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八十一章 文明人讲道理

第八十一章 文明人讲道理

    “地下凉,也不像话。常叔,你先起来。”

    杨传杰拉着常山的胳膊,把他给半扶半拽的弄了起来。

    见常山脸色灰白,一副万念俱灰的模样,他于心不忍,苦笑道:“常叔,你整天忙着研究发明,这事怪不到你头上。真正丢人的,是我才对。你是不知道啊……我当时看到调查结果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本以为终于又有能为李老师效劳的地方,结果找人一调查,这家伙居然是通过层层关系,被我给推荐进了研究基地的工作人员之一。那心情,你肯定想都想不到。”

    “这也就罢了!偏偏这家伙还吃里扒外,短短两三个月,捞了上百万。甚至于,还胃口大开,在外面注册公司,租赁工厂,想要从里到外,一口把眼疲劳按摩仪的好处全部吞进肚子里。我特么当时就傻眼了,这种人才,怎么就被我推荐进了研究基地?”

    “你是不知道,还有更让我傻眼的在后面。”

    “我再找人查了一下这小子在火车站跟李老师起了什么冲突。结果……这小子开着宝马,一身名牌,去火车站跟李老师抢女朋友。被拒绝了,还纠缠不休,这才被气不过的李老师给揍了一顿。”

    “我这张脸,当时就火辣辣的……这不,实在不好意思打电话给李老师解释,才跑过来找常叔,想商量一下怎么说比较好。”

    常山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刘光辉,不仅想要报复老师,还吃里扒外贪了上百万,甚至打算把眼疲劳按摩仪都给贪下肚子里去。

    更甚至,还跑去跟老师抢女朋友。

    他连想死的心都有。

    见常山这副模样,杨传杰无奈道:“算了,再丢脸也没办法,咱们还是跟李老师打个电话说一下吧?”

    常山默默点头。

    “去办公室。”

    杨传杰拉着常山,进到办公室,将房门关上。

    他看了眼常山,不由苦笑。

    这位常叔,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盘算了一下说辞,杨传杰拿出手机,拨通李峰的手机号。

    这会儿,李峰正和姜若欣窝在房间里看书,拿起手机一瞅。

    是杨传杰打过来的。

    他笑着接通电话:“传杰啊!让你帮忙查的那个刘光辉,查出来了?”

    “查是查出来了……那个什么……”杨传杰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常山,打开免提,有些难以启齿道:“我现在跟常叔在一起,刘光辉也在这边。”

    “什么情况?”李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光辉是我推荐进研究基地的工作人员之一,他现在,是研究基地对内对外的负责人……”

    杨传杰一咬牙,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这小子,自己作死也就算了,居然把老常给气得咬人……”李峰咂舌不已。

    “这回,我算是丢脸丢大了。”杨传杰苦笑道。

    “有什么好丢脸的。”李峰摇头:“人是你朋友的朋友这么一层层介绍的,一次性又是好几十个,你总不能花上几个月,先把所有人的人品都调查清楚吧?这事怪不到你头上。”

    杨传杰暗暗松了口气,他明白,李峰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真没怪他什么。

    “有没有开免提?”李峰问道。

    杨传杰连忙点头:“开了。”

    李峰笑道:“老常,你也别放在心上。研究基地出现吃里扒外这种事情,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老师,我对不起你……”常山哽咽道。

    “一把年纪,怎么哭了?”李峰哭笑不得:“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财帛动人心,人都有贪欲。你没跟人签什么长期合作合同,或者直接把专利权什么的签出去吧?”

    “没,刘光辉找我谈过,说是为了更方便运作,让我把眼疲劳按摩仪长期授权给合作的销售公司和厂家,我没答应。”常山摇头,李峰交代过的事情,他一直铭记在心。其它的都能做到,唯有负责人要找诚实可靠的这一点,他虽然牢记在心,却被刘光辉的表现给骗了。

    这也是他愧疚难安的原因之一,他没做到老师交代的所有事情。

    “那不就得了,以你的性格和只知道研究发明的作风,身边又没有一个完全信得过的人帮忙打理,被人骗在所难免……只要守住这些底线,损失再严重,遇上演技再厉害的骗子,根基也不会受到影响。”

    李峰调侃道:“记得上个月,我跟子翰闲聊,子翰还向我提过你有可能被人骗的事情。我当时还和子翰打赌,猜研究基地半年内肯定出现大蛀虫,子翰猜的则是一年。”

    “结果,我们都是失算了。这个刘光辉还是有点本事和胆量的,两三个月,居然能从材料、机器里面捞到上百万。而且异想天开,想把眼疲劳按摩仪的利益全部收入囊中。他肯定猜不到,我打算过个半年,让传杰帮忙请几个高手给你查查账,来一场大清洗。”

    “隔个一年半载就来一场大清洗,能留下来的,应该都还算不错。当然,经常大清洗会不会造成人心惶惶之类的后遗症,这方面我也是一窍不通,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只要守住底线,根基无损,哪怕严重到破产或者欠一屁股,就凭你和以后越来越多的发明专利,轻轻松松就能爬起来。”

    李峰总结道:“吃亏上当什么的,怎么闹腾都是小事,用不着有什么压力和心理负担。”

    常山的心情好受了一些,不过,也仅仅只是好受了一些。认人不清,没有完全做到老师的交代,只是让他生气、郁闷而已。真正让他痛心和自责的,是自己提拔的人,居然想算计李峰。

    杨传杰则轻松下来,他问道:“刘光辉那边怎么处理?”

    “大家都是斯文人,干什么事都要讲道理。”李老师可干不出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情,他盘算道:“就算是一时气愤,有理在先,打人也肯定不对。以后就别再打了,已经打伤了,该赔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肯定得赔。谈的时候,记得把我昨天打的赔偿也一起算进去。”

    “反过来……吃了我的,也得给我吐回来。别的不说,精神损失费、利息总不能少。当然,砸锅卖铁之后还是赔不出来那么多,咱也只能自认倒霉,总不能逼得人家没活路。再一个,直接诈骗金额高达上百万,潜在金额达到了几十甚至是几百亿,这种危害社会的毒瘤,也不能放任他以后去祸害别人,报警是一定的,判多少年,咱们只求一个公平公正就行。”

    “李老师放心,我会跟刘光辉讲道理的。”杨传杰眯着眼,笑呵呵的点头。脑中,盘算着待会儿该怎么跟刘光辉讲道理才显得有理有据。

    “那就好,老常啊!你口才不行,讲道理这种事就别参合进去了,没事早点回来。”

    刘光辉怎么样,在李峰眼中其实是次要的。

    最重要的,是常山。

    他能感觉得到常山怒急咬人的真正原因,可他这位老师就是个半桶水,职业能力方面有系统,性格缺陷什么的,全凭一片真心和个人臆想,水平还处在只求不误人子弟、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眼下,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导常山。

    所以,只能先好好合计一下,晚上再给常山上一节心理辅导课。

    要不然,这位老实巴交的大叔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甚至可能因此愧疚一辈子。

    李老师真心实意、尽心尽力的培养学生,图的是学生能听话、懂感恩,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学生以后生活在愧疚自责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