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朋友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朋友

    李峰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连熟悉空幽若兰的十万观众都不知道这话的真假,他自然也判断不出来。

    见李峰无动于衷,空幽若兰的情绪有些低落。她垂着头,一言不发。

    这两年来,所有观众都在猜测她到底是女装大佬还是绝世伪男,以为这是她最大的秘密。而实际上,刚才那话,才是她一直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最大秘密。

    能够说出来,已经是她鼓起最大的勇气,放下自己的所有尊严。

    可惜,依旧没有打动李峰。

    沉默并未持续多久,也就半分多钟,乔雪一路气喘吁吁的小跑过来。

    手里的塑料袋中,装着电热水袋,一个保温杯,还有一罐蜂蜜、一包红糖和一条毛巾。

    乔雪将电热水袋拿出,递给空幽若兰:“热水袋已经充电了,是热的,你放在小腹位置处。我先给你泡红糖蜂蜜水,脚伤晚点再给你热敷一下。”

    “谢谢,麻烦你跑了一趟,我觉得现在都好多了。”空幽若兰有些歉意道。

    “好多了?那就好。”乔雪放心下来,她在空幽若兰的旁边坐下,休息了片刻,笑道:“扭伤脚还好,过几天就能好。痛经可是麻烦事,你相信的话,我帮你把把脉,看看能不能给你开点调理痛经的中药。”

    “你懂中医?”空幽若兰惊讶道。

    乔雪点了点头。

    空幽若兰犹豫了一下,将手腕递给乔雪。

    乔雪将空幽若兰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脉搏。

    秀眉微微蹙起,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良久,她松开右手,看着空幽若兰:“你有复杂的先天性心脏病?”

    轰……

    直播间的十万观众,轰然大乱。

    谁也没有想到,乔雪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这岂非说明,空幽若兰先前所说的绝症,并非是杜撰出来获取李峰同情,而且确实存在?

    哀鸿一片,整个评论区,鸦雀无声。

    空幽若兰轻轻点头,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乔雪:“这也能把脉出来吗?”

    “能把脉出来,却治不了……”乔雪的情绪有些落寞,这种有心无力的情况,是她最不想遇到的。

    空幽若兰莞尔一笑:“治不了正常,你要是治得了,那才奇怪呢!我从小见过的心脏科医生,加起来起码能有上百个。”

    “没有人建议你做姑息手术吗?”乔雪不解道:“若是做姑息手术,你不至于恶化得这么快。现在,除了换心手术,没有任何办法。”

    “又没办法根治,不管什么手术,也就多活几年而已。”空幽若兰摇头:“我可不想在胸口留一条长长的疤痕。”

    “如果做换心手术,移植排斥反应能够控制的话,术后存活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达到十年以上。”乔雪提醒道:“你现在的情况,可能撑不了一年。”

    “我知道。”空幽若兰还是摇头,旋即,她忍不住抬头看向李峰。

    李峰耸了耸肩:“别看我,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为什么接近和引诱我。”

    乔雪有些糊涂,不知道李峰在说什么。

    空幽若兰犹豫了一下,轻咬着嘴唇,解释道:“你上网搜一下空幽若兰就知道了。”

    李峰拿起手机,打开百度搜索了一下空幽若兰的名字。

    在看清楚空幽若兰的资料之后,李峰微微蹙眉。

    居然是户外主播,这么说起来,自己现在还处在直播当中?

    这可不行!

    若是有观众录下视频,等以后乔雪成名,这视频被人翻出来,就算因为年纪,没人把他往李老师的方向去想,起码也都知道他和乔雪关系匪浅。

    见李峰放下手机,空幽若兰苦笑道:“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心里不正常,一会儿男装,一会儿女装?”

    “个人爱好而已。”李峰耸了耸肩。

    “那、那你愿不愿意做我朋友?”空幽若兰顿感惊喜,她先前一直不敢说出来,就是怕李峰觉得她心里不正常,对她敬而远之。结果,李峰似乎全然没有在意这点。

    “没兴趣。”李峰毫不客气的摇头。

    “为什么?”空幽若兰失望之极,她忍不住解释道:“是因为觉得我直播,泄露别人的隐私不好吗?我一场直播的收益最少也能达到百万,如果测试目标的评分超过六十,能拿到百分之二十的直播收益作为补偿。如果评分超过八十,可以得到所有的直播收益。我找的测试对象,都是并不富裕的普通人,这笔钱对他们而言并不是小数目。”

    她看着李峰,楚楚可怜道:“而且,除了补偿之外,所有的直播收益我都捐给了慈善机构。我自己的开销,其实用的都是家里给我的钱。虽然我直播的本意,是想做一点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但同样也想做一点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

    李峰好奇道:“我像是一个义薄云天,豪气万丈,值得你低三下气也要成为朋友的人选吗?”

