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杀鸡儆猴

第二百六十六章 杀鸡儆猴

    打头的奔驰率先停了下来,车门却并未打开。那漆黑如墨的车窗膜,阻隔了所有的视线,透着股浓浓的压迫感,令人不敢直视,让人感觉里面正有双凶残的眼睛正在巡视着目标。

    后面,警车和一大串的小车纷纷停下。

    车门先后打开,一个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歪着嘴角,叼着香烟走了出来。

    施工员和监理放下了正在研究的图纸,测量员停下了手中摆弄的水平仪,挖掘机司机任由抓斗悬在半空……

    “你们,你们有事?”

    虽然知道肯定是麻烦上门,施工员和监理还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前。

    两个小青年走上前来,抬手就是一人一巴掌。

    啪!啪!

    两声脆响,施工员和监理的脸上,各浮现出一个鲜红的掌印。

    “你们干什么打人?”

    二人怒极,却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两个小青年相视一笑,略歪的嘴角,轻佻与蔑视愈发浓了几分。

    “去去去,把你们这负责的人叫过来。”

    二人虽然胸口起伏,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开。可瞧瞧这帮叼着香烟,一言不合就打人的家伙,再看看就停在他们后面的那辆黑色奔驰和警车,只能强忍着不敢发作出来。

    退了几步,施工员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出,小声将这边的情形解释了一遍。

    李峰不明就里,在不远处找了块石头坐下,打算看看情况。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白色的凯雷德快速赶来。

    车子在附近停下,车门打开,走出来三个中年人。

    打头一个,正是这围墙工程的承包方,兴隆建筑公司的老板王德凯。旁边两位,则是工地的刘总工和马总监。他们三人,正在临时搭建的办公室里商量工期进度的事情,接到电话之后立即就赶了过来。

    施工员和监理连忙迎了上前。

    王德凯五十来岁,大腹便便,头顶有些微秃。他从手包里拿出两包冬虫夏草,拆开了见人就发,连一边坐在石头上玩手机的李峰也没放过。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一青年斜睨着王德凯。

    “我是兴隆建筑公司的老板,你们是哪里?”王德凯笑着点头,头顶上为数不多的几缕头发迎风舞动,看起来慈眉善目。

    “那正好,免得找完负责人,还要找你谈。”青年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响了几声之后,又将电话挂断。

    王德凯的目光,不由扫向停在那边的黑色奔驰与警车。

    似乎是为了响应他,奔驰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现在还是冬末,也就十来度的天气。这大汉却只穿着件衬衫,扣子全部解开。

    胸前,纹着一条青龙,栩栩如生,配上那极具爆发力的澎湃肌肉,充满了力量感。

    他大步行来,气势迫人,犹如一头下山的猛虎。

    “烈哥!”

    小弟们纷纷问好。

    王德凯则快步迎了上前,笑容可掬的将烟敬上。

    “王总,你这工地,做得可不够专业啊!”烈哥将烟叼在嘴上,却并未点燃,而是不咸不淡道:“平整场地之类的土方工程都没开始,怎么就先把围墙给建起来了?”

    王德凯心中一紧,这位烈哥知道他姓王,无疑是调查过的。

    既然调查过这工地的底细,还敢找上门来,来者不善啊!

    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热情,从手包里翻出个打火机,给烈哥点上,这才笑呵呵道:“反正室内室外的标高都已经确定,先把出了设计图的围墙做起来,虽然以后运送土方会稍微麻烦一点,但总的来说可以节省不少工期。大老板有钱,只在乎工期和质量,不在乎钱。”

    “土方工程,王总还没接下来吧?”烈哥似笑非笑道。

    “这个……正在谈。”王德凯愈发觉得不妙,这位烈哥,查得很详细啊!他刚才之所以含糊其辞,一副后期工程好像也是归他做的样子,其实不过是用来唬人,免得烈哥成为竞争对手而已。

    “塔山镇大大小小的厂房、商品房,我基本上都有份参与,实力还是不错的。”烈哥笑道:“你们兴隆建筑公司的规模不算太大,做这么大的工程,资金肯定有些紧张,咱们一起做?”

