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各有所憷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各有所憷

    下午,棋牌室,李峰摸了张麻将,拿起来一看。

    是个三万。

    很好!

    李峰将三万放在二万的旁边,将多余的六万拿起来,放到麻将桌的中间。

    “六万!”

    再来个一万或者四万,他就能胡牌了。

    下家,阿飞摸了张麻将,拇指稍稍一搓,直接翻开放了出去。

    是张九条。

    “我碰!”

    安灵珊将阿飞打出来的九条拿到自己面前,再拿出一对九条。

    随后,一张七筒打出。

    “老天保佑,我要东南西北风,东南西北风……”

    杨兮兮摸了张麻将,朝着上面吹了几口气。拇指在牌面轻轻掠过,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红中!”

    随后,她将新摸上来的麻将反盖在桌上。右手抓起右侧的三张的麻将,微微一推,一张红中被推了出去。

    李峰抓了张麻将,试着用拇指用力一搓。

    很粗糙,可能是张发财,也可能是东南西北。

    拿到面前一看,是张四万。

    很好!

    任你们牌技越来越精湛,也挡不住李老师有大气运加身。

    将四万往桌子上一拍!

    旁边的手机,铃声响起。

    李峰扭头一看,来电显示胡老师。

    高天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嘘!”

    李峰赶忙给众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拿起手机,接通之后,笑容满面道:“胡老师,你好。”

    “你好,李先生,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来学校一趟?”胡老师的声音清脆悦耳。

    “那什么,最近有点忙……”

    李峰顿时有些头大,对这位胡老师,他还是有点发憷的。

    因为开学才一个半月,他已经见了这位胡老师三次。

    发憷,不是这位胡老师丑得惊天动地。相反,胡老师长得还算不错,走大街上,多少有些引狼的能力。

    真正的原因,是除了第一次见面是送高天去上学,另外两次全是叫家长。这之外,通过微信,这位胡老师也找他谈了三次。

    一谈就是大半个小时,循循善诱,总说得他哑口无言。

    偏偏,这位胡老师还是出于一片好心。转换身份,成了家长的李峰,除了一副虚心接受的态度,根本就没别的办法。

    另一边,胡老师皱了皱眉,她叹了口气道:“李先生,我知道你不太愿意来学校。但这次,你恐怕必须来一趟才行。高天今天,在学校把同学给打伤了。”

    “打伤同学?”李峰顿感意外。

    “用石头,把同班的闻乐给打破头了,缝了好几针。”胡老师解释道:“闻乐的爸爸来学校,非要你过来给个交代,我实在劝不住,所以只能打电话给你。”

    “行,我现在过去一趟。”李峰点头。

    胡老师顿时松了口气,旋即,似乎想起什么,又紧张起来:“那个……李先生,这事其实不能全怪高天。打伤人虽然不对,但也是事出有因,你过来了,能不能不打他?”

    “胡老师放心,我向你保证,我肯定不打高天……”李峰有些无奈,这就是他对胡老师有些发憷的真正核心所在。

    因为种种原因,这位胡老师总觉得他虐待了高天,这才屡次找他谈心,偏偏他又无法解释自己故意这么做的理由。

    “那你过来吧!”胡老师点头道:“我们在办公室等你。”

    “行!”

    李峰挂断电话。

    “小天把同学打伤了?”安灵珊问道:“严不严重?”

    “缝了几针,我去看看情况。”

    李峰收起手机,起身离开棋牌室。

    ……

    苍南二小,五年级办公室。

    “胡老师,你就不该这么护着他。”

    闻智光穿着件蓝色的衬衫,戴着副眼镜,高高瘦瘦,显得文质彬彬。他推了推眼镜,指着趴在办公桌上写作业的高天,气恼道:“你看看他,打了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还有他那个家长,家长群里,从来没看他出现过,明显是不怎么在乎他。再这么放任不管,迟早要惹出大麻烦。”

    高天头也没抬一下,仍旧安心写着自己的作业。

    胡心柔则是勉强的笑了笑:“闻先生,高天除了有些不太合群之外,其实很听话懂事。”

    “听话懂事,能把我家闻乐的头打破?”闻智光平静道。

    胡心柔解释道:“主要也是事出有因。”

    “我家闻乐从小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好,乐于助人,怎么可能会故意找人针对他?真要这样,为什么没有同学站出来指证?”闻智光叹息道:“头被打破,不说以后会不会破相,我最担心的还是闻乐的心理健康。他现在,说什么也不愿来学校上课。拉下的课程,会影响他的学习成绩。从小就留下这种心理阴影,更是对他的成长有着巨大的负面影响。”

    胡心柔有些郁闷,又来了。

    闻智光无奈道:“胡老师,闻乐就只相信你一个人。我真心希望你能帮一帮我,下午放学之后能够抽一两个小时帮闻乐补习一下功课,顺便开导一下他,让他从阴影中走出来。”

    胡心柔头疼无比,有些子女成绩不好或者调皮捣蛋的家长对老师发憷,反过来,老师对有些家长同样也很发憷。

    像她,最怕的就是一些蛮不讲理、脾气暴躁的家长。每次遇到要叫家长的时候,她都是又惊又怕。

    这位闻先生虽然不包括在内,但却新创了一种让她头疼的方式——家长兼追求者。

    老师也是人,放学之后,也有自己的生活。胡心柔虽然没染上什么不良风气,仍旧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的学生,但毕竟也是普通人。放学以后,她有要追的电视剧,想约闺蜜朋友去逛街看电影,想找同学聊天,也有家里催着她找男朋友的烦心事……

    而这位闻先生,总是喜欢打电话、发微信找她,一聊就是大半个小时。

    偏偏,理由又都是跟闻乐有关系,她没办法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

    就像眼下,给闻乐补习功课,已经是闻智光第二次提起了。

    她第一次拒绝,导致闻智光态度强硬的要求把高天的家长找来。

    这一次再拒绝,她真怕闻智光会态度强硬的闹到学校去。

    “真不要脸!”高天抬头看了眼闻智光。

    闻智光气恼道:“胡老师,你瞧瞧,你瞧瞧这孩子。连大人都敢骂,不给他个深刻点的教训,长大了还得了?照我说,就该让学校给他记个处分什么的。”

    “闻先生,你看这样行不行。”胡心柔无奈道:“放学以后,我把闻乐带来办公室,帮他补习个把小时,你看怎么样?”

    “这样也行,那就麻烦胡老师了。”

    闻智光很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就算不到家里补习,到时候,他也完全可以用过意不去,过了吃饭时间之类的理由请胡心柔吃饭。每次,也能提前十几分钟过来,找胡心柔聊聊天培养一下感情。

    感谢yp2640、彼岸之花开落泪、请叫我钟督促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