    空幽若兰摇头:“我没兴趣交义薄云天、豪气万丈的朋友,我只想找一个能够把我当成朋友来交流的人。我觉得你很特别,非常的特别,感觉只有你能做到这一点。”

    “因为我抵挡住了你的引诱和接近?所以觉得我特别?”李峰问道。

    空幽若兰摇头:“或许这是个原因,但肯定不全是这个原因,反正你是第一个让我有想交朋友冲动的人。”

    “你可没让我有这种冲动。”李峰不以为意。

    空幽若兰彻底失望了。

    而直播间里,一直处在悲痛中无法自拔的观众们,态度则是两极分化。

    “这男人太无情了,若兰姐姐都说到这份上,居然还是不肯答应。”

    “求求你,你就答应吧!若兰姐姐都这么可怜了,你怎么忍心让她难过?”

    “我要疯了,我想砍死这家伙,又想求他能够满足若兰姐姐的心愿。”

    李峰不知道直播间现在对他怨声载道,当然,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

    “行了,我先把你带给我的麻烦搞定了再说。你副驾驶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借我用一下。”

    “什么?”空幽若兰有些迷茫的看着李峰。

    “借用一下你的电脑。”李峰很干脆道。

    空幽若兰还是没弄明白,不过不再多说,很顺从的从包包里把遥控器拿出,把车门锁解开。

    李峰打开车门,将那台粉红色的笔记本电脑拿出。开机之后,手指翻飞,很快便接通自己在‘园艺培训班’的主机。

    仅用了两三分钟,就成功入侵火云直播平台。

    李峰也懒得去找谁开启了录制功能,直接编写了个能够消除近期内录制视频的木马,通过火影直播平台,不露痕迹的发给了所有的观众。

    折腾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把这麻烦搞定。李峰收起笔记本电脑,见空幽若兰和乔雪正坐在路沿石上聊着什么,当即喊了一句:“乔雪,该回去了。”

    乔雪连忙站起。

    空幽若兰也站了起来,眼巴巴的望着李峰。

    十万多观众,也全都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李峰。他们明白,这似乎是空幽若兰最后的机会了。

    “我平常很忙,没空聊天。”李峰淡然开口。

    “我不会经常打扰你的。”空幽若兰急忙道。

    “我已经知道你企鹅号了,晚点再加个微信吧!”李峰点头,他现在的生活,除了姜若欣就是一帮学生。朋友不是没有,像以前的同学,杨传杰,但都只是偶尔打个电话聊几句,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占比重极其微小。若是聊得来,多一个有意思的、有特殊爱好的朋友也不错。

    空幽若兰喜出望外,忙不迭点头。

    十万观众,也都是长长吁了口气,悬在心口的一块大石悄然落地。

    谁也没有发现,不经意间,自己对李峰的态度已经完全变成了感激。

    李峰拍了拍乔雪的肩膀,二人一个步行,一个慢悠悠的开着电动车,渐行渐远。

    “今天可真是神奇一天……”目送二人远去,空幽若兰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十万观众,皆是忍不住点头。

    好好一场寻找渣男的活动,居然莫名其妙的演变成了这种结局,还真是神奇无比。

    而且……

    众人忽然记起了空幽若兰的先天性心脏病,心情霎时降入谷底。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平常开朗爱笑,喜欢找寻各种娱乐活动的空幽若兰,居然还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另一边,乔雪的心情似乎也不太好。

    李峰注意到她的情绪似乎有些不高,不由问道:“怎么,觉得对空幽若兰的病无能为力,心情不好?”

    乔雪无奈点头。

    李峰笑了笑:“现在无能为力,不代表以后也无能为力。等你培训结束,未必治不好她。”

    “真的?”乔雪面露惊喜。

    “应该八九不离十。”李峰点头,在他看来,不管中医西医,达到满值之后,包括绝症在内,应该什么病都能治好才对。只不过,在毫无前例和经验的情况下,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来寻找治疗方法而已。

    像空幽若兰的先天性心脏病,乔雪在中医职业能力值达到满值之后,李峰相信她能够找到治愈的办法。只不过,因为是第一例病人,乔雪需要先根据空幽若兰的症状和身体情况,配置出一副对症下药的药方出来。等到药方出来,还得测试这药方的效果,然后慢慢调整,让药方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在缺乏大量测试对象的情况下,这过程,可能一个月,可能几个月,也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就看空幽若兰的运气如何了。

    “太好了!”乔雪喜出望外。

    李峰笑道:“说起来,如果配制出治愈空幽若兰这种先天性心脏病的药方,你倒是可以办个制药厂出来。如果能多研究出几个绝症的治疗药方,再批量生产中成药的话,说不定二三十年后,你不光是神医,还是医药巨头。”

    乔雪迟疑了一下,犹豫道:“老师,我能不能把药方公布出来?”

