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不让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不让

    一旁,段康看得心痒难耐,羡慕无比。

    两个准学生人选,乔雪已经被确定为正式学生,这等于眼下就只剩下他一个还属于无根浮萍了。

    无意中瞧见他的神情,李峰轻轻碰了下阿飞。

    阿飞顺着李峰的目光,看了眼有些魂不守舍的段康,立马知道李峰的意思,当即微微点头。

    李峰上前,轻轻拍了拍段康的肩膀,笑道:“是不是幡然醒悟,突然有种跟老师反着来才能通过第三关,才能被选为正式学生的感觉?”

    段康下意识点了点头。

    杨兮兮不由乐道:“那你就死定了,老师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

    段康顿时哭丧着脸,满是幽怨的看着李峰。

    这不是故意挖个坑,想直接把自己给埋了么?

    “一个是收,两个也是收,本来还想再等一段时间的,既然收了乔雪,那就连你一起收好了。”李峰笑道。

    段康大喜,他兴奋挥拳,右脚狠狠朝前踢出,脚上的人字拖鞋飞向半空。紧接着,双手朝着脑袋拼命揉去。扎手的短发让他醒悟过来,以前那一头飘逸的长发还没重新长出来。

    后半程的庆祝动作因此中断。

    一行人笑着回到车上,朝着塔山镇行去。

    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车程,众人到达镇上,先找家小饭店吃了顿晚饭,一路来到下午就定好房间的鸿运宾馆。

    宾馆不大,也就一栋五层的楼房,没有电梯,但里面的装修还算过得去。

    “什么?最好的房间全部被人订走了?”

    众人一进宾馆大厅,就见那位老孟正瞪着柜台里的老板娘。

    “没办法,真的都被订走了。”老板娘无奈点头,她这家宾馆,二到五楼全都是房间。

    最好的房间则全都在二楼,空调、热水器、电视机一应俱全。十个房间,在下午的时候全都被李峰一行人给订下。为此,她还高兴了好一阵子。

    要知道,那十个房间,可是三百块一天。而楼上的房间,只要八十块一天。

    往常的时候,也就遇上镇上或者附近的村子有人家做喜事,家里住不下太多宾客好友,二楼的房间才能被订出去几间。全订这种情况,也就黄道吉日,同时出现大量结婚的情况才能发生。

    没想到,今天这种普通日子,不仅全订出去了,反倒还有人要订。

    “让订的人退几间出来,我给你十倍的价钱。”老孟毫不犹豫道。

    “这个……”老板娘有些犹豫的看向刚刚进来的李峰一行人,若李峰一行人不在,她还可能答应试试。李峰一行人都在,就有些不太好意思开这个口了。

    老孟不由顺着老板娘的眼神看向门口,见到李峰一行人之后,顿时明白了。那十个房间,极有可能全部都被李峰订去了。他不由有些头疼,李峰这一行人看衣着和车子,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的人,却也不是缺那几千块的主。

    而且,里面还有三个被徐盛宁看中的大美女,只不过因为车子停的位置相差太远,等追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李峰一行人的踪影。

    没想到,又在这给遇上了。

    “这还真是缘分啊!诸位先到一步,结果又把我们的房间给抢走了。”老孟笑呵呵的跟李峰打招呼,心中盘算怎么让他让出几个房间出来。当然,最好还能拉上关系。

    李峰正眼都没瞧他一下。

    老孟干笑,又凑了上前,挡在李峰的面前:“那个……咱们商量个事情怎么样?你看,这塔山镇太落后了,勉强能住人的也就这家宾馆。而且,除了二楼的房间,其余的房间连空调都没有。你们反正一次性订了十间,能不能挤出几间给我们?这样,你们的钱算我们出。”

    人小鬼大的高天翻了个白眼:“我们十一个人才十个房间,自己都不够,还让给你们几间?你是不是照过镜子,觉得自己脸很大?”

    “你小孩子懂什么?知不知道我什么身份,徐少又是什么身份?”老孟没好气道。

    高天不屑一顾的反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你什么身份?”老孟上下打量了高天几眼,难道是苍南市哪个市领导的孩子?

    就算这样也算不得什么,只是稍稍有点麻烦,得从省里找关系才能压得下去。

    高天傲然道:“苍南二小高天!”

    老孟哑口无言,他想扇自己一个嘴巴,没事跟个小屁孩计较什么。

    瞪了眼高天这个熊孩子,他看着李峰继续道:“你们就算不是塔山镇的人,起码也是苍南市的人吧?我们天启化工集团来苍南市投资,而且总金额高达百亿,对你们苍南市的经济发展有着巨大的帮助,怎么也算你们苍南市的贵客吧?让几个房间出来,有那么困难?”

    李峰不由皱眉:“你有完没完?说了不让就是不让,再挡道别怪我不客气。”

    “别那么冲动。”徐盛宁笑着走了过来:“在山上,我还说过要请你们吃饭呢!”

    “让个房间都那么啰嗦,你们这帮人可真没素质。”心晴哼声道。

    徐盛宁笑着拍了拍心晴的肩膀,仍旧满面春风道:“房间太差,我实在没办法睡。你们要是不愿挤太多的房间出来,一间也可以。这小地方也没什么可以玩的娱乐场所,干脆,咱们明天去苍南市,或者直接去东宁市。我做东,请大家玩几天,包你们满意。”

    “我们要上楼,最后说一遍,让让!”李峰有些没耐心了。

    徐盛宁不由皱起了眉头,脸上,终于露出了不悦。他觉得,看在美女们的面子上,自己已经给足了李峰的面子,可李峰却丝毫没有要兜着的意思,这让他很不痛快。

    要不是已经进了集团,得开始注意点形象,换成一两年前,他早就让保镖们直接动手了。

    “你这人,简直是榆木脑袋,好话听不懂,非要给你来点硬的教训才能学乖。”

    见徐盛宁不高兴,老孟终于有种可以放开手脚的感觉,他拿出手机,面露不愉道:“难不成,真要等我一个电话打过去,直接让你们一个房间都没有才知道后悔?”

    李峰彻底没了耐心,他明白,再说下去也是枉然。

    右手伸出,一把抓住老孟的领口,稍稍一用力,老孟被他直接从楼梯口给丢了出去。

    噗通一声,老孟惨叫着爬起,他指着李峰,气得浑身战栗。

    别看他在徐盛宁面前唯唯诺诺的,在天启化工集团,那也是年薪过百万的高层。而且,这次新厂筹建和选址,虽然名义上是刚加入集团的徐盛宁在负责,但徐盛宁还没改掉以前公子哥的习性,哪愿意理会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所有事情几乎都是丢给他一手操办。省里、市里的关系也全都是他在接触,等到新厂建成投产,徐盛宁刷完资历,他肯定是新厂的负责人无疑。

    一家大型化工集团的高层,未来的巨头之一,被人给丢了出去,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李峰开口道:“都上去休息吧!老任,你跟我留下来处理一下。”

    任于辉兴奋点头,终于又找到在李老师面前刷存在感的机会了。

    他现在,反倒有些感激徐盛宁和老孟这一帮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