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演技大爆发

第一百一十八章 演技大爆发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四人都停了下来。

    “你是……?”

    柳谷珊看着从长椅上忽然站起来的李峰,眼中有些茫然。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仍旧还是不觉得自己见过李峰。

    “我靠,你怎么回事?我是曹立马啊!你不至于吧?”

    李峰一副小痞子的模样,肆无忌惮、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柳谷珊,满脸鄙夷道:“怎么着?嫁了个有钱人,就翻脸不认老情人了?”

    “什么老情人?”

    柳谷珊的脸色黑了下来:“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我艹,还真翻脸不认人了?我还以为你开玩笑的呢!”李峰看向她旁边的中年男子,满脸不爽道:“你是她爸吧?你来评评理,我当年才十七八岁,就为你女儿拿刀捅人。她想换手机,想出去吃喝玩乐,我就去家里偷钱,我对她不错吧?你再看看你女儿,才多少年没见,就翻脸不认人了?对了,你女儿以前不是生过一个儿子吗?那就是我的!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中年男子的脸色,也黑了下来。

    “放屁,你放屁,我不认识你。”柳谷珊急红了眼,她对中年男子连连摆手道:“我不认识他,我真不认识他。”

    “你以前生过儿子?”中年男子有些愤怒的看着柳谷珊。

    “没有,没有。老公,我真的没有,他认错人了。”柳谷珊拼命摇头。

    “老公?”李峰张大嘴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中年男子。那神情,就像突然看到了外星人一样。

    “你、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你给我说清楚。”柳谷珊急得心里就跟猫爪狗刨一样难受,想去抓李峰,可看他一副小混混的模样,又不敢上前。

    “额,认错人了……我认错人了,那什么……”

    李峰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把里面的一千多块全都掏了出来,递给柳谷珊:“这钱就当我赔礼道歉了,你带回去买点奶粉。那个……我知道你现在有钱,就当我一点心意好了。”

    说着,就要往柳谷珊的手上塞。

    “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柳谷珊要急哭了,她拼命推开李峰。仿佛只要离李峰远一点,就能撇清二人的关系。

    “够了!奶粉钱,好一个奶粉钱啊!赔礼道歉,有塞奶粉钱的?”

    中年男子怒火中烧,他一会儿咬牙切齿的盯着柳谷珊,一会儿又死死的瞪着李峰。

    “我艹,你瞪什么瞪?”李峰也怒了,他扭头朝四周看了几眼,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发现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他才反过来瞪向中年男子:“老东西,我家谷珊年轻漂亮,能嫁给你,那是你高攀了。再跟老子叽叽歪歪,信不信谷珊都用不着等十几二十年,老子直接让你今天挂在这里?”

    “你、你等着,你们等着……”

    中年男子被气得头昏眼花,他颤抖的指着李峰,又指了指柳谷珊,转身就走。

    “老公,等等,你听我解释,我不认识他,我真不认识他……”柳谷珊在后面拼命想要拉住他手臂解释,被一次次甩开。

    “嘿,谷珊,等等,那么急着走干嘛?咱们好几年没见,叙叙旧啊!”

    李峰在后面大叫起来。

    “我还没过瘾呢!”

    眼看二人走远,他有些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犹豫了一下,还是懒得追上去。

    “谢谢!”

    身后,传来陆兴生的声音。旁观者清,李峰的演技并不算好。

    李峰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旋即耸了耸肩:“我不打女人,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打。再不济,也该揍她身边的男人一顿,从头到尾任由那女人张牙舞爪,也不是什么好人。”

    陆兴生苦涩一笑,想解释点什么,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谢谢,我们走了。”

    他将大挎包往肩上提了提,再次道谢之后,抓着轮椅的扶手,慢慢朝前推。

    李峰也没放在心上,把钱塞回钱包之后,回到长椅上坐下。

    噗通!

    刚拿出手机,就听见一声闷响。

    扭头一看,顿时有些惊讶。

    陆兴生躺在了地上。

    “混蛋,走个路都会摔倒,你怎么不直接摔死?”张雨蝶绷紧着脸。

    “你说话啊?死了吗?”

    “你就算死了,我也懒得理你。”

    张雨蝶抓着轮子,用力朝着反面掰过去,满脸的怒容。

    “兴、兴生,你怎么了?”

    见陆兴生脸色发白,嘴唇也有些乌青,她惊慌失色的从轮椅上扑了下来,用力摇着他的身体。

    “兴生,你醒醒,你到底怎么了?”

    她奋力想要将陆兴生扶到轮椅上,可力气怎么也不够。

    李峰赶到近前,一边把张兴生给扶到轮椅上坐下,一边问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病?怎么突然就晕倒了?”

    “没……”张雨蝶跪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庞,泪水透过指缝不断流下。

    “钱都用来给我治病了,他白天要陪我,晚上还要偷偷出去打工,平常也吃得少……”

    李峰再看了眼陆兴生,见他脸色虽然难看,但呼吸还算平稳。顿时放心下来,估计只是疲劳过度而已。

    看着泣不成声的张雨蝶,李峰叹了口气:“我刚刚听到那女人说你不能生育,而且内脏有伤。是怕连累他,所以想故意把他气走吗?”

    张雨蝶忍不住失声痛哭。

    “你那车祸,应该也有好几年了。会走的,早就走了……这又是何苦呢!”李峰摇了摇头:“你不发脾气,他也不至于需要晚上出去打工。”

    “他还年轻……”张雨蝶伏在地上,痛不欲生:“而且,我也忍不住我的脾气。我想死,可我舍不得……”

    李峰默然,他试着掐了掐陆兴生的人中。发现毫无反应之后,掏出手机拨打120。

    将情况说明之后,李峰把陆兴生有些软绵绵的身体扶正,看向张雨蝶:“救护车只能到公园门口,我抱你坐上到他身上,你抓稳扶手。”

    张雨蝶连忙擦干泪水:“谢谢,谢谢你曹先生。”

    “我叫李峰。”

    李峰笑了笑,他没打算做无名大侠。

    上前抱着张雨蝶坐在陆兴生的腿上,等她用力紧紧抓住扶手,挡住了陆兴生的身体之后,李峰推着轮椅快速前往公园门口。

    一路小跑,到达公园门口,再等了几分钟,救护车赶来。

    帮忙将陆兴生和张雨蝶都搬上救护车后,李峰也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