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拼能量

第二百五十六章 拼能量

    众人纷纷上楼,很快,楼梯口就只剩下李峰和任于辉二人。

    “徐少,他简直欺人太甚。”老孟看着徐盛宁,满脸的委屈。

    “确实过分了一点,不过是要他让出几个房间而已,居然动手打人。”心晴也在一旁帮腔,她不在意老孟是不是被人打了,却想借这机会让徐盛宁和李峰一帮人彻底交恶。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徐盛宁淡然开口,美女们都上楼了,自然也没必要假装亲热什么的。而且,他觉得来点强硬些的手段,让李峰震撼于自己的实力,反倒有机会把李峰给彻底压服。

    到时候,再表现得大度一些,让李峰心怀感激,反而能跟美女们接触上。

    老孟仿佛拿到了能够操纵李峰生杀大权的圣旨一般,他冷冷看了一眼李峰,打开手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很快,电话接通,老孟直接开启免提。

    “孟经理,您好您好。”里面,传来一个极为热情的声音。

    老孟则是不咸不淡道:“江镇长,我们徐少今天亲自过来塔山镇考察新厂地址,本都准备决定了要把工厂选定在你们塔山镇。可你们塔山镇,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我们在这里投资建厂。”

    “没有没有,我们怎么可能不欢迎贵方在我们塔山镇建厂?误会,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江的声音顿时有些急躁,先期投资达到二十多亿,总投资可能超过百亿。如此巨大的政绩,只要他自己不作死,足以帮他在几年内爬上市领导的位置了。眼看着这份政绩很快就要到手,打死他也不想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老孟抬头看了眼李峰,微微一笑:“真是误会吗?”

    “误会,真是误会。”江镇长不假思索道:“孟经理遇到什么事情了?您跟我说说,我现在就帮你解决。”

    “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我们刚刚考察完新厂地址,到镇上本想找家宾馆住下,结果发现好一点的房间都被人给订了。我们跟对方协商,想高价让他们让出几间,结果他们不但不肯让,甚至动手动脚,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你们塔山镇是不是不欢迎我们在这里投资建厂。”老孟淡然道。

    “太过分了,实在太过分了。孟经理稍等,我现在就过去处理这件事情。这帮人,实在太过分了!”江镇长怒声道。

    “行,那我们就在这等着。”老孟直接将通话挂断,而后,静静地看着李峰。

    李峰无动于衷,漠然的看着他。

    旁边,任于辉则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留在苍南市的副手。

    等到对方接通之后,轻描淡写道:“查查塔山镇有没有一个姓江的镇长,找个管得住的,让这位江镇长打个电话,把不久前打电话给他的孟经理骂一顿。”

    随后,直接将电话挂断。

    老孟不由皱眉,有些狐疑的看着任于辉,不太确定他是装腔作势还是真有这个能量。想讽刺几句,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才六七分钟,老孟的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塔山镇江镇长。

    老孟忍不住再看了眼任于辉,将电话接通:“江镇长,有事?”

    “你个王八蛋,你们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居然害老子被市委组织部的于副部长骂了个狗血淋头!”江镇长冲着电话吼了起来。

    “江镇长,你不想我们在塔山镇投资了是不是?”老孟顿时勃然大怒。

    “不想投资就滚蛋,没点眼力劲的东西,惹了不该惹的人也不知道,居然祸害到我头上了……”江镇长骂骂咧咧不断,有政绩能升官没错。可前提,是自己能保住位置等这份政绩兑现出来。

    二者相比,孰轻孰重极其明显。

    老孟有些气急败坏的挂断电话,他咬牙切齿的看着任于辉:“想不到,你们还真在苍南市有些能量,居然连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都请得动。”

    任于辉静静的看着他。

    老孟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他哼哼道:“区区一个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而已,真以为你有多大的能量?不过是井底之蛙!”