    “公布药方?”李峰有些意外。

    乔雪点头:“如果我直接把药方公布出去,以后再有类似的病人,等于任何中医都能够将对方治好。这样的话,中医也就不光只能治疗小病小痛,也有能够治愈的大病了,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学中医。”

    “想要振兴中医,光靠一个什么病都能治的神医可不够,这条路恐怕会很艰辛困难。”李峰笑道。

    “我知道,可我想试试!”乔雪的目光有些凝重。

    她知道一张能够治愈空幽若兰类似的先天心脏病的药方,以及治疗过程的经验有多珍贵。在古代,中医们但凡得到和研究出这种药方,无不将其视若珍宝,轻易不会传授与人。

    可在她看来,也正是因为这些中医将稀有药方和治疗经验视若珍宝,而不是像张仲景、李时珍一般将自己的毕生经验和药方撰写下来,让它们广为流传,中医才会逐渐没落。

    偏偏,站在这些中医们的立场,他们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么伟大,能够将可以带给自己利益和名气的药方公开出来。

    在古代,但凡手上有稀有药方或者拥有治疗经验,能够治愈重病大病的中医,直接就能跟名医挂钩。

    或许,在很多年前,曾经有某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凭借经验和运气,无意中治愈了某种癌症。可他没有将药方和治疗经验记录下来,或是把药方一代代传承下去,最终在某一代给失传了。

    就算这药方流传下来了,也因为没有中医对这药方进行更广泛的运用,进行更深入的系统研究和补充,导致这药方局限于只能治愈相同体质、相同病症的患者。到现在,随着人们的体质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这药方恐怕也只会沦落成给人不靠谱感觉的偏方、土方。

    同样,那时候的科技水平,也仅有少部分的药方能够制作成中成药广为流传。在没有更大利益的刺激下,自然也没有中医去苦心研究如何治愈那些疑难杂症,也因此令现在的中医们越来越无法治愈那些重病大病。

    乔雪想做的,就是将自己研究出来的每一张药方都公布出来,让更多的中医参与其中,让药方经历更广泛的运用之后,查遗补漏,直到能够针对该病症,制定出一套更完善和系统的药方出来。

    如此一来,普通中医遇到类似的病症,只需根据这些病症和特征,调出其中一张治疗效果更好的药方就行。

    只有能够治愈重病大病,中医才能再次受到重视,吸引更多的人学习中医。而不像现在这样,提起中医,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恐怕是养生、骗钱。

    再加上西医各种先进检测仪器的冲击,衰败到现在,中医连最基础的望闻问切都成了摆设。尤其是其中的切,许多中医恐怕连《脉经》、《脉决》、《频湖脉决》都不知道,自己都不知道古代的号脉是真是假,更别说自己会号脉了。

    仅靠乔雪一人,在中医无法像西医那般,和科技水平完美结合起来共同发展,演变出越来越多种学科的情况下,终其一生恐怕也无法扭转这种大势。可她想试着稍稍挽回一些中医的颓势,让中医得到喘息的机会。直到有一天,慢慢有中医能够摸索出能够让中医和科技结合发展的方法。

    “知道难度就行,想试试,那就试试呗!”李峰笑道。

    “谢谢老师。”乔雪喜出望外,她很清楚一个医药巨头能够创造出多么庞大的财富。

    “有什么好谢的,我也帮不了你太多的忙,顶多以后谁敢找你麻烦,我帮你一巴掌拍死他。”

    李峰笑着摆了摆手。

    “老师能够让我成为最好的中医,能够支持我的想法,已经找不到比这更大的帮助了。”乔雪诚恳道。

    “那等你开始撰写医学巨著的时候,记得见缝插针,在里面多夸夸老师多么多么伟大,让老师在几百上千年之后也能跟着蹭一蹭你的热度。”李峰乐呵呵道。

    乔雪笑嘻嘻的点头,快乐犹如一个纯真不知愁滋味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