叶家化现在的主事人,不是董事长叶天明,而是叶丰成。

    更离谱的,是枫叶家化的最大股东,是叶丰成和倾雪公司的总经理安灵珊,二人手握枫叶家化超过四成的股份。而董事长叶天明,直接在新一期即将公布的股东名单中消失不见。

    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他们想不出来,却觉得不寒而栗。

    再综合安灵珊的高贵冷艳,公司凭空出现的数亿资金,他们坚信,倾雪公司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一个强大的男人。

    这个强大的男人,足以在短短半个月内,将一家老牌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给不动声色的斩于马下。

    而事实上,倾雪公司的背后,确实隐藏着一个强大的男人。只不过,这个强大的男人什么也没做,只不过提醒了一句安灵珊最好先下手为强。

    而且,他也没外界想的那么牛逼。他可以把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给狠狠揍一顿,或者让任秘书长找个牛哄哄的领导把对方给吓尿。逼迫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把价值数十亿的股份拱手让人,传出去影响太大,高层未必会答应。就算答应,他也不会留下这种把柄。

    李老师,也算给安灵珊背了一回锅。

    感谢csei、橘红色的泪水、彼岸之花开落泪、悸恸的灵魂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