    他又一个电话打出。

    “孟经理,你好。”很快,苍南市市长的声音响起。

    老孟斜睨了眼任于辉,开口道:“刘市长,我们带着一万分的诚意来你们苍南市投资建厂,你们苍南市却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我们。”

    “这不可能,我们怎么能不欢迎贵集团来我们苍南市投资建厂?”刘市长连忙否认,随后急忙询问缘由。总金额达上百亿的投资,对他而言,同样是一份不小的政绩。

    老孟将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遍,当然,错的都是李峰一行人。

    “太不像话了,孟经理稍等,我现在就打电话质问于副部长,让他给我一个交代!”刘市长言之凿凿的保证。

    挂断电话,老孟冷冷的看着任于辉。

    任于辉轻蔑一笑,打开手机,又是刚才的号码拨了出去。相同的话说出,只不过江镇长变成了刘市长。

    老孟看向任于辉的眼神,顿时疑神疑鬼起来。就连徐盛宁和心晴,都有些意外的看着任于辉。

    若真能让刘市长改变主意,甚至打电话来恶语相向,那可不是光有苍南市里的关系就能做到的。要知道,在苍南市,真正能压住刘市长一头的,也就一个市委书记。可市委书记,也仅仅只是比市长高出那么一线,远不到能让一位市长出尔反尔、放弃一份巨大政绩的程度。

    就在三人的脸色都有些阴晴不定之时,老孟的手机铃声响起。

    拿起来一看,老孟顿时色变。

    刘市长打来的。

    他咬了咬牙,接通电话。

    耳边,立即传来了刘市长的破口大骂:“混蛋,姓孟的,你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居然让省委组织部的梁副部长把我给狠狠骂了一顿。”

    老孟快速将通话挂断,蓦然抬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任于辉。

    居然真的是省里的关系,而且,还是省委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

    任于辉不屑一笑:“继续?”

    老孟不由扭头看向徐盛宁,继续倒也不是不可以。上百亿的投资,足以让省长亲自出面接待了。可这种关系,不是轻易能够动用的,大多用在争取各种优惠政策上面。

    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找人家堂堂封疆大吏来帮忙,只会被对方看低。

    徐盛宁也是犹豫不定起来,一省省长,就算是他老爹也得谨慎应对。他宁愿砸个几亿过去,也不愿老孟打这个电话。

    可要是不打这个电话,这面子就彻底丢没了。

    身为顶级富二代,徐盛宁这辈子还没吃过这种亏。

    看看面无表情的任于辉,再瞅瞅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热闹的李峰,徐盛宁顿觉一股热血直冲大脑,如同一个输红了眼睛的赌徒,他一咬牙:“打!”

    老孟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更希望徐盛宁摇头。这事,就算没惹下什么麻烦,光凭为点口角就找一省省长出面。若是消息传回到集团,恐怕能把董事长给气得火冒三丈将桌子给拍得震天巨响。

    对徐盛宁这个未来的接班人,董事长还能给他遮掩一下,对外就说年轻气盛不懂事,毕竟才加入集团半年多。有什么纰漏,或者以前的坏毛病还没改掉,都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年轻人谁没过年少轻狂犯过错。

    或许也就私下里臭骂一顿就算了。

    对他这个经理,那就没什么好骂的了,直接就是让他滚蛋。

    “打啊!”徐盛宁冲着老孟吼叫起来。

    老孟一咬牙,没有外人在场,这事只要不闹大,未必能传回集团。

    先过了徐盛宁这关再说,真要现在就让徐盛宁下不了台,他照样得滚蛋。

    他拿起手机,给张省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非办公时间,接电话的不是秘书,而是张省长本人。

    老孟立即堆上笑容,有些忐忑不安、满怀敬畏的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张省长沉默了一下,淡然开口:“这事我知道了,明天我会让刘秘书了解一下。”

    “好的好的,那就不打扰您休息了。”老孟连忙点头。

    挂断电话之时,已经是一头的冷汗。

    封疆大吏的光环,不是谁都扛得住的,哪怕老孟是一家大型化工集团的高层也有些吃不消。

    擦了把冷汗,再吐了口浊气,老孟看向任于辉,傲然道:“听到没有?张省长明天就会过问这事,不过是几个房间而已,你们非要搞这么大,现在满意了?”

    “何必等明天!”

    任于辉满脸讥诮,徐盛宁和老孟犹犹豫豫不敢惊动一位封疆大吏,他可没什么顾虑。

    只要李老师真心实意的替国家培养世界级人才,他有权替李老师处理任何一切麻烦事,各省封疆大吏的电话,在确实需要的前提下,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他也可以随便打。

    光是培养高天的功劳,只要不是严重浪费国家资源的事情,这种电话他想打几个就打几个。

    他拿起手机,翻找了一番,寻到了张省长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同时开通免提。

    在徐盛宁众人目瞪口呆中,张省长的声音响起:“你好,哪位?”

