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陆兴生与张雨蝶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陆兴生与张雨蝶

    李峰扭头看了过去,就见十多米外,一个坐在轮椅上、二十八九岁的姑娘正冲着面前的一对男女愤怒咆哮。

    挂着挎包的青年大惊失色,一路跑了过去。

    “呦,张雨蝶,这不是你老公吗?我还以为他嫌弃你,跑掉了呢!”

    姑娘对面的年轻女人笑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挂包青年挡在了轮椅前。

    “我记得你……”那年轻女人穿着一套性感的紫色长裙,脸上画着淡妆,挎着个粉红色的爱马仕包包,她伸出手指着挎包青年,粉红色的指甲都快戳到对方的脑门上。

    “你是叫陆、陆兴生吧?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去过。”

    “你是雨蝶的同学?”叫陆兴生的挂包青年问道。

    “柳谷珊,这名字听过没有?”年轻女人笑靥如花道。

    陆兴生皱了皱眉,有点熟悉,但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王八蛋,你聊得很过瘾是不是?”轮椅上,叫张雨蝶的姑娘抓起盖在腿上的外套,愤怒的砸在了陆兴生的身上。

    她的下肢,小腿以下部位都是空空荡荡。

    陆兴生连忙将手中的钱包、剃须刀都塞进挎包里,再把外套捡起,重新盖在张雨蝶的腿上。

    啪!

    张雨蝶一个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

    “跟你说了不出来不出来,你就是不听,你怎么不去死?”

    “别生气,别生气,生气伤身体。我们现在就回去,现在回去。”陆兴生连忙来到轮椅后方,想把张雨蝶推走。

    叫柳谷珊的女人,挡在了轮椅前面。

    “雨蝶啊!难得见到老同学,怎么都不多聊几句就要走?”

    她笑呵呵地看着一脸怒气的张雨蝶:“听说你跟你母亲出了车祸,被截肢了,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走啊!”张雨蝶冲着后面的陆兴生吼叫起来。

    “麻烦你让一让。”陆兴生有些乞求的看着柳谷珊。

    “不急不急,我还没给你们介绍一下呢!”柳谷珊抱住身边中年男子的胳膊,笑盈盈道:“这是我老公,开了家广告公司,手下也就二十几个员工。连城广告听过没有?在苍南市还算有点名气,就是他开的。我们半年前结的婚,当时给你发了请帖,你没来,真是可惜了。”

    旋即,柳谷珊又指着张雨蝶二人,替中年男子介绍起来:“这个是我同学,张雨蝶,以前可是我们班的班花。可惜身世太可怜了,从小没了父亲,几年前出车祸,母亲又死了,她自己腿也截肢了,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这个是他老公,听说才小学毕业,偏远山区里来的。以前是给雨蝶她家小超市搬货送货的,后来两人莫名其妙就结婚了。我那些同学都以为他卷钱跑掉了,没想到居然还在。想想也难怪,毕竟雨蝶长得漂亮,就算没了腿,也不是他能高攀的。况且,雨蝶手上还有不少赔偿金呢!”

    中年男子矜持的笑了笑。

    “滚,给我滚远点。”张雨蝶冲着柳谷珊叫了起来。

    “哎呦,这么凶干什么?你以前脾气不是挺好吗?”柳谷珊冲着几个闻讯过来看热闹的老太太们招了招手,满脸委屈道:“大家来评评理,我看到老同学,心里高兴,上赶着过来问候几句,人家居然不领情。”

    “姑娘,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人家都这样了,还说什么风凉话?”一个老太太有点看不过去。

    另外几位老太太也是忍不住点头。

    “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柳谷珊冲着她们叫了起来。

    老太太们有点发憷,一边嘀嘀咕咕,一边离开。

    “雨蝶啊!现在过得还好吧?我看你驯夫有道啊!给他一耳光都没事,你可比我幸福多了。”柳谷珊笑盈盈道:“我在外面,对我老公连脾气都不敢发。不过还好,在外面,他也顾一点我的面子。”

    张雨蝶的眼睛通红,胸口急剧起伏。她一把抓住陆兴生的右手,狠狠就咬了下去。

    陆兴生的脸庞都有些变形,牙关更是紧紧咬住,显然这一口的力量不轻。

    一连七八秒,张雨蝶才松开嘴巴。

    陆兴生的虎口处,多出一排深深的牙印。

    牙印中,已经有血丝溢出。

    整个右手,都疼得有些微微发抖。

    “王八蛋,你还不走。她不让,你不会撞过去吗?”张雨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现在就走,我们现在就走。”

    陆兴生冲她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将轮椅朝后面拉了少许,掉头离开。

    “哎呀,别走、别走啊!咱们好多年没见,我有很多话跟你聊呢!”

    柳谷珊又想绕过去挡住轮椅。

    张雨蝶愤怒转身,死死盯着她:“杨墨松不喜欢你,那是杨墨松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离我远一点。”

    “什么杨墨松?我早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柳谷珊不敢靠得太近了,她离着一两米的距离跟在后面,仍旧是满面春风:“雨蝶啊!我这也是关心你,听人说你那场车祸,不光截肢,而且压伤了肾脏还是肝脏什么的,甚至不能生育了?”

    陆兴生推着轮椅,加快脚步离开。

    柳谷珊踩着高跟鞋,紧紧地跟在后面:“我说那个谁,你别走那么快啊!雨蝶,我跟你说,这种不知根不知底的男人最不可靠,你车祸赔的那些钱,可千万要把卡藏好了,密码绝对不能告诉他。这种没文化,又是山沟沟里出来的人,我见多了。钱一到手,保证一脚就把你踹掉,才不会管你死活。”

    陆兴生停了下来,回头深深看了眼柳谷珊。

    “看什么看?再看我打电话报警,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柳谷珊瞪着他:“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是图谋雨蝶的赔偿金才没跟她离婚的。惹火了我,我报警告你诈骗,我老公可是认识警察局的刑侦大队长,诈骗犯起码要关个十几二十年。”

    陆兴生默然不语。

    “王八蛋,老婆被人骂,自己被人冤枉也不敢打她,你怎么不死掉算了?”张雨蝶泪如雨下。

    陆兴生转过头来,推着轮椅继续离开。

    “雨蝶,他哪是被人冤枉,不相信你等着看。过不了多久,就算你掐着钱不拿出来,他肯定也得把你踢掉。遇上心狠的,甚至可能逼你把钱拿出来,你可得小心一点。”柳谷珊在后面追着道。

    “哎呀,我说怎么声音这么耳熟。这不是谷珊吗?几年没见,越来越漂亮了?”

    旁边的长椅上,传来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