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好人做到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好人做到底

    挂号缴费,送血化验,取化验单……

    折腾了一个来小时,李峰总算消停下来。

    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病房,李峰看了眼手表。

    已经三点,杨兮兮已经快要做完训练计划。

    他看向眼睛红肿的张雨蝶,询问道:“你打算守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张雨蝶有些茫然的看着李峰。

    “该办的手续都已经办好,另外也帮他请了个护工。你腿这样,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反倒自己很不方便。”李峰解释道:“我那里有女孩,可以帮忙照顾你。”

    “我想留在这里……”张雨蝶咬着嘴唇道。

    “能保证他醒过来之后不发火?”李峰问道。

    张雨蝶默然。

    “这里是医院,你大吵大闹,只会惹恼别的病人,引来护士。”李峰提醒道:“你总不希望,他醒过来之后,又要立即带你离开吧?”

    “我会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张雨蝶还是摇头,详细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她不想离开。

    “好吧!有什么事找护工帮忙。”李峰点头,他本来是想让杨兮兮试着开导一下张雨蝶,看看能不能让她想开一点。如果那个叫柳谷珊的女人没说错,她以前的脾气应该是不错的。

    既然张雨蝶坚持,他也不好勉强。

    “谢谢你,能不能留个账号给我?我会把钱还给你的。”张雨蝶开口道。

    李峰看了眼病床上的陆兴生,笑着摇头:“虽然我觉得他软弱了一点,但我还是有些佩服他。能做到他那种程度的男人,应该很少很少。”

    张雨蝶眼眶有些发红:“他不是软弱……他以前不会容忍任何人欺负我。现在……只是怕自己跟人发生冲突,出了什么意外,我一个人无依无靠。”

    李峰怔住了。

    犹豫良久,他终于开口道:“我明天还会过来的。”

    “不用,不用再麻烦你了。”张雨蝶连忙摆手。

    “没关系,就当欠我个人情好了。”

    李峰笑了笑,转身离开。

    本来,他已经打算到此为止的。张雨蝶刚刚那句话,却让他决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

    他这辈子,佩服过很多人。阿飞,是让他这种感觉最强烈的一个。

    陆兴生,是第二个!

    离开医院,他打了辆出租车回到公园。

    回到杨兮兮画画的地方,就见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几个老太太愉快的拉家常。

    旁边,还有两个六七岁的熊孩子在玩她的颜料。

    “老师,这里,我马上就收拾好了。”见到李峰,杨兮兮兴奋挥手。

    李峰走到近前。

    杨兮兮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兴奋道:“老师,我觉得我今天进步神速。”

    李峰无语,这才刚做完第一个每日任务,神速个毛线。

    “来来来,别玩姐姐的颜料了,一人送你们一支画笔。”杨兮兮将两支画笔递给两个熊孩子,小声提醒道:“要是在家里画得到处都是,被妈妈骂了,千万别说是姐姐送你们的。”

    “谢谢阿姨。”两个熊孩子兴奋的接过画笔。

    “要叫姐姐,姐姐才十八岁,比你们大不了多少……”杨兮兮撒谎道。

    熊孩子们懒得理她,拿着画笔,蹲在地上找蚂蚁了。

    等到杨兮兮收拾好东西,李峰抱着画桌就走。

    杨兮兮连忙跟老太太们告别,追了上前。

    路上,李峰把陆兴生和张雨蝶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兮兮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那个陆兴生,太伟大了。”

    “或许,张雨蝶以前对他也很好吧!”李峰开口道。

    杨兮兮不迭点头:“一个不离不弃,一个不愿连累对方,他们两个才是真爱,才是真正的幸福。我要是雨蝶姐就好了……我还记得我初二那年摔断腿,以为治不好,就一直梦想着能有一个白马王子天天抱着我游山玩水……”

    “你不愧是我看中的班长!”李峰失笑道。

    “什么?”杨兮兮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峰。

    “有时候,你的思维方式跟常人不一样。”李峰解释道。

    “怎么听着像是在说神经病?”杨兮兮疑惑道。

    “没,我是真的在夸你。”

    李峰摇头,杨兮兮有很多缺点,花痴、关键时候犯迷糊、疯疯癫癫惹人嫌……

    她最与众不同的两点,就是什么事情都喜欢往好的方面去想,眼中没有贫贱富贵之分。不犯花痴的时候,同样也不分美丑,一视同仁。再加上大大咧咧、喜欢与人交往的性格,这让她的身上,总是透着股莫名让人轻松、没有压力、安全无害的亲和力。

    她就是一根搅屎棍,专治孤僻、暴躁、阴郁等各种奇葩。

    上了车,搅屎棍忍不住问道:“我们是去医院吗?”

    “明天带你过去。”李峰摇头:“现在去家具城给你买新的画桌。”

    杨兮兮叹了口气:“他们本该是最幸福的一对,现在……似乎却变成了最痛苦的一对。”

    “原来你看得出来。”李峰笑道。

    “我又不傻……以前在报社,我拿到的一手资料比谁都多。总编大哥大经常夸我聪明的时候比谁都聪明,傻……嗯,不说这个。”杨兮兮瘪了瘪嘴,询问道:“老师会帮他们吗?”

    “当然,老师嫉恶如仇、心软如水,怎么可能不帮他们?”李峰反问道。

    杨兮兮拼命点头,眼中满是崇拜:“老师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李峰矜持的笑了笑。

    到达家具城,二人下了车。

    杨兮兮笑嘻嘻道:“老师,你会不会收那个陆兴生做学生?”

    李峰怔住了,他从没有过这个想法。

    被杨兮兮这么一说,他发现陆兴生如果不仅仅只是因为爱才对张雨蝶不离不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有感恩成分的话,还真有做自己学生的资格。

    而以陆兴生的经历来看,里面存在感恩成分的可能性极大。

    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

    这世上,懂感恩、能听话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会太少。

    李老师的学生名额就算是棵廉价的大白菜,也不至于看谁符合要求就主动送一棵过去。

    他又不是电视里的绝世高人,看谁骨骼清奇,长得像主角就要哭着喊着收对方做弟子。

    想要这棵大白菜,不说跟林思芸那样程门立雪,和老常那般白首北面,学阿飞那种长跪不起,起码要拿出非常非常想要成为李老师学生的态度。

    他当初连着拒绝方子翰两次,发现杨兮兮只是因为迷糊才彻底认可她,就是因为二人初期的态度不佳。

    李峰从没想过要收陆兴生做学生,说得高尚一点,就是他没看到陆兴生有强烈追求梦想的执念。

    说得市侩一点,就是陆兴生没能满足李老师好为人师的怪癖和虚荣心。

    杨兮兮疑惑道:“那老师怎么帮他们?”

    “不是老师怎么帮他们,而是咱们怎么帮他们。”

    李峰笑着回了一句。

    他只能治标,顶多也就帮陆兴生找份不错的工作,或者投资他做点什么生意。李老师现在也算财大气粗,在苍南市的人脉也不错,这种事不过是举手之劳。

    能治本的,其实是杨兮兮。

    张雨蝶能不能解开心结,才最麻烦的。

    若非张雨蝶最后那一句话,让李峰对陆兴生的佩服更增一分,他不会下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的决心。毕竟亲疏有别,好人做到底的话,杨兮兮将因此牺牲不少的业余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