    “张省长,你好,我是079号办公室的秘书长任于辉。”任于辉压低声音道。

    “任秘书长,你好。”张省长的语气客气与谨慎了许多,带编号的办公室,他很清楚意味着什么。

    “刚刚跟那位孟经理起冲突的是我们,麻烦张省长能够再回一个电话过去,帮我们澄清一下。相关证明和备案,我明天会处理好。”任于辉解释道。

    “可以!”张省长一口答应下来。

    “那就麻烦张省长了。”任于辉道谢之后,将手机挂断。

    徐盛宁一行人震骇的看着任于辉,有些不敢相信这通话的真实性。

    才十几秒,老孟的手机铃声响起。

    拿起来一看,张省长!

    老孟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丢了出去。双腿一软,竟直接被吓趴在了地上。

    就连徐盛宁,腿肚子也有些发软。

    心晴更是花容失色,脸色惨白。她很清楚,惹下这么大的事情,她在其中也有推波助澜,一旦追究起来,肯定少不了她的麻烦。

    铃声戛然而止,才几秒,又重新响起。

    还是张省长打来的。

    老孟差点要哭了,堂堂省长大人,至于这么锲而不舍吗?

    这第二遍来电铃声,听在他耳中,就跟催命符一样恐怖,叫他如何敢接?

    还好,第二遍来点铃声结束之后,张省长再没打来电话,而是反过来将电话打到了任于辉的手机上。

    任于辉解释了几句之后,将手机挂断。随后,面色平静的看着徐盛宁一行人:“咱们继续?”

    老孟嘴唇颤颤,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徐盛宁挤出点难看的笑容:“那个……误会,都是误会。很晚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休息,先走了。”

    他没去理会老孟,示意两位保镖扶着自己赶紧离开这里。

    “让你们别挡道,你们不听。现在想走,晚了点。”李峰淡然开口,既然动手了,他就没兴趣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更何况,已经把一位封疆大吏惊动了,也不缺再来一个。

    徐盛宁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你们三个,自己把脸打肿吧!”

    李峰拍了拍任于辉的肩膀,开口道:“找人跟他们集团的董事长打声招呼,起码也得小惩大诫一番。另外,这里就交给你了,他们应该不敢跟你动粗。”

    “明白!”任于辉连忙点头:“您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噗通!

    就连徐盛宁也双腿一软,趴在了地上。

    他现在才如梦初醒,任于辉也不过是个下属而已。

    一个下属,居然都可以跟一位封疆大吏平等交流。他实在不敢想象,李峰的来头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

    这里不是京城,不是沪市,甚至连省会城市、普通城市都不是。

    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连小宾馆都找不到几家的小乡镇,怎么就能遇到这种吓死人不偿命的大人物?

    “叫你们让开不让开,现在满意了?”

    任于辉云淡风轻,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对徐盛宁这一帮人,他没有任何不满,反倒是感激不尽。

    他看出来了,李峰留下来,纯粹就是因为徐盛宁带着两个保镖,怕留他一个人处理会引起狗急跳墙的情况发生,从而威胁到他的安全。

    李老师,这是不放心他的安全,浪费时间,屈尊就卑留下来保护他。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李老师对他任职以来的表现很满意,已经认同了他这个秘书长,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跟李老师接触了这么多次,任于辉本身又善于察言观色,他非常清楚,被李峰当成了自己人意味着什么。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饶是以任于辉的沉稳,都会忍不住高歌一曲。

    当然,感激归感激,任于辉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人。他最大的优点,也最被李峰看中的一点,就是听话。不管李峰提出什么要求,他全都是先答应下来再说。

    李老师说打肿脸,他就绝对不会打半点折扣。

    “还不不动手吗?”任于辉淡漠的看着徐盛宁三人:“天启化工集团,应该是在汉南省吧?我先打电话和后打电话,语气和要求可完全不同。”

    这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把徐盛宁给炸得魂飞魄散。

    啪啪啪!

    徐盛宁没有任何犹豫,巴掌狠狠挥起,拼了命的扇在自己的脸上。那气势和力道,和他以前在学校横行霸道,亲自动手欺负别人一样心狠手黑。

    他的身上,顶级纨绔的气息和作风虽然还未褪尽,但他不傻,很明白一位为了点小事就能轻易找两位封疆大吏出面的人物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眼下倒霉只是他,可要是再继续触怒对方,倒霉的可就不光是他一人,甚至极有可能给他的老爹带来麻烦。

    二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