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二百零三章 冰释前嫌

第二百零三章 冰释前嫌

    杨家村不大,也就一百多户人家。离县城差不多一个小时出头的车程,九点出头,一行人便到达村口。

    舅妈、二表哥、二表嫂,表妹,表妹夫,还有四个小屁孩。除了大舅,一家人全部到齐,都等在了村口。

    这之外,村子里的老幼妇孺们,也几乎都围了过来。

    杨振中家最有出息的大儿子离家出走十多年,再回来,那绝对是举村震惊的超级大新闻。

    更别说,杨振中家这个大儿子一向都是一口唾沫一个坑,说不发财不回来,就绝对不会灰溜溜的回头。

    杨家村,可没出过大富豪。最有钱的一户,也就一个在省城搞服装批发的,家里好几百万。

    李峰车子刚到,二表哥便点燃一卷拉开之后足有二十多米长的鞭炮。

    噼里啪啦一阵轰鸣,久久不见停息。

    老人们一拥而上,小屁孩们四处乱窜,比过年还热闹。

    杨俊茂下了车,先抱了抱舅妈,一把抹干净了眼泪,大手一挥。

    李峰拎着两个鼓胀胀的麻布袋过来,给了杨俊茂一个。

    随后,二人各从袋子里面摸出条白沙和天下,拆开了见人就发。

    一人两包。

    姜若欣和陈莹也跟着下车,一人一大袋糖果,也是见者有份。

    二大爷、三大爷、五大婶……

    杨俊茂的记忆力还不错,硬是一个都没认错。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杨俊茂才让李峰打开后备箱,将那个重达一百多斤的行李箱给搬了下来。

    手臂一翻,行李箱便被杨俊茂给扛在了肩膀上。李峰则把那些礼物拿出,丢给二表哥他们帮忙拎回去。

    一行人带着一大票老老小小,浩浩荡荡的进村。

    “看见没,大舅给你建的。”李峰朝着老房子旁边的一栋三层小楼房努了努嘴:“当初钱不够,只能先给你盖一栋。现在地基又弄不到,二表哥就没份了。去年过年被大舅打得满村跑,就是因为二表嫂跟大舅为这事闹脾气。”

    “那也别想让我消气。”杨俊茂哼哼道。

    “等着挨揍吧!”李峰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大表哥要自己作死,李老师再牛逼也无能为力。

    进了院门,在几个老大爷的呵斥下,老老小小们都没跟着进院子,全都凑在外面看热闹。

    大舅正在院子里抽烟,见众人进来,连忙站了起来:“二妹,小峰,小欣,还有你们两个,来来来,都屋里坐,我给你们拿瓜子去。”

    眼睛扫都没扫一下十多年没见的杨俊茂。

    “老二、小妹,都进屋进屋,看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礼物。”

    杨俊茂也没多瞅大舅一眼。

    李峰顿时为大表哥默哀,因为他看见大舅的手已经朝皮带摸过去了。只不过在犹豫了几下之后,还是放了下来。

    大舅忙着接待李峰一家,外带陈莹和妮娜,忙前忙后,端茶倒水,瓜果点心。

    杨俊茂忙着分礼物,珠宝玉器,名包名表。

    “哎呀,这杯子洗干净了没有?里面怎么还有黑黑的东西?”妮娜最先不安分了。

    “我再给你换一个,换一个。”

    儿媳妇闹脾气,大舅向来是拿儿子出气的,他勉强的笑了笑,又跑去找杯子。

    等他好不容易找了新杯子回来,桌子上,礼物已经分完了。

    干净清爽,只剩下几杯水和一盘瓜果点心。

    大舅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他强忍着倒了杯水,放到妮娜面前:“来,这杯子是新的。”

    “肯定没消过毒。”妮娜有些嫌弃的将杯子朝前推了过去。

    大舅的脸色,更黑了。

    不知死活的杨俊茂将行李箱拿出,打开,一整箱的钞票露了出来。

    “满意了?”杨俊茂冲着行李箱踢了踢,两叠百元大钞被震了出来。

    “满意,满意了,我打死你这个让我满意的王八蛋……”

    大舅伸手就去抽皮带。

    “打啊!看你皮带硬还是我骨头硬,打不死算你输!”

