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灵受创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灵受创

    “真的假的,李老师才二十多岁?”

    见李峰支支吾吾,兄妹二人都有些不太相信了。

    “千真万确,骗你们又没什么好处。这事,问一下你们父亲不就全清楚了?”李峰语气肯定道。

    二人想想似乎也是这样,不由激动起来。

    常悦一脸惊叹:“天啊!李老师居然才二十多岁,这要是告诉我的同学们,肯定没人相信。大家都以为李老师起码五十以上,还有很多猜七八十岁的。”

    常腾则是满脸自豪:“我就说李老师肯定是男的吧!你非要跟我争是女的。”

    常悦呛声道:“我还猜李老师只有四十多岁,你猜有六十多岁呢!”

    常腾挠头:“李老师那么厉害,谁能猜到那么年轻啊!你不也猜四十多岁嘛!”

    常悦有些扭捏的看着李峰,脸庞微微有些发烫:“李老师长什么模样?他帅不帅?”

    “这个……”

    李老师不好回答了,他盘算了一下,解释道:“跟我差不多吧!”

    “哦……”常悦微微有些失望。

    李峰的心中,顿时有一万头***在奔腾。

    自己不丑好不好?

    还有点小帅行不行?

    “李老师的脾气大不大?看起来是很温和,还是很有威严?”常腾又追问道。

    “这个,你们还是问你们父亲吧!”

    李峰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不想再回答有关李老师的任何问题。

    “我猜李老师的脾气肯定不大,温和有礼。”常悦一脸憧憬道。

    常腾连连摇头:“严师出高徒,李老师要是脾气不大,怎么能管得住学生?没有威严,怎么能让学生听话?”

    “反正我觉得李老师肯定是温和有礼,可惜……”常悦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惜什么?”李峰好奇道。

    常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李老师温和有礼,又那么厉害,要是能有方子翰那么帅,那就完美了。”

    李峰觉得自己的心灵,再次受到了暴击。

    “人家又没说李老师温和有礼。”常腾有些期盼道:“我爸跟方子翰的关系好不好?能不能找他们要到签名球鞋?”

    终于不是跟李老师有关系的问题了,李峰轻松了一些,他笑道:“他们关系非常好,签名球鞋要多少有多少。你就算想拍几张在方子翰头上暴扣的照片,他肯定也很乐意配合你。”

    常腾大喜。

    “林思芸呢?林思芸呢?”常悦连忙问道。

    李峰诱惑道:“关系都很好,合影拍照什么的,那都是小菜一碟,跟他们凑一桌打牌打麻将都没问题。”

    二人顿时满脸的憧憬与骄傲。

    “明天我就跟同学说,李老师实际上才二十多岁,肯定有一大群人笑话我。”常腾笑得灿烂无比,仿佛那些笑话都是赞美一样。

    常悦笑嘻嘻道:“可惜,老妈不让我们说出去。要是告诉同学,我爸是常山,是李老师的学生,那该多风光。”

    常腾忍不住点头:“不知道老妈会不会同意我带方子翰的签名球鞋去学校。”

    常悦忽然想到个很严重的问题,她不由撞了撞常腾:“老妈要是不肯原谅老爸,把他赶走怎么办?”

    常腾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那就什么都别想了。

    “要不然,咱们帮老爸说说好话?说多了,老妈总会听的。”常悦小声道。

    常腾忙不迭点头。

    李峰不由失笑,他刚还想着怎么从内部下手,先从这两兄妹的口中把中年帅哥的事情给套出来。看二人这架势,直接就是要赤膊上阵,亲自为常山做先锋了。

    二人这才发现李峰的存在,脸庞顿时有些发烫了。

    虽然都是年轻人,但想想自己刚才有些幼稚的话,还是觉得有点丢人。

    “那人是怎么回事?”李峰朝着厨房努了努嘴。

    “刘叔叔吗?”常腾解释道:“几个月,我家的蛋糕店有人闹事,是他帮忙把人赶走,而且请了警察朋友警告那些人。后来,我妈请他在家吃了顿饭,他就开始经常来。”

    “我不喜欢他,总感觉他这个人怪怪的。”常悦撇嘴道。

    “你妈对他什么态度?”李峰问道。

    常腾知道李峰想问什么,他摇了摇头:“我妈要找,早就找了,她都没找我爸办过离婚证呢,哪能对他有什么态度。跟他说过很多次了都没用,他就是不听。这次是因为常悦经常被小混混骚扰,每次都要我接送,赶又赶不走,我妈怕我们两个有什么事,实在没办法了,才请刘叔叔过来吃饭,想问问他能不能帮上忙。”

    李峰是彻底放心了。

    中年帅哥,压根就算不上常山的威胁。

    他只需要按原定方针,让常山执行他的作战计划就行了。

    厨房里,廖秋兰端着两盘菜来到饭厅。后面,中年帅哥也端着两盘菜过来。将菜盘放到桌上之后,他笑呵呵朝着常腾兄妹俩招了招手:“过来吃饭了,今天可是非常丰盛。”

    常腾和常悦两兄妹,不由看向客厅角落里站着的常山。

    常山仿佛被阿飞附体,就像一尊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很快,所有菜全部上桌。

    廖秋兰又拿来椰奶、橙汁和一瓶白酒,抬头看向李峰:“你喝点什么?”

    “橙汁就行。”李峰笑道。

    廖秋兰点了点头,目光瞥了眼客厅角落里的常山,然后再看向李峰。

    这意思,摆明了是暗示李峰可以把常山叫过来。

    李峰看得懂,不过这不符合他给常山制定的作战计划。所以,他假装没看见,独自来到餐桌前。

    廖秋兰也没再暗示下去,把常腾和常悦俩兄妹叫过来之后,将碗筷分发下去。

    五人在餐桌前坐好,独留一副碗筷空在桌上。

    “老常,别傻站在那,一起过来坐吧!咱们兄弟俩喝一杯!”中年帅哥朝着常山招手。

    常山不想喝一杯,他只想把酒瓶砸在对方那油光锃亮的脑袋上。

    挖墙脚挖得这么自然,甚至还邀请被挖者喝一杯……他虽然老实木衲,可又不是半点火气都没有的泥人。

    见常山没理会自己,中年帅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打开酒瓶,身子朝前探了一些,一边不由分说的朝着李峰面前的杯子里倒酒,一边笑呵呵道:“小朋友应该也有二十多岁了吧?哪有喝饮料的道理,上了桌就陪叔叔喝点酒。想当年,叔叔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走南闯北,大碗喝酒了。”

    李老师顿时就乐了。

    大家都是客人,而且还是第一次见面,装什么大尾巴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