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又咬人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又咬人了

    中年帅哥给李峰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等了几秒,见李峰似乎没有起身敬酒的意思,他笑了笑,拿起杯子朝着李峰扬了扬:“来来来,咱们先喝一口。”

    李峰抬眼看着他,那眼神,有点像看小丑。

    中年帅哥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他微微皱眉道:“难不成,还要叔叔站起来敬你一杯?”

    李峰很干脆的摇头:“你也不配。”

    “你懂不懂人情脸面?”

    中年帅哥的脸庞顿时涨红犹如猪肝,打死他也想不到,李峰居然完全没给他一丝一毫的面子。

    廖秋兰有些意外的看着李峰。

    她觉得,李峰给了她一个不小的惊喜。

    老常身边有这么个年轻人,应该吃不了亏吧?

    就是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笨,知道堵门蹭饭吃,却又看不懂自己的暗示。

    常腾常悦兄妹俩则是目瞪口呆,他们觉得,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年纪的大哥,简直是帅呆了。

    “要不是第一次跟廖阿姨、常腾常悦吃饭,这里又是廖阿姨家,我能把一整瓶酒砸在你脑袋上。”李峰不屑一顾,人情脸面,那得看人。

    “出去,滚出去。”中年帅哥愤怒的指着李峰。

    老师受辱,客厅里的常山顿时急眼了,他四下一瞅,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把茶几给抱了起来。

    “老常!”李峰朝常山摇了摇头。

    常山气呼呼的喘着大气,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茶几给放下,又老老实实的站到角落里。只不过不再被阿飞附体,而是死死瞪着中年帅哥。

    廖秋兰张大着嘴巴,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常山这表现,给她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这家伙,居然会生气,居然敢打人了?

    “秋兰,你看他,你看看他……”中年帅哥暴跳如雷。

    廖秋兰清醒过来,就冲常山能因为李峰的事情而生气,甚至要搬东西砸人,李峰在她心中的分量就比中年帅哥要重得多。

    更别说,她本就不太喜欢中年帅哥。只不过因为中年帅哥确实帮过她的蛋糕店,一直以来,她都忍着而已。

    她不悦的提醒道:“刘大哥,这里是我家,你们都是我客人。”

    中年帅哥怔住了:“你不帮我,帮一个外人?”

    廖秋兰的眉头皱了起来:“我跟你说过很多次,我只是感谢你帮过我的蛋糕店。”

    “感情我这几个月都是白费力气了?”

    中年帅哥怒极而笑,他一直都以为廖秋兰只是在他面前自卑,觉得配不上他,才会一直拒绝。

    现在,他总算是看明白了,顿时有种受到奇耻大辱的感觉。

    “廖秋兰,就你这模样,老子捏着鼻子找你那是看得起你,你居然还看不上老子?”

    “你说什么?”常腾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常腾,算了。”廖秋兰把常腾给拉住。

    客厅里,常山再次急眼,他咬牙切齿的、有些吃力的搬起茶几上前。

    “老常,把茶几放下来。”

    廖秋兰又看着常山,本想瞪他一眼,却反倒忍不住笑了。眼角的鱼尾纹,都跟着翘了起来。

    常山的眼睛有些发红,他强忍着心头的愤怒,狠狠将茶几放了下来。他现在,真的很想把茶几砸在中年帅哥的脑袋上。

    “怎么?都想打我?”

    中年帅哥乐了,他扫了眼全场,眼中满是不屑:“忘了你家的蛋糕店怎么被人闹事,忘了你女儿怎么被小混混纠缠?看着你就倒胃口,你真以为我能喜欢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廖秋兰的脸色难看起来。

    “明天,你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请了好几个朋友帮忙,该怎么补偿,自己掂量着办吧!要是没让我满意,后果自负!”

    中年帅哥脸色阴沉的朝着门口走去,他很郁闷,非常的郁闷。

    甚至郁闷得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了。

    年轻的时候,他几乎是无往而不利。那些喜欢野味或者单身的富婆们,略施手段便能手到擒来。

    这些年,他发现自己的吸引力在明显下降,那些富婆们似乎开始对他不感兴趣了。她们,更喜欢年轻的,或者强壮的。

    没办法,他只能不断降低要求。

    他开始降低对目标年龄的要求,开始降低对目标相貌的要求,逐渐的,甚至都开始降低对目标财富的要求。

    现在,都降成一个看着就倒胃口、手头上顶多也就一套房子和几十万存款的中年妇女了,居然还是没有成功?

    他的心中,一片灰暗,他觉得前途渺茫。

    “死八婆!”他忍不住朝光滑的地砖上吐了口唾沫。

    “混、混蛋……”

    常山的额头青筋暴突,胸口急剧起伏。他看着李峰,又看着廖秋兰,眼中满是乞求。

    “去吧!”李峰的眼中带着鼓励。

    常山没有去搬茶几,他一秒钟都不想浪费,他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朝着中年帅哥扑了过去。

    而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中年帅哥痛得大喊大叫,想要推开常山,却怎么也推不开有些发狂的常山。

    “老常,老常……”廖秋兰怕常山吃亏,想要上前去拉开他。

    “没事,我在旁边照应着。”

    李峰笑着把她拦住,他有点想给常山订做一枚优秀学生勋章了。

    当然,也只是有点想而已。

    常山并没有让他觉得完全满意。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常山两次发火,两次都是咬人,这都快养成习惯了。

    堂堂李老师,培养出来的学生,遇上打架只会咬人,而且完全没有美感可言。

    这要是传出去,李老师觉得脸上无光。

    廖秋兰停了下来,看着抱住中年帅哥拼命狂咬的常山,眼中,忽然有了浓浓的幸福感。

    这一口,足足咬了四五分钟,常山憋着的一股愤怒才泄了下去,被中年男子给一把推开。

    “你这个疯子,你们等着,你们都给老子等着。”

    中年男子一手捂着鲜血直流,捂都捂不住的脖子,一手指着众人,惊恐的小跑了出去。

    廖秋兰下意识上前,想去把常山扶起来。走了两步,又意识到什么,停了下来,目光移向常腾、常悦兄妹俩。

    兄妹俩连忙上前,将常山给扶了起来。

    常山露出血盆大口,朝着廖秋兰咧嘴笑了一下。

    “就会惹麻烦。”

    廖秋兰瞪了他一眼。

    常山擦了下嘴巴上的血迹,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紧张的看向李峰:“老、老师……我又咬人了。”

    “你也知道你‘又’咬人了?”

    李峰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