    王德凯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后期工程能不能接下来,他心里也没底。一来是公司的资质不够,他去设计院那边打听过,后期有不少工程,苍南市没有任何一家建筑公司有资格承建。

    再一个,就是兴隆建筑公司手底下能够召集的工人有限,如果大老板对工期要求很紧的话,做完围墙,他顶多只能再捡点边角料做一做。

    至于资金,那就是个屁。

    这工程,压根就不需要垫资。

    听这位烈哥的口气,明显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找他分一杯羹。

    “王总估计是误会我的意思了。”烈哥谈过不少工地,已经总结出了一套独门经验。而这经验,就是先声夺人,把气势给亮出来,先把对方吓住。

    而后,则是狮子大开口。他实际上主要是以沙石材料为主,偶尔才接点土方工程或者钢筋水泥之类的生意做做。所谓的入股合伙,他压根就没想过。说出来,只是为了让王德凯紧张害怕。

    等到他主动把条件降低,王德凯压力一松,答应起来就简单多了。说不定,还会反过来感激他没有把事情做绝。

    笑了笑,烈哥开口道:“我说的一起做,只是想跟在王总后面混口饭吃。像这围墙,沙、石之类的材料,包给我做。等王总把土方工程接下来,我也弄几辆后八轮过来拉拉土,赚点运费。”

    和烈哥以往遇到的情况一样,王德凯顿时安心了不少。

    可王德凯转念一想,又不由苦笑起来。

    “烈哥,不是我不给面子。换成别的工地,只要材料价格合适,我包给你也就包了。可这工地不行,你应该也打听过,这工地的甲方代表可是杨少。他已经放话,谁敢在这工地上做手脚,查出来就别怪他心狠手黑。”

    “王总放心,材料方面的质量,我可以保证符合要求。”烈哥拍着胸脯保证。

    王德凯还是摇头,他做过的工地,大大小小也有几十个了。跟烈哥这种靠强买强卖手段来谈生意的黑老大也合作过,很清楚他们的作风。

    眼下这工程,纵使不偷工减料,利润照样丰厚。可放在这帮胆大包天的黑老大的手上,他们在能赚更多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嫌钱少的。

    再说,他们的管理也极为松散,不可能做到什么都按标准来。

    像沙石材料,含水率、大小细度什么的都有标准。真要包给这位烈哥,他不把河沙换成海沙就不错了,指望他按标准来简直是痴心妄想。

    换平常的工地,稍稍有点差别也没什么。

    这工程的大老板财大气粗,不偷工减料都有巨大的利润,而且光是一个围墙的造价就高达一亿五千万,后期工程极其庞大。王德凯本就不是那种心黑的建筑商,要不然也不会被杨传杰给选中。

    为了能够接到后期工程,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按标准来。

    纵使不去想后期工程,冲着杨传杰的狠话,他同样也会按标准来。

    毕竟,就算按标准来,他的利润也一样够大。没必要铤而走险,冒着得罪杨传杰的风险,去谋取更大的利润。

    如果把沙石材料包给烈哥这种黑老大,遇上不符合要求的沙石,一两次或许还会给点面子换掉。次数一多,会搭理他才是怪事。

    真到那个时候,他除了装聋作哑别无其它办法。总不能烈哥这边不符合要求的材料照收,另外又花钱去购买一批合格的沙石。利润再高,也禁不起这种折腾。

    “看来,王总似乎不打算给这个面子。”烈哥的眼神冷了下来。

    “不是不给面子,而是确实没办法答应。要不然这样,我跟烈哥引见一下杨少,烈哥可以试试能不能直接从杨少那里把材料给接下来?”王德凯小心翼翼的问道。

    烈哥轻蔑一笑:“别拿杨少来吓唬我,我是招惹不起他,可他也未必能拿我怎么样。”

    身旁,一青年冷哼着补充道:“我们烈哥的大堂哥,可是省领导的秘书。不怕告诉你,塔山镇的工地,沙石材料全都是我们接下来的。小一点的工地,钢筋水泥也都是我们包下来。别以为你们有点来头就了不起,去年省一建在这边修高速公路,沙石材料照样也得找我们。”

    王德凯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烈哥拍了拍王德凯的肩膀,淡然道:“王总,有钱大家一起赚。吃独食,容易被人把饭碗给砸了。”

    王德凯有些勉强的笑了笑,他一咬牙,决定道:“这样,我给烈哥算一成的干股,到期分红。至于沙石之类的材料,就算了吧!”

