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全职业训练师 > 第八十章 怒急咬人

第八十章 怒急咬人

    什么情况?

    刘光辉有些糊涂了。

    这糟老头,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他被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这糟老头,现在可是他的财神爷和最大的依靠。

    真要有什么意外发生,他尚未到手的财富和地位,就全完了。

    “常叔,常叔您怎么了?您可别吓我?”

    刘光辉冲了上前,他真情流露,眼中满是关切和担忧。

    似乎想到什么,他猛地扭头,冲着两名后勤人员吼叫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救护车。”

    二人正欲行动,就见常山一把抓住刘光辉的手臂。

    “你是说,那人叫李峰,二十四五岁?”

    “对。”刘光辉点头,心中稍安了一些。

    还好,糟老头这毛病发作时间不长。

    虽然还在颤抖,但似乎正在转好。

    他泪眼朦胧道:“常叔,这事咱们不着急,您的身体最重要。要不这样,我现在陪您去趟医院。苍南市的医院太差了,咱们去东宁市,去京城都行。”

    “你是不是昨天傍晚的时候在火车站遇到的?”常山脸色难看道。

    刘光辉不由瞪大了眼睛,下意识问道:“您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我怎么知道的……”

    常山一边念叨,一边原地转悠。目光,不断在四周围搜寻,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常叔?常叔!”

    刘光辉傻眼了,怎么才刚刚好转一些,又开始犯病了?

    什么都没找到的常山,忽然猛地抬头盯着刘光辉。

    浑浊的双眼中,竟流露出让人惊讶的恨意。

    刘光辉心中一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人一发疯,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他没猜错,常山现在,确实处在有些疯癫的状态。

    不过不是犯病,而是被他气的。

    李峰,二十四五岁,昨天傍晚在火车站!

    这些加在一起,他再迟钝也知道刘光辉说的是谁。

    “颠倒是非黑白,无耻之极,你简直是无耻之极。”

    “亏我那么相信你,亏我把所有东西都交给你来负责,亏我还在李老师面前夸你聪明会办事。”

    “天啊!”

    “这叫我怎么有脸去见李老师……”

    常山觉得自己要疯了。

    老师为了培养自己,不仅每日殚精竭力的制定一份份训练计划,还要煞费苦心、劳神劳力的帮他纠正各种缺点。

    自己倒好,居然提拔出一个想要算计报复老师的敌人出来。

    这辈子,无论是年轻时的富贵人生,还是以后尝尽了人生苦楚,他都从没干过恩将仇报这种事情。更别说,对方还是如此恩重如山的存在。

    他想死的心思都有。

    “那可是给了我第二条生命的男人……”

    常山如一头野狼,猛地扑向刘光辉,一口咬住他的脖子。

    “松开,快点松开。”

    “快,快把他拉开,他疯了……”

    刘光辉魂飞魄散,鬼哭狼嚎的惨叫。

    两名后勤工作人员目瞪口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向随和好说话的常总,突然就发疯了?

    还咬人?

    好半晌,他们才反应过来,连忙和闻讯赶来的保安一起将常山拉开。

    再看刘光辉,脖子处血肉模糊,鲜血甚至渗透进绷带,一直延伸到了胸口。

    “畜生,放开我,我要咬死这个畜生……”

    常山又踢又蹬,状若疯神。配上满口的鲜血,胆小一点的甚至都不敢靠近。

    “常叔,是我啊!我是小刘啊!”

    刘光辉一把推开想要给他上药包扎的人,常山的疯癫让他心慌无比。

    若这病能够复原还好,可要是一直这么疯下去,他的财富地位可就全完了。

    “让让,都让一让,出什么事了?”人群外围,传来呵斥声。

    人群骤然分开,杨传杰带着两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常、常叔?你这是怎么了?”

    见被保安架着胳膊的常山,杨传杰吓了一跳。

    “杨少,杨少……”刘光辉仿佛看到了主心骨一样,他捂着脖子冲了上前,急道:“常叔突然就犯疯病了,这可怎么办?杨少,您快想想办法吧!”

    “犯疯病?怎么可能?”

    杨传杰瞪大了眼睛,就要上前,被刘光辉给一把拽住:“杨少,危险,常叔发疯的时候会咬人。”

    他强忍着脖子处传来的剧痛,赔笑道:“我叫刘光辉,负责研究所的所有后勤和对外工作。上次您带女朋友过来的时候,我因为出去推广宣传眼疲劳按摩仪了,没能见到您,后悔死我了。”

    “你就是刘光辉?”杨传杰上下了打量了几眼面前的木乃伊。

    “对对对,原来杨少知道我。”刘光辉大喜,在苍南市,能让这为杨少记住名字,那可不容易。

    “我何止是知道你。”

    杨传杰的面目变得狰狞起来。

    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脚狠狠朝着刘光辉的肚子踹了出去。

    “给我打,只要没打死就行!”

    身后,两个彪形大汉冲了上前,抓着被踹倒在地的刘光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杨少、杨少……”

    刘光辉惨叫不断,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糟老头和杨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你厉害,你了不起啊!”

    杨传杰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咬牙切齿道:“我杨传杰丢脸的事也不是没遇到过,今天这脸,算是丢得最大的一次了。”

    “牛逼,人才!能让我丢脸丢得连电话都不好意思打,我杨传杰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了。有事没事就陪你玩,不玩得你尽兴,我保证给你磕头赔礼。”

    “传杰,你都知道了?”常山安静了下来,这位老实巴交的糟老头,呆呆地看着惨叫不断的刘光辉,眼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怜悯。

    杨传杰冲着还架着常山的两个保安咆哮起来:“瞎了你们狗眼,没看到常叔是被气成这副模样的吗?”

    旋即,心情糟糕透顶的他,又冲着人群吼了起来:“滚滚滚,全都滚远点,我看见你们就烦。”

    没人敢招惹这位官二代,众人纷纷散开。

    “李老师昨晚打电话给我,说在火车站遇上只叫刘光辉的苍蝇,把这苍蝇给揍了一顿,让我帮忙调查这家伙的背景资料。结果……结果……”

    杨传杰欲哭无泪,都不知道该解释下去了。

    “我对不起老师……”

    常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眶中,泪珠打转。

    “别别别,常叔,没那么严重,就是丢脸而已。”

    杨传杰连忙上前去扶常山。

    常山无力的摇头,对杨传杰来说,这事只是丢脸而已。对他,却完全不止如此。