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百零一分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百零一分

    寒冬腊月,没什么事,李峰已经很少组织外出活动了。

    每日里,也就看看小说,抽空去新住处看看装修情况,或者找姜若欣聊聊天。

    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研究邮箱里的各种资料和简介了。

    新学生的进展情况并不顺利,这么久下来,虽然也有不少通过第一关的。但视频发过来,能真正达到他要求的却一个都没有。

    月中的时候,姜若欣放假回来。

    长发飞扬,白色的羽绒服虽然有些臃肿,却像天边飘来的一朵白云,无暇动人。

    见到李峰一行人,她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那愈发清雅素洁的气质,消融在青春的风采当中。

    小胖子很自觉的接过她的行李箱。

    “这衣服不错,看着漂亮。”梁芙蓉上下打量着姜若欣,感觉女儿没瘦之后,笑得无比开心。

    “一千多块呢!就是穿着显胖。”姜若欣忍不住看了眼李峰。

    意思很明显了。

    李峰连连摇头:“我觉得正好合适,漂亮大方,既有风度又有温度。”

    “对对对!”梁芙蓉不迭点头。

    姜若欣抱住梁芙蓉的手臂,笑嘻嘻的与她聊着悄悄话。母女二人有说有笑,三个大男人跟在后面,就像忠实的保镖。

    上了车,姜若欣才有空理会李峰,她附在李峰耳畔小声道:“我就今天穿了一天,过年的时候打算就穿这套,你觉得怎么样?”

    “我妈铁定给你打一百零一分,多的一分是用来表扬我的。”李峰笑道。

    “你可别骗我。”姜若欣有些紧张。

    “放心,百分百满意。”李峰很了解自己老妈的性格。

    “那你这几天就开始陪我买礼物。”

    “行!”李峰点头。

    姜若欣安心了一些,二人一路闲聊,不知不自觉,清水小区到了。

    一件件礼物被姜若欣拿了出来,姜大川的皮带、梁芙蓉的珍珠手链、小胖子的钱包,还有给李峰的一个玉质的帆船挂件。

    “不错啊,小富婆!看来你攒了不少钱。”李峰有些惊讶,姜大川的皮带和小胖子的钱包都是名牌,珍珠手链和帆船挂件虽然看不出价格,但价格可能还要更贵一些。

    加起来,按他估计怎么也得三五千块。

    “你可别太省吃俭用了。”梁芙蓉关切道。

    “没有,加起来就几千块,用我赚到的稿费给你们买的。奖学金和多出来的生活费还有一万多块,明年你们可以不用给我生活费了。”姜若欣笑着解释了一句,她现在能上报纸、杂志发表的诗歌、散文越来越多,半年下来,也有好几千块。

    “有多你就存着,第一次去小峰家,多买点东西。”梁芙蓉提醒道。

    “没关系,要是不够用,我还能打土豪呢!”姜若欣撞了撞李峰。

    “对,还有我呢!”李峰笑着点头,姜若欣虽然不会要他的钱,却也不会故意矫情。

    “那就少给你一点,我也想给你多存点嫁妆。”梁芙蓉没争下去。

    “还早呢!”姜若欣有些脸红了:“再说,李峰现在有钱,哪在乎你那点嫁妆,不找他要个百八十万彩礼就不错了。”

    李峰连忙点头。

    “你们年轻人不懂,彩礼肯定得要,再多都不嫌多,那关系到咱家的面子。陪嫁也少不了,到时候看我们有多少钱,在彩礼钱上再加一部分,给你们买套房子。说出去,小峰家在亲戚朋友面前也有面子。”梁芙蓉不假思索道。

    “李峰前段时间刚买了一整栋,老家还有一套,要那么多房子干嘛?”姜若欣哭笑不得道。

    “哪有房子嫌多的?”梁芙蓉白了眼女儿,看向李峰:“小峰,你说是吧?”

    “对,不嫌多!”李峰赶忙点头,他从小就习惯了有个一言九鼎的老妈。梁芙蓉虽然没他老妈那么强势霸道,但丈母娘也是妈,有心理阴影。

    姜若欣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李峰干笑了几声。

    “唉,一眨眼,都开始谈若欣嫁人的事情了……小棉袄就要变别人家的了。”梁芙蓉忍不住感慨起来。

    姜大川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看李峰的眼神,顿时没了平常的亲切。

    小胖子嬉皮笑脸道:“过几年,我帮你们带几件小棉袄回来。”

    “几件?你要是敢学坏,我把你腿打断。”梁芙蓉没好气道。

    小胖子才不怕,哼哼了两声。

    “小峰啊!他现在就听你话,你可得管好他。”梁芙蓉不由看向李峰:“不听话就打,我们舍不得,你可别心软。”

    李峰笑着点头。

    “我肚子饿了,要吃饭。”小胖子顿时蔫了下来,李老师虽然不打人,但管教起来还是很严格的。

    众人笑着上桌。

    吃完晚饭,聊到十来点钟,没什么意外,李峰跟小胖子睡了一个房间。

    翌日,又带着他们一起回到住处。

    其后几天,李峰基本上是白天陪姜若欣到处转,晚上才抽空看个把小时的资料。

    随着过年临近,常山的状态开始有些不对劲。

    李峰明白,他是想老婆孩子了。

    晚上,他敲开常山的房门。

    “老师……”常山有些意外。

    “这段时间有些心不在焉,想老婆孩子了?”李峰在书桌前坐下。

    常山默默点头。

    “过年的话,我肯定没空陪你去。所以,要么你自己回去一趟。要么,就得等过完年,我再陪你去一趟。”李峰解释道。

    “等过完年,麻烦老师空陪我去吧……”常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自己一个人回去。

    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没办法得到妻子和儿女们的原谅。没有李峰陪同,他半点信心都没有。

    真要让他独自回去,唯一能做的,恐怕还是一个人窝在小区外的角落里默默忏悔。

    “行,那就等过完年,我陪你跑一趟。不过,你得做好吃苦头和改过自新的准备才行。”李峰正色道。

    常山重重点头。

    “早点休息吧!”

    李峰起身,给常山关上房门。

    目光,忍不住看向阿飞的房间。

    心中,微微一叹。

    此刻,房间里,阿飞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那睁开的双眼,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始终没有移动一下,仿佛钉在了上面。

    床边,老黑猫似乎能感觉到什么,有些烦躁的用爪子不断抓挠着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