    烈哥的眼中闪过一抹意动之色,不过,这抹意动很快便消失不见。在王德凯有些惊讶的目光,他摇了摇头:“我是来谈生意,又不是来谈保护费的,我堂哥可是一再告诫过我做生意要正正经经。我烈哥能在塔山镇能混得开,最大的原因也是我做生意讲原则,该赚的钱赚,不该我赚的钱绝对不去沾。能跟在你们这些大老板的身后混口饭吃,我就很满意了。”

    “可工地的沙石,真的不能包给你。”王德凯头疼无比,工地出了问题,拿不到后续工程不说,杨少那里也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那就没得谈了。”烈哥笑了笑,转身就走。

    “塔山镇就我们一家沙场、采石场,知道为什么吗?”

    “你们要是能找到敢拉沙石进来的车,我把一整车沙石都给吃进肚子里去。”

    “也不知道去打听打听,我们烈哥能跟你做生意,那是看得起你。”

    青年们笑呵呵的跟着烈哥转身离开,丝毫没有生意谈崩的郁闷感。

    事实上,他们也没觉得这生意谈崩了,只不过是晚几天再签合同而已。

    “等等,等等,咱们有话好说。沙石材料不能包给你们,咱们可以谈别的。”

    王德凯急急忙忙想要追上前去,却被一个青年不耐烦的推了一把,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他心头大急,还要追上前去,肩膀被人拍了拍。

    扭头一看,是先前坐在那里的年轻人。

    “干得不错,保持下去,再多找点工人,后续工程能给你做的,都归你了!”

    李峰笑着赞了他一句。

    王德凯有些发懵,完全理解不了李峰的意思。

    这年轻人,是看自己急得火烧火燎,跑过来幸灾乐祸寻开心?

    李峰没给他解释什么,从地上捡起块小石头,随手一丢。

    砰!

    距离也就五六米,李峰虽然没练过,但毕竟是顶级的格斗家,对力量的拿捏还是很精准的。那石头,不偏不倚,正中烈哥的后脑勺。

    烈哥怒而转身,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凶悍的盯着李峰。

    李峰轻描淡写道:“你只打听过这工程的甲方代表是杨少,有没有打听过这工程的老板是谁?”

    “看不过去强出头,或者说是见义勇为?”

    烈哥冷冷看着李峰,他当然打听过,这地方是在建一所民办学校。

    虽说这学校的占地面积极大,从围墙也看得出投资金额高得吓人。但再怎么样,这也是一所民办学校,了不起也就哪个大富豪的手笔。

    他不过是从建筑公司这边接点沙石材料的生意而已,有大堂哥罩着,哪怕是省里那些有头有脸、能直接跟省领导对话的大富豪,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跟他计较。

    “你们这么搞,有没有想过会让我很不爽,甚至是生气?”李峰静静的看着烈哥。

    王德凯坚持自己的想法,宁愿拿出更多的利益也不愿烈哥参与到沙石材料当中,其实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只要这帮人不是出手把人往死里打,是激不起李峰正义感的。平常遇到这种情况,他肯定懒得理会。

    眼下的情况,却是这位烈哥在逼王德凯同意把沙石等材料包给他,他好以次充好,从中渔利。

    主意打到他未来可能要住几十年的老窝上面,那就不能忍了。

    为了这老窝,他可是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而且,未来还会持续投入大量的资金。只要能够拿得出那么多的钱,砸个几百几千亿进去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烈哥这行为,已经成功惹怒了他。

    李峰的话,却反而让烈哥乐了:“你算老几?”