    杨俊茂瞪着眼睛,看都没看那皮带一眼。

    大舅哪还克制得住,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皮带抽过去。

    噼里啪啦,比放鞭炮还要响亮。

    二表哥当场就窜了出去,一开后门,跑得比兔子还快。除了老妈跟李峰,其余人也都吓得噤若寒蝉。

    杨俊茂一声不哼,咬牙硬挺着。

    倔犟如驴,还是那个打不死就算你输的大表哥!

    老妈和李峰连忙上前拉人,事实上,李峰其实也是胆战心惊的,唯恐大舅迁怒到他头上。

    也就老妈敢一边推大舅,一边冲着他凶:“十多年才回来,你见面就打,像不像话?”

    “俊茂都三十多岁的人,还跟打小孩子一样,你也顾点面子。”

    “你这手真该剁掉,没轻没重,皮带那是能往头上脸上抽的东西?你看看俊茂,脸都要破相了?”

    大舅气呼呼的把皮带给丢到一边,他怒气冲冲的瞪着杨俊茂:“别以为你三十多岁,又有两个钱,我就不敢打你。你年纪再大,再有钱,那也是我儿子。”

    杨俊茂反瞪着眼睛。

    “太野蛮了,你这人太野蛮了。要是在美国,我就报警抓人,让你坐牢去。”妮娜跺着脚,气冲冲的上前来拉杨俊茂:“走走走,我们回美国,拿那么多钱回来,他不但不哄着求着你,还敢打人,咱们以后都别来了。”

    “他敢!”大舅又要去找皮带。

    杨俊茂也怒了:“就知道打,刚才那一顿就算了,你要是再打我,我扭头就走,这辈子要是再回来,除非是死在外面送回来埋。”

    整个屋子,霎时鸦雀无声。

    “你看看,你看看都被你搞成什么样了?”老妈也发火了,冲着大舅吼了起来:“现在你高兴了?俊茂这种话都被你逼得说出来了。”

    大舅顿时蔫了,有气无力的回房。

    “你也是,你爸从小就把你看得比谁都重。明知道十多年没回来,但凡说一两句好话,他都能反过来把你当爹一样供着。你还故意找事情,故意带个人来气他。”老妈又冲着杨俊茂骂了起来:“两父子都是又倔又犟,恨不得同归于尽。”

    “大舅服软了,你差不多也该消气了吧?”李峰问道。

    杨俊茂红着眼睛点头。

    李峰朝一旁只知道抹眼泪的舅妈开口道:“舅妈,家里有牌九没?大表哥以前最喜欢偷着玩这东西,今天咱们光明正大的弄一桌,让他掏点零花钱出来。”

    “有有,还是你表哥很早买的,我以前怕老二会偷去玩,一直想扔掉,你大舅没让。”舅妈一边替大舅说着好话,一边小跑着回房去找牌九。

    “表嫂,能不能把二表哥找回来凑个数?”李峰真是服了那位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二表哥,自己大哥时隔十多年才回来,挨了打,不敢拉人还情有可原,跑得无影无踪就有些不应该了,也怪不得三十来岁的人,还经常被大舅给骂得狗血淋头。

    很快,二表哥便被找了回来。再加上表妹夫,四个人凑了一桌牌九。

    女人们则被老妈组织在了一起,吃着瓜子聊着天。只有妮娜一直在那絮絮叨叨,挑三拣四,把她的话给无视了就行。

    快到午饭的时候,大舅终于拎了袋子瓜子出来,除了妮娜,挨个分了一把,也没少杨俊茂的。显然,躲在屋子里的他没少偷听,也知道该怎么应付妮娜这个让他直接打零分的儿媳妇了。

    饭桌上,杨俊茂再主动敬了杯酒,大舅的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

    下午四人再玩牌九,大舅搬了个凳子,默不作声的坐在了杨俊茂旁边,杨俊茂也很默契的开始谈起了这些年在美国的事情。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就算有妮娜在场,一大家子也有了点久别重逢的喜庆和热闹。

    感谢悸恸的灵魂成为本书第一位堂主,感谢闻草、邪囤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