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胸闷气短很痛苦

第一百七十五章 胸闷气短很痛苦

    下午五点,天色依旧透亮。

    陆陆续续,公园内的草地,亭台,长椅,渐渐多了不少老人与孩童。

    偶尔间,也可以看到成双入对的情侣,以及前来释放一天疲惫的白领。

    青色的大理石广场,光亮照人。中间的喷泉,虽然只有节假日才会喷放,但下方只有二十公分深的小水池,随着晚风一吹,仍旧透着一阵阵的凉意。

    陆兴生推着轮椅,慢悠悠的沿着草地旁的小池塘闲逛了一圈之后,来到广场。

    “真是的,你谈生意,带我来干嘛?”轮椅上,张雨蝶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当然是让你监督我第一笔投资。”陆兴生在长椅上坐下:“以后还要监督我的第二笔投资,第三笔投资,第四笔投资……一直到,我退休了为止。”

    张雨蝶哭笑不得:“我又不懂,能监督你什么?”

    “监督我别被美色诱惑,导致失去判断力,胡乱投资什么的。”陆兴生笑道。

    张雨蝶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怕我想东想西,没必要。谈生意,带着一个累赘,会让人笑话的。”

    “老师给了我们一个新的人生,他没笑话过我们,这世上,就已经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笑话我们了。”陆兴生不以为意道:“我是投资人,谁要是不乐意看到你,尽管可以转身就走。再赚钱的项目,我也不稀罕。”

    “这毕竟是你第一笔投资,而且钱还是李老师给你的。”张雨蝶提醒道。

    “没关系,老师能理解我。”陆兴生肯定道。

    张雨蝶说不过,只得作罢。她看了眼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当即拿出手机,开始将广场内的景致和孩童们欢闹的一幕拍摄下来。

    陆兴生乐呵呵的看着她,也不知道在乐些什么。

    “哟,这不是雨蝶吗?真是巧了。”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二人扭头看了过去,五六米外,一个长得还算不错,打扮时髦的女人,正抱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胳膊走过来。

    “柳谷珊!”陆兴生脸上那淡淡的笑容冷了下来。

    张雨蝶轻轻拍了拍他的大腿,冲他笑着摇了摇头。

    陆兴生阴雨密布的脸庞,顿时舒缓开来。

    来人,正是张雨蝶的大学同学柳谷珊和她的丈夫袁连城。

    若非这两夫妻,李峰也不可能出面帮他们。而疲累不堪,严重贫血的陆兴生,也不至于因为忍辱负重导致昏迷过去。

    真说起来,陆兴生夫妇二人还得感谢柳谷珊和她的丈夫。

    要不是这一段缘分,陆兴生也不至于能够成为李峰的学生。

    “雨蝶,咱们有半年没见了吧?我记得,半年前,咱们也是在公园遇到,这可真是缘分啊!”柳谷珊兴奋道。

    张雨蝶静静的看着她。

    “我丈夫,连城广告公司的老板,上次他也在。”柳谷珊丝毫没有在意她那明显不怎么欢迎自己的脸色,依旧兴奋道:“这半年,我还一直替你担心,怕你这个穷山沟里出来的老公把你的赔偿金骗到手就跑了呢。想不到,他居然还在这里,你可真有两下子,能把钱攥那么紧。”

    “用不着在这幸灾乐祸、挑拨离间。”陆兴生没好气道:“再不走,别怪我给你一巴掌。”

    “你有那个胆子吗?敢碰我一下,我保证让你在监狱里待个十年八年。”

    柳谷珊不屑的看了眼陆兴生,上次都被自己气成那样了,不也没胆子上前。一个胆小懦弱,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而已,随便吓唬几句就蔫了。

    张雨蝶似乎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忍不住噗嗤一笑:“你是不是忘了上次的教训?”

    柳谷珊和袁连城的脸色顿时一变,下意识朝着四周围瞅了一眼。没有见到李峰的踪影,四周围也没看到什么年轻男子之后,都是暗暗松了口气。

    半年前,李峰那一通瞎闹腾,可是把他们整得不轻。

    回去之后,柳谷珊挨了好几巴掌,二人吵得沸沸扬扬,几乎闹得所有亲戚朋友全都知道,最后才证明只是李峰为了给陆兴生夫妇俩出头,自导自演的一场恶作剧。

    事情最后虽然解决了,可二人都是颜面尽失。到现在,都对流里流气的李峰心存阴影。

    真要再看到李峰,柳谷珊夫妇俩保证扭头就跑。

    那家伙,太阴损,太奸诈。她们根本不敢去想报复的事情,免得又被坑了。

    还好,那家伙不在附近。周围,也找不到类似气质的年轻人。

    尽管如此,柳谷珊还是不由自主的把音量降低了一些:“别跟我提上次,要不是那个胡说八道的臭流氓跳出来,我哪那么容易放你们走……咱们姐妹俩见一次不容易,怎么也要多聊一阵子。”

    张雨蝶忍不住摇头:“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幸福,我现在很凄惨行了吧?我们还在等人,没时间听你说这些东西。”

    “等人?等谁啊?你不是一直躲着不敢见人吗?”柳谷珊很直接,也很好奇,她感觉张雨蝶似乎和上次见到有极大的不同,这让她很不舒服。

    “你有完没完?”陆兴生站了起来。

    “算了,不管怎么说,她们也算帮了我们的大忙。”张雨蝶把他拉住,展颜笑道:“要不是她们,你这会儿,估计还背着大旅行包到处推销剃须刀、手表,晚上趁我睡着偷偷跑去打工呢!”

    陆兴生没张雨蝶那么想得开,却也不会违背她的意愿,又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

    “帮大忙?帮什么大忙?”柳谷珊愈发稀里糊涂了。

    “很大很大的忙,大到让我们遇上能够改变我们一生的人。”张雨蝶看了眼手表,心平气和道:“所以,虽然我不感激你们,甚至还厌恶你们,但愿意容忍你们。”

    “如果对我说一些难听的话能让你心情愉快的话,那就说吧!我都听着。不过,我们真的在等人,你只能说二十分钟。如果觉得不够,可以再另外约个时间,直到你厌烦,失去兴趣了,咱们再各走各的路,各过各的生活。”

    柳谷珊想说点什么,却感觉胸闷气短,痛苦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雨蝶的话和态度,让她明白,那天似乎是因为她的关系,让这夫妻俩交上了什么好运。而这好运,又好像让张雨蝶变回了以前那个张雨蝶,而不是她上次见到的张雨蝶。

    这种踩一脚,反倒让对方捡到金元宝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极度的不舒服。

    柳谷珊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