    “你等等就知道我算老几了。”

    李峰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任于辉,脸色有些阴沉道:“帮我查查,塔山镇有个做沙石材料生意的,外号叫烈哥的人,他有个大堂哥是省领导的秘书。这位省领导的秘书,如果什么错都没犯,那算我倒霉。如果犯了错,该怎么弄就怎么弄。另外,通知塔山镇的派出所,来我这边抓人。总共二十五个,一个都别漏了。”

    “你什么来头?”烈哥看着李峰,有些惊疑不定。

    “我什么来头?”

    李峰目光不善的上前。

    啪!

    一巴掌将烈哥给扇得踉跄后退。

    “送你股份,你收下走人,我顶多也就让你滚蛋而已。你偏偏要讲原则,非要正正经经的祸害我的工程,这是我以后要住几十年的老窝知不知道?”

    啪!

    李峰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人高马大的烈哥,竟被他这饱含怒意的一巴掌给扇倒在了地上。

    他仍不解气,又是一脚脚朝着烈哥踹去。

    周围,烈哥带过来的一众手下们,竟无一人敢于上前。就像他们打了施工员和总监各一巴掌,工地上的工人慑于他们的气势,没一个人敢于上前一样。

    此刻的李峰,硬是凭借一个令人听起来觉得匪夷所思的电话,以及那说打就打的霸道作风,成功镇住了二十多个混混们。

    一连踹了两三分钟,眼看再踹下去就得致人伤残了,李峰才停了下来。

    一众混混们连忙上前,把烈哥扶起来。

    见他们想扶烈哥离开,李峰冷声开口:“一个都别走,全部在这给我等着!”

    一众混混们你看我,我看你,无一人敢上前质问。

    一直到二十几分钟之后,一辆辆警车呼啸而来,他们才终于肯定,李峰之前那电话,极有可能是真的。

    “带走带走,统统带走,总共二十五个,一个都不能少。”塔山镇派出所的梁所长大声指挥警察们抓人。

    “老梁,老梁……”烈哥爬起来招呼梁所长。

    换成往常,烈哥这一声老梁叫出来,梁所长势必受宠若惊的迎上去。可此刻,他却假装没有听见,仍旧在大声指挥抓人。

    省局打来的抓人电话,让他非常清楚,这位在塔山镇风光了十多年的烈哥,这回肯定是栽了天大的跟斗。

    他现在,只求那辆借给烈哥的警车没人注意到,或者注意到了也没人理会。

    可惜,他根本就不清楚,李峰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杀鸡儆猴一劳永逸。

    回去之后,他就会再打个电话给任于辉。让他找人把这二十五人全给查个底朝天,能判多少年判多少年。这之外,但凡跟烈哥牵扯比较深的,同样也要整一批。不把整个塔山镇上上下下给镇住,以后难保不会又跳出什么人过来蹭油水。

    见老梁不仅没有理睬,反倒故意走远。烈哥最后一线希望破灭,整个人顿时瘫软下去。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往李峰,嘴唇颤颤,想问一下他到底什么来头,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因为他明白,就算知道了也是无济于事。

    梁所长的态度,无疑说明那通电话的真实性,已经高达九成以上。这也就意味着,不光是他,就连他那位大堂哥,这回也受到他的牵连,要跟着一起完蛋了。

    一个电话能引发这种后果,他不用想都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起码比他的大堂哥高出了好几个等级。

    见所有人都被抓,李峰起身离开。

    “等等,等等!”

    后面,响起一声呼喊。扭头一看,是王德凯。

    “那个,那个……”王德凯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见李峰转过身来,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还是之前那一句话,保持下去,再多找点工人,后续工程能给你做的,都归你了!另外,再有类似的麻烦,直接打电话给杨少就行。”

    李峰笑了笑,再次转身离开。

    一直目送李峰的车子走远,王德凯都有些不太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脑袋里,浑浑噩噩,犹如一团浆糊。

    隐隐间,他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可能稀里糊涂的因祸得福,要发大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