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医者父母心

第二百五十四章 医者父母心

    乔雪犹豫了一下,忍不住看向李峰,有些忐忑道:“我能不能跟他再多说几句?”

    李峰笑着点头:“可以。”

    乔雪点头,她没有理会心晴,而是看向徐盛宁,继续道:“你刚才伸手的时候,中指无意识的颤动了一下。而且,中指上还有一个淡红色的小斑点,这很像我在医书上看到的一个病例。”

    徐盛宁不由看了眼右手,中指的指背上,还真有一个淡红色的,只有绿豆大小的小斑点。

    试着用手擦了一下,不痛不痒,却也没有擦掉,同样也不像是无意中沾染到了什么。

    徐盛宁不由伸出右手,一连十几秒。那中指,并未和乔雪所说的那般颤动。

    他就要把手缩回去之时,乔雪解释道:“你若是有意关注自己的中指,中指是不会颤动的。你可以让别人看着,你自己再试着想别的事情,让注意力从中指上移开。”

    徐盛宁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老孟,你来看着。”

    被称为老孟的中年男子连忙上前,脸上满是紧张。

    心晴也一副很不安的神色,快步围了过来。

    后面,两位保镖显然要逊色许多,他们也围了上来,不过都是一脸的好奇。

    徐盛宁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想着别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怎么真的动了?”心晴一脸的吃惊。

    老孟则看向乔雪,紧张兮兮道:“徐少的手怎么会这样?出现这种情况,严不严重?”

    徐盛宁惊讶的睁开眼睛,看了眼自己的右手中指之后,忍不住抬头看向乔雪。

    就连李峰一行人,也都有些好奇的凑了上前。

    乔雪点了点头:“如果真是医书上记载的那种怪病,应该很严重。根据医书所言,这淡红色的斑点每隔两到三天就会消失,然后在身体别的部位出现。一旦该部位处于悬空状态,就会发生无意识的颤动。像你这种情况,应该属于初期,因为颤动的出现频率达到十多秒的时间,幅度也不算大。”

    乔雪稍稍回忆了一下,继续道:“随着时间推移,淡红色的斑点虽然仍旧还是只有绿豆大小,但颤动的频率和幅度却会逐渐加大,造成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到了中期,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一旦有淡红色斑点的部位处于悬空状态,甚至可能发生频繁颤动的情况。比如说这淡红色的斑点在你的手臂上,你的手臂只要刚抬起来,就有可能发生颤动。而颤动的幅度,有可能就像是突然挥动手臂一样大。”

    徐盛宁本只是有些好奇的心态,顿时多了一份忐忑。

    怎么听起来,似乎很严重的感觉?

    不过还好,既然提前知道了,治好就行。

    “那多久会发展到中期,多久发展到后期,后期又会怎么样?有什么治疗方案?”比起心晴,老孟还是要技高一筹,他一脸心急火燎的冲着乔雪连珠炮问。

    心晴比两个还是一脸惊奇的保镖又要技高一筹,她紧跟着追问道:“要怎么治疗才能根除?”

    “医书上的病例只有一个,是半年左右发展到中期的,你的情况是不是也是如此就不一定了。”乔雪摇头道:“至于后期……根据医书记载,病人去了外地寻医问药,后来就没回来过。而医书的作者,以后也没遇到相同的病例,同样也一直都没找到治愈的办法。”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知道治疗方法吧?”徐盛宁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乔雪面带愧色的摇头:“医书上没写,我也不知道怎么治疗。不过,那医书还是唐朝时期的一位不怎么出名的老中医所写,书名叫《起风病案》。时隔一千多年,应该出现过许多相同的病例,你可以找一些有名的老中医问一问。这之外……也可以去做个检测,看看是不是跟神经系统反射有关。”

    徐盛宁顿时放心下来,一千多年前一个不出名的老中医找不到解决办法的病症而已。

    那时期,发烧感冒的死亡率都极高,更别说一些让人感觉稀奇古怪、极少出现的病症了。那些在古代的重病难症,放到医学如此发达的现代,恐怕随便找个小诊所都能轻松治好。

    当然,放心归放心,徐盛宁多少还是有些心理阴影。他拿出手机,直接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打了个电话过去,将乔雪的话介绍了一遍。

    “没听过这病症,有点像异己手综合症,但又不完全相同。不过没事,可能是神经系统方面有点小问题,我回头查查资料,或者找相关的专家问一下就行。”私人医生轻描淡写道。

    “那就麻烦你了。”

    挂断电话,徐盛宁彻底放心了。

    “你这人也真是的,学艺不精,还出来卖弄。”见徐盛宁一脸放心的神情,心晴没好气的转过身来,不再多看乔雪一眼。

    “就是,一惊一乍,却不过是一千多年的病例而已。放到现在,哪能算得上什么问题。”老孟也转过头去,朝着徐盛宁安慰道:“徐少,您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咱们回头就去省人民医院检查一下,估计也就皮肤过敏或者就是她说的什么神经系统反射有点小问题,开点药就好了。”

    徐盛宁耸了耸肩,似乎是想起什么,又朝着二人呵斥道:“人家毕竟也是一番好意,哪有像你们这样的?”

    乔雪听得出他言不由衷,默默的走回到李峰一行人当中。

    心晴哼哼了一声,以此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

    老孟则是心领神会,忙不迭的夸道:“徐少真是心胸阔达,我以后一定尽量改善。”

    李峰拍了拍乔雪的肩膀,招呼众人道:“走吧!”

    徐盛宁追了过去,在后面开口道:“不管大病小病,都得及早治疗才行。要是没这位小姐提醒,恐怕我就得拖到中前期才能发现问题。再怎么样,也得请你们吃顿饭感谢一下。”

    众人谁也没有理会他,径直下山。

    见心晴四人还杵在那里,徐盛宁不悦道:“还愣着干什么?下山啊!”

    “不是要看一下环境吗?”心晴有些不太乐意道。

    “太晚了,找个地方住,明天再看。”徐盛宁不以为意道。

    心晴顿感不满,却不敢发火。

    老孟也有些不太乐意,不过他更不敢多说什么。

    倒是两位保镖无所谓,快步来到徐盛宁的旁边。

    另一边,一路上,乔雪都欲言又止。似乎想跟李峰解释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见她如此,李峰不由笑道:“医者父母心,我听过这句话。”

    乔雪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对不起,我知道您不喜欢那个徐盛宁,我也非常不想提醒他,可是,可是……如果您不喜欢,我可以改掉。”

    “干嘛要说对不起,干嘛要改呢?我确实不喜欢那个徐盛宁,也希望你就算能治好他也别去治,因为农夫与蛇的故事,我觉得我有这种想法没错。可站在一个有医德的医生立场,哪怕自己不喜欢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也应该对所有的病人一视同仁、全力以赴,你同样也没做错什么。所以……我打算回去以后就收你做正式的学生。”

    乔雪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峰。

    李锋悠然道:“医者父母心,好好保持这颗心,并且让它发扬光大吧!谁敢做那条蛇,老师帮你一脚踩死它!”

    乔雪紧紧咬着嘴唇,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